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观鹤楼,雅间里,白承意与苏落相对而坐,苏落依旧是一身简洁白袍,气度不凡,坐在白承意对面,正在给他说着雁门关的布防事宜。

    “……辽王萧邺这些年看似昏庸放纵,可微臣却得到消息,这只是他迷惑我盛唐的障眼法,前不久,微臣更是得知,大辽国暗中厉兵秣马,这定然还有后手,臣官微言轻,又无确切证据,不能冒然上奏,还请殿下寻找时机禀明圣上……”

    苏落正说着,就发现白承意的眼神有些不对。

    也不是说他没专心听,相反,白承意听得很是专注,可那眼神也是越来越热烈。

    看着眼前苏落精致中透着英气的面孔,白承意满心都是惊叹。

    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女子,明明绝色倾城,却偏生心怀家国天下,不在深闺受宠,宁愿铁血沙场……这满身的英气傲然,世间再也寻不到第二个了。

    “你说的事孤自会禀明父皇,只是……阿落,孤专程为你而来,你要净说些金戈铁马给孤下酒吗?”

    苏落微怔,随即又有些无奈。

    她的确官职不够,否则也不会找到白承意。

    这位太子殿下分明是人中龙凤绝不混账,却又这么肆无忌惮直勾勾看着她,毫不掩饰眼中的炽热。

    “是微臣失误,影响了殿下的雅致。”她无奈道歉。

    白承意又是倏地勾唇:“其实也无妨,只要看着你,我就不饮自醉了……”

    白承意连自称都省了。

    苏落满心无语,却不得不虚与委蛇替他斟酒:“殿下这话,未免唐突了。”

    话音未落,却被白承意一把握住手。

    看着眼前的面孔,白承意桃花眼中满是逼人笑意:“我只对你唐突。”

    两人一个志在必得咄咄逼人加撩人,另一个满心无奈却又不得不虚与委蛇,等到他们走出观鹤楼的时候,灞桥已经满是灯火流光,街上行人熙熙攘攘,到处都是欢声笑语与吆喝叫卖。

    担心这位殿下做出什么肆无忌惮的事情,苏落只好硬着头皮提议:“殿下要不要坐画舫游河赏夜景……”

    白承意便是回头笑看她:“你就是最美的精致。”

    在苏落满心无语的时候,却忽然听到白承意笑着说道:“今日就罢了,改日若有机会,孤一定邀你游河,希望你不要拒绝!”

    苏落的身份不足以让她知道太子妃遇刺的事情,自然也不知道白承意能舍弃与她相处的机会,是因为心里想着还在昏睡中的苏暖。

    没人知道,这时候,另一道身影刚好走进东宫寝殿。

    苏暖听到有脚步声,心里有些发紧,努力让自己清醒……终于,无意识婴宁一声,缓缓睁开眼。

    模糊的视线缓缓变得清明,她就看到那张银色的面具。

    “承意……”一开口,才发现声音软糯中带着沙哑,好不可怜的样子。

    她看着白承泽故作不解:“你为什么又带着面具啊,你要出宫吗?”

    白承泽心里冷冷道:你的白承意已经出宫去了。

    对上那一脸苍白的可怜小人儿,他没有回答,而是淡淡挑眉开口:“疼吗?”

    “疼。”苏暖可怜巴巴虚弱道:“可疼了……”

    白承泽:活该!

    “你还没说,你为什么戴着面具……”苏暖话没说完,就看到白承泽负在身后的手缓缓拿出来。

    手上,是一个糖人儿,上次他们出去时她买过的。

    她记得当时自己说,好甜啊,甜的人能忘记所有不好的事情。

    看到白承泽拿着糖人儿,苏暖的确是愣住了,心里竟是涌出些不敢相信的感觉来……这哪是大反派,这完全是暖男啊有木有。

    白承意跟他比就是个渣渣啊!

    她老怀安慰挣扎着就要起来,一动,钻心的疼痛传来,她低呼一声这才想起自己的伤!

    男色误人啊!

