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太子生辰自然不同一般,除了帝后赏赐厚礼以外,各位皇子公主的奇珍异宝也是送了一批又一批,除此之外,还有长安城皇亲国戚的世子少爷小姐们入宫贺寿。

    一直折腾到了晚上,总算才到了宴会时间。

    御花园用宫灯装点的灯火通明美轮美奂,帝后只是象征性的露了个脸,然后就说为了不让年轻人拘束早早离席,没多久,席间就只剩下与太子年纪相仿的年轻一代权贵,而盛唐少将军洛舒,就坐下太子下手。

    洛舒也就是苏落,太子妃苏暖的双胞胎姐姐。

    因为苏落很早就扮男装,家里也有交代,原主苏暖早已习惯了对这个姐姐视若无睹,所以现在也少了苏暖和苏落相处这一环。

    她们只需要装作不认识就好。

    而苏落因为假扮成洛舒,相貌自然是有些许改动,再加上男女有别,即便是在面容上稍有相似,也根本没人会把两人联系起来。

    御花园的巨大长桌边,白承意与苏暖坐在最上首,两侧分别是长安权贵子弟,而洛舒,正坐在白承意左手下方不远处。

    早在苏落出现的时候,苏暖就看到,白承意的眼神移不开了,一直盯着苏落,满眼亮光。

    苏落一身便装,月白锦袍,玉冠束发,更显得面如冠玉,却又没有丝毫油腻感,让人一眼望去便觉卓尔不凡。

    苏暖也是满眼小星星,暗暗歪歪着自己女扮男装的话是不是也能这么好看。

    虽然满眼都是苏落,可白承意终究是太子,倒不会有什么出格的举动,与两边宾客寒暄的时候更不见丝毫失态,从苏落身上移开视线后那云淡风轻的模样更是让苏暖佩服的不行。

    果然是出身帝王家啊,最重要的就是演技。

    似乎发现苏暖正在盯着自己,白承意低头看过来,桃花眼中满是促狭:“是东西不好吃还是歌舞不好看,非要一直盯着我?”

    苏暖便是一脸迷妹笑:“是承意太好看了。”

    一如既往的狗腿谄媚,白承意失笑摇头,端起一旁的果酒递给她:“那就多谢我们太子妃娘娘的夸赞了。”

    苏暖只是盯着他笑,接过果酒,看也不看就是一口闷,等甜味过去才意识到不对,一张脸腾得就红了。

    白承意也是哭笑不得:“喝这么急做什么,又没人跟你抢。”

    苏暖呵呵傻笑着,背在身后的手冲着花鸢做了个手势。

    花鸢闪过了然的笑意,回头低声交待一个小太监,没多久,一行宫女端着托盘朝这边晚宴走来。

    那是苏暖亲手给白承泽准备的菜品。

    可就在那行宫女路过御花园的时候,去路忽然被挡住,等看到前面出现的人是谁,那些东宫宫女顿时变了面色,连忙屈膝行礼。

    “见过大都督。”

    白承泽没有出声,他身后一身劲装的四六抬了抬手,那行宫女才是战战兢兢站起来,具是垂首恭立不知所措。

    看到托盘中品相奇特的菜品,白承泽狭眸微挑:“呈上来。”

    端着托盘的两名宫女先是一愣,回过神来,忙是不知所措上前几步到白承泽身边。

    四六四九也有些不明所以,可紧接着,他们就是不敢置信睁大眼看着眼前一幕。

    他们那阴戾冷漠的大都督,极为优雅的抬手,慢条斯理拿起托盘上的银筷,夹了菜,蹙眉看了看……放进嘴里。

    那模样姿态,要多矜雅有多矜雅,完全不像是拦路夺食的架势!

    紧接着他们就看到,自家大都督又是慢条斯理放下筷子,拿出手帕轻拭嘴角,凉凉移开视线:“难吃。”

    说罢,便是移步走开。

    那群宫女明显松了口气,四六四九也是不明所以跟上,就在这时,他们听到自家大都督阴凉的语调柔柔响起。

    “去给那些菜加点料。”

    娃娃脸的四九顿时急了:“主子,如果要除掉太子,咱们是不是需要从长计议……”

    话没说完就被四六一巴掌抽到脑袋上。

    强行捂住四九的嘴,四六小心翼翼开口:“主子……想要加什么?”

    “随便……”白承泽瞥了眼被捂住嘴满眼惊恐的四九,低头优雅擦拭拿过筷子的手指。

    四六连忙拱手:“属下明白。”

    说罢,他便是朝暗中吹了声口哨……让三处其余暗卫接替自己和四九保护大都督,然后便是拽着四九转身飞掠消失。

    “我再警告你最后一次,以后在主子面前,我没说话,你不准开口!”四六咬牙切齿。

    除掉太子,这货的脑回路也太清奇了,什么时候都敢想到造反了!

    四九一脸不知所措!

    老都督把他们指派给大都督的时候就说过,从那一刻起,他们的主子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大都督,他们心里不需要有皇权,只需要有西厂!

