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慕枭你……”袁重气势汹汹的话在看到苏暖手里牵着的小豆丁的时候顿时僵住,然后就是看鬼一样看着苏暖:“我去,慕枭你有病吧?”

    这个从小到大他见过的最可恶的人,竟然会哄小孩子了?

    苏暖皱眉:“别在小孩子面前爆粗口。”

    袁重:“我……”

    小豆丁看了眼袁重身上的衣服,扭头看苏暖:“他和你是一样的工作吗?你们的衣服好像啊。”

    袁重一脸问号:“工作?”

    然后他就看到“慕枭”温和的看着那小鬼,认真解释:“是啊,我们是同样的工作,只不过我在这里保护你们,他在他的家乡保护他家乡的孩子们……”

    袁重顿时一愣,然后竟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这混蛋竟然会承认和他是一样的……以前这混蛋都叫他熊包蛋的,说他人怂,不配当少帅,老欺负他,还让他叫爸爸,害得他没少被家里的老头子教训。

    嗯,混蛋看来长大了,成熟了。

    再没有理会一脸不自在却装模作样站在那里的袁重,苏暖牵着小豆丁朝楼梯走去。

    慕枭回来的时候就发现人群都看着一个方向,顺着人群视线看去,他就看到,那个蠢女人牵着一个小鬼,伴随着音乐,神情温和专注的沿着楼梯的红毯缓缓走下,小鬼手里拿着礼品和一枝玫瑰花,看着前面别的小鬼,又抬头看看牵着她的人,满眼激动喜悦。

    人群后,一身月白唐装的霍铮手里一直捻着白玉串珠的手顿了顿,看着苏暖,眯了眯眼。

    慕少帅,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以前每次见到他,慕枭都是倨傲而鄙夷,就像已经认定他就是京海市的蛀虫,背地里的烟土贩子,可刚刚,慕枭的神情似乎很平淡,眼神虽然淡漠,却明显是温和的。

    不只是温和。

    他的神情分明很淡漠,可眼底深处却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平静祥和,分明是一身威严的军装,可满身气势下却又透着一种阅尽沧海桑田后的淡然和悲悯。

    就好像,他看过无数世事变迁,所以才能够倨傲而又淡然。

    一瞬间,霍铮竟是觉得自己有些陷进那双眼睛里面,猛地回过神来,捻着白玉串珠的手指便是一僵。

    他意识到自己的感觉很奇怪!

    这边,走完红毯的苏暖蹲下来看着眼前还激动难抑的小豆丁,凑上去,轻轻亲了亲她的额头,温和开口:“多谢这位美丽的小姐,现在,我可以去工作了吗?”

    小豆丁认真点头,接着就是在苏暖猝不及防中羞答答奶声奶气问道:“我……等我长大了,我可以嫁给你吗?”

    周围的人都是一愣,接着就是发出善意的笑声。

    苏暖也没预料到,顿时有些失笑,可看着小豆丁那满是期望的眼睛,她收了笑意,认真道:“当然,你长大后一定是京海最美丽的姑娘,能娶你是我的荣幸。”

    小豆丁顿时欢呼一声,扑过来一把搂住她的脖子……

    人群后边,慕枭冷冷咬牙。

    这蠢女人越来越放肆了,现在连他的婚事都想干涉了……不知死活的家伙!

    小豆丁蹦蹦跳跳回去找那个白衣男人,苏暖起身收回视线,然后就看到刚那个一身军装的大熊在后边满眼控诉看着她。

    这会儿没事,只是略一思索她就猜到了来人是谁。

    “袁重。”她淡淡开口。

    袁重冷哼一声:“你还认得我啊,我以为你慕少帅眼比天高,不认识我了。”

    苏暖暗暗挑眉,她不知道慕枭与袁重平日的互动是怎么样的,担心露陷,索性直接转移了话题,指着袁重眉梢:“你被打了?”

    袁重一愣,这才想起来刚刚那个可恶的家伙,可是拳拳朝他脑袋上招呼,要不是他反抗,估计这会儿都成猪头了。

    可是……

    “关你屁事!”袁重恨恨想着,自己被女人打的事儿可不能让这混蛋知道,否则,还不知道要怎么嘲笑他。

    看到袁重愤愤咬牙的神情,苏暖有些想笑,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一声冷哼。

    “你打算留在这儿过年?”

