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人朝慕枭举枪,少有的大发善心说道:“小妹妹,有遗言吗?”

    慕枭冷冷从那个杀手身上收回视线,看着那个拿着手枪的小头头,原本漂亮的眼睛满是阴骘冷光。

    “青帮?”

    “哟,小妹妹挺有眼力的。”那小头头有些兴味。

    慕枭面无表情:“你知不知道,话多的人一般都死的早。”

    那小头头直接气笑了,怀着猫戏老鼠的心情悠悠上前就想恐吓这个在他眼中已经是死人的少女,走出两步,便是恶意笑着举枪。

    可就在这时,砰得一声响,那个小头头还没反应上来,就看到自己举枪的那只手手腕处直接被子弹贯穿。

    先是一愣,等他抱着手臂惨叫出声的时候,四面八方咚咚咚的声音已经急速围拢过来,伴随着子弹上膛的声音。

    那人面色煞白踉跄着后退,他身后那群原本满身煞气狰狞的手下也已经变了面色,不明所以惊呼着背靠背缩起来,不敢置信看着四面八方涌出来的直系军。

    而那个杀手,在看到周围涌出来直系军的时候就已经变了面色,随即,竟是直接举枪指向自己脑袋就要自尽。

    苏暖从直系军后边带着宁琛快步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慕枭一枪打到那个杀手持枪的手腕上,要自杀的杀手咬牙闷哼一声,满眼不甘愤恨……朝她看过来。

    苏暖暗暗撇嘴。

    跟她没关系好么,她也就是撑个场子而已。

    不过说起来,这慕枭还真是彪悍,堂堂少帅,竟然不惜以身犯险,不过看起来似乎有些收获。

    “全部带回去。”慕枭冷冷出声。

    可一开口,直系军没人动,他才回过神来。

    一想到现在他想调遣自己的人,还要通过那个蠢女人,顿时心情更不好了。

    被慕枭倏地冷眼横过来,苏暖连忙有眼色的朝宁琛挥手:“带回去带回去。”

    宁琛啪得里正敬礼:“是!”

    这些直系军都是跟着慕枭上过战场的,和京海市那些维持秩序的警察可不一样,被满身铁血萧杀的直系军用枪指着,那十数名青帮帮众虽然也是见过血的主儿,可何曾见过这样的阵势,面对着那整齐划一的军装和一张张满是煞气的面孔,他们生不起任何反抗的心思。

    那名杀手被按着,在走过苏暖旁边的时候还不忘冷冷看了她一眼,看得苏暖满心莫名其妙,可接着她就看到,慕枭毫无预兆抬脚,一脚踹在那人膝窝,只听咔嚓一声响,那杀手闷哼一声直接就跪了下去,瞬间面色煞白。

    苏暖吓了一跳,就看到慕枭冷冷瞥了眼那个再也站不起来的可怜家伙,面无表情。

    嘴角抽了抽,苏暖忙的挤出谄笑,举起大拇指:“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慕枭白了她一眼,趾高气昂头也不回朝前走去,苏暖连忙跟上。

    宁琛恭敬走在后边,看到自家“少帅”追着那苏二小姐的模样,心里不由自主觉得有种类似于丢脸的感觉涌出来。

    可这种感觉只是一瞬,他很快就想通了。

    苏二小姐这样,长得好看,还有本事,连枪法都这么厉害的姑娘,整个京海市可找不出第二个,更别说那种鸟都不鸟他们家少帅的酷劲儿,难怪能降服他家少帅。

    嗯,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吧。

    把所有人都抓了回去,慕枭直接跟着苏暖回了慕公馆,对于苏暖的反对,他很不屑的看着她淡淡挑眉:“如果我没猜错,恐怕现在大半个京海都知道苏二小姐昨晚留宿慕公馆了,你觉得你的垂死挣扎有意义吗?”

