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就在徐沛然晕头转向被送到医院的时候,苏暖这边也到了巡捕房。

    一路上,陆之庭坐在旁边絮絮叨叨让她也基本知道了事情的大致始末。

    本来,几个手下被抓怎么都不会惊动身为少帅的慕枭,可那几个人是被青帮的人送进巡捕房的,而慕枭以前因为烟土的事情,毙了霍铮的堂弟,和青帮当家的霍铮成了死对头。

    而最近又出了烟土走私的事件,慕枭怀疑和霍铮的青帮有关,最近明里暗里都在打压青帮。

    在这个节骨眼上,直系军的人又被青帮的人送进了号子,这意味就不一样了。

    陆之庭也是怀疑青帮和巡捕房有所勾结,所以才把事情捅到了慕枭这里。

    苏暖知道的不清楚,可思前想后,都觉得这事儿透着一股子诡异。

    如果青帮真的和巡捕房有勾结,那这么做岂不是赤裸裸的暴露了,而且她也不相信,巡捕房的总长会这么不上道,勾结青帮和直系军少帅过不去,哪怕京海的地头蛇青帮的力量也不容小觑。

    可这种时候,不一般都是保持中立么。

    而且,按照慕枭那暴脾气……他到了巡捕房,会怎么做?

    哪怕事后发觉不对,甚至当场就能意识到不对,可按照他的性格,肯定是先砸了巡捕房,然后再坐下来跟你讲道理!

    也正是因为慕枭这种行事作风和在别人心里留下的印象,导致在原剧情中他被人放黑枪杀死之后,愣是没办法确认嫌疑人。

    没办法,暗地里恨着他的人太多了,等他一失势,有的是人想要报复。

    陆之庭还在那里义愤填膺叫嚣着要给京海巡捕房换总长,苏暖已经满心无奈理都不理他下了车。

    慕枭本来脾气就暴躁容易冲动,身边还有这么个一看就脑回路清奇的火筒子,他最后能落个好结果才怪!

    她神情淡漠下了军车,冷冷扫视一眼巡捕房门口站岗的警察,看到那些警察分明忐忑畏惧的神情,她收回视线径直朝里走去,身后,陆之庭与宁琛以及一对警卫立刻整装跟上……具是军装笔挺,气势逼人至极。

    巡捕房内,当值的周队长在听到少帅来的时候,一个猛子从椅子上蹦起来,帽子都差点掉到地上,一把捂住帽子。

    周队长满脸懵逼:“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谁惹了这位祖宗?”

    手忙脚乱戴帽子整理警服,周队长一边快步朝外奔去一边低声让人找总长。

    这位京海市的小祖宗要真搁这儿闹事儿,他这条小命可不够看!

    周队长奔出去的时候,苏暖已经走了进来,一边摘下皮手套递给伸手的宁琛,一边朝周队长温和打招呼。

    周队长和身后的警察都是强挤出笑容:“少帅,您老大驾光临,不知……所为何事啊?”

    “也没什么大事。”苏暖依旧一脸温和,只是眉眼间的淡漠疏离透着股浓浓的不怒自威。

    陆之庭在后边已经看傻眼了。

    怎么回事,大哥怎么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他难道不应该进来就让人砸了巡捕房吗?

    他现在这是什么见鬼的神情,分明没有发怒,可为什么看着……比他发怒的时候似乎还要,让人心里发憷!

    周队长的感觉和陆之庭差不多。

    如果这位小爷一进来就发火,他好歹能赔罪应付着,可现在……这位祖宗什么时候对人这么温和过……难不成是要杀了他了,这是死神的微笑?

    苏暖自然不知道这些人的心理活动,她全神贯注扮演着自己心目中的少帅应该有的样子。

    “听说我下边几个人被关起来了,刚好路过,就来看看,是什么不长眼的东西敢丢我直系军的脸,不知道周队长,方不方便让我见见人。”

    周队长都快哭了!

    这位祖宗越来越跋扈了,以往直系军中有人犯事也有被送进来的,只是象征性的关一关就放出去了,毕竟巡捕房还要在京海市混,总不能显得太怂……互相给面子嘛!

    可现在,难不成这位小爷是打算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巡捕房了!

    这就有些过火了吧!

    心里这么想着,他依旧恭敬小心的将苏暖朝里面带去。

    苏暖在见到那几个被关的人时几乎就立刻确认,这几个绝不无辜。说是人不可貌相,可相由心生这句话也不是假的。

    神情跋扈,在看到她的时候又做出一副悲愤委屈的模样,挂着浮肿眼袋的双眼中满是贼光,一看到她,立刻哀嚎着诉委屈。

    “少帅,少帅,我们是冤枉的,他们是故意挑衅我们直系军,少帅,您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太不把您放在眼里了!”

    苏暖几不可察挑眉,而她身后的周队长已经满脸无奈。

    什么冤枉,这几个人渣调戏人家姑娘,姑娘哥哥出来阻止被他们打成重伤,要不是那几个青帮的人路过出手相助,指不定他们都给人打死了!

