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四周时不时有视线投来,却在被她看到后又会迅速移开,甚至不敢与她对视,更加没人敢上来搭话,苏暖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

    她按照慕枭的描述朝慕枭办公室走去,目不斜视。

    大厅里那些原本仿佛都很忙碌的军务人员,在她的背影消失后,一瞬间都仿佛松了口气,原本挺得笔直的身形也垮了,互相对视小心打听。

    少帅这是怎么了,怎么看着心情很不好啊。

    以往他进来后要是踹这个骂那个,说明他心情还是不错的,只有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少帅才会沉默,而像今天这么沉默冷然的样子……以前甚至没有见过。

    更重要的是,少帅的军装穿的笔挺,连一个扣子都没有解开,没有以往见了他们那种常态化的暴躁,而是变成了一股子生人勿进的冰寒。

    暴躁的少帅很危险,却有人气,而今天的少帅……看起来很是阴森可怕啊!

    苏暖走进办公室后自己也垮了,一屁股坐到宽大的沙发上,无语哀嚎着。

    做男人好像也没她以为的那么好啊,走路必须挺得笔直,还不能想哭就哭想笑就笑,走路不能想怎么傲娇就怎么扭臀摆腰蹦蹦跳跳……好累啊!

    敲门声响起,她蹭的坐直,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冷冷开口:“进来。”

    门推开,是陆之庭。

    “大哥……”陆之庭笑的娘炮又狗腿。

    苏暖记着慕枭的交待,能不开口就不开口,所以她只是面无表情看着陆之庭。

    被她这么一看,陆之庭顿时一个哆嗦,面上的笑容更牵强了。

    “那个,是这样的,三天后,杜家老太太七十大寿,想邀请你过去给他们脸上增增光。”

    苏暖心里mmp,她又不是吉祥物!

    依旧是面无表情盯着陆之庭。

    陆之庭面上的笑容更勉强了:“大哥,那啥……您看,老太太七十了,也活不了几年了,她还是京海慕少帅粉丝后援会的副会长,您……就当满足老人家一个遗愿吧。”

    苏暖表示很同情那个即将七十大寿的杜老太太,只是,该面无表情还是要面无表情。

    陆之庭快哭了:“大哥我错了,我承认是我吹牛,答应他们能把您给请过去,你就当照顾我的脸面,成不?”

    苏暖心想,吹吧,吹翻了吧。

    而这时,看到自家老大依旧面无表情的模样时,陆之庭终于知道,自己什么事都隐瞒不了这位大哥的,坦白从宽吧。

    “大哥,我错了,我知道我不应该为了泡杜家四小姐,就把您出卖了,可是……我都给人睡了,要是连这么个小小的要求都做不到,我怕那姑娘以后出去说我短小迅速啊大哥!”

    苏暖嘴笑抽了抽,知道自己不能再保持沉默,她看着陆之庭,缓缓吐出一个字:“滚!”

    陆之庭先是一愣,接着就差点感动的哭出声来。

    大哥骂他,那就是,这事成了……

    当两人再次碰头的时候,慕枭已经知道苏暖打着自己的旗号做出的幼稚无聊又可笑的事情,他几乎瞬间气笑了,伸手一把拽住苏暖身上军装的领子将她拽到眼前,咬牙切齿。

    “我记得我提醒过你,不准用我的身体做奇怪的事情。”

    苏暖心里好笑,面上却是无奈,拍了拍慕枭的手,压低声音劝道:“所以,你确定要让你的手下看着你现在被一个女人揪衣领?”

    慕枭顿时一僵,扭头,就看到车外宁琛和几个副官背对着汽车,一副不敢多看的模样。

    他的脸色顿时更黑,看着眼前这个顶着自己的面孔,明明蔫儿蔫儿的却让他不由得想咬牙切齿的蠢女人……拳头捏的咯咯作响。

    这蠢女人是专门为了克他而生的吧!

    看着慕枭漆黑的脸,苏暖小心翼翼试探:“那个,你兄弟陆之庭让我过两天参加个寿宴,要不要去啊?”

    慕枭几乎下意识就要发飙,下一瞬,想到什么,又是强压下去冷冷道:“哪家?”

    苏暖连忙回答:“杜家。”

    慕枭微怔,眼中闪过暗色,随即便是面无表情:“去,我也去。”

    苏暖顿时傻眼:“你去干嘛?我家人那天也回去,你和我一起去,要是被他们看到了……”

    话没说完就被慕枭危险打断:“怎么,让别人看到你跟我慕枭在一起,还能跌你的份儿?”

    苏暖怔住,随即忙是干笑:“我这不是怕牵连少帅您的声誉嘛。”

    慕枭面无表情:“拜你所赐,我现在还有声誉吗?”

