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二天一大早,一夜未睡的慕少帅就精神抖擞的走出慕公馆,身后客厅里,正在吃早饭的慕大帅一脸不知道是喜还是怒的神情。

    自家的猪养大了会拱白菜了自然是好事,可生气的是,兔崽子回来,要去提亲了,只是通知他一声,压根没有要跟他商量的打算。

    看着慕大帅纠结的神情,慕玥失笑开口:“二弟向来有主见,父亲就不必替他担心了。”

    慕大帅冷哼一声咚得将碗放回桌上,看了眼慕枭离开的方向,撇嘴:“当老子不知道,那兔崽子是嫌老子没念过书,不会说话,嫌老子去了给他丢脸……”

    自从大半夜知道兔崽子要去人家里提亲,他老早就准备好了。

    可结果呢,兔崽子压根没有要让他去的打算。

    养不熟的白眼狼……

    宁琛开车,陆之庭押车,后边跟着一排军车,车上堆满了箱子。

    慕枭面无表情坐在后座,那神情让前面两人都有些哭笑不得。

    少帅这神情,这阵仗,知道的人道是去提亲,不知道的还当他要去毙了苏渊博一家呢。

    不过说起来,少帅是不是心太实了些,他的小库房整个都要搬空了,要知道,那里面可是少帅这些年攒下来的奇珍异宝,他本来不当回事,昨夜想着要提亲,愣是让宁琛带人大半夜整理出来,看都不看,凡是有档次的贵重的,全部装箱。

    这是见苏渊博是商人,所以要买了苏二小姐么!

    这一队车的阵仗是在是太大,别人不注意都不行,再加上前一天他横车堵门的事迹,车队乍一离开慕公馆朝苏宅驶去,街上的人就都惊呆了。

    这么大阵仗,这是要闹什么。

    上次京海市出现这么大阵仗的时候,还是慕少帅和青帮火拼那次,今天这是……?

    没多久,当一溜军车停在苏宅门外直接横了整条街,穿着军装的士兵从车上一箱一箱把东西朝苏宅搬去的时候,偷偷在暗中观察的人终于意识到。

    少帅这是来提亲了!

    苏宅也整个被惊到了。

    苏渊博与沈婉容站在客厅满脸呆滞,刚好休假在家的苏蔓也是一脸震惊不解,看着那群大头兵不发一语一箱箱搬进来,客厅堆不下,后来干脆直接堆到院子里。

    陆之庭与宁琛走在前边,看到苏蔓,陆之庭便是不住眨眼,换来苏蔓一记白眼。

    “苏老爷,苏夫人,我们少帅……”宁琛干咳一声想要开口,话没说完,慕枭便是从后边走出来,声音低沉。

    “我自己有嘴。”

    宁琛便是一脸无辜被陆之庭拽到一边。

    苏渊博与沈婉容对视一眼,满眼忌惮看着慕枭一身军装笔挺,神情冷峻,气势逼人的走过来。

    慕枭一靠近,苏渊博夫妇便是不由自主怔怔后退,腿撞到身后的沙发几乎要跌倒,然后就看到慕少帅面无表情伸手,将两人稳稳扶住,没有松手,直接扶着他们坐到沙发上。

    动作倒是温和,就是没有表情的样子有些吓人。

    将苏渊博夫妇怔怔坐下依旧抬头看着他,慕枭不发一语,后退两步站到他们对面。

    苏蔓不明所以看着这一幕,扭头,就看到陆之庭使劲憋笑的模样。

    陆之庭也不想笑,可看到眼前的情形就忍不住。

    慕枭少有的把军装穿的笔挺,又是如临大敌一般的严肃认真,苏渊博两口子不被吓到才怪……他们当然想不到,慕枭这副浑身紧绷的模样只是因为紧张。

    看着那两夫妇不明所以却又无意识的靠在一起,带着些畏惧的眼神看着自己,慕枭心里也有些发憷。

    这可绝不是喜欢他这个未来女婿的表现。

    努力调整自己的面部表情,慕枭轻咳一声,沉吟着开口:“两位,晚辈今天来……”

