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坐在车上,苏暖表面依旧淡漠且坐的笔挺,其实已经沉浸在刚刚的人生巅峰中……

    三八毫不留情开始拆台:“被漂亮萌妹子当众告白,宿主,不要太飘哦……”

    苏暖干咳一声,眼底一片悠悠然。

    而这时候,她并不知道,慕枭已经把徐沛然打进了医院,而且,婚也没退成。

    再度碰面,交换了彼此的“战绩”,两人顿时都有些傻眼。

    “你有毛病啊?”

    “你有毛病啊?”

    异口同声,下一瞬,慕枭便是冷冷挑眉:“胆子肥了啊你?”

    苏暖想发作,可一想到从一开始就是自己理亏,顿时又有些悻悻然,缩了缩脖子撇嘴:“你答应了我要把婚退了的。”

    慕枭冷嗤:“你能舍得那个皮鞋头?”

    皮鞋头?苏暖先是一愣,接着想到徐沛然那油光锃亮的大后背,顿时就觉得有些好笑。

    似乎真有些像皮鞋!

    轻咳一声,她讨好的商量道:“你看,如果一直解决不了,你也烦,不如咱们一次把它给解决了?”

    慕枭凉凉咬牙:“我烦?是啊,怪谁啊,嗯?”

    苏暖干咳:“那啥,现在说这个不是也晚了,你知道,我也不想的嘛……”

    她心虚的移开视线。

    灯光柔和餐厅里,餐厅那个外国侍应金发小哥从另一头拿着一束玫瑰走来,遇到女顾客,便是笑的明媚,送上一朵玫瑰,然后一个吻手礼。

    有穿着酒红旗袍的美艳女子身姿摇曳着走过,勾唇,从小哥手里嗖得抽走一枝花,朝金发小哥嘟唇飞吻,那小哥极为配合猛地捂住胸口做陶醉不已状。

    苏暖看得发笑,收回视线,对上面无表情的慕枭,顿时笑容一敛悻悻低头。

    “以后不准借我的身体做奇奇怪怪的事情,听到没?”慕枭冷冰冰说道。

    苏暖抬头,看了眼住进少女身体却依旧气势迫人的慕枭,连忙挤出谄笑不住点头:“好的。”

    “尤其不准用我的脸笑的这么狗腿!”

    苏暖连忙敛了面色。

    就在这时,一支玫瑰花毫无预兆伸到慕枭面前……苏暖顿时一愣,接着就有些傻眼了。

    “漂亮的小姐,您的美丽让我神魂颠……”金发小哥的话没说完,慕枭便是冷冷转过去,看着他,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第一天的碰面充分证明两人都没有达到对方的要求,往出走的时候慕枭面无表情走在前面,刚到门口,就看到几个衣冠楚楚的人走进来,下一瞬,脸上立刻涌出笑容。

    “少帅,这么巧啊!”

    慕枭冷着脸正准备开口,那几人却已经越过他径直朝后走去,他这才回过神来,回头,就看到那蠢女人被商会那几个老狐狸包围在那里。

    “少帅,您今天在巡捕房那番讲话可真是让在下等人敬佩不已啊!”

    “是啊少帅,您治下如此严厉公正,还这么心系京海安稳,堪称我辈楷模啊!”

    “少帅您放心,上次您提出的军饷我们商会今日已经议定,就按照您提出的要求,商会承担四成!”

    “对对对,有直系军,有少帅及大帅坐镇,我京海市一定会越来越繁荣昌盛的……”

    饶是慕枭一向冷厉,此时也有些错愕了!

    这群老狐狸,平时想让他们拿钱出来比要他们的命还难,怎么忽然间,愿意这么大吐血!

    吃错药了?

    再看向被围在中央的苏暖,看到她神情淡漠从容不迫的模样,慕枭满意点头。

    这还差不多……不算太丢他的脸!

    看在那蠢女人也不算蠢到没救的份儿上,再帮她一次吧。

    “喂,你到底走不走?”慕枭不耐开口。

    正在被几个商会老板围攻的苏暖连忙致谢后走过来,悻悻然跟在大佬身后朝外走去……临上车,她才是小心翼翼建议道。

    “那个,我感觉被别人看到少帅总是被一个姑娘家呵斥和甩脸子……会不会不太好?毕竟在别人眼里这可是您啊。”

    慕枭顿时脸更黑了!

    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女人。

    其实这时候,慕少帅这几天和一个短发姑娘走的近的消息已经在暗中传遍了京海贵圈,只是还没人敢放在明面上八卦。

    有人知道慕少帅最亲近陆副手,不着痕迹找陆之庭套话,陆之庭瞬间就想到那个看起来比他大哥还要凶残的“爸爸”,抖了抖,皮笑肉不笑回答:“你怎么不自己去问少帅。”

    而这时候,慕枭正面无表情的走进徐沛然就医的医院里面。

    徐沛然一只眼窝乌青,半边脸肿的老高,面无表情躺在病床上,旁边坐着的徐夫人一边给自己儿子削水果,一边语重心长劝他。

    “再忍忍,等到把她娶回家了,出嫁从夫,到时候想怎么出气都成,乖……”

    死丫头,吃什么长大的,下手那么狠,瞧这给打的。

    徐夫人正在咬牙愤恨,就听到身后门口有些响动,回头,看到那苏二小姐面无表情双手插兜站在门口,顿时一愣,下一瞬,顿时笑开,

    一口一个“暖暖”的迎上来,徐夫人不容分说将慕枭拉倒徐沛然床边,意味深长朝徐沛然使了个眼色,又是朝慕枭压低声音道:“暖暖啊,男人呢,就喜欢柔顺乖巧的女人,听伯母的,好好跟沛然说说话,把误会解开了,早点成家才是正理。”

    说着就是故意将削好的苹果递给慕枭:“来,切给你徐哥哥吃,伯母先出去了!”

