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京海民众很快就知道了那一场枪战的缘由:原来是在查烟土案。

    贩卖烟土的是倭国商人,勾结了京海内鬼,让大量烟土流入。

    幸好因为少帅慕枭的强硬手腕,那些流入的烟土还没来得及流散开来,就被他连人带货一锅端了。

    没多久,整个京海民众都得到了一个消息:

    少帅要在码头,当着那些倭国还有西洋商人以及往来船运商人的面,亲自烧了那些烟土,毙了那些将烟土贩进京海的倭国人。

    所有人都拍手称快。

    谁都知道烟土这东西有多可怕,一旦被外国人大量输送进来,那可是能亡国的。

    而且,少帅早就在京海下了禁烟令,染指烟土者,死!

    现在,少帅终于把这次京海背后最大的烟土贩子抓了出来,连带烟土一并处置,真可谓是大快人心。

    只是,在抓捕过程中,少帅的哥哥为了保护少帅,被倭国枪手杀死。

    所有人都道:可惜了那个大少爷了。

    到了销毁烟土那一日,慕枭当着所有京海民众的面,指挥座下直系军,将那堆成小山的烟土,倾倒进早就挖好的巨大水池当中……最后又在水池中倒入生石灰。

    滚滚的浓烟冲天而起,四周的京海民众欢呼鼓掌呐喊,所有人的口中都喊着两个字。

    “少帅!少帅!少帅!”

    被绑在地上的黑衣人中一人蹭掉了嘴里塞的布,挣扎着爬起来就冲着四周的京海民众叽里呱啦尖声叫喊。

    虽然听不懂,可所有人都在那倭国人面上看到了憎恨还有厌恶,以及威胁!

    然后,所有人就看到,少帅慕枭慢条斯理举枪……一枪将那倭国烟土贩子爆了头。

    然后又当着码头所有人面无表情简单说了一句话:京海对烟土零容忍,他慕枭对烟土贩子,也是零容忍。

    这个画面,后来在京海,被所有民众口口相传了很多年,自然,这是后话。

    烟土事件落幕,背后的黑手慕玥也死了,对于慕枭给出的慕玥死因,苏暖知道,他是给自己真正的大哥的。

    真正的慕玥为救弟弟英年早逝,他不该因为一个鸠占鹊巢的外来者而背上骂名。

    也是这时候,苏暖才知道了原剧情中,慕枭为什么后来却成了贩卖烟土背黑锅的。

    他那时候想必根本不知道眼前的慕玥已经不是他哥哥,只当是自己哥哥犯了禁忌。他不能对救过自己命的哥哥下手,却也不能让这件事就这么过去,所以才自己顶了罪。

    很可能,后来他被枪杀都是慕玥的手笔,毕竟,慕玥要的可是直系军。

    哪怕慕枭被夺了少帅位子,可只要他在一天,提起少帅,所有人想到的还是慕枭,而不是慕玥。

    所以,对慕玥来说,慕枭必须死。

    想到这里,苏暖便是一阵心疼。

    还好,慕枭再也不用走上那条老路,不用死的那么不值,还背着满身骂名。

    经此一事,慕枭的形象俨然已经要超过他父亲慕大帅,在直系军中也已经成为能与父亲比肩的存在。

    经过这段时间,苏渊博其实已经冷静下来,知道女儿伤了眼睛不应该算到慕枭头上,可一看到自家女儿原本灵动的双眼变得一片茫然的样子,就止不住的心疼,所以,即便是和其他人一样认可慕枭这个人,却始终没有松口。

    他心里想着,如果慕枭能再坚持一段时间,可见对自家女儿真的就是非卿不可的,那他也愿意松口答应,毕竟,他知道苏暖喜欢慕枭。

    所以,苏渊博在等着慕枭再次上门。

    然而,销烟事件已经过去大半个月,慕枭却再没有任何表示,甚至都没再上门来了。

    苏渊博只以为是自己把他吓退了,又想着是不是那兔崽子现在比起以前更是非同凡响,难不成是嫌弃自家女儿的眼睛了……越想越是气恼,然后就冷哼决定:即便是那兔崽子以后求上门了,也绝不松口了。

    毕竟,自家姑娘是好姑娘,可不是非得扒着他慕枭一个人。

    青帮那个霍铮就不错。

    虽说出身黑帮,可近些年,青帮早已经不再是以前那种靠杀人放火发财,而是正经的做生意了。

    虽然还是帮众性质,可也算是走到明面上了。

    更不用说,那个霍铮年纪轻轻就能将青帮牢牢握在手中,偏生年轻人看起来还一团和气,不像是帮派头领,更像是翩翩公子。

    每次来苏家拜访,从来不空手,却也不浮夸,要么是一块好茶,要么是玉器字画,体面还让人舒服。

    哪怕他知道,这霍铮也是冲着自家小女儿来的,可人家年轻人在他面前向来都是规规矩矩,见了二丫头也是温和守礼。

    不像那个土匪一样的慕枭,每次当着他的面也不知收敛,看着自家女儿的眼神像是饿狼扑食。

    任谁看到自家闺女被这么盯着瞧,心里也不会舒服。

    可苏渊博不知道,他以为许久未见的慕枭,每天天一黑,就跟个毛头小子一样,跳墙翻窗直接进自家女儿闺房。

    自从苏暖眼睛失明后,慕枭就再没有碰过她,即便是每天来,也只是搂着她说说话,哄着她睡觉,然后在她睡着后又轻手轻脚离开。

    紧贴在慕枭胸口,苏暖就听到他终于将憋了许久的话问了出来。

    “你是苏暖吗?”

