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正是来与少帅谈这件事情的,不知苏小姐……能否给我们一点时间。”

    霍铮看着苏暖眉眼温和,分明是要让苏暖避嫌,可那眼神,那语气,却又异常柔和,任谁也难以生出不悦来。

    苏暖看向慕枭,慕枭则是眉头紧皱与霍铮对视,片刻后才是朝苏暖道:“你在车里等我,不要乱跑……我出去见不到你人,就掀了苏宅大门。”

    苏暖顿时无语:“你会不会好好说话?”

    慕枭回应她的则是一副欠扁的神情。

    确认苏暖出了饭店,慕枭才是缓缓看向坐到对面的霍铮,面对苏暖时那股子急躁气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冷厉,面无表情看着霍铮,却不开口。

    他的身份,在整个京海市,没人能让他屈尊降贵。

    霍铮也不计较,只是静静盯着他看,半晌,才是轻笑着出声:“这才是真正的慕少帅。”

    一句意味不明的话,却让慕枭顿时一愣,瞬间眯眼。

    感受到慕枭眼底的冷厉,霍铮却像是毫无察觉,缓缓捻着手中的白玉串珠,勾唇:“对于少帅一直在查的人和事,霍某应该可以帮上一些。”

    果然……慕枭提了提嘴角,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很是刺眼。

    分明就是个比他还黑心肝的黑帮头头,却喜欢做出这么一副遗世独立的恶心模样。

    “你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他不会认为霍铮是好心,亦或是在向他示好。

    “我想要一个人。”霍铮刚开口,就看到慕枭蓦然眯眼,眼底透出极致的冷光。

    “你该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慕枭冷冷看着霍铮,毫不掩饰眼底的杀机。

    霍铮却像是没看到,浑不介意轻笑:“少帅可能误会了霍某人的意思……我只是想要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他敢确定,这两人还没有确定关系,那便说明……自己是有机会的。

    不过,这当然是在慕枭不横加阻挠的情况下。

    “霍某要的很简单,那就是,公平竞争……只要慕少帅能做到这一点,霍某人也会承诺,在少帅与他人相争时,首先考虑站在少帅你这边,如何。”

    霍铮轻笑着:“还是说……少帅对自己没有信心?没有把握能抱得美人归。”

    霍铮话音未落,慕枭身上已经一片冷厉。

    果然,他之前的感觉没错,这个伪君子就是在打那个蠢女人的主意!

    该死的,他们以前几乎形影不离,她还顶的是他的身体,都能被惦记。

    慕枭知道,霍铮一定猜到了些什么,他也许还不确定,却已经能分辨出,前一阵的少帅,是苏暖。

    他竟然敢打那个蠢女人的主意。

    心里起了杀机,慕枭的神情却是相反的平静下去,只是看着霍铮的眼神已经一片冰冷。

    “你在威胁我?”慕枭眯眼。

    霍铮依旧淡笑:“少帅如今的处境,想必,不用霍某人提醒。”

    京海表面看着一如往常,可只有他们这些平日里搅动风浪的人,才能感觉到这平静表面下的激流暗涌。

    慕枭这段时间做了这么多事就是为的这件事。

    可幕后的人明显隐藏的比他预计的还要深……至今为止,依旧是慕枭在明,那人在暗。

    如果慕枭想要安安稳稳的处理好这件事,稳定直系军,稳定京海……那就必定需要他的帮助。

    霍铮认为自己很了解这位慕少帅。

    前二十多年两人都生活在这座城市,对彼此的性情都有一定的把握。

    慕枭看似暴力冲动,其实在大事上比谁都清醒。

    他比谁都能意识到这次事件的严重性,所以……他不会拒绝自己的提议。

    对于掌控了直系军属地的慕家人来说,只有权力才是第一位。

    霍铮淡笑着坐在那里看着慕枭。

    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好像猜错了……慕枭的眼中根本没有他所以为的会出现犹豫,亦或是考虑衡量一类的情绪,而是满满的冷厉和杀意。

    “公平竞争?”慕枭冷哧一声,然后就便是缓缓坐直身体,看着霍铮的眼睛,一字一顿。

    “不想让青帮在你手里成为历史……就管好你的手。”

    铁血战场中磨砺出来的人,真正透出杀意的时候,绝没有一个人会轻视。

    “我的东西,我的人,谁都不准染指……想都不要想!”

