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暖要是在看不出来这禽兽眼中的绿光,那就白活了。

    她连忙抓住被子裹住自己,满眼警惕赶他走:“你还不走?”

    慕枭深呼吸几次,努力让自己平复下去,可看到床上的人满眼警惕看着自己的模样,又是有些好笑。

    闷不做声上前,直接上床,将她连同被子一起抱在怀里,慕枭半晌都没说话。

    隔着被子也能感觉到紧贴着她的坚硬胸膛,苏暖有些好笑,却也缓缓平静下来,心里涌出些奇怪的感觉。

    她知道自己喝了三八给的忘情水,对前几个位面的感情都有些木木的感觉,虽然感情被削弱,可那些感觉和记忆还在。

    慕枭,是她遇到过的,最热烈直接简单的攻略对象,他的性格中没有压抑,没有猜疑,即便是冲动,却是再简单不过的直来直往。

    这种简单纯粹的感觉,让她很轻松……

    就是那个抵着她后腰的物件儿让人有些不舒服。

    苏暖心里好笑……他以前是怎么过来的。

    慕枭自己也说不清楚,以前没有过女人的时候也并没觉得怎么难耐……不是没人给他送过女人,可到他眼前的女人,无论燕瘦环肥,他总是瞧不上,心里没来由就觉得,碰了那些女人,他吃亏。

    再加上军务繁重……他最多是在有生理需求的时候自己解决一下。

    可那只是发泄,也是因此,上次在医院,被苏暖的手一碰,他才会那么快丢盔弃甲。

    而现在,在尝过她的滋味后,他却发现,竟然有些无法满足的感觉。

    只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太狠了。

    她那么纤细软嫩,肯定受不了,还是得悠着点儿,不然,这女人虽然看着蔫儿蔫儿的,真得罪狠了不理他了,他可受不了。

    “我明天来提亲。”

    慕枭的声音再度响起。

    苏暖失笑,然后在他怀里转身,面对着他。

    近距离下,慕枭的面孔比寻常更加精致几分,偏生却又轮廓笔挺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女气,卷翘的睫毛根根分明,一双眼炽热明亮,像是有漫天星辰,又像是藏着一轮小太阳。

    被他看着的时候,你总是不由自主移不开视线。

    原本还理直气壮的慕枭,被她这么静静看着,就有些不自在了。红晕满满从耳尖一直蔓延到面颊,他想说点什么,又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不知道怎么开口,末了,只好故意凶巴巴恐吓。

    “看什么看。”

    苏暖噗嗤就笑了,看着被自己一笑弄得更不自在又有些手足无措的慕枭,她伸手,恶意掐住他的面颊拽了拽。

    “看你好看啊。”

    慕枭看到她笑眯眯的模样便是一愣,瞬间,整张脸都红了。

    苏暖不由得有些新奇,这厮刚刚在车里那么欺负她的时候,就像是剑拔弩张的野兽,性感又凶猛,满是侵略气息。可现在,躺在她身边,又像是纯情无比的少年,动不动就脸红。

    真怀疑刚刚那个禽兽到底是不是他!

    终于,被她看得招架不住的慕枭面上故作凶恶的神情再也维持不下去,低咒一声,伸手捂住她的眼睛,接着就朝她亲了上来。

    两人的呼吸交缠间,苏暖忽然有些恍惚,一瞬间,仿佛有一道亮光撕破夜幕,轰然照亮她一片漆黑的脑海。

    身体一僵,猛地就想起来很多画面。

    顶楼上,捂着她眼睛,吻得小心翼翼而又虔诚的程遇,不敢看她,捂着她眼睛细细临摹她唇瓣的白印,还有,在末世结束前一天晚上,首都基地顶楼,捂着她眼睛,吻着她又恨着她的罗烬……

    她忽然有些怔然,这一瞬,她竟是浮出一个有些荒诞的想法,可即便觉得荒诞……却再也没办法压下去。

    有没有……那种可能性!

    捂着她眼睛的手缓缓松开,她眨眨眼,对面的慕枭眼中满是浓浓的缱绻,深深看着她,然后便是将她紧紧按进怀里,下巴抵着她的额头,黯哑着嗓子嘀咕。

    “蠢女人……”

    可勾起的嘴角却怎么也隐藏不住。

    终于认清自己的人,再一靠近,便是半点也没办法远离了……

    再度紧了紧手臂,慕枭抿唇,低头啄了下她的发顶:“我会待你好的。”

    他知道自己脾气不好,脸臭惹人厌,可是,他会对她好的,很好很好的……她是他的蠢女人,是他的。

    真好……

    安静又没羞没臊的氛围里,苏暖忽然开口:“你都不怀疑我是谁吗?”

    慕枭不笨,她之前给他出的主意,还有枪法,她说的那些理由根本骗不过他的。

    她听到慕枭的呼吸顿了顿,接着就是暗暗咬牙:“管你是谁,反正以后是我的。”

    苏暖顿时失笑,可心里却忽然有种满当当的感觉。

    她并不知道慕枭的想法。

    他不是没有怀疑,也不是没查,可查的结果就是……她就是苏二小姐,绝对没有任何假冒的可能。

    更重要的是,慕枭知道,即便是假冒的,她对自己,绝对没有恶意。

    非但没有恶意,她一直是在保护帮助他的。

    既然如此,那何必要纠结那么多,管她是不是奇怪,管她是谁,只要他知道,他喜欢她想要她,她也愿意,那就够了。

    少帅就是如此的而简单粗暴。

    还有更深一层的原因慕枭没有说出来,甚至自己都没有细想,那就是,他总有种感觉,似乎,在很久很久以前,也许是上辈子吧,他这么做过。

    担心、怀疑、抗拒,可是却留下了无法弥补的遗憾……现在,她是他的了,所以,他不允许两人之间再有任何障碍。

    低头看一眼怀里那张小脸,看到她有些疲惫却又因为情事而有些媚意的模样,心里就是一动,忍不住又在她头顶啄了下,然后却发现她没反应了。

    抬头,这才发现她睡着了。

    睫毛纤长,投下一小片阴影,粉嫩的面颊还有些许红晕,嫩生生的唇瓣……

    没人看着他,慕枭的神情自然了许多,也放肆了许多,笑眯眯看着,越看越好看,又是低头啄一下。

    他的。

    再啄一下。

    他的!

