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间,轰然一声响之后,汽车已经瞬间变成散架了的火球,车里的司机和正在开车门的警卫已经看不出来人形,四周的人尖叫着四处奔逃,宁琛面色煞白冲过来,就看到少帅双眼赤红爬起来就要朝前扑过去。

    前边,远远的,苏小姐就那么躺在街道上,一动不动。

    慕枭爬起来就是猛地甩头,他耳朵里面嗡嗡作响,又有吱吱的鸣声,整个世界似乎都在晃动,他跨出一步,就像是失去了平衡一样踉跄着要跌倒。

    宁琛只是被爆炸声震得耳鸣,连忙上去扶住慕枭急忙询问:“少帅您怎么样,您……”

    “苏暖呢?”慕枭甩着头像是还有些不清醒。

    宁琛连忙开口:“苏小姐在,少帅您先不要急,苏小姐在那边。”可刚朝苏暖那边看过去,宁琛便是猛地一僵。

    他看到,苏暖头下面,缓缓晕出一滩血迹。

    刚刚他看得分明,最后关头,是苏小姐挡在少帅前边一把将少帅推开,而她自己却直接被掀飞出去。

    “苏暖……”慕枭一把甩开宁琛,猛地冲过去,跌倒在苏暖身边,伸手想要抱她,却又是拼命甩头。

    他觉得这只是一场噩梦,不然他为什么头这么疼,四周这么乱,她……为什么不理他。

    直系军已经迅速封锁了整条街,陆之庭带人赶来的时候就看到慕枭死不松手抱着苏暖上了救护车。

    看到慕枭被染红的衣服,他身体一僵,面上血色尽失,这时,宁琛走过来压低声音道:“少帅没有大碍,是苏小姐……”

    直系军第一医院被军队围成了水泄不通。

    苏蔓从前一个手术室出来,还没缓口气儿就发现医院氛围不对,再看着四周噤若寒蝉的医护人员,顿时有些不解上前。

    刚想问就被人低声制止:“别说话。”

    说着就是指了指前边紧闭着的手术室门,透过守在手术室外的士兵,苏蔓忽然看到了慕枭。

    此时,慕枭坐在手术室外,半边衣袖被鲜血染透,手里握着一把枪,手肘撑在膝盖上,死死看着前边的手术室,面无表情。

    苏蔓心里忽然生出不好的预感,她怔怔推开身边同事,不顾同事的阻拦一步步朝手术室方向走去,还没靠近,就撞上一堵人墙。

    怔怔抬头,看到陆之庭,她张嘴,一开口,才发现声音嘶哑有些发颤:“谁、谁出事了啊?”

    她安慰自己,也许不是她想的那样呢,一定不是的。

    可下一瞬,她就被陆之庭忽然一把抱住朝外边拖去,周围的医护人员都惊呆了,想要上前,却又被枪顶着不敢乱动,眼睁睁看着苏蔓被拖出去。

    有人低声说道:“好像是苏二小姐出事了。”

    其余人顿时愣住……他们都知道苏蔓是苏家大小姐。

    又有人低声说:“好像是少帅车炸了,如果不是苏二小姐,被炸的就是少帅……”

    看着那边面无表情却握着枪的慕枭,一众人互相对视,再也不敢出声。

    外边,苏蔓拼命厮打着,陆之庭就是不松手,哪怕被苏蔓狠狠一口咬到手背上也是硬生生咬牙忍着,末了,眼看着苏蔓疯的不行,他只好压低声咬牙警告:“你没看到少帅要杀人的架势,他现在谁都不认,你过去是不是想找死!”

    苏蔓猛地一僵,接着就是更疯狂了。

    “有本事让他杀了我,我妹妹要是有个好歹,他不杀我我也要杀了她,你放开我,放开我……”

    陆之庭满脸无奈,只能死死抱住不让她进去。

    他比谁都了解慕枭,慕枭现在看着很冷静,可看眼睛就知道,他已经要疯了。

    苏二小姐这次要没事还好,如果她真的出了什么事,京海市……怕是要大乱了。

    那位可是宁杀错不放过的主儿!

