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停停停,你们俩有完没完了啊?”

    苏暖有些头疼的打断了两位少帅极为幼稚的对话,扭头朝霍铮道谢:“这次,还多谢霍帮助能配合协助,否则,事情也不会这么顺利。”

    霍铮的人一早就发现了那个杀手,在暗中观察着一直给他们提供消息,所以他们才能及时出手。

    霍铮看着她微微一笑:“少帅客气了,上次霍某那些兄弟不明内情被人当枪使,少帅还能信任霍某,愿与霍某合作,这份心胸,霍某真心敬佩。”

    尤其是这次的计划。

    从始至终,慕枭都是胸有成竹,看似在和袁重胡闹,却将后续事情发展的每一步都安排的天衣无缝,自己在明面上吸引对方的视线,让不容易被人警惕的苏二小姐去动手。

    在对方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抓了杀手的同时,顺道连身边的内鬼都揪了出来。

    霍铮看着苏暖,满是赞赏的光芒。

    设计的时候,他温和内敛心思缜密……与人比试枪法的时候,他冷然果敢满身气势非凡,却在面对一个毁容的小女孩时又能满身和煦温暖柔软。

    世间怎会有这样的人……

    看着坐在那里眉眼冷清却又眼神平静的“慕枭”,霍铮觉得自己心里某处似乎浮出些奇怪的感觉来。

    如果是这样的少帅,他也愿意让青帮更安分一些。

    霍铮客气,苏暖也不得不继续你来我往的客气着。

    “霍帮主不计前嫌,才是真正君子……”

    “是少帅胸怀宽广……”

    “霍帮主的安排滴水不漏……”

    “少帅的计谋才是惊才绝艳……”

    两人你来我往,被苏暖晾在一边的慕枭面色越来越黑……尤其是看到苏暖笑着看着霍铮,霍铮又看着苏暖的时候,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这蠢女人,顶着他的身体还敢跟他不守妇道!

    还有,霍铮和袁重,等他换回身体……一定先把这两个人的眼珠子抠了,敢用这种眼神瞧他,踏马的!

    想到这里,慕枭就是满心烦躁,冷冷看着苏暖:“你走不走,你不走我自己走了!”

    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袁重下意识就要教训这个又想把慕枭拐走的小辣椒……可一想到人家刚救了自己一命,顿时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这边,霍铮正想留慕枭一起吃个晚饭,就看到慕枭身边那小丫头冷着脸耍脾气,他顿时暗暗蹙眉。

    看得出来,慕枭对这姑娘是不一般,可是……这姑娘是不是有些过了。

    慕枭好歹是少帅,她却半点面子不给他留。

    偏生慕枭还分明毫不介意,看到她发脾气就好声好气的迁就让着她。

    如果是他,一定不会在人前让慕枭下不来台。

    等等,他在想什么……什么叫如果是他,他和慕枭又有什么关系!

    霍铮捻着白玉珠的手顿时僵住,然后就是缓缓蹙眉。

    他这才意识到,自从上次在杜家老太太的寿宴上见过慕枭后,他竟然时不时的就想起他。

    想起他笑眯眯哄小丫头的模样,想到他看着自己时清冷的眉眼。

    苏暖起身与霍铮告辞,却看到霍铮怔怔然像是在走神,神情恍惚,无奈,她只好追着慕枭出去……袁重则是在她屁股后边追着喊。

    “哎我说,你别那么惯着那小丫头成不,拿出点威严来,好歹让她稍微听话点啊……”

    话没说完就看到走在最前面的小丫头回头恶狠狠看着他,手指在脖子上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袁重顿时一缩脖子,浑身一个激灵。

    苏暖看到慕枭的神色,有些好笑上前准备说好话,却被慕枭冷冷呵斥住。

    “霍铮胸怀宽广,是真君子?”

    苏暖微愣,然后就是点头。

    没错啊,你慕枭毙了人家堂弟,虽然那人死有余辜,可霍铮还能不计前嫌与你联手,不是胸怀宽广又是什么?

    慕枭面色又黑了几分:“他运筹帷幄,安排的滴水不漏?”

    苏暖再次不解点头。

    的确是啊,那晚霍铮找上门来的时候,她什么都没明说,只是几句稍有深意的话就让霍铮明白了她的意思,能配合着演一出少帅与青帮决裂的好戏。

    难道还不算聪明。

    反正比眼前这头动不动就气急败坏要喷火的家伙聪明。

    看到她点头,慕枭的脸色已经不能用漆黑来形容了。怎么说呢,就是一副恨得咬牙切齿却又不知道怎么发作的模样……末了,倏地冷冷扭头朝外走去,一边面无表情。

    “那你去找霍铮好了,反正你们都是诡计多端,一丘之貉!”

    也是直到这次,他才算是真正认识了这个蠢女人的另一面……她一点都不蠢,或者说,她是极聪明的。

    他只不过让苏渊博退出漕运生意又故意透露给周红玉,她就猜到了自己的打算,帮他出谋划策……而且手段比他之前计划的不知道高了几个段位。

    他甚至有些怀疑,这女人以前是不是故意作出那副小脚老太太的模样给别人看的。

    还有她的枪法。

    枪法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开枪时候的神情……那样平静冷漠的神情,不是在无数生死中爬出来的人,不会有那样的神情。

    这个蠢女人,根本……根本就不是他以前以为的那样。

    她远比他以为的要聪明和复杂的多,甚至……他怀疑她根本就不是那个他调查出来的苏二小姐。

    可他知道,她的的确确就是那个苏二,别人都以为除了脸蛋一无长处的苏二。

    慕枭很焦虑,甚至说不清楚自己在焦虑什么!

    尤其是再一看到袁重那蠢货整天眼珠子围着她转,现在连霍铮那个伪君子都盯着她不放……关键是她还觉得那伪君子什么都好!