    慕枭嘴角抽了抽,面无表情,没有理会,等到徐夫人走出去,他缓缓抬头看向徐沛然。

    徐沛然白了他一眼,冷冷扭头看向窗外:“我不吃,你放着吧。”

    慕枭挑眉,暗嗤一声,随即缓步靠近。

    听到他的脚步声,徐沛然下意识回头就想呵斥:“我说了我不吃,你不用费心思了,即便是娶你,我以后也不会……”

    他的话没说完,慕枭已经一把抓住他脑袋,下一瞬,直接将苹果塞进了徐沛然嘴里。

    徐沛然呜呜挣扎着却被死死按住脑袋无法挣开,不得不咬下一块苹果,却又差点被噎住。

    慕枭反手扔了苹果,顺手拿起旁边桌上的水杯,抓着他脑袋又是灌了上去。

    “噎住了就喝口水。”他面无表情,抓着徐沛然的头发将他扯得仰起头,然后就是一大杯水灌了下去。

    等到他松手,徐沛然已经快要被呛死了,拼命捂着脖子猛咳着,伸手指着他:“你,你这个……你……”

    “放心,以后结婚了,我会每天负责你三餐,保证让你衣来不用伸手(手被打断了),饭来不用张口(直接用灌得)!”

    “你……你这个毒妇!”徐沛然声嘶力竭手指颤抖着,平日的斯文模样只剩下一片狼狈,刚想喝骂,却在对上少女没有表情的面孔和满是冷厉的眼睛时,瞬间愣住。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一声低呼。

    “徐老师,二姐,你们这是?”

    看到苏画乔,徐沛然顿时像是看到了救星:“画乔你来了,快把你这个疯子二姐拉出去,她疯了,疯了!”

    慕枭嗤笑一声,扭头径直走了出去,看都没看一眼神情怔忪的苏画乔。

    慕枭离开后,苏画乔才是连忙上前,一边扶着徐沛然靠下来,一边替他擦拭身上的水渍,这时,敲门声再度响起。

    “请问,是徐老师吗?”年轻的护士笑眯眯进来,抱着一束花,将花插进徐沛然旁边的瓶子里。

    “这花是您的学生送的,徐老师真是受欢迎呢。”小护士一边说着一边过去关窗:“这会儿起风了,徐老师当心着凉。”

    看到小护士仔细的关了窗,又带着温柔的笑意掩上门,苏画乔一边给徐沛然重新削平果,一边低笑着打趣:“徐老师果真是受欢迎,不光女学生,连护士小姐都对您另眼相待。”

    徐沛然原本正因为有学生知道自己被打而有些窘迫,听到苏画乔的打趣更觉得羞恼,抬头,却看到微垂着头正在削苹果的少女,顿时又是愣住。

    少女穿着墨绿色束腰立领小洋装,衬得腰肢纤细,肤若凝脂,微低着头,露出一段白皙优雅的脖颈,只消一眼,便让徐沛然脑中涌出无数诗句。

    嗅着清甜的花香,徐奕然心念一动,忽然伸手握住苏画乔。

    “三小姐,我、我……我不会娶你二姐的,我……我喜欢你。”

    苏画乔像是猛地愣住,诧异抬头,瞠目结舌:“徐老师,你……可是你……”

    “你呢,三小姐,我感觉得到,你也是倾慕我的,不是么?”

    苏画乔瞬间面红耳赤:“徐老师你、你可是我姐姐的未婚夫,我们……”

    “婚书已经撕毁了,没有什么未婚夫了,那都是父母定下的,与我们无关,我只知道,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不,我已经爱上你了,三小姐……你就像窗外的月光,夜夜投撒在我梦里,我,心心念念都是你,没有别人……”

    徐沛然一把握住苏画乔的手,说的动情……眼看少女面红耳赤垂头坐在那里,既不反对也不挣脱,徐沛然心里一动,大着胆子将头伸过去,去捕捉那柔嫩的樱唇。

    柔软的触感传来,仿佛点燃了他内心所有浪漫深情的诗句,让他无比渴望更美好的东西,所以他伸出手,毫无预兆的,将苏画乔一把拉进怀里,加深了这个吻。

    就在这时,门砰得一声被推开,接着就是一声呵斥!

    “呵,徐家真是书香门第,真是好教养……想娶了我苏家嫡女,还想苏家再赠送个庶女过去么?”

    站在门口的是苏夫人沈婉蓉和目瞪口呆的徐夫人。

    沈婉蓉原本并不算太强硬的性子,可任谁看到这一幕都无法忍受了!

    病房里两人都惊呆了,默然分开,不知所措看着门口的人。

    沈婉蓉冷笑一声,将手里原本买来看望徐沛然的营养品砰得塞进旁边的垃圾箱,然后就是转身径直离开。

    “婚书已经撕了,婚约就此作罢,从今往后苏家与徐家再无任何关系,要是有人自感下贱赶着去嫁,我沈婉蓉也绝不阻拦,只是,别想得到我苏家一分钱的嫁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