    可没办法,这世道,枪杆子才是底气,在军队面前,巡捕房也不过是畏首畏尾的摆设罢了。

    看不到前面那位祖宗的脸色,周队长猜也一定是处在暴怒边缘了,他连忙陪着笑上前就准备亲自将人放出来。

    “少帅,误会,都是误会。”

    眼看着周队长就要过去开牢房门,苏暖终于开口。

    “等等。”

    所有人都是一愣,周队长苦笑着回头,就看到面前的小祖宗悠悠然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即便是已经坐下,可那笔直挺拔满身冷然的模样依旧让人不敢有丝毫放松。

    “你们真的是冤枉的?”苏暖淡淡看着那几人:“想好再回答我。”

    那几人连同周队长以及苏暖身后的陆之庭,全都愣住了,有些不明所以……牢房里面几人先是一愣,接着就是眼神躲闪着争辩道:“少帅,我们……是冤枉的。”

    周队长便是暗暗咬牙……这几个不要脸的!

    就在这时,他却听到身边的少帅慕枭忽然冷笑一声。

    “调戏良家,殴打平民,辱骂警察,现在……还敢欺瞒我,想把我当枪使?”苏暖眯眼,淡淡开口:“谁给你们的狗胆,嗯?”

    霎时间,所有人都愣住了,周队长不敢置信看着身边依旧坐在那里,不怒自威却气势迫人的年轻少帅,心里缓缓浮出一种奇异的感觉。

    这位少帅,好像和平时表现出来的有些不一样啊。

    而此时,牢房里面几个人已经吓傻了。

    这和他们想象的场景不一样啊,难道不应该是少帅先砸了巡捕房,带他们回直系军部,然后再让人揍他们一顿结尾嘛……怎么,不是这样子了。

    牢房外边已经围了很多悄悄来应急的警察,巡捕房外边也围了很多吃瓜群众,想要看少帅砸巡捕房的劲爆场面。

    可半晌过去了,里面怎么还没有动静呢?

    “周队长。”苏暖起身,理了理衣领,悠悠然道:“我呢,就是来了解下状况,你呢,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赔偿伤者或是依法拘留,该怎么办怎么办……”

    不等牢房里面几个人插嘴,她又是回头朝陆之庭道:“等他们出来,除了军籍,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我直系军中,不要这样狗胆包天的蠢货!”

    陆之庭强忍住想要问出口的冲动,啪得立正:“是!”

    苏暖径直转身,毫不理会身后牢房里哭爹喊娘那几个,满身内敛禁欲气息朝外边走去,一边走一边带上皮手套,军装笔挺,眉眼清冷……正围在外边想要看热闹的人中,一众姑娘家瞬间就看直了眼睛。

    要不是她身上笔挺的军装太过气势迫人,那些姑娘估计都开始欢呼告白了。

    苏暖走到巡捕房门口的时候,正好撞上总长下车,苏暖暗挑眉头,唇角微勾,迎了上去,不等总长开口便是抢先出声。

    “不好意思刘总长,晚辈打扰了。”

    刘总长看着这个一向跋扈的霸王忽然这么温和有礼,愣了愣,还没反应上来就听到这霸王再度扬声。

    “大家可能知道,慕某军中有人犯事被抓了,在这里,慕某向整个京海市民众表示诚挚的歉意。”

    在陆之庭看鬼一样的视线中,苏暖再度道:“军队人员素质参差不齐,避免不了有一些害群之马,若不是慕某这次恰好遇到,都无法相信,直系军中竟还有这等欺压平民的败类……这是直系军的耻辱,也是慕某人的耻辱!”

    刘总长眼睁睁看着这位少帅站在自家门口开始发表演说,猝不及防后便只能配合干笑着站到苏暖旁边,不住点头附和。

    苏暖也没想着要一次性扭转慕枭的公众形象,只是想着先打好第一场。

    “本次事件的受害者,慕某保证,一定会得到应有的补偿,而施暴者会被除去军籍,赶出直系军……

    直系军的使命是守卫民众,绝不是凌驾于民众之上作威作福,慕某在这里保证,今后必定会更加从严治军,让直系军成为京海每位民众安稳生活的最可靠的保证,同时,也是整个京海市最强有力的后盾!”

    她话音未落,四周越围越多的民众以及身后围观的巡捕房警察,全部开始鼓掌,掌声中还夹杂着狂热的女声。

    “少帅,少帅我爱你,我爱你……我要嫁给你!”

    “少帅,看我,看这里,我爱你少帅,少帅好帅……”

    苏暖神情依旧淡漠有礼,朝围观民众点头致意,随机转身朝停在那里的军车走去。

    宁琛恭敬拉开车门,她钻进车里……在后边两辆车的护送下,轰然驶离。

    在欢呼的人群后边,远远的,两个人躲在墙后。

    看到苏暖上车离开,那两人才是收回试下,对视一眼,眼中又是惊疑又是失望。

    “他竟然没砸了巡捕房。”

    “真是见鬼了,先回去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