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少帅慕枭向苏家提亲求娶苏二小姐的消息很快就席卷了整个京海市,那些一直坚定不移站苏慕CP的吃瓜群众们几乎热泪盈眶。

    分分合合合合分分,这对国民情侣终于要结婚了啊。

    又有人说,少帅下的聘礼可以顶的上小半个京海市……对此,有人嗤之以鼻:以前就说苏渊博身家顶的上小半个京海市,现在又被少帅送去了小半个,感情京海市成他苏家的啦?

    虽然大家知道这只是夸张的说法,可所有人也都清楚,虽是夸张,可慕少帅给苏家下的聘礼,可的确非同一般。

    据说,光礼单就厚厚一叠,看都看不完。

    苏画乔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苏家的百货商场里面买首饰,柜台里面那两个对她不咸不淡的小姐,满脸艳羡的议论着前一日轰动了整个京海的事情。

    “唉,少帅要是娶我,我什么都不要都可以。”

    旁边的同伴打趣她:“想的美得你,人家苏小姐是谁,苏会长可已经是京海首富了,你以为谁都能嫁进慕公馆啊!”

    另一个便是压低声音神秘道:“你说,这是不是商业联姻啊,他们那些大家族的人不是经常搞这一套嘛。”

    说话的人立刻被同伴不屑打断:“商业联姻?少帅当初为了苏小姐可是连命都不要的,你说这是商业联姻。”

    “是啊是啊,谁家商业联姻把自己的家底全都搬去当聘礼的?”

    “好羡慕啊,少帅长得那么帅,身材那么好……有生之年如果能被他抱一下就全无遗憾了,好嫉妒,苏小姐以后竟然能天天睡到少帅。”

    说话的人立刻就被旁边的人笑着推搡:“不知羞,哈哈哈。”