    苏暖回头,就看到慕枭神情不善冷着一张脸走过来,她顿时有些奇怪。

    刚还好好的,谁又惹他了?

    而此时,袁重已经傻眼了,指着慕枭手指哆嗦着:“你、你……”

    感情这两个人是一伙的,难怪,都和他犯冲!

    慕枭白了眼袁重,然后便是朝苏暖咬牙:“离他远点,他不是个好东西。”

    袁重顿时急了:“诶你说谁呢,你这小辣椒,怎么这么冲呢,谁惯的啊,慕枭你管不管啊,这么凶悍的小丫头片子,搁我那儿早就给训乖了……”

    话没说完,就看到“小辣椒”回头看着他冷冷咬牙:“训乖?就凭你个熊包蛋?”

    袁重顿时愣住,接着就是满脸悲愤看着苏暖:“你、你竟然连就咱俩知道的外号都给她说?你、重色轻友的混蛋!”

    他堂堂北系军少帅,慕枭这混蛋竟然给身边的女人说他的外号是熊包蛋的事情,这让他的脸往哪儿搁?

    苏暖同情的看了眼这位熊包蛋北系少帅,然后就是无奈的跟着一脸不善的慕枭朝外边走去。

    就在路过站的像是一棵树一样的宁琛时,慕枭忽然停下里,淡淡看着宁琛:“你那把勃朗宁给我。”

    宁琛顿时愣住。

    苏二小姐怎么知道他有把博欧朗宁,哦对,一定是少帅说的。

    宁琛有些不舍得,那勃朗宁虽是适合女性用的小巧,可性能极好,他……他看了眼跟在苏二小姐身后,满脸谄媚讨好的“少帅”,心里哀叹一声,只好不情不愿的掏出来,递出去。

    谁让自家主子惹了苏二小姐,他这个做手下的只能是能帮一点是一点。

    回头要跟少帅重新讨个好东西才是。

    汽车后座,苏暖看着将银白色的小手枪塞进衣服里的慕枭,压低声音不放心交待:“我家人都胆小,你别乱来。”

    慕枭凉凉撇了她一眼:“我让你别用我的身体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你听了?”

    该死的蠢女人,等身体换回来后,看他怎么收拾她。

    苏暖有些心虚的干咳一声,只好不再开口。

    慕枭揣着一把枪回到苏家的时候,苏家人全部都坐在客厅,他走进去的时候,就听到苏家姨娘周红玉正朝苏渊博满眼担忧开口。

    “老爷啊,虽说少帅是京海顶尖儿的公子哥儿,可您想想,以咱家这样的门第,真的能高攀上慕家吗?”

    慕枭暗暗点头,的确高攀不上!

    紧接着他就听到周红玉说道:“所以老爷您回头还是劝劝暖暖,别和少帅走的太近,以后名声都没了,可怎么嫁人?”

    慕枭顿时就恼了。

    跟他走得近了坏名声?难道她们不应该觉得这是莫大的荣幸吗?

    还有,嫁人……那蠢女人现在跟他搞成这个样子,还想嫁人?想得美!

    等身体换回来,他还要好好折磨她!

    苏渊博今日在宴会上也看到了,他眉头紧皱,略沉吟后便是看着一直沉默的沈婉容,试探性道:“要不,你劝劝二丫头?”

    慕枭冷哼一声大步走过去:“劝什么劝,谈恋爱还不让了?”

    一众人齐齐回头,看到他,苏画乔便是抿唇咬牙,强自按捺住看向身边的母亲。

    周红玉安抚的拍了拍受了委屈的女儿,然后便是一脸语重心长朝慕枭道:“傻丫头,少帅那是什么人,他能真的喜欢你吗?最多不过是看我们暖暖生的好看,临时起意罢了,你可不能太天真啊。”

    慕枭心里想着,嗯,的确是看不上,蠢哈哈的不安分,嗯,不过生的也的确是还不错,临时玩儿玩儿也成!

    这话当然不能说,他白了眼周红玉:“你见过他带别的女人出席宴会?”

