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慕枭也知道自己今天这么一着,不知道要被传成什么鬼样子,可一想到那个蠢女人现在正躲在暗处看他的笑话,他就觉得忍无可忍。

    今天,苏家这个大门,他进定了!

    一个深呼吸,他又是左右看了眼,确定四下无人后……双手叉腰,中气十足一声大喊。

    “苏二……给爷滚出来!”

    苏暖的确正躲在房间偷看慕枭笑话,可猛不防的,听到他的声音,她顿时就傻眼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慕枭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站在她家楼下大呼小叫。

    苏渊博也是一愣,回过神来,原本那一丝丝紧张也荡然无存了。

    他是过来人,也了解慕枭是个什么人物。

    那可是他爹慕大帅都不会小瞧的少帅……可现在,那个跺跺脚京海市都要抖三抖的人物,正站在他家门外,愣头小子一样大呼小叫喊他女儿。

    他女儿还偏生不理。

    苏渊博觉得这是他这一辈子最值得纪念的时刻了,想了想,起身拿出珍藏好久的茶饼,决定还是喝着茶听着慕枭喊叫。

    可没喊几声就没声了……苏渊博顿时有些可惜。

    茶还没泡好呢!

    慕枭的确不喊了,因为苏暖开窗了。

    一把打开窗户拉开窗帘,苏暖探出头去朝慕枭低声呵斥:“疯了啊你?”

    看到她的一瞬,慕枭立刻就不喊了。尤其是看到她头发蓬蓬还穿着花边睡衣的样子,不由自主就想咧嘴笑,可下一瞬就及时忍住,干咳一声冷着脸朝苏暖哼道:“你出来,上次帐没算清,爷要跟你重新算算。”

    看到他故作凶恶的样子,苏暖心里好笑,面上却是故意装作不解:“还有什么好算的?”

    看到她没心没肺的样子,慕枭就气的咬牙:“别废话,给爷滚出来,不然爷拆了你家大门!爷说到做到!”

    苏暖心里笑的打滚,面上却是为难:“我父母在楼下,天也黑了,我现在出门不方便。”

    慕枭便是气的想砸车,可还没来得及动手,就听看到那小女人朝他眨眼:“要不我跳窗吧,我跳下去,你接着我?”

    慕枭顿时一愣,接着便是神情不自然扭头干咳一声不屑哼哼:“还大家闺秀呢,跳窗,亏你想的出来。”

    苏暖挑眉:“也是,那我不跳了。”

    话音未落就看到慕枭刷的回头恶狠狠看着她:“快去换衣服,三分钟不跳下来老子砸了你家大门!”

    看到他已经要气的跳脚,苏暖总算不逗弄了,迅速换了一身衣服,拉开窗户朝慕枭不放心道:“你能接住我嘛?”

    慕枭没好气:“……快跳。”

    他话音未落,苏暖毫无预兆忽然翻窗跳下去,惊得慕枭连忙冲上前伸开双臂将她接住……原地抱着她转了一圈卸了力道,还没站稳,就听到怀里小女人闷声笑着。

    一想到刚刚的惊险,再感受到现在被他抱了个满怀的小女人,慕枭又是生气,又是不由自主的欢喜,恼恨之下,低头不容分说嗷呜一口就咬到那小女人的脖子上。

    听到她吃痛低呼,他才终于觉得这几日满心的暴躁尽数消散,无影无踪。

    “你属狗的啊?”苏暖用力推开慕枭满脸无语揉脖子。

    对面的人却是一脸得逞的笑看着她,随即又是咬牙:“敢给爷吃闭门羹,胆儿肥了啊你,仔细爷拆了你的……”

    慕枭话没说完,却又看到刚刚还骂他是狗的小女人忽然一拎裙摆转了一圈,朝他扬扬下巴:“美不美?”

    慕枭微愣,然后才看到,她是女装打扮。

    和他之前的中性风不同,苏暖上身是类似旗袍的七分袖,勾勒出纤细的腰身,下身却又是时下小洋装一样的长裙,沙沙的又很有垂感,脚上是一双米色小皮鞋,露出一截白皙纤细的脚踝。

    随着她转圈,裙摆像是蝴蝶般灵动,让人眼花缭乱,让人……移不开眼。

    慕枭的耳根又有些可疑的红,却是恶声恶气:“丑死了,小脚老太太!”

    苏暖冷哼一声白了他一眼,扭头。

    慕枭还以为她要走,正要伸手拉,却发现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紧绷的脸顿时缓和,眼角眉梢的得意几乎掩饰不住,紧跟在苏暖身后上了车,一脚油门,轰然驶离。

    “我饿了。”苏暖撇撇嘴。

    慕枭便是一个白眼:“吃吃吃就知道吃,我的腹肌就是被你吃没的!”

    苏暖眨眼,扭头看过去,随即咂嘴:“我不信……让我摸摸?”

    慕枭猛地咳起来,像是害怕她靠近一样警惕而又嫌弃的看着她一边低咒:“还要不要脸了啊?”

