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徐沛然的话没说完,慕枭便是冷冷回头:“宁琛,你是死人吗,把他们俩给我拖出去!”

    话说完,他才发现站在苏暖身后不远处的宁琛神情有些怪异,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是犹豫的看向苏暖。

    慕枭顿时面色越黑了!

    这个蠢货!

    看到慕枭在自己手下面前吃瘪,苏暖坏心暗笑着,然后才是干咳一声朝宁琛道:“去吧,以后苏小姐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

    宁琛恭敬点头,然后才是带着几名副官朝徐沛然与苏画乔的方向走去。

    后边,听到苏暖话的一众京海权贵都是满脸错愕,互相对视一眼后彼此传递着同样的讯息:看来,以后要和苏家搞好关系了!

    了不得啊苏渊博,平时看着闷声不响的,这边退了徐家的婚,那边就要做少帅老丈人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徐沛然与苏画乔不敢置信的看着苏暖对少帅从不离身的副官宁琛发号施令,而宁琛竟然真的要将他们两个拖出去。

    两人顿时急了。

    这少帅果然是个肆意妄为的跋扈主儿,这还是别人家的寿宴,他就堂而皇之让手下拖人。

    简直太跋扈了!

    苏暖自然知道,真正的慕枭比这还要跋扈,会干出这样的事情也正常,所以她根本没有在意。

    再加上她也的确看那一对男女主不顺眼……拖出去就拖出去了呗。

    这边,苏渊博正全神贯注和几个生意伙伴交谈,根本没注意到那边的动静,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的“二女儿”已经不着痕迹坐到了他身后。

    旁边注意到的人只当是女儿下意识坐到旁边等父亲,也没人在意,该说什么还是低声说着。

    慕枭竖起耳朵,就听到苏渊博语言凝重道:“……说是那批烟土是走水路流入的,京海也就我们几家做漕运的,诸位可都要律己修身,千万不能发这种财啊,这可是会伤及国之根本的。”

    旁边几个和苏家同样做漕运的人便是连连点头:“的确如此,我们当初入会的时候可是宣誓过的,沾什么都不能沾这东西,在下相信,在座各位都不是这样的人,可是……烟土的确是走水路进来,在座诸位,回去后可要仔细盘查一番,别被下面的人蒙混做出这样天大的丑事来啊……”

    苏渊博一身暗紫唐装,眉头紧皱:“的确如此,大家最近一定要格外关照着,别真被人蒙混了。”

    慕枭坐在旁边听着,眉头缓缓皱起。

    他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这个苏渊博,的确不像是会做出走私烟土这种事情的人。

    可那些转运的文书上,的确是他的私章……

    慕枭起身,一边思索着,一边朝外边露台走去想要理一理思绪,身后是苏渊博带着些激愤的声音。

    “……我辈决不能为了利益,置民族于危难之中,望诸君共勉啊。”

    慕枭独自走出露台来到花园,刚想找个安静的地方理理思绪,忽然,旁边就传来刺耳的声音。

    “嘿嘿,小姑娘,别怕啊,军爷很会疼人的,嗝儿……”

    “嘿嘿,别跑。”

    明显是几个男人带着醉意的声音,随即就是几个女孩子惊恐又愤怒的呵斥。

    “大胆,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我可是少帅的女朋友,我、我警告你们赶紧放我们过去,不然,不然我就让我男朋友枪毙了你们!”

    慕枭顿时挑眉,他何时有了女朋友了?怎么没人通知他一声。

    带着被打扰的不耐起身走过去,刚转弯,就看到三个穿着小洋装的少女正被三个醉醺醺的军装汉子堵在角落里,挤成一团,明显颤抖着,却还强装镇定。

    有些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只是,在看到那三个军装醉汉的时候,慕枭的眉眼顿时就冷了下来。

    北系军军装,北系军有人来京海了……他竟然没收到消息!

    呵,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听到张雅说是少帅的女朋友,那三个醉汉先是一愣,接着又是倏地笑开。

    “少帅,哪个少帅啊,咱们北系军可只认袁少帅,别的什么长得跟大姑娘一样的少帅,可管不着咱们北系军哦!”

    说着,三人就是哈哈大笑再度要逼上去,吓得几个姑娘尖叫起来。

    “是吗?”他抱臂凉凉吹了声口哨,那三名醉汉下意识回头,看到慕枭,先是一愣,接着眼底就涌出浓浓的惊艳。

    “呵,好俊俏的小姑娘,难怪人说京海的水养人啊,咱们北边儿可没有这么水灵的小丫头!”

    和同伴一起被堵住的张雅看到竟然是苏家那个老古董,先是一愣,接着就是朝慕枭大喊:“傻站着干什么,快去喊人来帮忙啊,跑啊!”

    里面的音乐声太大,她们之前的呼救根本没人听到。

    看到是苏二小姐,张雅顿时眼中浮出些希望来……可下一瞬,却看到那苏二小姐竟然不知死活朝这边走过来。

    而那三个北系军的醉汉更是嘿嘿笑着转身朝她包抄过去:“还是这小姑娘知趣儿,知道讨了军爷欢心有的是好前程,来,姑娘,让大哥好好疼……疼疼疼疼!”