    一旦身体换回来,她真正成了女人,一个诡计多端还被袁重和霍铮盯上的女人,那……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该死的顶了个女人的身体,什么都做不了!

    少帅很焦虑,少帅很烦躁,心情很不好!

    一瞬间,他脑中竟闪过一抹可怕的想法。

    永远这样下去好了,她的身边只能是他,只能乖乖听他的话,围着他转……啊呸,想什么呢,他为什么要该死的做一个女人。

    只要换回来,他第一件事就是睡了她,看她还敢勾搭别的男人。

    第二件事就是挖几对眼珠子出来,拿给她看,看她还敢跟人眉来眼去!

    慕枭想到这里,满心的怒火顿时变成森森寒意,似乎已经在计划要怎么挖那两个人的眼珠子,用什么姿势睡了她。

    恨恨想着,他就是不理身后那蠢女人的喊声,头也不回。

    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疾呼。

    “小心……”

    刚走出温泉山庄大门,慕枭猛地回神,抬头就看到左方一辆汽车风驰电掣朝他冲了上来。

    就在他想要强行扭转身形尽量保护要害的时候,忽然,身后一股大力袭来,然后就是砰得一声响……慕枭飞出去的时候,看到穿着军装的手臂将他推了出去……

    他顿时意识到是谁将他推了开来,一瞬间,慕枭的心像是被一只手紧紧握住,瞬间无法呼吸。

    失去意识的一刻,慕枭想的是,只要不死,只要那个蠢女人不死,他以后再也不凶她了,哪怕两个人再也换不回来,他也不恨她不凶她了,只要她不死!

    苏暖觉的自己这次即便是不死估计也只剩下半条命了,可就在她缓缓恢复意识的时候,却惊奇的发现,咦,手能动,不疼……脚也能动,不疼……头也不疼,哪儿都不疼。

    她刷的睁开眼,就看到洁白的病房。

    嗯,是医院没错,她是被救活了?

    忽然,似乎感受到一股视线,她蹙眉,缓缓扭头……然后就呆滞在那里。

    隔壁病床上,一个全身被包扎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脸,一张面无血色的脸……嗯,还挺可怕的,就是,那张脸似乎有些面熟。

    等等……

    苏暖猛地回过神来,不敢置信的刷的坐起来,看着那个“木乃伊”,试探性开口:“慕枭?”

    她看到那木乃伊的嘴角抽搐着,恶狠狠看着她……

    苏暖连忙低头,捂胸……接着就目瞪口呆的发现,换回来了,竟然换回来了。

    只是……

    她呆呆的看向明显重伤的慕枭,强行挤出一抹笑:“那个,你,没事吧?”

    许久未见的三八忽然冒出来,兴奋的大叫一声:“宿主,我厉不厉害,你就说我厉不厉害,我给你们换……回……来了。”

    三八明显也有些傻眼,即便是慕枭听不到它的声音,它都下意识压低了几分。

    “宿主,大反派这是?”

    苏暖呵呵:“被车撞了。”

    那边,慕枭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还要看多久?”

    苏暖忙是一个激灵坐起来:“那啥,你,你怎么成这样了?”

    好吧,她不会承认她对三八的赞赏,这个时候换回来,简直不要太合适,她最怕疼了!

    慕枭嘴角再次抖了抖:“你说呢?”

    苏暖干笑着,起身,下床,走起过去趴到慕枭床边嘿嘿谄媚:“那啥,你看,我也不是故意的,我这不是着急救你怕你被撞嘛,谁知道就这么换回来了,哎,善有善报没办法啊……”

    慕枭顿时急了,挣扎着就要起身:“你这个蠢女人,什么意思?”

    什么叫善有善报,意思是说他恶有恶报了?

    看到木乃伊身残志坚扑腾着,苏暖连忙将他按住陪好话:“好好好,是我说错了,你先别动,赶明儿落下什么后遗症了怎么办?”

    慕枭想也不想冷冷开口:“还能怎么办,你负责啊!”

    苏暖张口结舌:“我……”

    慕枭白了她一眼,然后就是冷哼一声收回视线。

    他在镜子里面无数次看过眼前这张脸,可那时候,这张脸总是冷漠暴躁面无表情,如今,那双他以为原本就冷清的眸子,却透着一股子灵动的光芒,分明是谄媚兮兮看着他,眼底却又透着一股子若有若无的狡诈。

    就像一只狡猾的小动物……嗯,讨厌极了,让人想欺负。

    慕枭干咳一声:“扶我起来。”

    苏暖不敢迟疑,看他还能动,知道伤势应该没她想的那么重,便是听话的小心翼翼将他扶起来,让他靠在床头,给他身后塞了个枕头。

    对她的表现慕枭还算满意,然后就是白了她一眼,收回视线不看她,看着房间天花板,面无表情指了指自己胸口。

    苏暖不解……胸口?怎么了?

    哦对,她刚好像按过他胸口,这是,按疼了?

    她小心翼翼注意着大佬的视线,伸手,在他胸口那处轻轻抚抚,算是赔礼和安慰,收回手,眼巴巴看着大佬

    然后她就看到大佬苍白的面色顿时黑了,刷的扭头看着她,咬牙切齿:“摸什么摸,让你靠过来!”

    蠢死了,怎么会有这么蠢的女人。

    苏暖还没回过神来,就看到木乃伊蓦然抬手,一把将她按到了胸口……她下意识想挣扎,又想起他身上有伤,只好乖乖被按着靠在他胸口闷声问道:“你干嘛啊?”

    慕枭哼了声没有回答,却是在苏暖看不见的地方神情异样,似乎努力想做出一副平静的样子,却又忍不住,最后终于露出得意的笑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