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原本准备拍苏三小姐与徐家公子订婚典礼的记者们瞬间将闪光灯对着苏渊博不住哗哗闪,苏渊博面色铁青。

    不用想也能猜到,明日一大早,京海日报的头版就是他苏渊博的绿云罩顶。

    不知上了多少次报纸,这是他头一次这么愤怒。

    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

    一把拽住周红玉的衣领,苏渊博一字一顿咬牙:“说,苏画乔是谁的野种?”

    听到“野种”两个字,苏画乔身体顿时一僵,面色刷的煞白一片,不敢置信喃喃道:“爹……”

    “谁是你爹!”苏渊博一声大喝:“你爹已经死了!”

    苏画乔被惊得身体一震,原本已经傻愣愣的徐沛然回过神来,连忙将苏画乔挡在他身后。

    只是这时,看着苏渊博要吃人一样的眼神,他再怎么也不敢开口了。

    沈婉容已经从呆愣中回过神来,看到眼前的情形,看到面色铁青的丈夫,非但没有着急,心里还隐隐浮出一股类似于快意的感觉。

    这些人,恶心了她十几年,总算是有报应了。

    对她来说,没人比她的女儿重要。

    苏暖也被慕枭整出来的这阵仗弄得有些无语,可她知道慕枭必定有自己的目的,只好旁观。

    这时,她听到苏渊博冷声开口。

    “各位,从今天起,周红玉不再是我苏渊博的姨太太,稍后我会休书一封,至于苏画乔,从今往后,也不再是我苏家女儿……从今天起,我苏渊博只有一个妻子,两个女儿,其他人,和苏某再无任何关系。”

    周红玉瞬间软软倒下,苏画乔更是面色煞白,不顾徐沛然的阻拦就朝苏渊博扑过去,泪流满面:“爹,爹,你不要我了么,爹你不要我了吗?”

    苏渊博后退一步躲开苏画乔的手,却被苏画乔一把抱住腿。

    俯视着这个自己当成女儿养了十几年的姑娘,苏渊博眼眶也有些红,可一看到周红玉,他眼底唯一的柔和就被尽数打破。

    抬头再不看抱着他腿的苏画乔,苏渊博朝徐家人冷声开口:“之前约定的嫁妆,我苏某不会反悔,这是苏某身为一个长者最后能做的。

    从现在开始,你们徐家娶与不娶,都与我无关。”

    一抖衣摆,苏渊博朝沈婉容的方向走去,一边冷声道:“今日让各位看笑话了,是我苏渊博无能,这就不留大家了,请各位自便!”

    说着,他扶着沈婉容就要朝外走去。

    面色铁青的苏老夫人眼看他就要离开,顿时坐不住了,猛地起身上前一步尖声开口:“老大,你给我站住!”

    苏渊博停下来,只是没有回头。

    苏老夫人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她朝苏渊博高声道:“休妻,你当我这个做娘的是死人不成,你经过同意了吗?三丫头又有什么错,你就是这么当父亲的?”

    可苏老夫人话音未落,苏渊博便是刷的回头,眼睛赤红看着她,咬牙开口:“苏老夫人,我原本想忍下来,给你留点颜面……你以为当年你给我下药将周红玉送到我床上的事情我不知道?”

    原以为苏老夫人只是存了点私心,想要让周红玉跟了他,现在想来,分明就是周红玉那时候就已经跟了别人,甚至珠胎暗结,这个老夫人只是把他当成了捡破鞋的,还给别人养了十几年女儿!

    想到这里,再一想到这些年苏老夫人受着他的供养还对他趾高气昂居高临下的模样,苏渊博就觉得自己脑中嗡嗡作响。

    他看着苏老夫人恨恨咬牙:“老夫人可能忘了,苏某十几年前就已经被苏老夫人宣布驱除出苏家了,今日便将这事说清楚,从今往后,苏某与苏家老宅,再无半点关系,以后桥归桥路归路!”

    苏渊博话音落下,苏老夫人便是浑身一震,不敢置信的踉跄着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到身后的椅子上。

    她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个从来都是捧着她求着她拿钱供应她的继子,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

    可是……可是,没有了苏渊博的供养,苏家老宅就只剩下个空架子了。

    这怎么行,这怎么行!

    看到苏老夫人面上不敢置信的绝望,沈婉容眼底顿时涌出亮光。

    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一次性的,将周红玉和苏老夫人两个人都撇开了。

    她早就受够了那个受着巨额供养还对他们横眉冷眼的老太婆,还有周红玉……

    旁边,带队的周队长看到这边也差不多了,试探性看了眼苏暖,苏暖淡淡点头,周队长便是轻咳一声,挥了挥手,身后两人便是拖着周红玉朝外边走去。

    周红玉不断挣扎着哭喊苏渊博,苏渊博却看都不看她一眼,在路过苏暖旁边的时候,那两个警察懂事的将周红玉的嘴巴捂住,不让她吵到少帅。

    苏画乔爬起来就要去阻止自己母亲被拖走,却被徐沛然一把拽住。

    死死按住不断挣扎的苏画乔,徐沛然无奈抱住她在她耳边急急说道:“画乔你冷静点,你母亲只是被带去调查,你再闹下去,咱俩这婚事就要黄了!”