    苏暖干咳一声,悻悻别开眼。

    三天后,苏暖与慕枭一起,坐着军车前往杜家。

    其实慕枭的目的很明确,杜家和青帮霍铮的关系比较亲近,杜老太太生辰,霍铮一定会去,而苏暖说苏渊博也会去。

    如果苏渊博身后的人是霍铮,那这种场合就是他们交流信息的最好时机。

    也是因此,他才会参加这种他最厌恶的狗屁宴会。

    京海贵圈儿就是太闲了,所以才整天净整一些没用的乱七八糟的宴会,如果能把钱都用在军费上,隔壁的倭国还敢明里暗里虎视眈眈观望?

    苏暖刚下车的时候杜家人就已经忙不迭迎了上来,等看到和她一起从车上下来的慕枭,杜老板先是一愣,接着就是了然。

    前两天就听人说过,少帅身边有了个小姑娘,还带着参加周家的订婚宴。

    也是因此,他才敢斗胆邀请这位来杜家给他撑撑场子。

    不过,少帅身边这位,如果他没认错,这应该是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说是和徐家解除了婚约的苏二小姐吧。

    这么周家宴会上的人却说少帅带的女人不认识呢。

    也可能是因为这苏二小姐的模样变化比较大吧。

    听说这苏二小姐虽然和徐沛然解除了婚约,可苏家与徐家的婚约还在的,只不过换成了苏三小姐。

    那个苏三小姐他刚刚还见了,谈吐不凡,的确不是普通闺中女子能比得上的。

    杜老板心里一瞬间百转千回,面上却是丝毫不显,热情的招呼苏暖和慕枭朝里面走去。

    同样的,苏暖刚进去就被几个京海贵圈儿里能和慕枭搭得上话的人围住了,她下意识看向慕枭,却发现慕枭已经独自一人朝里面走去。

    她能感觉到慕枭来这里是有目的的,只是不知,他到底想做什么。

    三八这阵子正忙着替她寻找换回身体的方法,没有重要的事她也不想打扰,所以干脆不闻不问,用慕枭教的沉默大法应对着周围一众人。

    慕枭是奔着苏渊博所在的地方去的,可刚走到半道,前路就被两个人挡住,他凉凉抬眼,就看到是面上还带着淤青的徐沛然和苏画乔。

    看到慕枭,徐沛然下意识就想到了那顿打还有慕枭在医院里面对他的摧残,不由得就有些抗拒不想过来,可架不住苏画乔要过来。

    担心苏画乔被这个“疯婆子”伤到,徐沛然只好陪着一起。

    可看到双手插兜悠悠然走过来的“苏暖”,徐沛然不知为何,竟然忽然想起她在医院按着自己塞苹果灌水时带着邪恶淡笑的模样,再看到她如今这极为淡然,眉眼间满是睥睨的模样,竟然觉得有种奇异的感觉。

    以前,稍微大一点的场合,这个苏二小姐必定是循规蹈矩坐在角落里,话都不说的,又哪里会有这么游刃有余甚至隐隐凌驾其上的淡然。

    而苏画乔则是着急着想要解释。

    之前她刚进来的时候就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说她抢了姐姐的未婚夫,虽然徐沛然与徐家不会这么想,可架不住人多口杂。

    也是因此,她想着当众与苏暖握手言和,也算是能补救一二。

    而且,她知道这个二姐和那个冷然独立的大姐不一样,苏暖生性怯懦胆小,这次被这件事一刺激,整个人都性情大变。

    终归也是个可怜的,她也想劝劝她让她看开。

    徐沛然本来就和她是不般配的,两个灵魂都无法碰撞的人在一起,又怎么可能幸福。

    “二姐,你……还好吧?”苏画乔抿唇温和开口,神情关切。

    慕枭看着远处苏渊博与几个商会的人正在低声交谈,着急想要过去探听,却被这两个人挡住去路,他顿时有些不耐,蹙眉,冷冷开口:“滚开。”

    苏画乔顿时一愣,旁边的徐沛然便是眉头蹙起:“苏暖,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我以前以为你只是没有思想没有文化,可你以前也没有这么刁钻刻薄啊,画乔好心一片,你竟然对她口出恶言,果然是不通礼教。”

    慕枭的视线移到徐沛然还带着淤青的脸上,冷笑:“怎么,伤疤没好就忘了疼?”

    徐沛然看到他的眼神,一哆嗦,顿时有些不敢开口了。

    周围已经有人朝这边看来,苏画乔抿唇开口,同时伸手想要拉住慕枭的手:“二姐,我知道你误会我了,我想给你解释清楚,也是希望你不要太难过……”

    她的手拉了个空,然后就看到对面的“苏暖”面无表情看着自己,冷冷道:“你再不让开,我就让你难过!”

    真为自己姐姐着想,就不会这么快就和前未婚姐夫搅在一起了。

    女人都喜欢这么言不由衷?

    看到苏画乔被威胁,徐沛然顿时也顾不上害怕了,上前看着慕枭咬牙呵斥:“苏暖,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幸好我当初没有选择和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