    苏暖笑了笑:“我是。”

    顿了顿,她又说道:“我是苏暖,可我不是苏二小姐。”

    慕枭一直紧锁着的眉头终于缓缓舒展开来。

    难怪,难怪她和自己调查出来的苏二小姐,除了样貌以外,行为性格根本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感受到背后慕枭的手缓缓收紧,苏暖轻笑着:“想知道我怎么来的吗?”

    她以为慕枭会想知道,可下一瞬,就听到他沉声问道:“我只想知道,你会不会离开。”

    已经发生那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他现在根本不会再和以前一样觉得很多无法理解的事情是无稽之谈。

    他不知道她怎么来的,只想确认,她不会离开。

    苏暖沉默下去,半晌,才是轻轻道:“我不知道。”

    她不知道,她与慕枭,谁会先离开。

    三八说过了,每个位面,反派都是以死亡结局,上个世界,她拼尽所有一切救了罗烬,所以导致了这个世界位面的混乱,甚至还有三八口误之下说出的“主神”。

    她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也不想欺骗慕枭。

    所以,只能是不知道。

    她也的确不知道。

    苏暖感觉到慕枭放在她背后的手再度紧了紧,将她按进怀里……然后,他的气息就靠近了。

    眼前一片黑暗,对于触觉却仿佛更灵敏了。

    她觉得自己像是风浪中的小舟,陷进柔软的大床,整个人被慕枭身上强势却又温柔的气息笼罩着,唇齿纠缠间伴随着越来越浓重的气息。

    紧贴的身体让她分明能感觉到慕枭身体的变化,可是,在捉着她舌头重重吮吸之后,慕枭却是埋头在她颈边深呼吸平复着,让自己缓缓平复下来。

    苏暖没有动,只是温顺的贴近他。

    她能感觉到慕枭内心的挣扎,也能大致猜到是什么原因。

    然后她就听到慕枭埋头在她耳边,轻咬着她的耳垂,哑着嗓子道:“我们结婚吧。”

    苏暖正想开口,却又被他一根手指轻按住嘴唇。

    “现在先别回答……等我求婚,好不好?”

    苏暖轻声低笑着,点点头:“好。”

    她感觉到慕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边,闷闷的:“我是不是很自私。”

    他犹豫了这么久,就是因为知道现在的时局不对。

    身为直系军少帅,他比普通人有灵敏一万倍的嗅觉,他知道国门外虎视眈眈的野兽已经蠢蠢欲动,那些烟土就是他们想要兵不血刃打开大门的利器。

    这条路没能走通,那些野兽,又岂会善罢甘休。

    从这几日家里老头子与袁大帅通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多就能知道,很快,这天下就要不安稳了,而且,这次和以往三系军阀之间的较劲又本质上的区别。

    一旦真的乱起来,那就是大乱!

    一旦大乱,他身为直系军少帅,必将要站在战场最前面,如果娶了她,万一……那她又该怎么办。

    他不该这么自私的。

    慕枭这段时间一直在劝自己,劝自己不要这么自私,没有他,她也许能活的更好。

    霍铮那个伪君子,都能想出讨好苏渊博这样的迂回路线,可见对她的上心。

    如果自己要去前线,那霍铮会是她最好的归宿。

    慕枭这么告诉自己……可只要一想到她会和别人站在一起,他就觉得自己根本做不到这么无私。

    他想要她幸福,可也想这幸福是自己给她的。

    劝了自己好多次,可只要一看到她,就再也没办法说服自己……就自私这么一次。

    慕枭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

    第二天,慕枭一本严肃却手心冒汗的走进苏家大门的时候,就看到霍铮正与苏渊博坐在一起,研究一套瓷器。

    他没研究过,却也有眼力劲,知道是好东西。

    看到他,苏渊博先是一愣,接着就是轻咳一声挑眉……霍铮则更是直接,噙着淡笑开口:“慕少帅怎么来了,来看苏世伯的?”

    虚伪、无耻、不要脸。

    慕枭心里冷笑着,理都不理霍铮,看向苏渊博,抿了抿唇:“岳父,我来接暖暖去吃饭。”

    一句“岳父”让苏渊博为了拿姿态而喝下去的茶水瞬间喷出来,坐在旁边的霍铮则是一脸目瞪口呆。

    看着慕枭,霍铮这才意识到,哪怕是这慕少帅看着再怎么冷漠不近人情,可若是不起不要脸来……自己绝非对手。

    苏渊博几乎要不知道怎么回应,因为他发现自己怎么回应都不对,只要接话,那不就是认可了慕枭这声“岳父”!

    小兔崽子,得了慕大帅的真传,脸是说不要就不要,不带半点含糊的……

    ------题外话------

    这几章都检查了两遍的,应该……没虫子了吧,再有就真是眼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