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一次做任务,她觉得自己最起码应该稍微紧张一下之类的,以示尊重,可终归,拗不过那种信手拈来的感觉,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太淡定了,简直不要太牛气哄哄。

    也可能是戏演的多了有经验了吧。

    按照剧情,她要做的就是让可怜的炮灰苏暖崛起,然后攻陷大反派白承泽,顺带攻陷其余两个渣男:耽误而间接害死了原主的太子白承意,以及对原主下药后带走,又冷苛对待以及到后来见死不救的神医莫轻尘。

    有些好奇抬头去那缓步走来,满身矜贵又俊美不凡的太子,只是一眼,她便是暗暗挑眉。

    果然是,龙子就没有长得不好的。

    白承意一身浅黄锦袍,俊逸张扬,那原本应该处处留情的桃花眼,因为身处高位又多了几分不怒自威,缓步朝这边走来,分明是噙着笑的,可苏暖却能轻易分辨出他眼底的冷淡和厌恶。

    暗暗挑眉,视线回到脚下那梨花带雨的娇小姐身上,她悠悠然起身。

    被身后宫女小心搀扶着……她左手将右手那精美繁复的宫装衣袖拈起,拎起桌上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茶壶,缓步上前…直接将壶中茶水从那跪在地上的娇小姐头上倾倒下去。

    那娇小姐惨叫一声,正好走过来的太子白承泽也是一愣,接着就是蓦然蹙眉。

    “太子妃,你在做什么?”

    苏暖松手,茶壶啪得摔碎在地上……她瘪嘴,扭头嗔怪的看着白承意:“你这么大声,吓坏人家。”

    分明看到白承意嘴角微抽,她心里暗笑,却还不罢休,拖着繁复的宫装纱裙上前,可怜兮兮举起手娇气嘟嘴:“你瞧,我的手都给茶壶烫红了呢……”

    看我不爽啊?气死你!

    果然,白承意眼底的厌恶更甚。

    那茶水隔着茶壶都能烫红她的手,她就不想想被她泼水的人会不会被烫到……为什么,分明与苏落是相同的容貌,性情却如此天差地别。

    一个那般巾帼明艳,气度不凡……眼前这个,却只知争宠夺爱娇纵无度。

    心里厌恶,可面上却滴水不露。

    白承意轻笑着握住捧到他眼前的一双小手,勾唇:“嫌烫的话,下次就不要这么做了……免得烫坏自己。”

    跪在地上挨了耳光还被浇了一头茶水的小姐暗暗咬唇。

    果然,太子殿下就和传言中一样,对太子妃极为宠爱纵容……她就不该趁着入宫赴宴来尝试接近太子的。

    非但没能得手,还被这个娇纵的太子妃如此羞辱……身为户部尚书嫡女,她柳如絮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

    白承意是轻声软语,苏暖却分明从他眼底看到了不耐,她撇撇嘴回头看了眼那娇小姐,低声道:“她说我给她泼脏水,那我就泼给她看咯……”

    白承意面上依旧噙着温和的笑,眼中的不耐却已经几乎按捺不住。

    “既然烫伤了手就回去东宫歇着,花鸢,扶你家娘娘回东宫好好休息,她今晚就不必赴宴了,好好养着便是,若是没照顾好你家娘娘,仔细你的脑袋。”

    苏暖身后那名领头宫女连忙跪下:“是。”

    下一瞬,白承意便是转身,看了眼还跪在地上的柳如絮,悠悠开口:“福安,带柳小姐去洗漱更衣,然后再送她回宴会上去。”

    说罢,不顾苏暖还拽着他的衣襟,头也不回负手离开。

    苏暖站在那里有些错愕,然后就是抿唇委屈的一跺脚,旁边的小太监福安连忙带着柳如絮,朝她行礼后忙不迭离开……一时间,亭中就只剩下苏暖和太监宫女。

    “我不想回去休息,我还要去宴会嘛。”

