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只是觉得很伤心,这一辈子她都没有过那么伤心的时候,那么绝望悲凉却又满心不甘……

    “娘娘,娘娘快醒醒。”

    耳边急切的声音让苏暖蓦然睁眼,睁眼那一瞬,她双眼满是凌厉冷光,然后就看到一脸急切又明显被她吓到的的小宫女……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太子妃。

    “小桃……怎么了?”她缓缓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黑发如水般倾泻,精致的面孔绝美又慵懒,还透着些小女子的娇憨。

    小宫女一时看呆了。

    娘娘好美啊,像仙女一样……她刚刚怎么会觉得娘娘的眼神好可怕呢。

    一定是错觉。

    下一瞬,小桃回过神来就是变了面色,连忙焦急道。

    “娘娘,那个尚书府小姐到皇后娘娘那里去告状了,说是,说是……说您带人打她!”

    小桃义愤填膺:“那个女人,太坏了,勾引太子殿下,还诬蔑娘娘……娘娘怎么会做那样的事情!”

    苏暖有些不好意思。

    还真是她做的!

    不过她也没着急,不紧不慢的更衣洗漱,然后才悠悠然朝皇后的鸾凤殿走去,刚到殿门外还没进去,就听到柳如絮委屈的哭泣声。

    啧啧,这么大半天了,还在哭,也不嫌累!

    她咂舌……走进殿中。

    金碧辉煌的殿内,宫女太监垂首而立,雍容华贵的皇后坐在主位,九公主站在旁边搀着皇后的手臂,太子白承意坐在一旁正在喝茶……看到被她打成猪头的柳如絮,苏暖差点没笑出声来。

    在那几人看过来前一瞬,她恢复了以往的神情,娇蛮中带着娇憨,笑嘻嘻的脚步轻快。

    “承意,你也在这里啊……对了,皇后娘娘,您找我有事?”

    看到苏暖的模样,皇后眼中的不喜毫不掩饰……可没等她开口,苏暖已经娇呼一声掩唇。

    “呀,这不是柳小姐嘛,你怎么被打成猪头了?”

    白承意好悬没一口水喷出来,强行忍住,他一脸无语看向苏暖,蹙眉低声训斥:“别乱说话,皇后娘娘面前不得放肆。”

    “哦。”苏暖可怜巴巴应了声,然后就是低眉顺眼走到白承意身边……皇后没有赐座,她只好先站着。

    不等皇后示意,柳如絮直接就转向苏暖,眼底满是怨毒,表面却是委屈啜泣。

    “太子妃娘娘,民女只是为给太子殿下祝寿,才献丑弹琴唱曲,却不知这会引得娘娘不悦,这是民女的错……可娘娘您大可以惩罚民女,却为何如此行事,要在民女归家途中拦路施暴,将民女重伤至此……”

    还没说完,柳如絮便是转向白承意:“求皇后娘娘,求太子殿下为民女做主啊……”

    苏暖几乎要为这柳如絮的演技鼓掌了,好一出宫斗大戏啊!

    说她为了贺寿而表演才艺,表心迹,又说苏暖是因为她的才艺而恼恨,暗指苏暖善妒,再说苏暖可以明着惩罚却要暗中施暴,更是直指她这个太子妃有失皇家威仪。

    柳如絮说完,皇后便是满身威压朝苏暖看过来:“太子妃,你可有话要说?”

    苏暖一副惊呆了的神情看着皇后,又看看柳如絮,磕磕巴巴开口:“我、我打你?你是说,是我把你打成这样的?”

    柳如絮满愤恨:“难道娘娘要抵赖?”

    苏暖愣愣道:“我昨晚一直与承意在一起,何时有空去打你?”说罢又是看向白承意:“承意,你可以替我作证的。”

    白承意微怔,然后才想起来自己昨晚撇下苏暖去追苏落……这自然不能让人知道,那他……

    “的确如此,太子妃昨日一直与孤在一起。”

    皇后微怔。

    她可是知道,太子一直对这个太子妃是面热心冷的,怎么现在竟然愿意替她出头。

    九公主暗暗咬牙朝柳如絮使眼色,下一瞬,柳如絮又是哭起来:殿下,殿下您怎么可以这么维护太子妃,她自己都亲口承认了是她动的手,太子殿下您怎么可以这样,民女,民女……”

    柳如絮像是悲伤无奈的说不下去,苏暖却是愣了:“我何时承认打你?”

    柳如絮刷的抬头:“娘娘,你用麻袋套住我,一边打我一边恐吓,让民女以后不准进宫,还说见了您要绕着走,不然见一次打一次,您都忘了?”

    苏暖心里哈哈大笑,面上的狐疑更甚:“你是说,我用麻袋套住你不让你看到,然后又自报家门说我是太子妃,我要打你?”

    柳如絮这时终于发现不对劲了……她说的是事实,可现在一说出来才发现,这完全是乱七八糟的。

    皇后也是顿时皱眉,一旁的九公主一脸无语咬牙,怒其不争的看着柳如絮。

    苏暖心里哈哈大笑着,面上却是一脸委屈,一副敢怒不敢言的神情看了眼皇后,然后就是咬唇看向白承意,垂眸。

    “承意……我知道你,你……是不大喜欢我平日言行,可是,昨晚是你生辰,我拼尽全力准备礼物想让你高兴,我知道,我知道我做的不好,可是……你怎么能,怎么能就放任别人三番两次来欺负我,因为这样荒唐可笑的指控来问罪于我……”

    被她暗指的皇后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白承意也是顿时愣住,一时间,心里竟是真的生出些愧疚来。