    他以为,他是肩负着造反的重任的好嘛!

    看着四九一脸委屈莫名的神情,四六又是一巴掌!

    这个师弟,什么时候能让他省点心!

    而这时候,苏暖并不知道御花园中发生的一幕……而是在白承意第十三次状若无意眼神炽热看向苏落的时候,终于等来了她精心准备的菜品。

    看着宫女布菜,她挽着白承意的手臂笑的甜腻:“承意你快尝尝,这些可是我特意为你学的哦。”

    白承意也有些意外,分明不敢相信,那个娇纵蛮横的娇小姐,竟也有一日会替他洗手作羹汤!

    眼中有些动容,他从一旁拿起筷子,夹了一小口,试探性的放进嘴里……

    苏暖在旁边巴巴看着,然后就看到白承意的嘴角抽了抽……随即,端起一旁的酒杯,仰头一口饮尽。

    像是喝药一样将那口菜冲了下去!

    苏暖顿时愣住……有那么差劲吗?

    有些狐疑的拿起筷子正想尝试,却被白承意伸手捏住手腕:“好了,爱妃的心意孤收到了……”

    苏暖想分辨,可就在这时,叮咚一声……悦耳的琴声响起。

    琴声吸引了众人视线,苏暖也跟着下意识抬头,就看到,竟然是之前被白承意勒令不准再进皇宫的柳如絮。

    柳如絮是皇后侄女,只要皇后一句话,她要进来也不是不可能,更何况是太子生辰,谁都知道,太子不会在此刻发难。

    苏暖暗暗咂舌……这姑娘还真是一颗红心向太子,不见太子不罢休啊!

    可下一瞬,在柳如絮开始唱歌的时候她就愣住了。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这不是那日赛事会的时候她“背诵”的那首!

    老天,她从二十一世纪带来的东西,竟然被柳如絮用来抢她名义上的男人!

    比她还没天理!

    苏暖咂舌咬牙……这厮速度挺快啊,眼光也不错!

    趁着白承意被那词句吸引了心神,她想起之前的菜,悄悄尝了口……顿时僵在那里!

    该死的,谁干的!

    可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前有苏落,后有柳如絮……身为争宠夺爱的专业人士,她绝壁不能落后啊。

    “承意……”苏暖接着果酒的酒劲儿凑上去,一边谄笑着,一边醉酒的老鼠一样恓恓索索掏出那枚玉佩,两眼脉脉含情:“这是我给你的生辰礼物,你一定猜不到它是怎么来的,我……”

    她话没说完,那边的苏落忽然起身离席,几乎是立刻的,白承意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玉佩,看也不看,一边说着“爱妃有心了”,一边朝苏落离开的方向追去。

    苏暖伸出去的手还没收回,停在半空有些傻眼。

    这边,白承意追上想要散步醒酒的洛舒,桃花眼中熠熠生辉,轻咳一声走上前去。

    “洛将军怎么出来了?”

    “见过太子殿下。”洛舒回身行礼,浅笑着解释:“喝了几杯酒,出来吹吹风醒醒酒。”

    看到洛舒那与苏暖相似却又多了几分英气的面孔,白承意眼底闪过深色,随即便是似笑非笑:“洛将军还是少饮几杯吧,毕竟……你是女儿家。”

    话音落下,苏落面色骤变,眼底骤然涌出冷光。

    那铁血沙场才能练就的逼人气势让白承意也是隐隐赞赏,不等苏落开口,他便是再度说道:“苏小姐放心,孤不会告诉别的任何人,因为,孤很欣赏苏小姐这样的巾帼。”

    先打一棒子,再给个甜枣,白承意不可谓不用心思。

    他眼中的深意和炽热毫不掩饰,苏落眼底闪过异色,接着就是躬身回礼:“那就多谢太子殿下了,只是……殿下还是唤莫将洛舒吧,沙场无红颜,洛舒在这里多谢殿下回护之情。”

    她不傻,自然能看出太子眼中的热烈,同时也意识到太子愿意替自己保密的缘由。

    整个盛唐都知道,太子白承意看似爽朗随和,实则手段比起一代明君的唐皇也不遑多让。

    她并不喜欢白承意,却也知道决不能恃宠而骄。

    这样的男人,可不是会全心全意围着女人转的多情种子。

    白承意自然能看出苏落的疏离,只是他并不在意:“洛舒亦或苏落,对孤来说并无不同,孤知道是你……就够了。”

    白承意眼中满是势在必得,下一瞬,就听到对面女扮男装的苏落微笑着转移了话题:“殿下手中这玉佩是太子妃娘娘所赠吧……殿下与娘娘伉俪情深,真是让人羡慕。”

    白承意知道苏落是想提醒他他已经娶了正妻,而且正妻还是她的亲妹妹,可是,他却故意曲解了苏落的意思。

    晃了晃手中的玉佩,白承意看着苏落,勾唇:“原来你是介意有她……”

    下一瞬,他看也不看便将那玉佩反手扔了出去,目光灼灼看着苏落:“若是孤许诺,以后……只有你呢?”

