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到苏暖受伤,白承泽微怔,眉头几不可察蹙起,下一瞬便是凉凉开口:“去把人抓回西厂。”

    四九抬眼有些担忧:“主子,东宫龙卫已经出动,一定能捉到,主子贸然插手的话……”

    白承泽眉眼顿时冷下去,看着娃娃脸四九,眯眼:“不如,以后由你来做西厂的主?”

    四九猛地僵住,面色骤然惨白……扑通一声跪下。

    四六想劝阻已经来不及,咬牙看了眼四九,连忙朝白承泽拱手:“主子稍候,属下这就去将人带来。”

    片刻后,李师师被关进西厂黒牢的时候,东宫里面已经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小心翼翼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只能听到寝殿传来太子殿下怒骂太医的声音。

    “磨磨蹭蹭,你们是爬来的吗?”

    几名太医噤若寒蝉不敢回应,连忙上前给太子妃查看伤势……片刻后,就是面色惨白。

    “殿下,娘娘她体质虚弱,凝血极慢……伤口太深,若是不能及时止血,恐怕……”

    白承意顿时愣住,甚至没有反应上来,宫中太医向来小病往大了说的习惯,只是听到那床上紧闭着眼睛的小女人可能要死了,他顿时头脑有一瞬间的空白,接着就是勃然大怒。

    “废物,一群废物,太子妃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全部陪葬!”

    一众太医噤若寒蝉……就在这时,一名龙卫闪身进来压低声音:“殿下,莫神医到了。”

    白承意原本因为愤怒而森然逼人的面上顿时涌出亮光:“快叫他进来。”

    一袭白衣,温润通透宛若高山幽兰的男子缓步走进来,还未靠近,白承意就已经冲上去一把拽住他:“轻尘,快,救她,你一定要救她……”

    莫轻尘暗暗挑眉,有些意外一向运筹帷幄的白承意竟然也有这般猴急的模样,看了眼床上面色雪白的女子,他推开白承意:“你拉着我不放我如何救人。”

    白承意这才反应上来,嗖的缩回手。

    这时候,苏暖正在那个虚无系统空间里面观察着新出场的渣男:莫轻尘。

    莫轻尘是隐世神医,几年前与微服行走的白承意相识结交,后来即便是知晓了白承意身份,姿态也没有半点改变,白承意欣赏他的清高出尘和一身出神入化的医术,也是一直将他视为挚友。

    可与此同时,他也是帮助白承意驱逐原主苏暖的人。

    按照白承意的要求,莫轻尘对苏暖用药,让她忘记了白承意,然后将她带离皇宫,后来,因为厌恶苏暖娇纵蛮横的性情,将她独自一人留在神医谷,任她自生自灭。

    “三八,我怎么觉得这莫轻尘看起来也不像那么渣的渣男啊?”苏暖摸着下巴朝三八开口。

    她替白承意挡刀,却又怕疼,所以干脆让三八将她的意识暂时抽离,现在,她就像是在看电视一样看着东宫里面所有人的一举一动。

    看到终于出场的渣男,她有些意外,忍不住就说了出来,可没想到,三八压根不予回应,只是静静呆在一旁。

    苏暖有些奇怪的回头看着那朵没有形状的云,眉头蹙起。

    她也说不上来哪里奇怪,可就是觉得这个三八有些不对劲。

    更奇怪的是,她为什么会有和它聊天的想法,又不熟好不好。

    “三八?”她试探着喊了声。

    就在这时,她忽然看到,那高冷的杵在半空的云朵忽然抽搐了一下,发出奇怪的声音,叽里呱啦……她吓的蹭的站起来,正想开口,三八又恢复如初。

    “你……没事吧?”

    三八的机械音依旧冷冰冰:“宿主,你该回去了。”

    下一瞬,苏暖便是眼前一黑,回到了太子妃的身体当中……迷迷糊糊感觉到胸口那处火辣辣的疼,她便是咬牙。

    好你个无情无义的死三八。

    当莫轻尘在白承意眼也不眨的监督下给苏暖治伤的时候,西厂黒牢里,白承泽正一脸淡漠站在牢房里。

    他脚下,李师师披头散发满身伤痕,狼狈至极瘫坐在牢房脏污的地面上,丝毫看不出以往长安花魁的痕迹。

    白承意一门心思都在苏暖身上,暂时还没顾上追究刺客被西厂抓了的事,更不知道刺客已经被上过重刑。

    “你不用白费心思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李师师咬牙,却依旧无法遏制自己的恐惧。

    看着眼前穿着西厂大都督才能穿的鎏金墨蓝披风的阴柔男子,她知道,自己遇到了传说中的盛唐噩梦。

    畏惧,却依然有几分傲骨。

    她以为以传闻中的名号,白承泽一定会暴怒,然后接着给她用刑,让她生不如死逼她招供……可是,并没有。

    眼前这精致秀美却又阴气森森的年轻大都督朝她再度靠近半步,缓缓半蹲下来,静静看着她,阴柔的眉眼没有半分戾气,温柔至极的将一个小瓷瓶扔到她面前的杂草上。

    “这是毒药,能让你立刻咽气。”白承泽淡淡开口。

    李师师愣住……她根本没想到,这位西厂大都督一上来,二话不说就给她毒药就像是对她是不是招供完全不在乎。

    她颤抖着伸手,捡起那瓷瓶……当微凉的瓷瓶握入手中的时候,她顿时一个激灵,像是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她猛地抬手就将瓷瓶扔掉。