    虽然还被面具遮挡着。

    就在她动的瞬间,白承泽已经率先动了,在她低呼一声就要倒下时闪身扶住她,然后就被她一把拽住袖子。

    “我想要你抱着我……”苏暖可怜巴巴看着他。

    面具后边,白承泽的眉毛微挑了挑,下意识想要收回手,却被某只不容分说拽住,他顿了顿,终是没有用力。

    片刻后,东宫寝殿就出现一副诡异的画面:带着面具的男子有些僵硬的靠坐在东宫床上,怀里,苍白虚弱的小女人靠在他肩膀,慢慢舔着糖人儿。

    “承意,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承意,你一直陪着我好不好,等我醒来就想看到你。”

    苏暖絮絮叨叨,可到底受伤虚弱,没多久就睡了过去,糖人儿滑落到白承泽墨蓝的锦袍上,黏糊糊一片。

    感受到怀里人沉沉睡去,白承泽才是慢慢低头,看了眼胸口那黏糊糊一片,蹙眉,顿了顿,伸手捏住她手腕把脉……

    缓缓将苏暖放到床上,白承泽将那被她吃了一小半的糖人儿拿在手里,视线落到她沾了糖渍的嘴唇上,伸手,手指抚上去擦拭,可下一瞬,指腹异常柔软的触感传来,他猛地一僵,接着就是倏地缩回手后退半步……

    等到苏暖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她睁开眼就看到趴在她床边已经睡着的白承意。

    “承意……”

    她声音沙哑虚弱,可白承意瞬间就醒了,蹭的抬头,看到她,顿时满眼惊喜。

    “你醒了……还疼不疼?”

    说完又是回头朝殿外大喊:“莫轻尘,莫轻尘快来……”

    苏暖有些无语。

    这么大惊小怪,她昨晚就醒了一次了好么,只是你没见,忙着陪你的白月光。

    莫轻尘不急不缓走来,对自己这位尊贵的好友也有些无语了。

    他可是知道白承意昨天扔下昏迷的苏暖去干嘛了,可现在又是这么一副焦急的模样,咋咋呼呼没有半点以往太子的威仪。

    莫轻尘诊完脉,对白承意说了太子妃已脱险,只要好好喝药休养就不会录下病根,白承意的神情才终于放松下来,然后又是连忙催促他开药。

    莫轻尘一脸无奈出去开药,白承意扭头一把握住苏暖的手,眉头紧蹙着,眼底有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心疼。

    “以后不许那么冲动了,我哪里需要你保护……”话没说完,看到床上小人儿瘪嘴,连忙又是话锋一转:“你身子弱,又娇气受不了疼,我这不是……”

    白承意话没说完,就看到床上小人儿哼了一声,然后就是哆嗦着慢慢拉过被子蒙住自己,看也不看他了。

    他顿时愣住,接着又是好笑,甚至都没意识到,在她面前,他已经不用自称,直接就是我啊我啊的。

    苏暖是又疼又困懒得理,白承意却真以为自己说错话了,等到午膳的时候,就让人送来了一只雪白的鹦鹉讨她欢心。

    那鹦鹉一身雪白,眼珠子滴溜溜转,机灵极了。

    苏暖也知道皇家的东西自然是好的,可等到她教了两遍,那白毛鹦鹉就会说“承意”“白承意”“白承意最好了”之类的话后,她还是惊呆了。

    这畜生,学习能力也太强了吧,以后绝壁能派上大用处啊。

    等到能下床了,她就在外边花园里遛鸟,逮着谁都要让自家小雪给表演下,完全就是那种带着优秀孩子走亲戚的爹妈。

    御花园里,她将表演了一圈的小雪挂在树上喂食,看着那小可爱机灵的模样,便是有些恶趣味对身边的小桃说道:“你看咱家小雪生的多好看,眉清目秀唇红脸白的……像不像大都督啊,哈哈哈……”

    小桃只当她是上次被大都督欺负了心里记恨,却也不敢附和,正想劝她小心点说话,可下一瞬,直接就变了面色。

    苏暖没有看小桃,继续嘟囔:“不过,小雪这么乖,可比那大都督可爱多了……”

    小桃无语哀嚎,颤颤巍巍提醒她:“娘娘……”

    苏暖挑眉,下一瞬,就听到身后响起一道凉测测的声音:“就是不知道,它煮熟了,会不会还这么可爱!”

    ------题外话------

    熟了不可爱,可口……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