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到新娘的话,再看到周围因为新娘的话而看过来的宾客,阮琳琳更加后悔紧张,手心直冒冷汗,后悔的不能自已,紧张的无法动弹,眼睁睁看着那对新人朝她走过来。

    周崇其实也有些无奈。

    他知道自己对不起阮琳琳,可这是家族联姻,他不能拒绝,况且,他的未婚妻也的确被小门小户的阮琳琳要得体的多,更加适合当妻子。

    他本来根本不愿邀请阮琳琳的,背叛了她还邀请她来参加自己的订婚宴,这样的事情他真有些做不出来,可他的未婚妻一意孤行,他也没办法。

    原本想着以阮琳琳的性子,她必定不会来的,可没想到,她竟然真的来了,而且分明是精心打扮过的样子。

    新娘子上下扫了眼阮琳琳,看到阮琳琳在苏暖刻意而为之下显得尤为娇媚的模样,眼底便是露出冷光。

    她早知道未婚夫对这个小护士余情未了,本来就是想要这个小护士来,好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

    却没想到,这小护士竟然这么大胆,打扮成这样,分明是来枪风头砸场子的。

    “阮小姐身上这套衣服好看的紧呢,我前日恰好看看过,价值不菲,看来,阮小姐的家里,也不是阿崇说的那么困难嘛……”新娘满脸唏嘘。

    “我前些日子还道是帮一帮阮小姐家里,毕竟,你替我照顾阿崇这么久,就是请个佣人也要付钱的嘛,看来,是我多虑了。”

    阮琳琳顿时面色有些发白。

    她知道,自己当初喜欢周崇,又因为自家条件不好自卑,对周崇极为上心,衣食住行都是亲力亲为的照顾着,周崇有时候还打趣她,说是给自己找了个小妈妈。

    一定是周崇对他未婚妻说了当初的事情。

    原本情侣间的玩笑,这时候说出来,就只剩下浓浓的窘迫,她局促的低着头,却几乎可以想象周围人看她的神情。

    看吧,就是这么个小门小户的丫头,还想飞上枝头做凤凰,还不是被人当丫鬟一样使唤后又抛弃了。

    阮琳琳讷讷的不知如何开口,周崇面色也有些难看,不住拉着自己未婚妻,却无法阻止。

    新娘看到阮琳琳的模样,眼底浮出不屑的笑意,故意扬声道:“不过,我们两家也不是占人便宜的人,阮小姐毕竟照顾阿崇那么久,不如,我就按照市面佣人价格的十倍,支付酬劳给阮小姐,作为感谢,如何?”

    阮琳琳刷的抬头,抿唇,强忍住泪意看着周崇和新娘:“我知道我不家不比你们有钱,可我家世清白,父母明事守礼,将我教育的很好,我自己也是自食其力,我并不觉得自己就低人一等……”

    吸了吸鼻子,小护士的话掷地有声:“反倒是你们,自诩名门,却行事下作,一个背着自己女友相亲订婚,一个对自己邀请的宾客奚落羞辱,你们的教养和家风可见一斑,这样的豪门……我阮琳琳还看不上呢!”

    顿时,原本被新娘子的话吸引了注意的宾客都是面面相觑。

    原来还有这一出啊……霎时间,周围的宾客看着新郎新娘的眼神就有些意味深长了。

    欺负人家小门小户的姑娘,看不上人家门户就别招惹人家啊,谈了对象却背着人家相亲,订婚了还把人叫来当众羞辱,这事儿,做的太不地道了啊!

    新娘原本看这小护士的模样,只当她是个逆来顺受的,尤其是到了这样的场合。

    这小护士必定见都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在被她奚落,肯定是连话都不敢说了,可是没想到……她不但敢说话,还这么有底气,敢当众质疑他们的家风。

    “阮小姐,想必你可能没搞清楚,我邀请你来呢,是因为看在当初你照顾过阿崇的份上,我原以为你能真心祝福我们的,却没想到你竟然心里有这么大的怨气,而且,还故意打扮成这样,难道你以为阿崇还会对你回心转意不成?”

    新娘冷笑着:“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不欢迎你了……来人,送客!”

    阮琳琳也是想到刚刚少帅的话,所以才鼓起勇气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说出来后满心通畅,她甚至觉得心里的不甘都消退了大半,可接着就听到亲娘要送客。

    这是要把她赶出去,还说她要勾引周崇?

    将客人赶出去这是极为失礼的,可新娘现在明显顾不上是不是失礼,分明是再也不想让阮琳琳在这里,让他们被众人议论。

    可即便是新娘失礼,阮琳琳这么被赶出去,也是很窘迫的遭遇。

    周围宾客有的幸灾乐祸,有的满眼同情……可就在旁边几个侍应生朝阮琳琳走去准备请她出去的时候,一道磁性低沉的声音响起。

    “发生什么事了?”