    怔怔抬头,她以为这位大都督会恼怒,却不想,对方就像是早已料到她的反应。

    “你不敢死,否则也不会落到我手里。”

    “我手里”三个字白承泽说的轻飘飘的,可李师师却偏生觉得那三个字比任何刑罚都要可怕。

    “既然你不敢死,那就该想办法让自己活得轻松点。”白承泽缓缓开口:“你可以选择现在说,亦或是等下一次用刑后再说……我们都知道最后的结果,所以,我不着急的。”

    李师师顿时愣住,回过神来便是全身哆嗦着看着白承泽,支撑着不断想要后退。

    “魔鬼,你是魔鬼……你不是人,你是魔鬼。”

    她是新手,却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新手,她进宫前就被交代过,无论如何,不要落到西厂手中,否则,她要么死,要么成为叛徒。

    她以为自己可以支撑的,她以为可以的,哪怕最后不行,她也不会输的太难看。

    可她根本没没想到,这世上竟然有人,三言两语,就将她的心防轰然击碎。

    这么轻描淡写,轻而易举到让她替自己觉得羞耻。

    白承泽伸手,李师师浑身一震,下意识向后躲避……躲避到一半,又是满眼惊骇停下来,僵在那里不敢动弹。

    “你以为我会碰你?”白承泽淡淡说着,将手里的手帕递过去:“擦一擦吧……太狼狈了。”

    说完,他丢下手帕起身,转身径直离开。

    李师师僵在那里,呆滞半晌,最后,终于哭号出声。

    外边,两个面容扭曲,面色惨白宛若鬼魅的狱卒所在暗中摇头可惜:“我还以为会让我们出马呢,能在这样的小美人身上用用咱们的十八般武艺,想想都让人兴奋呢,可惜大都督亲自出马了……”

    另一个呵呵笑着:“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事,竟然让大都督亲自问话……啧啧,说起来,不愧是大都督啊,就那么三言两语,也不见用刑,这就问出来了?”

    两人看着李师师,一边可惜一边暗暗称奇。

    难怪大都督能顶替老都督将西厂尽握手中,在唐皇的手下都能让西厂滴水不漏……单是攻心这一条,恐怕都是无人能及。

    大都督要是改行来逼供,恐怕他们就要没饭吃了。

    李师师在西厂黒牢老老实实交待一切的时候,东宫里,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像是重活了一次。

    太子妃脱险了。

    几乎所有太监宫女都在外边跪地祈求老天保佑可千万别带走太子妃娘娘,他们再也遇不到这样的主子了。

    莫轻尘走出东宫寝殿的时候就发现一路遇到的太监宫女都是欲言又止的看着他,一路走来,他终于忍不住有些奇怪的拦住一个小宫女。

    “诸位可是有事?”

    那小宫女看了他一眼飞快红了面色,咬唇,鼓起勇气:“奴婢就是想问问神医,我们家娘娘她怎么样了,伤得……重不重?”

    说到后边,小宫女眼圈就红了。

    莫轻尘告诉那小宫女太子妃无大碍,那小宫女顿时一脸阿弥陀佛道谢离开,走到不远处几个同伴那里,似乎在传达这个消息。

    看到那些小宫女们发自内心的庆幸欢喜,莫轻尘有些奇怪。

    白承意不是说太子妃娇纵蛮横……可这些下人们发自内心的担忧紧张不是作假,这又是怎么回事。

    寝殿里,白承意紧紧靠在床边看着床上紧闭着双眼的小人儿,心里满是迷茫。

    她素来是蛮横的,更是娇气的,可就在那刺客的剑刺来的瞬间,她却想也不想的,挡在他面前……想到她以往在书房里凑在他旁边笑嘻嘻拍马屁的小模样,白承意微微叹息。

    这次等她好起来,他一定会对她好的。

    即便他想要的是苏落,即便还是会送她走,可在那之前,他一定好好对她,让她真正做一名太子妃。

    外边有人低声道:“殿下。”

    白承意伸手示意噤声,再看了看床上的小人儿,确定她还睡得安稳,他才是起身朝外走去。

    “何事?”

    “少将军洛舒有邀,说是……”

    白承意微怔,接着眼睛就亮了。

    她主动找他……这还是第一次。

    苏暖隐隐听到洛舒的名字,又听到白承意匆忙离开,暗暗鄙夷……好一个薄情的男人,自家媳妇儿为了他还搁这儿躺着,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去见自己的白月光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