    玉佩滑过一道弧线不知落到了御花园哪处,而苏落也是蓦然蹙眉。

    强掩住眸中冷意,她躬身朝白承意说道:“殿下说笑了,莫将的妹妹从小纯真可人,她自幼心仪殿下,殿下若是对她无意,当初便应该拒了她,如今,殿下既然娶了她,便应该对她一心一意,而不是……”

    不等苏落话说完,白承意蹙眉打断:“孤一直想要的都是你,太子妃是父皇许给孤的,如果你是因此介怀,孤许诺你,会尽快让她离开。”

    苏落顿时变了面色:“殿下……还望殿下三思而后行!”

    下一瞬,她便是朝白承意拱拱手:“殿下,莫将告退!”

    苏落毫不犹豫离开,白承意停在原地,眉头缓缓蹙起,面上的神情越发不善起来。

    他知道,以苏落这样的性子,必定会介怀,所以他才一直没有碰过苏暖,让这件事不至于没有回旋的余地,可眼下看来……比他想象的还要棘手一些。

    苏暖……留不得了!

    独自一人站了半晌,白承意低低开口:“来人。”

    唐皇赐给他的龙卫仿佛凭空出现,跪在他身后:“殿下。”

    “去邙山神医谷找莫轻尘……护送他来长安。”

    “是。”龙卫身形消失。

    白承意蹙了蹙眉……这是他早就想到的方法。

    他要的是苏落,但是,父皇赐婚的太子妃不能废,所以,他的太子妃……必须成为苏落。

    而这时候,苏暖并不知道,白承意针对她的计划已经要开始了……在白承意离席后,她便是寻了个由头也跟了出来,只是没能跟得上,七拐八绕中失去了白承意的踪迹。

    不过她也不是成心要追上,毕竟,苏落那么大一女主在那里,她总要给白承意一些向美人示好的机会。

    更何况,不这样的话,她的计划怎么进行!

    只是……对白承意的攻势看来要更加猛烈一些了!

    忽然,眼前出现一道颀长的身影侧面对着她,她脚步委顿,等看到那人手中拿着的玉佩时,眼底闪过暗色,接着就是低呼一声。

    “承意?”

    那道影子缓缓转过来……看到那银白面具,苏暖心里了然,面上却是惊讶。

    “承意?”

    不等白承泽开口,她就是喜不自胜奔过去:“好啊白承意,原来是你,我说呢,你见了我的生辰礼物没反应,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说着,她又是拽着他衣袖瘪嘴:“害的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呢。”

    白承泽眉头微蹙。

    玉佩是从天而降,他知道是白承意扔了的。

    他自然知道她过来了,之所以没有避开,就是想看看,在知道白承意把她那么花费心思得到的礼物看也不看就扔了时她是什么反应。

    可是却没想到,她竟然直接把他当成白承意了。

    “承意,你为什么要忽然离席躲在这里……对了,你为什么要戴面具?”

    不给白承泽反应的机会,苏暖便是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你又要出宫对不对?”

    说罢,她一副很为自己的聪明得意的模样,然后又是有些不满:“你要出去都不带我,坏蛋……你上次早就认出我了,对不对,故意看我装模作样看我笑话,是不是?”

    苏暖一脸控诉,小眼神哀怨的看着白承泽,心里索性直接将他当成白承意来演戏:“算了,本宫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但是……你今天出去必须带上我!好不好……”

    白承泽蹙眉,下一瞬,就看到拽着他袖子的太子妃满眼狡黠抬头看着他:“承意是不是也觉得这样的宴会没意思,要不……咱们两个出宫去给你庆祝生辰,如何?”

    白承泽微微一怔。

    庆祝生辰……其实,今日也的确是他的生辰。

    他无父无母,在西厂长大,可虽然没有父母,他却是知道自己生辰的。

    只是从来没有庆祝过而已,因为老都督说过……他的母亲就是生他的时候难产而亡。

    所以,他从未庆祝过,而是每年生辰这一日,在整座皇宫都为了太子生辰张灯结彩的时候,他独自一人缅怀那从未见过的母亲。

    为了生下他而死的母亲。

    也是因为知道有人曾为了他的出生而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所以,自他记事以来,无论在多么难熬的时候,他都从未放弃过。

    因为他知道,哪怕命运对他再怎么不公,总有那么一个人,爱他胜过爱自己的生命。

    回神一瞬,他听到身边小猫儿一样的声音。

    “走吧,走吧走吧……呆在皇宫多没意思,咱们今晚就出去玩儿吧,让他们自己在那里吃吃喝喝吧,好不好?”

    苏暖眼巴巴抬头。

    白承泽暗暗挑眉……在太子生辰宴上掳走太子妃,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

    片刻后,假扮成太监的苏暖就带着遮遮掩掩的“白承意”,用太子妃的令牌混出了皇宫。

    ------题外话------

    这章很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