    不过,真的好像被少帅抱抱啊,那一身军装冷厉下,手臂胸膛一定是充满力量和浓浓的男人气息的吧。

    想想都让人腿软。

    苏画乔一边听着,一边不由自主就有些晃神了。

    首富苏家,她不久以前也是苏家小姐的,可现在,所有人都像是将她遗忘了一般。

    没人记得,当初苏二小姐是如何成为京海市的笑话,她苏三小姐又是怎样的风采,现在,所有人都只能看到即将成为少帅夫人的苏暖。

    她当初是被徐家退婚的事情再没人提起。

    而徐家……

    苏画乔的手从那对镶了绿宝石的耳坠上面移开,手指缓缓收紧。

    自从苏家的百货商店做大以后,徐家整个就迅速败落了。结清了雇佣的店员的工资,那几家店铺换来的钱只能买了几间房子出租,现在,徐家就是靠着房租和徐沛然教书的薪水过活。

    徐老爷夫人偏生不肯落下以前清贵的生活习惯,即便是拮据,家里依旧雇了一个丫鬟一个厨娘,这样下来,每个月的入账都是将将足够支出,再说结余,那几乎是半点没有的。

    又哪里来的钱再让她像以前一样,三天两头裁件新衣,买件首饰。

    徐沛然几次欲言又止,明里暗里暗示她出去寻一份工作,以她的个人条件,要找一份差不多的工作还是不难的。

    可苏画乔长了这十七八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还需要去工作谋生。

    她一直以为,自己每天需要做的就是参加各种舞会和文学交流宴会,让别人知道她的学识和谈吐,即便是不依靠苏家,她也可以过得很好。

    可没想到,徐家说败落就败落。

    苏画乔从没打理过经济,根本不知道看起来清贵的徐家和真正财力雄厚的苏家的云泥之别,若是真的相差无几,徐家当初又怎么会想方设法要与苏家联姻。

    一个只剩下几分清贵名声的空架子,看起来似乎还过得去,可真的生活起来,才知道一针一线都是要钱的。

    她那两间原本可以供她花销的铺子也卖了,现在,她的开销必须从徐夫人那里领取。

    今天出门的时候她说要买件首饰,婆婆的面色比什么都难看,说了一大堆意味不明的难听话,最终,给了她一块钱,而且是一副大出血的架势。

    一块钱……要搁以往,她看都不会看的。

    可她现在知道,对于现在的徐家来说,一块钱不少了,这恐怕还是徐夫人知道她今天是要陪徐沛然一起去,才难得的大方了。

    想到徐夫人嘀咕的问她为什么不买便宜的银饰或者是租首饰,戴完再还回去那种,苏画乔的心里就是猫抓一样难受。

    租首饰?

    她这十几年,从来没想过还要租首饰。

    以前都是各家铺子出了新款,巴巴拿到苏家任凭她们挑选的。苏蔓不喜欢首饰,苏暖性子温软,一直以来都是她挑完了直接留下,然后铺子把账单送到苏宅。

    沈婉蓉再怎么不喜欢她,却也不会在这样的小事上苛待。

    如今想来,只是因为,那些别人眼中值钱的珠宝首饰,对苏家来说,根本什么都算不上的。

    耳边那些柜台小姐依旧在羡慕激动的议论少帅给苏家下了多贵重的聘礼,苏家又给回了什么价值连城的东西,反正说来说去,意思无非就是,那些大箱子里的东西,随便拿出一件,都够他们这样的小家庭衣食无忧一辈子了。

    柜台小姐捧心哀叹,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正在这时,不远处专做奢华珠宝柜台的导购小姐满脸激动难耐的朝这边奔来,一把拽住自己的伙伴便是满脸激动神秘的压低声音急忙道。

    “你们猜猜我刚接待了谁?”

    不等小伙伴们回答,那小姑娘就是几乎蹦起来:“少帅啊,你们不敢相信吧,真的是少帅,带着苏二小姐来买钻戒的,老天,近距离看,少帅更帅了,怎么会长得那么好看啊,他的眼睛好深邃,看着苏二小姐的眼神,哎呀我不行了……嫉妒使我面目全非啊!”

    周围一众女孩子都是睁大眼看着那个刚刚有幸近距离接触的女孩儿。

    “那颗粉钻你们知道吧,就是那个西洋大胡子老头放在这里售卖的据说比慕公馆还值钱的粉钻,那么大……少帅就买了那颗,当场就给苏二小姐带上了,你们不知道,少帅给苏二小姐戴戒指时的侧脸,那么专注,不行了,我要晕过去了……”

    旁边的人终于忍不住了:“人走了没,我们去看看?”

    “还没,好像现在苏二小姐正在给少帅选戒指呢,好浪漫啊……就是他们身后跟着大头兵,看起来凶巴巴的有些吓人。”

    女孩儿说着说着又星星眼了:“谁说少帅脾气不好的,你们是没看到,少帅是没有什么表情,可每次苏二小姐低头或者没看他的时候,你们不知道少帅的眼神……”

    姑娘捂着胸口幻想着:“能被他那么看着,让我死都成!”

    旁边的姑娘们都呆不住了,想要走,可看到柜台前这个磨蹭了这么久还不买东西的女人又走不成……最终,还是想看少帅和苏二小姐撒狗粮的心战胜了敬业精神,其中那个最着急的姑娘便是不耐烦道。

    “夫人您挑了这么久选好了没,如果不买的话我们先走了您慢慢选吧。”

    说着就要离开。

    苏画乔原本就紧握的手便是一僵,蓦然咬牙,习惯性想要指责她们势利眼的行为,可话到嘴边又是生生忍住。

    她知道,苏暖现在就在这里,如果她和人起冲突,被看到,那无地自容的只会是她自己。

    心里知道是这样,可一想到自己已经沦落到要被几个导购奚落,苏画乔便是满心不甘。

    可即便是满心不甘,她也只能生生按捺无法发作,咬牙握拳让自己忍耐着,心里莫名的对苏暖又恨了几分。

    就是苏暖,就是苏暖让自己被赶出苏家,父亲现在也不认她,还抓了她娘,现在……苏暖是京海首富的女儿,要风风光光嫁给少帅,可她,却像个笑话一样,围着一个每天苦哈哈拿课时费的男人,整日要为柴米油盐发愁的女人。