    谁当初说这蠢女人是大家闺秀来着。

    真应该毙了去!

    苏暖坐回去,不屑的看着他:“你别告诉我你大晚上来我家又是堵大门又是大呼小叫是要脸的行为?”

    慕枭冷哼一声,直视前方:“爷是为了跟你算账!”

    慕枭嘴上嫌弃,车子却是直接朝花国饭店驶去。

    之前他们两人碰面或者吃饭都在花国饭店,还有那个帅帅的金发小哥。

    他们两人走进花国饭店的时候正是晚饭时间,一看到他们,饭店里面坐着的人就都是愣住了,然后又是迅速收回视线,假装若无其事,等到苏暖与慕枭走过去了,才是一个个迫不及待压低声音交头接耳。

    不是说苏二小姐被少帅又抛弃了么,怎么又在一起了……少帅真跟苏家这位二小姐杠上了啊,分分合合也真是戏多。

    也有人一副早就看清了的姿态。

    想想,少帅为了救苏二小姐,连自个儿命都不要了,抛弃?怎么可能啊。

    不话说回来,这苏二小姐不奇装异服打扮成男人了,好像比原来更好看了。

    瞧那白生生的小脸圆圆的大眼睛,跟少帅说话的时候笑起来弯弯的,多可爱。

    更有人不敢置信的发现,少帅耳尖怎么有些泛红呢。

    一定是看错了,少帅明明还对那苏二小姐恶声恶气的模样,怎么会害羞。

    坐下后苏暖就是自顾自拿起菜单点菜,慕枭大咧咧坐在对面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时不时看看窗外,然后,收回视线看一眼对面的小女人……再看向窗外,不自然的干咳一声。

    她拿着菜单的手指白皙纤细,看起来就软软的,手感一定很好。

    慕枭正端起茶杯喝水,不知想到什么,忽然呛住,猛地咳起来,苏暖奇怪的看过去,就看到他咳得面红耳赤。

    金发小哥端着托盘过来,有些忌惮的看了眼苏暖,再看向慕枭,神色瞬间温柔一片,似乎还有些害羞的模样,关切的问他:“您还好吗,慕先生?”

    慕枭刚缓过气儿,抬头就看到金发小哥近在咫尺的面孔,他猛地皱眉后退顿时黑了脸:“靠这么近要死啊?你离我远点。”

    金发小哥正在递过来的玫瑰顿时僵在那里,看着慕枭,眼中有受伤的神色。

    慕少帅上次还温和的对他笑,怎么今天这么粗暴!

    看到金发小哥满眼受伤一步三回头的离开,苏暖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慕枭黑着脸白了她一眼,可看到她笑的脸蛋红红眼睛弯弯的样子,顿时又有些忍不住,甚至想要伸手掐掐她的脸。

    以前怎么没觉得这张脸这么小,这么白,这么软……这么想捏!

    “快吃饭,吃完饭还有事!”慕枭臭着脸干巴巴。

    苏暖有些狐疑,却是依言乖乖低头吃饭。

    她一低头,慕枭的神色便是瞬间柔和一片,满眼都是一副看自家可爱宠物的与有荣焉,却又还想做出一副矜持模样,放在腿上的手指不断晃动着,昭示着内心的不安。

    就在这时,一道温润的声音响起。

    “少帅、苏小姐……真巧。”

    苏暖刚塞了满嘴的甜点,抬头,就看到霍铮朝这边走来,面上噙着温和的笑意。

    依旧一身月白唐装。

    慕枭的脸色顿时就有些不好看,干咳一声,正想把霍铮打发了,却没想到,这次,霍铮是朝苏暖开口的。

    “苏小姐手上的伤如何了?霍某一直想给苏宅打电话,又怕唐突打扰到苏会长。”

    苏渊博现在已经是京海商会的会长。

    苏暖忙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擦了擦嘴才朝霍铮笑道:“擦伤而已,已经好了,不必挂怀!”

    慕枭顿时面色就不好看了,刷的扭头看向她:“你受伤了?”

    苏暖愣愣的还没回过神来,霍铮便是在一旁解释:“上次的事情有些复杂,所以霍某人封锁了消息,只是没想到,少帅也不知道呢。”

    好像是很温和的解释,可落到慕枭耳中就变了味儿了。

    这蠢女人受伤了,他不知道,霍铮却知道!

    苏暖也有些诧异的看着霍铮:“上次的事你没告诉他?”

    有人要杀慕枭手里的人,肯定是那个幕后黑手,霍铮与慕枭联手,她以为……两人最起码会通个气儿的。

    再看到霍铮眼底的悠悠然,苏暖立刻就反应上来。

    这两人,一个强龙,一个地头蛇,本来就只是暂时合作互利的关系,霍铮不在背后捅刀子就不错了,又怎么会真心与慕枭联手。

    反正无论谁是强龙,地头蛇永远都是地头蛇。

    她以为自己猜到了真相,却没想到,霍铮是有自己的打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