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快亮的时候,楼上传来脚步声,苏家三人刷的回头,就看到苏暖穿着慕枭原本要求婚那一日穿的鹅黄裙装走到楼梯口,抿唇,轻笑了笑。

    身后是双眼通红的丫鬟。

    “我穿这样去,他见了会高兴的吧?”她仿佛有些羞涩。

    苏蔓捂住嘴扭头不愿再看……沈婉容连忙起身,强笑着:“好看极了。”

    苏暖点头:“那就好。”

    东方透出第一抹鱼肚白的时候,汽车轰隆声响起……城门口,所有人扯着脖子急急看去,没多久,一队军车撕破晨雾闯进视线。

    为首的车辆上,巨大的黑幡悬挂在车头,押车的士兵,每个人袖子上都有一圈黑。

    人人神情肃穆,随即,枪声响起。

    鸣枪,告诉少帅,您已归乡……

    不知是谁先哭出声来,瞬息间,哭声从城门处泛滥成海。

    小小的孩子不知道父母为什么哭,周围人都在哭,于是,他们也在哇哇大哭着……哭声让街边两侧的烛火都颤抖起来。

    阮琳琳低着头哭的不能自已。

    看着那辆灵车,她怎么也不敢相信,那么好的少帅,以前还对她温声细语过的少帅,现在就躺在那车厢内冷冰冰的棺木里。

    少帅那么喜欢二小姐,他怎么舍得扔下她一个人啊。

    单纯的姑娘哽咽着,她宁愿自己替少帅死的!

    忽然,有人忽然低呼一声。

    “二小姐。”

    在京海民众心目中,能被称为二小姐的,只有苏家那位二小姐了……所有人都知道她与少帅是一对,二小姐等了少帅这么久。

    心上人归来,却生死两隔。

    然后人们就看到那一抹两眼的鹅黄色。

    周围所有人都是肃穆的黑衣,那一抹鹅黄,就那么站在街道中央,迎着车队,缓缓走来。

    灵车停下,宁琛跳下车,大步朝苏暖走过来……走到她身前,却又蓦然红了眼眶。

    后边车队都停了,那些士兵下车列队,直直看着这边。

    “夫人。”宁琛的声音颤抖:“对不起。”

    下一瞬,他忽然一声喊:“敬礼!”

    啪得一声,整齐划一的响声,那些士兵齐刷刷敬礼。

    苏暖睫毛轻颤着,声音也轻飘飘:“你们辛苦了,我……想见见他。”

    说罢,她又是回头对着苏渊博几人的方向,顿了顿,低声开口。

    “爹、娘、大姐……对不起你们。”她轻声道:“我不想让他孤零零一个人,我想去陪着他。”

    三人根本没听出她言外之意,只当她想陪着慕枭一起回家。

    苏蔓上前轻挽着她的手:“姐姐带你过去。”

    说罢,便是小心握住苏暖手臂,将她朝灵车引去……

    被苏蔓扶着爬进车厢,触碰到那坚硬冰冷的棺木,苏暖蹭的缩回手……只觉得那一瞬,像是有刺骨的寒冰,直直刺进她心里。

    他就在里面躺着,他会不会冷,会不会孤单,会不会害怕啊……

    她回头朝苏蔓道:“大姐,你回去吧。”

    苏蔓看着妹妹这样子,心里忽然涌出不好的预感,然后她就是回身钻进车厢,不容分说握住妹妹的手。

    “姐姐与你一起接少帅回家。”

    不等苏暖开口,她便是继续道:“我是她大姑姐,他不会拒绝的。”

    苏暖抿唇垂眸,没有作声……

    少帅的灵车一路驶回慕公馆,慕大帅在门口等候……所有人都看到,几日不见,原本孔武的大帅却已满头白发,脊背隐隐佝偻着,满身萧索……

    苏暖被苏蔓不放心的要送回家,她温顺的没有反对,只是在离开前,回头看了眼,空茫的大眼里满是宁静,看着灵车方向,那眼神,一如既往,像是在看自己的爱人……

    ……

    少帅出殡那日,整个京海市全城戴孝,一路护送,只是所有人都奇怪的是,没见到苏家二小姐。

    那一日少帅归乡时,一身鹅黄俏生生站在街道中央的姑娘,不知道让多少人哭碎了心肠。

    有人叹息:不来也好,要眼睁睁看着爱人被深深埋入寒冷黑暗的地下,任谁都要痛断肝肠。

    纸钱漫天飞扬,伴随着漫无边际的哭声……苏蔓惨白着一张脸踉跄着冲过来,一个趔趄,被陆之庭单臂接住。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苏蔓怔怔看着陆之庭,喉咙咯咯作响:“我妹妹……不见了。”