    她咬唇搅着丝帕委屈又不甘的看着白承意离开的方向:“我不去看着,指不定有多少狐狸精想要勾引承意。”

    身后的大宫女花鸢连忙上前哄劝:“娘娘,太子殿下这是关心您呢……您放心,咱们太子殿下从来就只有娘娘一个,连侧妃都不曾纳过,怎么会理会那么庸脂俗粉。”

    宫女很会说话,要不然也不会被白承意放在苏暖身边。

    知道这宫女是得了白承意的指示不准她今晚再出现在宴会上,苏暖表面委屈,心里却有些想笑。

    她正想回去休息休息理理思路……白承意嫌她娇纵蛮横出现在宴会上惹他心烦,她还不想看到他那虚伪温柔的桃花眼呢!

    “那……回去吧。”她可怜巴巴看了眼白承意离开的方向,然后就是垂首,闷闷不乐带着一群太监宫女浩浩荡荡朝东宫方向走去。

    身后,大宫女花鸢眼底闪过些无奈。

    太子要让所有人知道他宠爱太子妃,她这个贴身伺候太子妃的可真不容易……幸好,这太子妃虽然娇纵,却实在是单纯的紧。

    否则,单单大婚三月却不曾圆房这一点,放在任何女人身上都过不去。

    可这太子妃,被太子一哄骗,说是觉得她年纪还小,不忍她受疼,就给哄过去了,偏生太子妃还偷偷窃喜,只当是因为太子极为宠爱呵护她的缘故。

    真的爱的话,又有哪个男子不想得到心上人的身子……更何况还是太子妃这样模样顶好看的娇人儿。

    花鸢有些无奈。

    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太子,谁让这位太子妃,也的确……不太招人喜欢。

    身娇体贵又足够貌美,可偏生就是这性子啊……太过娇纵蛮横,动辄就对身边人呵斥打骂,还听不进去好话。

    刚开始她也是劝过的,说男人都喜欢乖巧柔顺的女人一些,可谁知,这位祖宗竟然觉得这是在指责她不够柔顺可人。

    从那以后,她也断了要将这位太子妃当主子的打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听太子的话比较靠谱。

    反正有太子骗着,这位太子妃也折腾不出什么风浪。

    想到这里,花鸢都有些感叹。

    这些出身高贵的女人,又何曾比她们这些低贱的奴仆好多少呢,被自己全心全意爱慕的夫君当成傻子一样哄骗着,还要承受四面八方不怀好意的视线,又要替太子当挡箭牌,娇纵蛮横名声越传越不好听。

    当这样的太子妃,到底图的又是什么啊!

    “啧啧,这就是太子妃和啊,果然啊,未来国母的待遇就是不一样……”

    苏暖泡在东宫清华池中,一边感受着温泉水洗凝脂的待遇,一边轻啜一口胡商进献的葡萄酒,再看一眼四周不断向池中抛撒花瓣的美貌小宫女们……顿时笑的见牙不见眼。

    神仙般的日子啊!

    “小美人儿,你叫什么啊?”她笑嘻嘻靠到那个最好看的小宫女旁边。

    那小宫女手一抖,连忙伏身跪下:“回,回娘娘,奴婢,奴婢叫小桃。”

    “好名字!”苏暖依旧笑嘻嘻,正想再开口,脑中突然响起三八没有情绪的冰冷声音。

    “提醒宿主,任务道阻且艰,切勿沉迷于美色,还有……宿主需要开启任务模式吗?”

    这三八的口气怎么听起来和之前不太一样,以前好像没这么冷冰冰的啊。

    算了,也不太熟,忍忍吧,终归还要相处。

    苏暖被温泉泡出来的飘飘然瞬间冷却,无语叹息一声,朝那小桃可怜巴巴交待:“小桃,你帮我去给花鸢姑姑说声,替我准备一桌宵夜,然后去书房请太子过来,好不好?”

