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一医院,苏暖半步都走不开,只要看不着她人,慕枭就整个医院大呼小叫,回来了还要用眼睛白她。

    不光是喂饭穿衣,没多久,等他能洗澡了,连洗澡都要苏暖帮忙,理由是医院的小护士用眼神非礼他,手下的兵太蠢毛手毛脚。

    可等到苏暖真的认命要帮他洗澡了,他自己又扭扭捏捏说她不怀好意,气的苏暖拿着花洒当头就给他浇下去。

    慕枭小狗一样噼里啪啦头发一阵乱甩,直接甩了苏暖一脸一身,然后在苏暖咬牙切齿中得意的哈哈大笑,还不忘展示自己的身材。

    “瞧瞧,不是你的了,以后摸不着了,眼馋吧……”

    苏暖发现暴躁的慕枭在回到自己身体后就像是松了口气,没以前那么易怒暴躁,还隐隐有些中二的可笑。

    看到他嘚瑟的缩在浴缸里,苏暖眼睛一眨,湿漉漉俯身靠过去:“你之前不是说……换种用法嘛……”

    慕枭顿时一愣,然后苏暖就看到他喉结咕嘟滚动了一下,下一瞬,那张扬到凌厉的面上一双眼睛腾地冒出幽光,抬手就要朝她拽过来,苏暖连忙向后躲闪开来。

    慕枭光溜溜坐在浴缸里,想起来追,又实在拉不下脸光腚冒出来,可被眼前这可恶的女人勾起的火又烧的厉害,一时间又气又恼,再加上水雾蒸腾,那双原本逼人的大眼竟是透出些水汽来。

    竟是有种萌哒哒的感觉。

    苏暖看得咂舌心痒,三八在旁边给她加油打气。

    “上啊宿主,好不容易换回来了,上啊,拿下他,蹂躏他,让他叫爸爸……”

    “闭嘴。”苏暖呵斥了聒噪的三八,然后就是笑眯眯看着满眼湿漉漉却同时又在冒火的慕枭,缓缓靠近:“想要啊……?”

    慕枭警惕的看着她满眼怀疑。

    这蠢女人会这么好心?

    那火急火燎又不甘屈服的模样让苏暖几乎笑出声来,她两眼弯弯俯身下去,轻轻碰触到他紧绷的薄唇。

    一瞬间,慕枭就像是被顺毛了的雄狮,登时就被安抚了,胸口剧烈起伏,一把揽住她的腰将她按进怀里,不容分说加深了侵略,霎时间,不算宽敞的浴室里满是让人脸红的旖旎。

    苏暖也没想到这家伙的吻技会这么好,除了起初不受控制的有些粗暴,到了后来,唇舌深深缠绕间,他便像是一路的攻城略地像是要把她整个人吸进身体里面,让她晕晕乎乎。

    她蓦然惊醒,刷的睁大眼,就看到慕枭原本张扬凌厉的面上多出的那满是浓浓欲,望气息的侵略感,以及泛红的双眼。

    恶狠狠看着她,像是一头看着自己猎物的饿狼。

    苏暖不是没有经验,只是没想到这厮竟然这么胆大直接,她挣扎收回手,便听到这禽兽又是嘶得倒吸气。

    “流氓!”她咬牙想要挣脱,却被那禽兽死皮赖脸抱住,埋头在她耳边恨恨咬牙。

    “别走……我不碰你。”虽然很想,可当然不能在这里。

    耳边的声音黯哑,还带着忍耐的粗重,热气喷到她耳朵上,苏暖竟是发现自己的小心肝竟然不受控的抖了抖。

    然后她就听到那禽兽罕见的贴近她耳边,开口,声音闷闷的,郁闷中又带着隐隐的委屈。

    “……我难受。”

    苏暖猝不及防,一只手又被抓走……感受到那凶神恶煞的触感,她干巴巴吞了口口水,整个人都僵住了,没看到头顶慕枭像是引诱小绵羊的大灰狼一样,做出一副委屈可怜的模样凑在她耳边。

