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小姐好久没来了,你们吵架了吗?”

    坐在轮椅上的慕玥温和儒雅像是偏偏贵公子,看着她,神情关切。

    苏暖有些紧张,担心被慕枭哥哥看出什么,干咳一声装作浑不在意:“也没有,就是,嗯……一点点小事。”

    “我看苏二小姐与你挺般配的,男人,该放低身段还是要学着哄哄姑娘家的,别总和在家里一样。”慕玥轻笑着。

    苏暖又是干咳一声,心里暗想着,我才是那个姑娘家好么!

    她没说话,就看到慕玥的神色有些暗淡:“我感觉,这些日子……你似乎有些躲着我。”

    苏暖顿时一愣,接着就是连忙摇头:“没有啊,大哥,你不要多想,我就是……最近太忙了,你知道,很多事情要做……”

    慕玥微笑开来:“我就是说说,你别紧张,只是……你知道的,父亲他不太喜欢我,如果你也与我生分了,我……”

    看到慕玥眼底的苦涩,苏暖连忙出声:“不会的,你是我大哥,我怎么会与你生分,大哥你不要多想,我忙过这阵子就好了,真的……”

    等到和慕枭换回身体就好了。

    慕玥原本有些失落的神情在看到她焦急的样子时终于笑开,摇了摇头,然后忽然响起什么:“对了,苏二小姐的三妹明日就要订婚了,你要不要备一份礼物?”

    苏暖顿时愣住,接着就意识到,因为自己的缘故,男女主的情路似乎走得顺畅了许多,连婚都要订了。

    只是,慕枭怎么没告诉她?

    当然不要告诉她!

    慕枭心里冷冷想着,除非她来认错,否则,他一定不会原谅那个该死的胆大包天的女人。

    竟然仗着手臂长,就那么胆大妄为,在他想要……的时候羞辱他!

    绝对不能原谅。

    他面无表情坐在房间,外边响起沈婉容有些小心翼翼的声音:“暖暖,你收拾好了嘛?”

    话音落下,她又是连忙道:“要不你别去了,就在家休息吧,没关系,娘给你做主,看谁敢说你半个不字!”

    苏画乔抢了暖暖的未婚夫,现在还要订婚了,如果不是顾及丈夫的面子,沈婉容是绝对不会出席这个无耻的订婚典礼的。

    更不用说还要让女儿去。

    想到这些日子京海贵圈儿关于女儿的那些不堪的传言,沈婉容的心就揪得生疼。

    说什么苏二小姐前脚被退婚,后脚被抛弃,说什么苏二小姐是京海贵圈儿最悲催的名媛,什么苏二小姐以后注定要孤独终老……

    啊呸!她女儿她来养,就是永远不出嫁又怎么样!

    可到底是流言蜚语太伤人,她不想让女儿终日把自己关在房里,却也不愿意她出去遭受别人异样的眼神。

    苏蔓都因此放弃了去第一医院工作的机会。

    那个敢欺负又辜负她妹妹的狗屁少帅的施舍,她才不屑于接受。

    可没人知道,在他们看来每日把自己关在房间的“苏暖”,每次天黑后就会跳窗出去,直到天快亮才回来。

    慕枭听出了苏夫人语气中的担忧和心疼,自然也知道是什么原因,想到这里,他又有些恶趣味的洋洋得意。

    瞧瞧,所有人都知道,他瞧不上那个小脚老太太吧!

    外边,沈婉容小心翼翼的声音再度响起。

    “暖暖……”

    慕枭起身拉开房门:“走吧。”

    当然要去,为什么不去,还有一场好戏要看呢!

    本来是给那个蠢女人看的,可惜她看不着了,活该……谁让她那么惹人厌!