    小桃的头压得更低,战战兢兢:“娘娘折煞奴婢了,奴婢这就去通传。”

    “……嗯。”苏暖无限哀叹的目送着小美人儿离开。

    东宫太子书房,听到花鸢传的话,白承意头也不抬:“不去,回去告诉她,孤正在批阅奏折,没空!”

    说着,他手腕行云流水,笔尖浅墨勾勒出一段美人发线……很快,一个极有神韵的美人跃然纸上。

    简单利落的长发,素衣策马,眉眼清冷,姿容不俗……正是有过一面之缘的苏落。

    一边勾勒着,白承意一边暗暗赞叹。

    怎么会有这样的奇女子,放着高贵优渥的出身不要,乔装从军,战功赫赫……世间女子与之相比,皆数庸脂俗粉。

    东宫这个更是胡椒粉,呛人!

    花鸢有些无奈的看了眼正在“辛苦批阅奏章”的太子殿下,只得应了声是,转身离开去给正在东宫满怀期待苦等太子的太子妃回话。

    而这时候,正在“苦等”太子的苏暖,已经几乎不受控制的吃掉了桌上一大半宵夜。

    好吧,她承认她有些没见识,可……真的太好吃了好么。

    羹汤鲜香,点心酥软诱人,小菜食材不菲雅致爽口……要不是多年来节食培养出的意志力,她很怀疑自己会不会吃得撑得睡不下。

    就在她吃饱喝足拍着肚皮躺在贵妃榻上的时候,外边传来花鸢的声音。

    听到回话,苏暖便是暗暗挑眉。

    批阅奏折……白承意天资极为聪敏,又不流入俗套,根本不是那种伏案辛苦的人。

    怕只是不想来见她这个娇纵蛮横占了他心爱女人位子的太子妃罢了!

    在花鸢面前装出一副黯然失神的可怜小模样,苏暖委屈哒哒:“承意这么忙啊,那我就不打扰他了,要不……你们陪我去外面走走吧。”

    一副小可怜要散心的模样,没人知道她是吃多了想要消消食。

    花鸢暗暗叹息一声,连忙张罗着给太子妃添衣服,然后夜游花园。

    不得不说,皇权中心处,一草一木都透着股子雍容雅致,她半是消食,另一半则是真切的观赏,等到消化的差不多了,她忽然眨眼:“承意那么忙,我去看看他吧,让他不要那么累。”

    说罢她就是按照原主记忆朝白承意书房走去。

    后边,花鸢有些无奈。

    太子妃去了太子更累好么,还要演戏……瞧瞧,连一国储君也有自己的不得已。

    可当苏暖到达白承意书房的时候,却发现刚好有人从里面走出来,只是一眼……她就有些呆愣。

    古代盛产美人吗?

    那人一身墨蓝锦袍,玉冠束发,眉飞入鬓,眼眸狭长,似温驯,又似淡漠……尤其显眼的是那极白皙到略显苍白病态的面色,还有那格外殷红的薄唇。

    那样的眉眼如画,那样的清风妖孽……

    三八淡漠冰冷的语调响起:“提醒宿主,反派白承泽出现。”

    苏暖停下脚步。

    看着那人背影缓缓远去,她倏地笑了,然后就是伸手撸了撸袖子朝身后一众太监宫女咬牙。

    “哪儿来的狐媚子,大晚上女扮男装钻太子书房……走,今儿晚上不给他扒层皮,我就不是太子妃!”

    身后几个太监宫女也大概看到了,正在心惊那人生的模样太过好看,听到他们太子妃的话,登时就明白过来。

    感情是这样……

    竟敢大晚上勾引太子,还女扮男装,这么骚,当他们这群东宫跟着太子妃混的都是死人不成!

    太子妃振臂一呼,义愤填膺的都把来看太子殿下这件事抛之脑后了,那勇敢无畏的模样让身后一众小太监宫女也都激动起来。

    扞卫东宫威严,需要他们站出来的时候到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