    真好……

    不知想到什么,他又是凑到她耳边,极为轻声唤了声:“小宝贝儿。”

    只能偷偷喊,要是被她听到,一定会恶劣的笑话他娘兮兮。

    看着怀里恬静的睡颜,再也不需要掩饰,慕枭他眼中满是亮晶晶的小星星,巴巴看着她,仿佛怎么看看不够。

    想到明天要来提亲,他才终于舍得松手,临起身,又是附身在她眉心啄了口,然后才终于起身拉开窗户,跳窗出去。

    等在暗中的宁琛开车过来,接了自家翻窗出来的少帅朝慕公馆驶去,看着自家少帅眼角眉梢都掩饰不住的荡漾,在一想到之前山坡上晃动的汽车,宁琛忍不住干咳一声。

    “少帅,您……”

    话没说完就被自家少帅打断。

    “等下回去就清点我名下的产业,还有,把库房里面的东西规整规整,给我个单子。”

    宁琛有些反应不上来,他正想问少帅和苏二小姐呢,怎么又拐到这儿了。

    慕枭以为苏暖已经被他折腾的累极睡着了,却不知道,在他离开后,苏暖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三八欢欣雀跃的声音响起。

    “宿主,恭喜你哦,大反派的好感度已经满值了哦……”

    在苏暖对慕枭说出喜欢他的时候,慕枭的好感度就已经从85变成了95,再加上一场车那啥震……三八毫不怀疑,如果好感度能超过100,慕枭一定已经超过了。

    “啧啧,说起来,这次的任务虽然诡异了些,可这个大反派却比之前的都单纯直接易攻略啊,宿主是不是啊……”

    “宿主随时可以选择结束任务,开始下个位面了哦。”

    三八兴奋的喋喋不休:“宿主你希望下个位面是什么啊,咱们交流交流……”

    说着说着,三八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然后才发现,苏暖根本没有回应它。

    苏暖躺在床上,意识却已经回到了那个系统空间。

    那个虚无的地方已经有了更多的轮廓,像是个普通的房间,她坐在沙发上,对面是软乎乎已经有了人的轮廓,像是个软版人参宝宝的三八。

    她静静看着三八,视线晦暗不明。

    三八终于意识到什么,被她看得一阵发虚。

    “宿、宿主,你……怎么了?”

    苏暖静静盯着它,缓缓开口:“上次我喝醉的时候,好像听到你说过什么话来着?”

    三八浑身一哆嗦:“什、什么话?”

    对上苏暖似笑非笑的神色,三八就觉得自己有些硬气不起来。

    这么些时间的相处,它已经知道,眼前这位宿主可绝不只是演技好这么简单。

    它心虚,却又不得不硬气。

    “宿主,我跟你说的话太多了,记不清了……”

    苏暖抿唇低头,眼底涌出冷光,只是没有做声。

    三八看到她不出声了,像是松了口气,干咳一声后转移话题:“对了,宿主啊,现在任务已经完成,咱们什么时候去下个位面啊?”

    苏暖睫毛颤了颤,抬头,神情已经恢复如初:“很着急吗?慕枭还要来提亲呢。”

    三八顿时就有些愣,接着就是连忙道:“宿主,任务完成后就必须要离开,否则……”

    “又要让我生病,还是什么?”她放佛浑不在意。

    三八有些犹豫却小心翼翼回答:“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本次位面状况特殊,宿主要不咱们还是早点离开?”

    “你不知道啊……”苏暖顿了顿就笑了:“那就再等等吧,我想看他来提亲,想试试真正的结婚。”

    她忽然就有些茫然,想起第二个世界,与白印那场婚礼。

    那时候,她满心都是攻略计谋,竟是根本没有真正体会那种感觉。

    白印已经没了,羽化成漫天流光了……苏暖这么想着,然后就觉得自己心里一个地方木木的,像是有什么东西想要破土而出,却又被生生压制着。

    她猜到可能是因为喝的那个忘情水……三八不是说,喝了就什么都没了嘛,感情也就没了,可为什么,她想起来还是会不舒服。

    所以,她想真的结婚,和这个炙热的火一般的男人结婚……

    哪怕是最终还是要离开,她也不想再骗他了。

    在一起的时候,不再掩饰自己的感情,如果这里的天道还是要让她死……那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死就死了吧。

    最起码死前也要让他知道,她不是骗他的,她是真的、真的……也喜欢他。

    苏暖想着又有些自嘲。

    喜欢又如何,等到这一世末,她还是会离开,然后喝下忘情水,等待下一个世界。

    其实想想,当初就在那虚无世界里面做个植物人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三八分明已经因为她忽然的变故而有些傻眼,讷讷的想劝她,却又找不到理由,半晌,就像是有些无奈的低落道:“宿主,你这样……对你不好的。”

    苏暖眼睛眨了眨,随即笑开,没有回应三八的担忧。

    她有些好奇,慕枭明天打算怎么求亲啊……苏渊博夫妇会不会被吓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