    他已经决定不要她了,在最后的这些日子里,的确应该对她好一些,毕竟,夫妻一场。

    “母后。”白承意起身朝皇后行礼:“柳如絮的确是三番两次针对儿臣的爱妃,看在母后的面子上,儿臣便不与她计较了,不过从今往后,儿臣不想再看到她……多谢母后体恤,儿臣不打扰母后休息,这就告退。”

    说罢,白承意起身,走到委屈兮兮的苏暖身边,不自觉的放柔了声音:“走吧,我们回东宫。”

    苏暖立刻眉开眼笑,顺杆爬的挽上白承意的手臂与他一起走了出去。

    看到两人离开,皇后暗暗咬牙,九公主与柳如絮面面相觑。

    柳如絮这才意识到,自己瞒着家里,顶着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可笑模样进宫来,原本是打算要扳回一局的,却被激怒冲昏了头脑,非但没有扳回一局,而是再一次自取其辱。

    与白承意一起往回走,苏暖几乎要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可表面上却依旧是低着头,一脸“我很委屈可我不说”的模样。

    白承意看着她的样子有些无奈:“还生气呢?”

    苏暖瘪嘴,抬头,眼眶满是湿意却偏生咬着嘴唇不出声……那可怜的小模样让白承意愣住,竟是有些隐隐的无措。

    “怎么了这是,好啦好啦,孤知道是孤不对,你好好的,咱不兴这个啊,啊……”

    白承意手忙脚乱:“不准哭……我说你,你刚怎么不在皇后面前服软,就会在别人面前装凶狠,不冤枉你冤枉谁,笨死了……不许哭,听到没!”

    苏暖哼了一声,咬着嘴唇转身就要走,刚迈出一步,又被白承意拽了回来。

    “好好好,是孤不对,你说……到底怎么样你才能消气,眼泪擦了说话!”

    苏暖心里偷笑,开口,却是委屈巴巴:“那你扮小狗给我看。”

    白承意顿时愣住,接着就要炸毛:“放肆,你……”

    他刚一喊,苏暖就吸鼻子挤眼泪,白承意顿时呼吸一滞,下一瞬,咬牙,一脸恼羞成怒又无可奈何的神情……死死看着苏暖,抬手指着她:“好、好……算你狠!”

    苏暖瘪嘴看着他不说话,白承意哼了声,咬牙,左右四下看了看,确定没人后终于回头,然后“汪、汪……”

    苏暖噗嗤一声笑出来。

    白承意无语,深呼吸,想要教训她,可看到眼前小女人笑中带泪的小模样,又是生生忍了下去,深呼吸,上前一把将苏暖脑袋按到胸口咬牙切齿。

    “整个长安城,就你最狗胆包天……”

    苏暖见好就收,反手环住他的腰身:“那也是因为承意在乎我我才敢嘛,对不对,承意最好了。”

    将脸上的眼泪鼻涕故意往白承意胸口蹭,她抬头笑眯眯看着白承意:“承意,如果以后你惹我生气了就扮小狗哄我,好不好?”

    白承意咬牙,一把揪住她的面颊:“你找打……”

    苏暖龇牙咧嘴推开他哈哈大笑着逃窜,白承意无语又好笑,看着她上蹿下跳着跑远,又是无奈失笑摇头。

    没人看到,远处花丛背后,一双狭长的眸子冷冷看着这边。

    在戏弄白承意后,苏暖明显感觉白承意对她的容忍底线又降低了,她有些好笑,更加孜孜不倦的围着他转……

    这天,正与白承意争辩燕窝到底好不好吃,花鸢带着一群人到了外殿。

    “殿下,冷香阁的人前来谢赏。”

    冷香阁是长安城有名的伶人坊,上次为给太子贺寿被召进皇宫表演,后来又被皇后留了几天,今天出宫,专门来谢赏。

    因为皇后都见了,白承意知道自己不方便不见,只能兴致缺缺带着苏暖出去,刚出去,外边那些人就忙是恓恓索索跪了一地谢赏。

    看到那些人,苏暖微怔……李师师,不是说她是什么归去来兮的头牌嘛,怎么又和冷香阁的人在一起。

    她正觉得奇怪,忽然就看到李师师抬头朝白承意看过来,满眼冷光。

    立刻知道不对,苏暖下意识连忙给白承意示警:“承意小心。”

    话音未落,已经看到一道寒芒。

    苏暖瞬间了然,低声唤了声三八,随即便是一副毫不犹豫的架势,反手一把将白承意猛地推开。

    听到三八说了声:“紧急防护。”

    下一瞬,便觉得胸口一凉,接着又是一烫。

    她知道,没有伤到要害……这是系统的功劳。

    白承意被猛推出去的一瞬,就看到地上忽然发难的人握着从腰间抽出来的软剑直直刺过来。

    他看到推开他后再不及反应的苏暖面色苍白惊慌,然后就是噗得一声,被那软剑刺进胸口……

    血色晕染出来的一瞬,白承泽强行扭转身形,上前一掌将李师师拍飞出去,一把接住向后倒下的苏暖神情惶急:“暖暖……”

    被白承意直接拍的倒飞出去的李师师蓦然吐出一口鲜血,眼看刺杀太子不成,她咬牙,扭头就朝远处飞掠,身后,东宫侍卫喊着护驾,龙卫则是已经追了出去。

    御花园中,刚见完唐皇的白承泽一身西厂特制衣袍,带着两人正从御花园走过……忽然就听到远处的动静,他眉间微蹙:“何事?”

    下一瞬,另一道身影出现,躬身行礼:“主子,太子遇刺,东宫正在捉拿刺客。”

    白承意?

    白承泽凉凉挑眉:“死了?”

    前去查看的四六回来了,恭敬回答:“回主子,太子殿下无碍,受伤的是太子妃。”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