    医院里面的人都觉得整个医院的温度都降低了,也没人敢靠近过去给慕枭检查,所有人都是死死看着手术室,心里祈祷着。

    可千万别出事了,不然他们怀疑自己还能不能走出医院了。

    不知过了多久,咚的一声……手术室门从里面拉开。

    慕枭腾地就站起来冲过去,出来的是个小护士,乍一看到他凶神恶煞扑过来,不及反应,顿时吓得腿软就要滑落下去。

    宁琛眼疾手快将人扶住低声呵斥:“说话,苏小姐怎么样?”

    阮琳琳看了眼全身都是冷厉杀气的慕枭,终于咬牙深呼吸开口:“苏小姐……脱险了。”

    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可场中的每个人都感觉自己都是死里逃生了一般。

    慕枭身体晃了晃,接着就是直接朝手术室里面冲进去。

    外边,苏蔓在听到同事跑出来传的话后身体顿时一软,直接就滑落下去,要不是陆之庭一把抱住她,她整个就要跌坐在地上。

    看到一向冷着脸的苏蔓捂着脸呜呜哭起来,陆之庭有些无奈,同时又很庆幸。

    幸好,幸好……

    苏暖恢复意识的第一瞬,听到的就是慕枭沙哑的声音。

    “她为什么还没醒?”

    有人小心翼翼劝他:“少帅,苏二小姐头部受到重创,再加上麻药,她昏睡是正常的,很快就会醒来,您……是不是让我们检查一下您的身体状况?”

    重创?

    苏暖先是愣了一瞬,接着才想起来失去意识前的事情,轰然炸毁的车辆和身后那巨大的火光气浪,还有后脑砸到地上时的钝痛。

    她当时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没想到,真是命大。

    慕枭一直在守着她吗,都不管自己的伤!

    苏暖心里一软,手指动了动,缓缓睁眼……她听到有人惊呼了声:“醒了。”

    可她却是蓦然愣住。

    她知道自己睁开眼睛了,然而,她的眼前,是一片浓浓的黑暗,黑到极致,没有半点光晕。

    愣愣的还没回过神,就感觉到一人猛扑过来,一把握住她的手。

    是慕枭,他的声音沙哑,还带着些隐隐的颤抖,分明想握紧她的手,却又不敢大力的样子。

    “暖暖,你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疼不疼?”接着就是把握着她的手紧紧按在唇上,像是松了口气。

    “你没事就好,你这个蠢女人,你知不知道,我快吓死了,还好你没事,你要是……”他顿了顿便是咬牙:“以后不准再这么胡来,听到没?”

    只能听到声音,苏暖却能想象到慕枭眼睛泛红又强撑着凶巴巴的模样。

    她有些想笑,却又笑不出来,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漆黑,嘴巴张了张,发觉嗓子干哑。

    “慕枭……”

    “我在。”慕枭握着她的手又放到唇边亲了亲。

    苏暖抿了抿唇,哑声开口:“我好像……看不到了。”

    慕枭猛地一愣,第一时间竟是没反应上来什么,可下一瞬就猛地反应过来,看着她没有焦距的瞳仁,竟是瞬间呆滞在那里。

    缓缓伸手过去,她的眼睛茫然睁着,眨也不眨,只是睫毛在隐隐颤抖……慕枭那只手也跟着颤抖起来,本来就苍白的面色瞬间变得更加惨白。

    苏暖觉得自己还有些晕乎乎的,就听到慕枭哑声开口叫医生,然后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靠近,周围七嘴八舌她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只感觉到有人掰开她的眼睛,她不舒服的皱眉想要躲避。