    她一直守在楼下,根本没看到苏暖下楼,甚至,楼上没有过任何响动,直到她早上不放心进去,推开门,房间里空无一人,窗户大开着。

    陆之庭面色也变了,他忽然想起来,起灵的时候,抬棺的几名士兵那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趔趄。

    分明是对棺木重量的错误估计。

    陆之庭的面色也白了……他回头,看着已经下葬落到巨大墓坑里面的棺木,一个可怕的念头浮出来。

    苏蔓六神无主,她父母已经要急疯了。

    就在这时,她看到陆之庭忽然上前几步,然后,单手拽着绳子纵身跃下墓坑。

    站在慕枭棺木前,陆之庭沉沉咬牙:“大哥,对不起了。”

    活人总归不能不顾……大哥那么心疼二小姐,也一定能理解他。

    四周的人远远被警卫队隔开,可所有人都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开棺。”陆之庭一声令下,周围的警卫有瞬间的茫然,没人动手。

    宁琛也跳了下来,看到陆之庭死死看着棺木的神情,又是回头看了眼苏蔓,他咬牙……自己动手。

    旁边的警卫也意识到事情不对,连忙过来帮忙。

    等到棺木掀开的一瞬,陆之庭与宁琛都是无意识踉跄着倒退两步,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情形。

    巨大的棺木里面,慕枭一身军装笔挺,面色灰败仰面睡着,他的身边,穿着那身鹅黄纱裙的姑娘,紧贴着他,就像是两人以往无数次相拥那样,一只手轻轻抱着他,放在他胸口,仿佛在告诉他。

    再黑暗冰冷的地方,也有我陪着你。

    她的手上,带着慕枭亲手做的那枚不起眼的戒指。

    她的胸口,分明已经没有呼吸。

    苏蔓噗通跌倒在地……

    没多久,京海市就传遍了:苏二小姐殉情,与少帅慕枭同棺而葬,闻者无不叹息落泪。

    徐沛然从学校上完课匆匆赶回家的时候,旁边路上的人正在说的也是这件事。

    在人们心里,少帅慕枭与二小姐苏暖,已经俨然是传说一般的人物,完美到不真实。

    所有人都在感叹,那该是何等的深情,才能让他们那般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徐沛然有一瞬间的恍惚。

    曾经,他好像也是这个故事中的一员……可现在呢。

    他每天是上不完的课,回家还要照顾生病的二老,以前心中的风花雪月已经尽数被生活消磨……路过虹苑的时候,他朝里面瞥了眼,然后又是收回视线。

    他知道,苏画乔已经成为那些风尘女子中的一员。

    他竟然没有多少感觉……也许,他的心,在那次看到苏画乔与慕家大少一同进入饭店包房的时候,就已经熄灭了所有生机了。

    他忽然又觉得有些失笑。

    苏暖那般的传奇女子,他当初是怎么鬼迷心窍,退了她的婚选了苏画乔的……好遥远的事情,仿佛已经是前世了。

    后记:

    京海很快就恢复了以往的繁荣,并且越来越兴盛。

    而少帅慕枭与苏家二小姐的故事,一代代流传了不知多少年,演变了不知多少版本的话本与电影……可当初亲眼见过慕少帅与苏二小姐的老人,看过那些以他们为原型改编的电影后,无一不是叹息摇头。

    根本没有人能演出那对璧人的半分神韵。

    老人眯眼遥遥回想着那个年代:军装威武,面容俊美凛然的年轻统帅,带着娇俏动人的千金小姐,满面笑容走进金碧辉煌的花国饭店,引来四周人满满的艳羡……

    那是个动荡的年代,也是个美好的年代啊……

    ------题外话------

    不舍得,心疼……呜呜呜,恨自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