    他比谁都了解自己的父母。

    苏渊博不认苏画乔了,他父母还让不让他娶苏画乔都是未知,如果苏画乔再闹出点什么,他父母岂不是正好借题发挥。

    苏画乔不傻,她已经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听到徐沛然的话,她顿时浑身一僵,接着就是转身死死抱住徐沛然呜咽出声。

    “沛然,我娘被抓了,我爹不要我了,我只有你了,我只有你了啊……”

    看到苏画乔哭的声嘶力竭,徐沛然的心都要碎了,他连忙一把抱住苏画乔承诺:“我不会不要你的!”

    想到这里,心念一动,徐沛然忽然反应上来,下一瞬,拉着苏画乔站起来,趁着宾客们还没来得及离开,他便是扬声开口。

    “各位,原本今日是我与画乔的订婚典礼,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想看到的。”

    顿了顿,他看向身边的苏画乔,扬声开口:“今天,当着大家的面,我向画乔求婚,无论她是不是苏家小姐,无论她出身如何,她都会是我徐沛然今生唯一的妻子,此生不变。”

    说罢,徐沛然不顾自己父母面色大变不断使眼色,转身朝苏画乔单膝跪地:“画乔,嫁给我,好吗?”

    苏暖看得出来,徐沛然是真心喜欢苏画乔的……回头瞅了眼面无表情的慕枭,她凑上去低声问:“还不走?”

    谁知,慕枭抬头就白了她一眼:“走不走关你屁事?”

    苏暖顿时挑眉:“诶,你这……”

    脾气越来越大了!

    成,她不伺候了还不行嘛!

    冷哼一声,她刷的扭头,喊了声正在看热闹的陆之庭,头也不回朝外边走去。

    宁琛连忙带人跟上。

    后边,慕枭几乎要气炸了!

    该死的蠢女人,分明是她做错了,来了却装没事人一样,不跟他道歉不说,现在还敢跟他甩脸子!

    简直是越来越放肆!

    他有预感,他们很快就要换回来了,到时候,到时候他一定要好好折磨这个蠢女人,把他这些日子受得气好好的还给……蠢女人,蠢女人!

    沈婉容又要担心丈夫的情绪,又要担心自家二女儿,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最后还是被苏蔓给拽走了。

    苏蔓自己看得出来,自家妹妹对慕枭分明是不一样的。

    这段时间二妹看着那么淡定,却每次在遇到少帅的时候轻易就气急败坏。

    而少帅,在别人面前总是不假辞色,可对自己妹妹,分明好脾气的不行。

    这两人……

    慕枭恶狠狠看着苏暖的背影,却发现对方压根没有要回头的打算,他顿时更气了……可眼看那蠢女人竟然真的要走出去了,终于,他再也忍不住,他咬牙一声大喝。

    “站住!”

    苏暖心里失笑,面上却是一片淡然,回头看着慕枭,挑眉:“苏二小姐还有事?”

    慕枭咬牙切齿。

    谁他妈是见鬼的苏二小姐,这蠢女人一定是想气死他……说不定还想占了他的身体,然后贱嗖嗖的给别人展示他的大鸟儿!

    啊呸!

    他想到什么鬼地方去了!

    慕枭一边生气苏暖的放肆,一边又气恼自己见鬼的想象力,再一看到苏暖站在那里那副悠悠然的模样,顿时更气了。

    “还不给我滚回来!”他咬牙切齿。

    苏暖噗嗤一声笑出声,大步走回来……在慕枭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走到他身边,伸手笑吟吟:“别气了,走吧……”

    她这一笑,慕枭原本的面色漆黑咬牙切齿像是瞬间一僵,耳根迅速浮出几丝可疑的红晕,又像是不甘心,冷哼一声,白了她一眼,接着,伸手握住她的手,却是领先两步朝外边走去。

    在外人看来,就是苏二小姐一脸傲娇不耐牵着一脸好脾气微笑的少帅朝外走去……

    原本正在酝酿用苏渊博的绿帽子做头版的一众记者们,看到这一幕,顿时就打消了原本的念头。

    开玩笑,报纸的销量重要,可他们的小命更重要。

    看这架势,苏渊博铁定了是未来的少帅老丈人了啊,谁再不长眼,再见钱眼开,也不敢在少帅明显是把苏二小姐当成了宝贝的情况下,大肆宣扬少帅未来老丈人的绿帽子啊!

    第二天,苏渊博已经做好了要被整个京海市民众看笑话的准备,面无报请拿起当天报纸的时候,却愣住了。

    有些不敢置信,他翻来覆去将几份报纸都看了好几遍,终于,在一个小报刊最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了短小的可怜的一段话:惊闻京海商会上层被戴绿帽,女儿系姨太太情夫所生。

    苏渊博看着那段话半晌,最终,在沈婉容端着咖啡走过来的时候,抬头,有些不太相信的问道:“我……是已经过气了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