    说完,慕枭便是冷哼一声径直起身离去。

    霍铮暗暗挑眉,看着慕枭的背影,心里竟是涌出些奇异的感觉。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慕枭的杀机,却同时也更加清晰的意识到自己的渴望。

    年近而立,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想要一个女人,而且……不介意争一争。

    苏暖看到慕枭朝车里走来的神态就意识到他心情很不好,特别不好那种。

    她不禁暗暗称奇。

    青帮头头儿,果然不一般,慕枭虽然平时暴躁易怒,却并不是真的发怒那种,可现在……她分辨的出来,慕枭特别生气!

    一上车,砰得关上车门,慕枭不发一语直接将车朝郊外驶去,任凭苏暖在旁边怎么问,就是不吭声,冷着一张脸。

    苏暖顿时也有些发火了。

    毛病啊,堵人门口把人堵出来,又在这里甩脸子……老娘不伺候了。

    “停车。”她冷冷开口,然后就看到慕枭抿唇咬牙,车速丝毫未减。

    眼看着汽车冲到郊外小山上还在朝上冲,苏暖便是心一狠,直接伸手去拉车门。

    果然不能惯毛病,这种本来就臭毛病多的人越惯越来劲。

    看到她拉车门,慕枭瞳孔猛地一缩,直接就是一脚刹车……苏暖差点被晃得吐出来,生生忍住,直接拉开车门下车扭头就要朝回走。

    没走出两步,后边车门砰得一声响,不等她反应过来,背后一股大力袭来,她整个人就被直接按倒到山坡上。

    “慕枭你犯什么病,唔……”

    她的尽数被吞噬。

    压住她的男人军装硬邦邦,肌肉也硬邦邦的,还满是危险侵略的气息,偏生一只手还死死扣着她的后脑勺不让她躲避,先是啃着她的嘴巴,接着就是往下……直到慕枭开始扯她的衣领,苏暖终于腾出手,啪得一耳光挥过去。

    慕枭顿时愣住,动作也立刻一僵,抬头看着她,眼神恶狠狠的像是一头狼。

    “你犯什么病,有病回家吃药去……放开我!”苏暖满眼嫌恶。

    她看到慕枭死死看着她,眼神恶狠狠的像是恨不得把她吃掉……可那凶狠的眼神后边,却又似乎带着点点水汽。

    她顿时一愣,然后就是有些哭笑不得。

    他这是……委屈上了?

    大咧咧开车堵她家门的是他,臭着脸把她往山上拉的也是他,跟个牲口一样把她按在地上的还是他,现在,倒是他委屈上了。

    苏暖无奈又好笑,感受到慕枭垫在她后脑勺,不让她脑袋磕到地的手,心里又有些柔软,深呼吸,有些无奈的看着他,柔声开口。

    “说罢……你怎么了?他惹你了?”

    慕枭先是身体一僵,再看到夜色下身下小女人亮晶晶的眼睛里面的柔和,一瞬间,连续压了好几天,又被霍铮推向高潮的暴怒像是一个圆鼓鼓的皮球,瞬间泄了气。

    他冷哼一声,附身……一口咬到苏暖脖子上。

    苏暖吓了一跳,正想躲避,他却已经松开,却不起身,就那么压在她身上,埋头在她颈边,闷声开口。

    “你回你家……”还一直没去找他。

    苏暖顿时失笑:“大哥,我当然要回我家啊!”

    她的回答分明没让大佬满意,因为慕枭又泄愤性的咬了她一口,介于痒和疼之间,然后就听到他再度咬牙闷哼。

    “我去你家,你关门不见我。”

    声音有着掩饰不住的委屈,全然不记得自己当时那恶狠狠的样子。

    苏暖暗笑着:“谁让你一路横冲直撞,还那么气势汹汹横在我家大门口,我爹娘胆子小,以为你来抢我……当然要关门了,没放狗咬你已经不错了!”

    大佬分明对她的解释更不满意,又是一口咬到她脖子。

    “哎你好好说话,别一直咬人。”

    “想得美,谁抢你……你自己爬窗出来的!”慕枭闷声想替自己挽回颜面。

    苏暖失笑:“好好好,是我不矜持,爬窗出来跟你幽会,行了吧。”

    话没说完,就听到慕枭咬牙切齿:“你还受伤了,那个伪君子知道,我不知道!”

    这最让他生气!