    他刚一开口,苏渊博与沈婉容不由自主蹭的站起来紧张的看着他,慕枭一僵,然后就是有些无奈,蹙眉:“请坐。”

    那两人对视一眼,又缓缓坐下。

    看着那两人抬头仰视的模样,慕枭想了想,后退两步坐到他们对面的沙发上,他一坐下,立刻就感觉到对面两人也放松了许多。

    他有些不自然轻咳一声:“二位……以前,大家对我的印象可能有些误会,其实,我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苏蔓有些傻眼,陆之庭则是已经憋笑憋得颤抖。

    难得,太难得了,慕少帅也有这么小心措辞的时候,还好相处?给自己贴金好歹贴得真实点的,比如夸自己有钱有权啊之类的……这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他这么腹诽,可慕枭对面的苏渊博夫妇却是忙不迭点头:“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得到那两人认可,慕枭终于松了口气,终于忍不住说明来意。

    “这是礼单……”他坐的笔直,双手递过去一个厚厚的册子。

    苏渊博看了眼自家夫人,看到少帅伸手,便是下意识连忙接过来,然后就看到慕少帅的面色再度缓和几分,指了指大厅和院子里那些箱子。

    “这是我这些年攒下来的所有东西……”

    陆之庭在后边点头作证:真的是,慕少帅库房里面上得了台面的东西都搬到苏宅了。

    看到苏渊博怔忪不解的神情,慕枭深呼吸,脊背再度挺直几分,终于,沉声开口:“晚辈真心求娶贵府二小姐,希望两位能同意。”

    一瞬间,苏渊博与沈婉容都愣住了,连苏蔓都有些傻眼。

    她说着,这慕少帅整这么大阵仗冲进来这是要闹哪一出,原来……是来提亲的。

    看着慕枭那如临大敌的样子,苏蔓又是有些好笑。

    这慕少帅也真是直接,媒人都不带一个,自己巴巴就来提亲了,看这阵仗,估计也真是把家底儿都搬空了。

    再看慕枭坐的笔直,神情冷峻的模样,苏蔓竟是觉得有些反差萌。

    真是有些可爱呢。

    苏渊博夫妇终于反应上来,对视一眼后,然后就是皱眉看着慕枭:“少帅你这是……”

    “我是真心喜欢苏暖,也是真心娶她做妻子,我发誓,今后一定会对她好,我所有的东西都给你们,请二位把她嫁给我吧!”

    说着慕枭像是有些紧张,蹭的又站起来。

    他这猛地一起来,苏渊博夫妇就是下意识连忙又要起身,可猛地意识到眼下的状况,又是生生忍住,稳稳坐着,眉头紧锁看着慕枭。

    “少……咳,贤侄啊。”知道了慕枭的来意,苏渊博很快就稳下来了,再看慕枭,也不是看京海少帅的眼神,而是看未来女婿的神情了。

    可即便是他这么宽慰自己,该紧张的还是忍不住,所以一说话,还是有些小心翼翼的感觉。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咱们是要从长计议……”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对面那位眉头皱起。

    原本就生的眉眼凌厉,这么一蹙眉,苏渊博差点端不住老丈人架子,然后他就听到慕枭沉声开口:“从长?多长,几天?”

    平心而论,他是一天也等不了。

    好不容易心里那团火苗被安抚下去了,可现在一听到还要从长计议,再一想到还有几个虎视眈眈的在旁边,他就有些烦躁。

    即便是想到那小女人已经是他的人,那烦躁也没被安抚到几分。

    他只想赶紧把她娶回家,藏在慕公馆,重兵严守起来,寸步不离在他眼前,他才能安心。

    被慕枭这么一问,苏渊博便是猛咳起来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这哪儿是来求亲的,这完全就是来通知一声的架势好么……好吧,虽然东西带了不少,可是,这会不会太快了。