    在这过程中,她的手始终被用力握着,能感觉到慕枭握着她的手也在隐隐颤抖着。

    她听到医生似乎要对慕枭说什么,却被制止,周围很快安静下来,她只能听到慕枭的呼吸声。

    这样子的沉默让什么都看不见的她更加茫然无措,她下意识反手握住慕枭的手,就感觉到他猛地一僵。

    “我、我没事的……”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下意识这么说。

    说完,就感觉到握着她的手再度收紧几分,却掩不住那份颤抖。

    她看不到,自然也不知道慕枭此刻的模样。

    他还穿着那间沾血的军装,下颔冒出青青的胡茬,双眼赤红死死握着她的手,却在听到她说没事的时候,蓦然红了眼圈,眼中冒出湿意,可又在一瞬间被他强行压了下去。

    强逼自己冷静,慕枭嘶哑的声音开口:“我知道,你没事的,别害怕,我在……医生刚说了,你没什么大碍,修养一阵子就好了……”

    苏暖顿了顿,嗯了声。

    即便是看不到,她也能感觉到,慕枭在撒谎。

    她心里想着,是不是因为她不遵守规矩,在任务完成后还不愿意离开,这是给她的惩罚。

    以前是癌症,这次是瞎眼睛么。

    花样还挺多的。

    “我没事,就是口渴,想喝水。”她缓缓开口。

    慕枭身体一震,仿佛瞬间清醒过来,蓦然坐直,然后就是压了压她身上的被子:“我去给你倒水,你别动,乖乖躺着,好不好……”

    她嗯了声,感觉到慕枭在她手上亲了下,然后起身,拉动椅子的声音异常清晰。

    她早就听说过,没了眼睛,人的耳朵啊鼻子啊都会敏感许多,原来是真的。

    慕枭深深看了眼她,双手死死握拳,转身朝外边走去,走廊上是一众噤若寒蝉的医生。

    慕枭走出去,身上满身煞气。

    “说,怎么治,要多久能恢复?”他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跳着,一想到她发现自己看不见了,第一句话竟是来安慰他,慕枭就觉得想杀人。

    他见不得她这样,他宁愿她和以前一样蔫儿坏气他,不想看到她这么乖。

    他看着心肝都疼了,疼的想杀人!

    被他冷冷质问,那几名医生互相对视,哆嗦着,终于,资历最深的那个被推出来,战战兢兢却不得不给他说实话。

    “视神经出现不可修复断裂……”

    慕枭冷冷打断:“说人话。”

    那医生身体一抖,牙齿格格作响:“治……治不好了。”

    慕枭猛地就想拔枪,可就在这时,他听到身后病房里砰得一声响,顿时变了面色刷的扭头冲进去,却在推开门的一瞬,看到几乎让他目眦尽裂的一幕。

    苏暖头上还缠着厚厚的纱布,人却狼狈的趴在地上,摸索着想要扶着东西起来……

    他瞬间就红了眼睛。

    苏暖也没想到会这样,她先是喊三八,想着能不能给她开个外挂什么的,别真瞎啊。

    可是,任凭她怎么呼唤,三八没有半点反应。

    苏暖也有些无语。

    她隐约能听到外边的声音,就怕慕枭泛起悍劲儿胡来,她觉得自己虽然没瞎过,可以前也是看得见的,大致也能想象得来病床的大小高度之类的。

    可没想到,坐起来刚想着往床边挪一挪,结果屁股就落空趴了下去……她觉得有些尴尬,所以没出声,想着在被看到之前自己爬起来,可下一瞬,脚步声靠近,她还没反应上来就被腾得抱了起来。

    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她有些无奈,尽力想象着让自己的眼睛看起来不那么瞎,刻意眨了眨,低声解释:“我没事,就是没坐稳,你别怪别人,能活着得感谢人家了。”

    她感觉到慕枭抱着她的手紧了紧,接着就是靠过来,埋头在她颈边闷闷嗯了声:“好,不怪他们。”

    苏暖身体猛地一僵,她感觉到有湿热的液体滴到她脖子里……慕枭哭了。

    她顿时就慌了……

    ------题外话------

    看在少帅哭了的份上,再求个票票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