    慕枭一把捏住那伸过来的手,猛地发力,嘎嘣一声响……那醉汉的手臂就以一个极为诡异的形状耷拉下去,面色瞬间惨白,酒也醒了,尖声哀嚎着。

    “我怎么不知道,这京海地界儿上,还有我管不了的活物?”

    慕枭冷笑一声,抬脚就将正咧着嘴哀嚎的北系军兵痞踹了出去,那家伙狠狠砸到地上,嗷呜一声径直晕了过去。

    另外两个人被这么一惊,顿时也酒醒了,看到同伴瞬间重伤,登时就恼了,脸面也不顾,齐齐朝慕枭抓过来。

    “果然是熊将带怂兵……和袁重一样没用的熊包。”慕枭冷笑一声迎上去,抬手、出脚,砰砰两声后,那两个人也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直接将那两个撂翻,慕枭这才发觉手背疼的嗡嗡发麻,心里顿时低咒出声。

    都怪这弱鸡一样的身板儿。

    抬手,果不其然,素白的小拳头上,红肿一片,可想而知很快就会成为一片淤青。

    而这时,张雅几人终于从眼前匪夷所思的一幕中回过神来,接着便是跑上来将慕枭围住。

    “老古……那什么,苏二啊,你怎么这么厉害,三拳两脚就把这三头肥猪放倒了!”张雅满心惊诧,接着又忽然想起最近在学校穿着女装的赵翰林,想起赵翰林被苏暖那顿胖揍,这才意识到,这位苏二小姐,已经不是之前那个淡笑怯弱的苏暖了。

    “我以前那么对你,你还出手相助。”张雅吸了吸鼻子,很不好意思的看着慕枭,掷地有声道:“你放心,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在学校里以后我会罩着你的,不会再让谁欺负你!”

    她已经认定,可怜的苏二就是因为被欺负惨了,所以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好好一个姑娘家,变得这么凶狠暴戾,多可怜啊!

    她以后一定要好好保护苏二!

    看到三个围在自己身边的小丫头片子,慕枭就有些排斥,摆摆手:“离我远点。”

    “哎。”张雅极为听话拉着另外两人后退两步,然后才是笑眯眯看着慕枭:“现在可以了吗?”

    慕枭满眼无语。

    这些小丫头片子是不是都脑袋不好使!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低呼:“我靠,谁把你们打成这熊样的……你们他妈的太没用了吧,爷连个响声都没听到,你们就残了?”

    慕枭嘴角抽了抽,回头,就看到大熊一样高壮的男人从那几个倒在地上的家伙身上跨过来,一边嫌恶摇头。

    男人身上也是军装,只不过,是北系军的军装。

    慕枭看着这个从小到大一直不是他对手的对头,满眼鄙夷:“我打的,你有意见?”

    袁重早就看到旁边站着几个小姑娘,只是他压根没放在心上,慕枭一开口,袁重下意识抬头,却在看到慕枭模样的时候,蹭的眼睛就亮了。

    樱桃小口尖下巴,圆圆的眼睛火辣辣的表情……艾玛,好喜欢!

    “你打的啊?”袁重大步走过来:“怎么样,手疼没疼?这几个蠢货身上硬得很,小妹妹手一定受伤了,快来,让哥哥看看。”

    袁重话音未落,慕枭已经倏地睁眼,霎时间,满眼杀气……冷冷看着朝自己伸手的蠢货,啪得一巴掌抽出去:“反了你,叫爸爸!”

    小时候打架,袁重打不过他时,总会以叫爸爸收场。

    因为这事儿,袁大帅没少揍袁重这个没出息的龟儿子!

    慕枭一开口,身后张雅三人就傻眼了,然后就是满眼惊恐看着那个轻易就躲过苏二巴掌的军装男人。

    这个北系军看起来很不好对付的样子,苏二一定打不过的啊。

    张雅战战兢兢就想拉慕枭,慕枭却恰好回头满眼不耐:“站远点。”

    这几个小丫头一看就不抗打,待会儿动起手来误伤了有些麻烦。

    张雅连忙乖乖拽着两个同伴远远退开,然后才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听话。

    可一想起刚刚苏二那满脸冷酷的模样,她又是刷的红了脸,可接着又是不断咒骂自己。

    冲着苏二一个女孩子家红什么脸,真没出息。

    旁边两人弱弱开口:“……苏二好帅好酷啊,有没有?”

    而这边,帅酷的慕枭刚一回头,就看到袁重那张蠢脸上哈巴狗一样的笑,满脸雀跃看着她。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怎么办,又漂亮又有性格……好喜欢啊,想娶回去做少帅夫人!

    可下一瞬,他就看到对面漂亮又有性格的“小妹妹”咬牙切齿朝他冷冷道:“你再敢用那恶心的眼神看我,老子挖了你的狗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