    看到慕枭不屑的神情,苏暖气的咬牙:“我帮你这么多,你就是这么对我的?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慕枭顿时挑眉:“哟,出息了,还敢质问爷了,厉害了啊你……”

    看到慕枭就要过来,苏暖生怕他的动作扯到了伤口,情急之下忙伸手一把抵住他额头,下一瞬,就看到慕枭的手停在了她身前几寸,晃动了几下,再没办法前进半分。

    从旁边看去,就是她一手推着慕枭的额头,慕枭的手伸着,却因为胳膊太短,压根够不着她。

    慕枭蹭的就黑了脸,咬牙朝她爪子拍上去,苏暖忙忍笑收手,就在这时,外边传来宁琛恭敬的声音。

    “少帅,青帮霍铮来了。”

    苏暖顿时愣住,旁边慕枭冷笑一声:“鼻子还挺灵。”

    让宁琛去将人带进来,其实苏暖也有些好奇,这个传闻中京海的地头蛇的头头是个什么模样,要知道,青帮在京海可是历史悠久了,要管好这样的帮派,这位霍铮,可一定不是普通人物。

    医生进来替慕枭包扎伤口,她坐在旁边一起等候,没多久,就看到宁琛在前边引着一个人走进来,再一看,苏暖顿时就愣住了。

    竟然是他。

    上次宴会的时候那个一身月白唐装的儒雅男子,此时,他依旧是月白唐装,只是外边罩了一件大衣,手中依旧拈着那串通透的白玉串珠。

    苏暖对这人印象还可以,下意识就要起身,可刚一动,腿就被旁边的慕枭按住,回头看到慕枭不善的神情,她悻悻笑了笑后才是转身朝霍铮温和道:“请坐。”

    霍铮眉眼间的神色和算是平和,朝她点头致意:“多谢少帅。”

    只是苏暖看到,霍铮的视线在看到她旁边的苏暖时眸色闪了闪。

    落座后霍铮也不寒暄,淡淡笑了笑,单刀直入:“听说今晚在下的人有眼无珠,犯到了少帅手上,霍某人特地前来请罪。”

    话自然是对着苏暖说的,苏暖下意识看向身边的慕枭,就看到慕枭冷笑:“既然有眼无珠,那就是死有余辜,你来做什么?”

    霍铮似乎没想到开口的会是一个姑娘,看了眼慕枭,然后又是朝苏暖道:“霍某只是觉得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担心在下那些不知内情的兄弟是被别人当枪使了,平白死于非命,所以厚着脸皮来找少帅讨个人情,留他们一条狗命。”

    不等苏暖开口,霍铮又是无奈笑了笑:“毕竟,他们跟着霍某人,霍某人就要对他们家中的妻儿老母有个交代。”

    苏暖心里暗暗点头,却没有松口,而是指了指身边的慕枭,朝霍铮淡淡道:“你的人伤了他,所以这件事我交给他全权处理,霍帮主有什么话不如对他说。”

    霍铮顿时挑眉。

    上次在宴会上他看到慕枭,原以为对方有所变化,不再那么肆意妄为,也应该有清醒的理智能判断出来,这次的事情必定是有人故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让慕枭与他起冲突。

    也是因为上次宴会上对慕枭的改观,他才决定走这一次,否则,即便是误会会得罪直系军,他也不见就要放低身段。

    却没想到,是他上次看错了。

    慕枭依旧是那个肆意妄为的慕少帅,明显不是小事,却就这么轻而易举的交给一个女人处置。

    刚想到这里,他就看到慕枭眼巴巴扭头看旁边的姑娘,甚至带着些谄媚的意味:“你说,怎么处理?”

    慕枭眼皮翻了翻:“全都毙了。”

    苏暖立刻点头:“好的。”

    霍铮顿时蹙眉,眯眼,接着就是冷冷站起来看着苏暖:“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告辞了,只是希望少帅不要后悔才是。”

    苏暖指着慕枭刚被包扎好的胳膊,挑眉认真道:“你的人伤了他,我很生气,所以,即便他不说,你那些人也是活不成的,我也希望霍帮主不要做出什么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才是。”

    霍铮倏地眯眼,看着苏暖,满眼冷芒。

    苏暖却是依旧满面温和看着他,头也不回朝宁琛道:“替我送送霍帮主。”

    霍铮深深看了她一眼,拈着串珠朝外走去,面色冷然。

    苏暖看着霍铮的背影消失,没发现她身后慕枭有些不自然的神色。

    “你真因为那些人伤了我生气?”