    所有人侧目,接着就不敢置信的看到,竟然是少帅慕枭。

    乖乖,这就很厉害了,也不知道是新娘还是新郎家的面子,竟然能请动这位祖宗。

    看到少帅一身军装神情温和走来,新郎新娘都是愣住,对视一眼,眼中便是涌出狂喜的神情,连忙迎上前。

    “少帅大驾光临,我们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迎接,真是抱歉,少帅快些里面请,请上座。”

    新郎新娘都是满心喜不自胜,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订婚典礼都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而新娘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要让这个小护士来,希望少帅没听到刚刚的事情。

    苏暖没放过那两人眼中的喜悦和亮光,心里冷笑一声,她低头,朝小护士温柔开口:“宝贝儿怎么了,有人欺负你?”

    看着高大帅气一身军装的少帅用那么温柔的眼神看着自己,还叫自己宝贝,小护士瞬间面红耳赤,之前的紧张瞬间抛到了九霄云外,鹌鹑一样低头害羞摇头:“没有。”

    “哦,那就好。”苏暖点点头,这才看到已经变了面色的那两人,极为客气疏离:“我是陪琳琳过来,但是,我刚好像听到有人说她……要勾引谁还是怎么的话?”

    新郎新娘面上的笑容已经僵住了,周围那些原本想要上来趁机认识少帅的人都面面相觑的打消了念头。

    这气氛有些不对啊。

    苏暖没有理会那两人难堪至极的神情,淡淡挑眉:“怎么,没人说话?”

    周崇不得不强笑着开口:“没有的事,想必少帅您一定是听错了。”

    新娘也是连忙点头附和:“对,对,听错了。”

    苏暖心里好笑,面上却是了然:“也是……我追琳琳这么久,她都不愿意,难道还能瞧上别的什么歪瓜裂枣?”

    说罢,转身请揽住小护士肩膀柔声开口:“我说不让你来吧你还不听,这种档次的婚宴,多委屈我的小宝贝儿,咱们走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阮琳琳面红耳赤点头,然后就被苏暖揽着肩膀在人群的注视中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身后,新郎新娘的面色极为精彩……周围宾客的视线也是极为复杂,有些同情的看着那对新人。

    看少帅对那姑娘体贴的模样,这两人绝对得罪少帅了。

    得罪了这位京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主儿,他们在这里的日子,恐怕要不好过咯。

    没多久,原本还觥筹交错的宾客们很快开始找各种借口告辞离开,哪怕订婚典礼还没开始。

    开玩笑,还留在这里,万一少帅以为他们和这两个人关系匪浅那就不妙了,这时候,还是要放聪明点的。

    任凭周崇与未婚妻再怎么强笑着挽留,没多久,整个宴会厅中稍微能上台面一些的宾客都离开了,剩下的只是一些根本不用害怕被少帅针对的普通人。

    周崇与未婚妻的脸色十分难看,强撑着简化了订婚仪式后便是在所剩不多的宾客诡异的视线中坐车离开……

    慕枭此时还不知道苏暖顶着他的脸去干了一件多么幼稚狗血的事情,因为,他在上课。

    坐在教室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上面讲台上的老学究讲的什么他不知道,只是有些无聊的看着旁边的窗户玻璃。

    或者说,玻璃里面倒映出的脸。

    白皙的面孔,小小的脸蛋,翘鼻鹿眼,眉毛比发色略淡一些,眉形不用画都恰到好处……他伸手,捏了捏,手感不错。

    他起来只是洗了脸,没有用桌上那些女人家的瓶瓶罐罐,可饶是如此,手指下的触感依旧细腻的让人心惊。

    又捏了捏……回过神来,他猛地收回手,难得的有些心虚。

    这样子,会不会有些变态。

    可收回手的时候,余光微挑,他的手一顿,怔怔停在半空。

    手腕纤细白皙,手指也是细长……这么可怜的小爪子,难怪他打起人来觉得有些不得劲儿。

    要是他以前那拳头,一拳就能给打晕过去,还能让他有嚎叫的份儿。

    只是手背上有几处淤青,在白皙的皮肤上有些刺眼。

    想了想,他才意识到,这应该是前两天揍那个皮鞋头的时候留下来的

    打人还把自己的手打青了,果然是个弱鸡,慕枭低头看了眼裤管下露出的脚踝。

    果然,也是细弱的可怜!

    蠢女人弱鸡一个……慕枭满心不屑的想着,这弱鸡小身板儿,哪比得上他那八块腹肌的身材。

    亏大了!

    亏大了……这也是苏暖的心声。

    慕枭扮演她,只需要坐在那里上课就行,而她,还要处理军务。

    虽然慕枭说很多事情都是他大哥慕玥代为处理,可她还是要去军队办公楼里的,以防有什么事情需要他。

    因此,在幼稚的帮小护士打完脸送小护士回家后,她就让宁琛开车直接到了军务处。

    走进大楼,四周往来的都是军装笔挺的士兵,见到她,便是啪得立正敬礼。

    苏暖一边不断回礼,一边在心里回忆慕枭交待的:谁都不用理就行,如果有人说话,她只需要听着不用回应,记着回头传达给他就行,必须要说话却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那就一个字:“滚。”

    苏暖一边在心里默念着“我是大佬”,一边努力模仿慕枭的模样,面无表情走进去。

    ------题外话------

    我是大佬……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