    苏画乔与徐沛然的订婚宴在一家高级饭店举行,一来,徐家自诩世家,即便事实上没有那么阔绰,却也不愿在这样的时候露怯,再者,他们也相信苏家的财力,笃定了苏渊博不会让自己女儿的订婚典礼被人诟病。

    事实上也是如此,徐家看似豪爽的选了高消费的套餐,掏钱的却是苏渊博。

    苏渊博虽然对周红玉这个酒后乱性得来的姨太太没多少情分,却也不是个会苛待女儿的人,因此,苏画乔与徐沛然的订婚典礼准备的很是隆重。

    哪怕前来的宾客交头接耳间,不是前几日被人枪杀的财长张仲,就是苏家三小姐和姐姐前未婚夫订婚的八卦。

    贵圈真乱啊!

    这么重要的场合,苏老夫人自然会出席,更何况她还是周红玉的表姑。

    等到慕枭跟着沈婉容还有苏蔓晚一步到达饭店的时候,四周已经宾客如云,周红玉面色还有些发白,却依旧像是正房夫人一样往来穿梭着招呼宾客。

    看到沈婉容母女三人走进来,四周的宾客又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大夫人的未来女婿被姨太太的女儿抢走了,还有这么隆重的订婚典礼,大夫人能来已经算是不错了,更让人意外的就是这位据说刚刚被少帅抛弃的苏二小姐。

    只是,看着这苏二小姐一身中性打扮,双手插兜悠悠然加眉眼冰冷的模样,怎么好像有些不像被抛弃的模样呢!

    慕枭在心里暗想着,等到这个狗屁订婚典礼完,那个蠢女人要是还没来找他赔礼道歉,他一定要去好好教训教训她一顿,让她知道厉害。

    沈婉容强挤出微笑带着两个女儿朝丈夫所在的地方走去,努力让自己忽视婆婆眼中的嫌恶和冷光。

    可即便是她想息事宁人,却没想到,苏老夫人早就憋了大招在等她,在加上看到她姗姗来迟还不打算主动问安的模样,顿时就冷哼一声开口。

    “女儿的订婚典礼,你这个做母亲的姗姗来迟,成何体统!”

    慕枭凉凉瞥了眼苏老夫人,淡淡移开视线。

    苏老夫人顿时更怒了:“二丫头,你那是什么眼神,见了奶奶不问安,还用那样的眼神看我,这就是你母亲的教养?”

    提及自己宝贝女儿,沈婉容终于忍不住了,看着自己婆婆冷冷出声:“我女儿再怎么样还有我管着,最起码她不会做出有悖人伦的无耻事情,老妇人还是好好关心自家侄女儿的教养吧!”

    苏老夫人顿时被呛得更加火冒三丈。

    “商户女,果然是没有礼教的商户女!”

    一旁的苏渊博有些无奈,耐着性子安抚苏老夫人:“母亲,您别说了,今天是三丫头大喜日子……”

    苏老夫人便是不住点头:“对对对,三丫头大喜日子,我不跟你计较,三丫头可不比你这倒贴破落户女儿,她可是要体体面面嫁人的。”

    说罢,不理会沈婉容骤然更加难看的面色,苏老夫人便是朝旁边的苏渊博开口,意味深长。

    “要我说啊,徐家虽然财力上不如我们苏家,可人家是书香世家,祖上那都是王公大臣,那可是一顶一的清贵,要我说,以咱们三丫头现在的身份,少不了要被人说高攀了人家……”

    沈婉容还气的胸闷,就听到苏老夫人悠悠然说道:“今天正好是个好日子,要我说,不如,就趁着今儿个大家都在,你将红玉抬了平妻,那咱们三丫头也就是嫡出的小姐了,即便是配他徐家,也是配得上的,老大啊,你说呢?”

    话是朝着苏渊博说的。

    苏渊博顿时变了面色,而苏老夫人的声音原本就不小,周围好些人都听到了,然后就是下意识朝这边看来,交头接耳议论苏家要抬平妻这件事。

    苏渊博面色难看,却没有第一时间开口,因为他知道,今日这件事情,好了就是一桩美谈,一着不慎,那就成了京海市的笑柄了。

    而苏老夫人也正是抓住他是商人,好面子这一点,笃定了他不会在这样的场合忤逆她,让别人看笑话。

    苏渊博按捺住了,可沈婉容却是再也忍不住。

    十几年前,就是苏渊博回苏家老宅的时候,不知怎么喝醉了酒,周红玉就爬上了他的床成了姨太太,要说老夫人没从中作梗,她怎么也不相信。

    这些年来,为了家庭和睦还有两个女儿,她忍气吞声这么久,可谁知道,在今天,她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忍耐前来参加这个订婚典礼的时候,还要被人当众打脸。

    抬平妻,这是当她这个正房夫人是死人不成!