    周红玉顿时愣住。

    旁边,在周红玉说话的时候一直面无表情的苏蔓看了眼苏暖后淡淡开口:“少帅今日推荐我进第一医院了。”

    这下,包括苏渊博与沈婉容都愣住了。

    连家人都开始关照,那一定程度上说明,少帅还是认真的。

    这边,慕枭却是暗暗冷哼……蠢女人,鸡贼的很,还知道趁机给家人谋福利。

    苏渊博有些安慰,又有些担忧,看着慕枭缓缓道:“二丫头,如果少帅对你是真心的,当爹的自然高兴,可就怕……你知道,少帅的脾气不好,以后万一欺负你,爹想给你出气都做不到啊。”

    慕枭顿时无语,冷冷开腔:“他像不讲理的人吗?”

    客厅每个人都是沉默的看着他,每个人的表情都在回答他的问题:像,不对,不是像,而是是。

    慕枭顿时气结,这一家人都和那蠢女人一样!

    “反正少帅再怎么样也比那皮鞋头好多了吧?”

    慕枭干咳一声移开视线不自然说道。

    苏画乔顿时急了:“姐,你怎么这么说徐老师?”

    慕枭凉凉瞥了眼,然后就是朝苏渊博道:“对了,少帅的人近日看到三妹和她的徐老师在花园里亲嘴揉胸……”

    苏画乔顿时就变了面色。

    沈婉容轻咳一声白了他一眼:“暖暖,你是大家闺秀,不要什么话都说,别人不知羞耻做得,咱么可说不得,知不知道?”

    慕枭顿时挑眉。

    看不出来,这苏夫人平时看着默不作声的,竟也是个狠角色。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一家人,包括那个蠢女人在内,都是蔫儿坏的。

    懒得再废话,慕枭看向苏渊博,淡淡开口:“……爸,我们去你书房吧,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家里老家伙要知道他管别人叫爸,非得气个半死不可。

    而苏渊博已经愣住了,心里顿时涌出不好的预感。

    在其余几人奇怪的视线中,苏渊博带着慕枭走进书房,关上门后,转身第一句话就满是担忧:“是不是少帅要求亲了?”

    不等慕枭回过神来,他又是担忧道:“二丫头啊,爹知道你被徐家那个小子和你三妹伤了心,可你要知道,在爹心目中,我姑娘是世上最好的姑娘,哪怕他是高高在上的少帅……爹也不想让你受半点委屈啊。”

    慕枭被噎得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接话。

    “不过你放心,只要我闺女喜欢,爹也不会反对,反正爹看那慕少帅的人品,也勉强配得上我闺女……”

    苏渊博的话让慕枭已经傻眼了,接着就是直接气笑了。

    这老家伙在这儿说什么梦话,还勉强配得上,他以为那蠢女人是天仙啊?

    一家人都有毛病!

    强忍住把这老家伙捶一顿的冲动,慕枭深呼吸开始说正事。

    “少帅说了,不久后漕运生意就要全部被收走了,为了严格控制货物进出,杜绝烟土流入,漕运会全部被直系军收走。”

    苏渊博瞬间就惊呆了。

    他早就想到了这点,对于至关重要的漕运,军方不可能放任它一直被民间商人控制着,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这么猝不及防。

    “少帅让我给您说声,提前做好准备,将资本收回往京海市内投资是不错的选择,对了,方新路那边明年会开通两条电车线,现在那边房价正低,可以考虑出手。”

    苏渊博顿时激动了:“这也是少帅让你告诉我的?”

    连未公开的规划都泄露给他,让他能抢先别人一步早做准备,这在生意场上,可是至关重要甚至能决定今后发展结果的。

    “看来,少帅果然对我家闺女是真心的。”苏渊博老怀安慰。

    慕枭嘴角微抽。

    想多了好么,他是为了他的计划好么!

    第二天一大早,苏渊博就在早餐桌上宣布了要出手漕运的决定,理由是他上年纪了,漕运生意太忧心,他操劳不过来了。

    沈婉容与苏蔓都是附和认同,只有周红玉猛地变了面色,然后就是强笑道:“老爷说的这是什么话,您正当壮年,正是精力充沛的时候,再说,现在漕运生意正当时,我们现在脱手会不会损失大了啊……”

    头一次坐在苏家饭桌上的慕枭暗暗勾唇。

    果然,狐狸尾巴要露出来了。

    苏渊博根本不理会周红玉的话,他说这个只是给家人告知一声,即便是他性格温和,却也还没到要与家里姨娘商量生意的地步。

    听到周红玉的话,苏渊博未置可否,只是敷衍说年纪大了精力不够。

    周红玉暗暗搅着手指咬牙。

    老东西,昨晚在她身上卖力的时候怎么没见半点精力不够的模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