    苏暖回头看着他认真道:“当然是真的。”

    耳尖浮起可疑的红晕,慕枭干咳一声凶巴巴道:“我今晚……”

    他话没说完,就听到苏暖的声音响起:“……敢弄伤我的身体,扒了他们的皮!”

    慕枭的面色顿时漆黑一片。

    苏暖正在咬牙可惜她还没用过的那副好皮囊,就看到慕枭黑着一张脸扭头朝外走去,她顿时一愣,连忙追上去:“诶你先别走,我还有事跟你说。”

    “不想听!”

    苏暖顿时急了:“很重要的事,你不听一定会后悔的我跟你说……”

    走在前面的慕枭忽然停下转身,苏暖追的太快来不及刹车,直接就撞了上去,接着就是砰得一声响。

    压倒在慕枭身上,嘴唇直接磕到慕枭额头,苏暖疼的眼泪刷的涌出来,还没回过神来,就看听到身下传来咬牙切齿的声音。

    “你打算什么时候起来?”

    苏暖捂着嘴唇连忙坐起来,眼泪汪汪倒吸气,哀怨的看着慕枭满脸漆黑明显强忍着怒意爬起来。

    慕枭觉得自己简直快要崩溃,自从遇到这个女人,他就没有一件事情是顺心的,被人撞倒,压到身下,这特么还是头一遭。

    恶狠狠抬头就准备训斥这不长眼的蠢女人小脚老太太,可刚抬头就看到她满眼湿汪汪可怜巴巴看着他的模样,慕枭顿时有些愣神,忽然就想起来身体换回来那片刻。

    想到那柔嫩的触感和嫩生生的气息,他的眸色顿时一黯,然后就是朝她靠近。

    反正这蠢女人以后别想嫁人,不管他要不要,她都是他的,做点什么也不是不可以。

    慕少帅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委屈自己,向来是恣意妄为,想啃就……

    额头被一只手远远抵住让他再不能靠近半分,慕枭一张脸顿时黑的滴水。

    “松手!”

    苏暖立刻摇头:“除非你保证你不动手。”

    这家伙,会不会太粗暴了,不就是撞了一下。

    掌握了借用身高臂长优势能将慕枭控制在一臂之外的绝技,苏暖这次愣是没屈服于慕枭的威慑,哪怕慕枭咬牙切齿撂狠话,她依旧没松手,结果就是,少帅很生气,扭头气哼哼离开了慕公馆,接下来好几天都没找苏暖。

    苏渊博夫妇也发现了二女儿这几天看着心情特别不好,脸色很冷很难看,在一想到那晚她的夜不归宿,夫妻二人就是满心愁苦焦虑。

    在他们看来,二女儿这是因为在徐沛然那里受了情伤,伤心之际又被慕少帅给骗了,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更严重的是,现在整个京海贵圈而基本都知道了,苏家二小姐被徐家退婚后贴上少帅,却在已经留宿慕公馆后,没几天又失宠了,

    苏渊博夫妇又是愤恨又是无奈,还不敢开口问,生怕再次刺激到二女儿,只能满心怨毒咒骂慕枭。

    咒骂归咒骂,他们也知道,除了咒骂,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苏暖虽然有些奇怪慕枭这几天的安分,却也没有过多关注,因为三八终于出现了,还信誓旦旦的保证能把她和慕枭的身体换回来。

    对此,她自然持怀疑态度,可是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办法。等她意识到好久没见过慕枭的时候已经是四天后了,她正在考虑要不要主动点去找被她现在的长胳膊伤了自尊的男人,却不想,等来了慕枭的哥哥慕玥……

    ------题外话------

    这几章字数都稍微多写,如果有宝宝接受不了,后边就减少,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