    “帮帮我,好不好……”

    没多久,收拾妥当的两人走出浴室,神情都有些异样。

    苏暖时强忍着笑意故作平静,慕枭则是面色漆黑,耳根又泛着极为可疑的红晕,忍不住朝身边的小女人看去,眼神却又有些飘忽。

    他现在很焦灼,还有些隐隐的担忧。

    她会不会以为他是中看不中用……可是,他妈的,他不是这样的,这绝不是他的战斗力。

    可事实就是,在他被拿只柔弱无骨的小手握住……没几下,他就……

    该死的,面子里子都丢光了。

    慕枭满心懊恼却不由自主又想到刚刚那滋味儿。

    他不知道那些抽大烟的人是什么感觉,可让他看来,刚刚那短暂却像是飘忽九天云外的片刻,用什么都不换。

    就在苏暖忍着笑意给他倒水拿药的时候,慕枭终于忍不住了,一把将药吞下去含糊不清却又恨恨道。

    “刚不算,下次重来。”

    他很快就能出院了,到时候,一定要狠狠的欺负她,把她草哭……一雪前耻!

    苏暖这边在医院里照顾慕枭的时候,另一处,男女主已经幸福美满的生活在一起了。

    苏画乔嫁进徐家后,与徐沛然你侬我侬很是甜腻了一段时间,尤其是起初一个多星期,徐沛然早上就没离开过婚房,都是日上三竿了才出门。

    徐夫人看得又是气恼咬牙又是无奈,想要劝他要节制,身体要紧,又说不出口,只能在心里恨苏画乔不懂事。

    而苏画乔依旧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结了婚依旧和婚前一样,每日打扮的花枝招展,不是出去参加舞会,就是什么文学交流。

    徐沛然不在学校上课的时候也陪着她一起参加,没多久,两人郎才女貌又长袖善舞很快就让一些原本持异样眼光的人改观了。

    这苏三小姐的确与寻常小姐不一般,大方热情,与人相处时也开得起玩笑。

    只是在被人问及还被关在巡捕房的母亲周红玉时,苏三小姐才会担忧又凛然的表示:她母亲是清白的,是被人陷害的,真相一定会水落石出,所以她相信母亲会安然无恙。

    这当然只是表面上,背地里,想到自己的出身,想到母亲周红玉不守妇道才导致她到如今毫无依靠的境地,她便是满心愤怒又无奈。

    父亲那么好,苏家财力雄厚,苏渊博又是出了名的儒雅,母亲为什么想不开要红杏出墙那个肥猪一样的张仲,不光毁了自己,还毁了她。

    若不是她还有那两间铺子的嫁妆,她敢肯定,徐沛然的父母决计容不下她的。

    想到这,她更觉得苏渊博是个好父亲,周红玉却实实在在不是个合格的母亲。

    幸好,她现在有徐沛然。

    徐沛然对她是真的好,哪怕是床笫之间,都温柔体贴照顾着她的感受,让她比以前在苏家的时候感觉还要娇生惯养。

    苏画乔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因此连带着对苏暖的恨意都消退了几分,哪怕整个京海圈儿都在传少帅对苏二小姐情根深种,为了救她不顾自己性命,苏画乔都没有放在心上。

    她根本不相信那些流言。

    她不是没见过慕枭,再加上之前周红玉无意间提过的还是少年的慕枭带兵过街开枪杀人的过往,她根本不相信那慕枭会有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

    顶多也就是玩儿玩儿罢了。

    沈婉蓉真以为逼走了她们母女,自家女儿的境遇就能变好?有些人天生就和话本里面的女主一样,有的人,天生就是配角。

    可苏画乔的悠然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徐家有了经济危机了。

    徐家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店铺,后来有了她陪嫁的那两间铺子,生活较之以前更是宽裕了不少,可是,并没有持续多久。