    慕枭不笨,自然能看出对面苏渊博夫妇犹豫的模样,他此刻根本想不到那两人是犹豫这个过程会不会太直接粗暴,总以为那两人是在犹豫要不要把女儿嫁给他。

    想到这里,顿时就觉得烦躁起来,可偏生还不能发作,只能生生按捺着。

    苏暖走到二楼楼梯口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情形:苏蔓看热闹一样站在一旁,名义上的父母如临大敌,双双在沙发上坐的笔直……对面,慕枭也是全身紧绷,神情冷峻,可她却分明瞧出了丝丝的焦虑和委屈。

    心里有些好笑,她一边拨拉着还没干透的头发一边下楼:“这是怎么了,这么严肃的。”

    她一句话,瞬间把所有人从那凝重的氛围中拉了出来。

    慕枭刷的扭头看过来,看到她,立刻起身就想要过来,却又生生忍住,只是抿了抿嘴唇,眼巴巴看着她,眼中满是焦虑,像是在朝她求助。

    苏渊博也终于松了口气,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家女儿:“二丫头,少……慕贤侄来提亲,这个……爹娘想征求下你的意见。”

    苏暖还没走过来就看到大厅里堆满的箱子,顿时有些傻眼,再听到苏渊博的话,看到慕枭那紧绷的神情,她几乎笑出声来,故意不看他,扭头向苏渊博和沈婉容笑着:“爹娘做主就好。”

    她背对着慕枭,看不到她话音落下时慕枭面上的焦虑和眼底的委屈,苏渊博却是看的分明。

    同样的,慕枭也看不到她面上的坏笑,苏渊博夫妇也看的分明。

    双双叹息一声……他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自家丫头分明也是心仪人家的,只是,这慕枭看起来也的确对二丫头上心的紧。

    否则,堂堂少帅,何至于这么笨拙生疏的在这里做这些事情,还被自家坏丫头故意戏弄。

    女大不中留啊。

    苏渊博轻咳一声,扭头看向慕枭:“慕贤侄自己前来,不知,慕大帅可知道这件事?”

    慕枭连忙开口:“自然知道。”

    他这么小心翼翼,这两口子都噤若寒蝉,他担心带着那个老头子来,苏家一家子人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到时候还谈什么谈!

    苏渊博点点头:“那令尊的意思是?”

    “我父亲希望我早点把苏暖娶回家。”慕枭终于找了个借口,还说的一本正经义正言辞。

    苏暖忍着笑,面上却是不为所动,果然,就看到苏渊博蹙眉:“慕大帅的意思?那慕贤侄你的意思呢?”

    慕枭想也不想就答道:“自然是听我父亲的。”

    陆之庭在那里无语看天……想必,大帅自己都不知道少帅这么听话吧。

    看着慕枭满身紧绷的模样,苏渊博忽然就有些不忍心为难了,无奈叹息一声:“贤侄啊,提亲这件事,匆忙一些就罢了,这成婚……是不是要从长计议……”

    他真怕明儿个一大早慕枭的迎亲车队就开来了。

    他话音未落,就看到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慕枭刷的抬头,眼中满是亮光:“二位答应了?”

    苏渊博有些无奈。

    然后就听到慕枭不放心的追问:“从长……到底是多长?”

    苏暖忍不下去了,朝他低声笑骂:“你够了。”

    这哪儿是提亲,分明就是逼婚。

    被她一吼,慕枭眼底闪过类似委屈的神色,接着就是看向苏渊博,一本正经:“多谢二老同意将苏暖嫁给我,我下午就登报通报,以后苏暖就是我的未婚妻,婚礼我会尽快准备好,二老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有什么事随时打电话到慕公馆……”

    好像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快,慕枭又可以放缓了语速,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和:“总之,小侄希望越快越好……”

    慕枭自说自话,完全不介意苏家满客厅人几脸懵逼的看着他。

    陆之庭觉得有些丢脸……至于吗?是不是还要昭告天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