    苏画乔暗暗咬牙,看了眼那已经迫不及待想让她离开的导购小姐,抿唇,转身就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旁边一道清润的声音响起:“苏三小姐清雅,这绿宝石过于俗气配不上小姐姿容,倒是蓝宝石那套不错……小姐觉得呢?”

    话音未落,苏画乔就看到,一名极清隽的男子,坐在轮椅上,被人缓缓推过来,那双清冽宛若古谭般的眸子,噙着淡笑看着她,仿佛能直直看进她心里。

    只是一瞬,她便认出来眼前人。

    慕家大公子,慕玥。

    接着她就听到慕玥淡淡朝那柜台小姐道:“那套蓝宝石的首诗装起来给苏三小姐,记在我账上。”

    这边,苏暖被慕枭不容分说将嵌了颗超大粉钻的戒指套到她手上,看到她作势要拿下来,慕枭便是气急:“敢拿下来爷剁了你的爪子。”

    苏暖撇嘴不屑的看着他:“瞧瞧,就你这情商,能娶到媳妇儿真是老天开眼,你还不对本宝宝温柔点。”

    听到她自称宝宝,慕枭便是鄙夷:“要不要脸了……”

    苏暖呵呵哒白了她一眼。

    以为她没听到他偷偷叫她小宝贝,真是,口嫌体正直,闷骚。

    她低头看手上闪啊闪的戒指,慕枭依旧是傲娇且嫌弃的睥睨着她的后脑勺,可看着看着,便是忍不住低头啄了下,苏暖抬头,他又是一脸若无其事。

    苏暖有些好笑,这时候,导购小姐将包装好的男戒也拿过来了,双手递给她,然后就是一脸艳羡的看着她和站在她身边的慕枭。

    苏暖道谢后收起戒指,然后起身朝慕枭道:“走吧。”

    一直巴巴看着她手里戒指,却见她没有要给他的意思,慕枭便是皱眉,分明想开口,然后又是生生按捺下去,还有些愤愤的白了她一眼。

    苏暖心里好笑,却只当没看到,拉着慕枭朝外边走去。

    后边宁琛带着警卫跟着。

    慕枭看到她半点没有要把戒指给他的迹象,冷冷哼了声,故意放慢步伐。苏暖却是浑不在意,自顾自走在前边,偷笑着想着,看他能忍多久。

    趁着慕枭落后她两步,宁琛上前几步附到慕枭耳边低声道:“少帅,一切都安排好了,您和苏小姐到山上后,下边就点燃烟花……”

    慕枭满意点头,然后又是看着前面那道灵巧的身影,眼角闪过笑意。

    在他们两个第一次那啥的地方求婚,一定会刻骨铭心吧……嗯,虽然陆之庭说他有些禽兽。

    到时候她总该把戒指给他了吧……坏透了,明知道他眼巴巴看着,却故意吊着他。

    慕枭暗暗咬牙加快步伐追上去,心里已经在盘算着,下次一定要欺负的她乖乖讨饶。

    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到走在前面的苏暖忽然转身……

    自从她说不愿意离开后就再没出现过的三八忽然出现了,声音极为人性化的颤抖着。

    “宿主,车里有炸弹。”

    苏暖根本来不及多想,只是下意识转身,狠狠一把将慕枭推了出去,只听到轰然一声响,她感觉到自己猛地飞了出去,瞬间失去意识……

    ------题外话------

    那个,看在这几天更新比较多的份上,求个票票吧……大家,有票的捧个票场,没票的捧个人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