    在苏暖还在医院被慕枭缠着脱不开身的时候,苏家的百货商店就大肆开张了。

    苏渊博从漕运撤资没多久,漕运就被直系军慕家收了,因为他收手早,没有被强行压价,所以得了一大笔钱,除了在一个偏僻的街上买了两栋楼以外,又在京海最繁华的地段开了一家百货商店。

    专门做女人的生意:成衣,首饰珠宝,香粉面膏……这百货商店规模大,货品齐全,又和直系军接手后的运输公司签了供货合同,能拿到海外的洋玩意儿……没几天,就将原本那些传统的铺子挤得活不下去了。

    徐家的铺子和苏画乔的嫁妆铺子就在其中。

    铺子还没完全关门,却明显已经死气沉沉。徐家老爷夫人两夜未眠,起来后终于决定将铺子出手,用得来的钱购置了房产,出租出去。

    房租的死收入如何能与店铺相比,苏画乔却并不知道,照旧每天打扮的光鲜亮丽出门,品酒读诗交际,到天黑才回来。

    徐沛然没有跟她说过家里的状况,只是他在学校呆的时间越来越长。

    带的课越多,薪水越多。

    苏画乔发现徐家经济出问题的时候,这边,慕枭已经出院了。

    慕枭出院那天,陆之庭带着宁琛还有警卫队来接他,还没来得及进去,就看到自家少帅一身军装趾高气昂走出来,后边是浅笑着的苏二小姐,像是看傻儿子一样看着自家少帅。

    看到自家少帅那微乱的军装,一瘸一拐都遮挡不住的王八之气和看谁都不爽的架势,陆之庭与宁琛愣愣对视一眼,具是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众叫做久违的情绪。

    再一看到少帅身后的苏二小姐,两人又有些回不过神来。

    那个看谁都像要揍谁的苏二小姐,什么时候有过这么乖巧的模样……莫不是被他们少帅这么一舍身相救,终于明白了少帅的真心一片,愿意安安分分在少帅背后做个乖巧的小媳妇儿了?

    慕枭在前边走着,看着陆之庭,看着宁琛,想起前一段时间这两个蠢货的德行,就是意味不明冷笑着。

    陆之庭与宁琛看到他面上的冷笑,愣了愣,然后就是悻悻对视,两眼懵逼。

    少帅这个冷笑让他们好无措哦……

    回头再跟这些蠢货算账。

    慕枭这么想着,然后就是习惯性回头去找某人,却看到苏暖停下来微笑看着他。

    心里忽然想到在浴室里不可描述的事情,慕枭耳尖偷偷泛红,面上却是没好气:“磨磨唧唧,还不快走!”

    陆之庭与宁琛再度对视:少帅这是要搞事情啊,竟然敢对苏二小姐这么硬气了么?

    看到慕枭面上故作凶恶的暴躁,苏暖笑了笑,上前两步仰头看着他:“你的伤好的差不多了,我们现在也换回来了,我看,不如就此别过,我也要回家了。”

    慕枭面上的神情猛地一僵,似乎还没回过神来:“你要走?”

    苏暖眨眼点头:“你救了我,我也照顾你这么久,咱们扯平了不是么,再说,我家人还在等我回家呢。”

    慕枭的面色一片僵硬,死死看着她,薄唇紧抿起来,分明像是要爆发的模样,苏暖连忙后退两步看着他:“你还要怎样?”

    “我……”慕枭咬牙,只说了一个字便停了下来,然后就是朝她不耐挥手:“滚吧滚吧,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

    苏暖顿时笑眯眯:“好嘞,那您老保重……”

    慕枭不等她说完话就已经转身大步离开,猛地迈出一步才意识到自己是个瘸子,顿时就是一个趔趄,却又很快挺直脊背,头也不回,暴躁的一瘸一拐着径直越过陆之庭与宁琛,上车……砰得关上车门……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