    说到这里,苏暖便是连忙正色,将那天晚上的事情给慕枭大致讲了一下,末了,还有些不放心:“那人到底是谁,你有线索没?要不要和霍铮联手啊,我看他也不简单,说不定……”

    话没说完,就被狠狠一口咬到肩膀上,她疼的低呼一声,这才发现,自己衣领不知什么时候都被扯开了。

    她顿时又气又好笑,然后就听到慕枭冷哼一声:“以后不准见他,不然腿给你打断。”

    苏暖顿时一阵无语。

    这厮绝对情商负数……哪有人按着一个姑娘一边耍流氓一边要打断人腿的。

    傻缺一个。

    她在这里腹诽,却不想,听到她沉默,慕枭好不容易稍微放松的心瞬间又提起来,好不容易被她理顺的毛顿时又要炸了。

    尤其是在霍铮竟然狗胆包天告诉他要跟他抢这个蠢女人,而这个蠢女人现在还在他面前夸霍铮。

    慕枭顿时又要暴躁,可接着又想起霍铮那句似笑非笑的话。

    问他是不是对自己没信心,没把握……

    这一瞬,慕枭终于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自己这几天的狂躁焦虑到底是因为什么。

    哪怕他不承认,却也再没办法欺骗自己。

    他想要这个蠢女人,可这个蠢女人……好像不想要他!

    这些日子,顶着苏暖的身体,慕枭清楚的感觉到,没有了少帅这个光环,别人对他这样的性子有多厌恶。

    哪怕他用的是这蠢女人好看极了的皮囊,可那些人一看到他的性子就恨不得立刻避而远之。

    袁重那个蠢货是这样,霍铮那个伪君子同样也是。

    可哪怕这个蠢女人顶着他的男人身体,都能让那几个对她频频侧目……甚至连韬光养晦这么多年的霍铮都跳出来跟他叫板了。

    慕枭只是性子急,却不蠢。

    他知道这个蠢女人有多讨人喜欢,也知道自己……如果不是有身份在这里压着,自己会多么不讨人喜欢。

    即便是他不愿意承认,却也不得不承认……他近些天的烦躁焦虑,都是因为焦虑。

    对这个蠢女人的焦虑。

    他不愿意承认,一想到她可能不喜欢他,要回家去不愿意待在他身边,甚至,以后还可能喜欢别的男人,在别的男人面前像在他面前一样蠢兮兮又蔫儿坏,甚至……对别的男人做这样那样的事情,一想到这些,他就没办法不暴躁。

    他无法接受,绝对无法接受。

    所以,他担心她也不喜欢他,不愿意跟他在一起,所以……

    慕枭咬牙切齿看着被他不容分说按在身下的人,恶狠狠威胁:“你不准再见他,也不准见别的男人,你要是敢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我就杀了他,然后打断你的腿,把你抢回慕公馆,你一辈子都别想出来……”

    说罢,仿佛担心自己的威慑还不够,慕枭再度补充:“反正我欺男霸女也没人敢说一个不字,不信你试试看,我……”

    苏暖听不下去,已经噗嗤笑出声来,她看着眼睛泛红又带着水汽,却又犹自在那里咬牙发狠的慕枭,越看越可爱,终于忍不住,拉下他的脖子……

    狠狠咬了一口,她看着他,摇头:“真是个没情调的家伙,说了这么多,说句喜欢我会死啊你?”

    慕枭身体一僵,接着,耳朵到脖子迅速变红,却还强硬梗着脖子:“谁喜欢你,你这个小脚老太太,我告诉你,我就是……”

    “可是我喜欢你啊,那怎么办?”

    苏暖像是有些苦恼的看着他:“……你要是不喜欢我,那就算了,我……”

    慕枭猛地僵住,原本还在故作凶狠的面上,眼中涌出不敢置信的亮光,接着就变成浓郁的光彩,就好像天上的星星都在一瞬间涌进了他的眼里。

    猛地想起苏暖的话,他又是变了面色:“什么算了,不准算了,你这个蠢女人,你……”

    苏暖笑着一把拉下他……

    一瞬间,大佬强撑着的场子顷刻间坍塌的灰飞烟灭,就像是个易怒却更容易被顺毛的巨型犬,被身下的小女人柔软的小舌恶意的几番撩拨,便只剩下大喘气和不满足的哼哼声……

    片刻后,少女羞恼的声音响起。

    “不准扯衣服。”

    回应她的是重重的几次呼吸,然后又是委屈不满的哼唧。

    “你勾引我……难受。”

    仿佛怕苏暖不相信,抓着她的手不容分说让她感受……

    苏暖被烫了一般想要缩回手,却被某只装委屈的饿狼禁锢着,然后又是埋头在她脖子啃噬一般撩拨着……

    ------题外话------

    这章很丰满……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