    “如果我没记错,苏老夫人当初已经已经说过,苏家老宅与我苏家没有关系了,怎么,现在跑来想要做我苏家的主?”

    沈婉容紧握着两个女儿的手,手指用力到发白,像是在从女儿身上吸收勇气,看着苏老夫人,冷笑着:“我这个正房太太还活着呢,老夫人是不是手伸的太长了些?”

    沈婉容忍无可忍之下,已经决定撕破面皮,压根没有压低声音,一瞬间,四周宾客都是目瞪口呆朝这边看来。

    怎么,订婚典礼还没开始,这苏家人却闹起来了?乖乖,这下有好戏看了。

    苏拉夫人明显也没想到沈婉容会在这样的场合让她难看,让所有人难看。

    苏老夫人气的浑身颤抖,指着沈婉容训斥:“想做苏家的主?要是你能教出一个好女儿,能嫁进徐家这样的书香门第,我便由你来做这个主,可是你不瞧瞧,你把女儿教成了什么样子,嗯?就这样的教养,你也想当家作主?”

    沈婉容羞愤交加又心疼当众被羞辱的女儿,瞬间红了眼圈,却死死握着慕枭的手,恶狠狠看着苏老夫人:“我的女儿教养如何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即便是她不嫁人又如何,我沈婉容照样一辈子娇惯养着她,我女儿在我心里就是最好的,谁再敢诋毁她,别怪我撕烂她的嘴!”

    一想到女儿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下被羞辱,沈婉容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带女儿出来。

    她是为了家庭和睦,可是女儿呢,她凭什么在这里遭受别人异样的眼神和指指点点。

    女儿原本就怯弱内向,这几日眼看着一日日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再被这么大庭广众之下羞辱,她怎么承受得了。

    也是因此,沈婉容一改以往贤惠敦厚的模样,毫不顾忌自己的名声,就朝自己名义上的婆婆咒骂威胁起来,顿时气的苏老夫人面色发白。

    慕枭原本因为这样的场合有些不耐,却在感受到沈婉容紧握住他的手和听到她有些声嘶力竭的声音时蓦然愣住。

    看着身前那个气的浑身发抖却犹自挡在自己面前想要阻挡住别人异样眼神的女人,慕枭眼底闪过一丝烦躁。

    伸手将沈婉容拉到身后,在沈婉容怔怔然的神情中,他上前一步看着苏老夫人,面无表情:“这么稀罕徐家,你自己怎么不嫁?”

    苏老夫人顿时愣住,下一瞬,睁大眼,指着慕枭的手就开始颤抖起来。

    “你、你、你这个不孝女,你就是这么、就是这么跟长辈说话?你、你……”

    而四周所有宾客也是一盘哗然,面面相觑间具是不敢置信。

    这个苏二小姐竟然如此彪悍,不是说她是最怯弱守礼的那个么……这样同长辈说话,难怪,难怪徐家不要她,也难怪少帅对她这么快就厌弃了。

    真是白瞎了一张漂亮脸蛋儿啊!

    这这边,听着四周人的议论,慕枭却丝毫无动于衷,凉凉挑眉看着浑身发抖的老太太,心里想着,竟然还没晕过去。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响起一道声音:“二姐,你怎么能这么和祖母说话?”

    苏画乔从众人身后走出来,看着慕枭,眼中半是不解,半是疑惑朝慕枭身后看了看,诧异道:“对了,怎么不见少帅陪姐姐一起来,上次杜夫人的生日宴会,你们不是还在一起吗?”

    周围人顿时又是一阵议论声响起。

    看来传言不假啊,这苏三小姐都说了,苏二小姐和少帅在一起过……看这样子,果然是被抛弃了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