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九公主听过少将军洛舒的名字,知道他是军中新秀,虽然还不算位极人臣,却也是来日可期。

    如今,忽然看到这样面容俊美气度不凡的少年将军,还有这样的身手,少女情怀登时就被点燃……可下一瞬她就发现不对。

    洛舒将军的视线几不可察朝太子妃苏暖那边瞥了过去!

    九公主的笑容顿时就僵了!

    别人兴许没有发现,可对于情窦初开的少女来说,她所中意的人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放大,九公主很确定,洛舒看太子妃的视线和看别人的,都不一样。

    一瞬间,九公主一直压着的恼恨一发不可收拾的涌了出来。

    又是她,又是她,这一路上被她死死压过一头不说,太子哥哥还为她当众训斥身为皇妹的自己,而现在……连洛舒将军都在看她!

    九公主恨恨咬牙。

    白承意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到了苏落身上,随着小船向前,笑着给她介绍湖心亭:“这是当初父皇专程为母后所建……”

    苏落恭敬回应:“陛下与娘娘伉俪情深,实乃我辈楷模。”

    白承意眼神灼灼:“我以后也定然会对我心爱的女人很好,很宠爱她……”

    就在这时,他看到眼前的苏落神情猛地一变,蓦然伸手。

    后边,九公主毫无预兆猛地一趔趄,像是没有站稳……直接就撞到了苏暖身上。

    苏暖心里冷笑,面上却是一片惊慌,急急唤了声“承意”,整个人就向后倒仰跌落下去,就在这时,她看到苏落伸手想要拉住她。

    奈何,她后仰的力道太猛,苏落又要错开站在两人中间的白承意,身形不稳,再被小船一晃……下一瞬,两人便是接连坠落湖中。

    苏暖为了保暖,身上的貂皮披风见了水灌铅一般沉重,直直将她朝下拖去,她手忙脚乱想要解开,却是全身颤抖着一时间根本解不开,就在这时,她看到苏落朝她游过来,一把拉住她,伸手解她的披风。

    苏暖看到,苏落用口型安慰她:“别怕,姐姐在。”

    她的动作忽然一僵,心里猛地涌出一股热流,认真专注的看着眼前与自己极为相似的面孔。

    岸边看到太子妃落水,已经迅速调人营救,而这时候,白承意已经毫不犹豫跳入水中。

    他看到那两道身影正在缓缓下沉,看到苏落将苏暖身上沉重的披风扯开,然后两姐妹都是脱力开始下沉,他连忙朝两人奋力游去。

    苏暖自己有准备,屏了一大口气,可苏落却是猝不及防之下落水……将她身上的披风解开后就有些脱力,开始不由自主下沉。

    苏暖连忙拉住她,奋力想将她朝上推,猛一发力,胸口忽然一阵刺痛,她这才想起还没痊愈的伤口。

    白承意靠近的时候就看到这一幕,苏落已经快失去意识,苏暖正在奋力拉她……而与此同时,衣服湿透了的苏落身为女性的身形暴露无遗。

    白承意猛地一愣,然后就意识到,如果被别人看到苏落的模样,她的女扮男装就会穿帮,面临的就是欺君之罪。

    看了眼睁大眼看着他的苏暖,白承意咬牙,下一瞬,一把从苏暖手中扯过苏落,用口型对苏暖说了声:“等我”,然后就是抱着苏落转身朝上游去。

    他根本不可能一次救两个人。

    就在他转身一瞬,他看到被他留在水中的苏暖愣愣看着他,满眼不敢相信。

    白承意只觉得心里重重被什么撞击了一下,可他根本没有时间考虑,抱着苏落浮出水面直接朝岸边游去……被侍卫手忙脚乱拽上来,不等别人反应上来,一把扯过侍卫手中递给他的披风将苏落裹住,随即转身就要再度下水。

    可这时候,很多侍卫宫人已经下水了,尤其是东宫几个小太监,更是哭着朝苏暖落水的地方游去。

    白承意正要跳下去,就听到几声惊呼,然后就看到,不远处,一艘漆黑的小船快速驶来,一道身影已经一闪入水,迅速朝湖底游去。

    这完全是个意外,苏暖自认为发挥的不错,正想着要等人救呢还是自己浮上去,或者浮上去后要怎么面对白承意,忽然,她就看到一道身影迅速朝她游来,下一瞬她就有些错愕。

    白承泽。

    昏暗阴冷的湖水中,白承泽原本就有些阴戾的面孔在水波晃动中柔和了不少,划水游过来,一把将她扯进怀中,苏暖顿了顿,随即,心一狠,闭眼就朝白承泽靠过去。

    嘴唇被覆盖,白承泽微怔,接着就发现她是需要呼吸……他立刻按住她的后脑,给她渡气过去。

    水光晃动,两人唇齿相接,四目相对,苏暖的眼中满是忐忑,白承泽的狭眸中却是一片幽深……随即,他放开她,在四周几道身影游来的前一瞬,抱着她直接朝上游去。

    四六伸手一把将白承泽拽上船,旁边的四九已经极有眼色将西厂大都督特制的墨蓝披风呈上来,白承泽一手接过披风,直接就裹到了怀中小女人身上,低头,却看到她胸口缓缓晕出些淡粉色。

    伤口崩了!

    白承泽蹙眉,正想开口,就在这时,另一道身影倏地落到他船上,不等他反应过来,伸手便将他怀中人儿夺走。

    “多谢大都督,改日孤一定登门重谢。”

    白承意一把将苏暖夺进怀里,看到她惨白的面上眼睛紧闭着,一颗心登时揪起。

    然后他就听到白承泽淡漠的语调:“太子妃娘娘的伤口崩开了,殿下还是快点带她回去医治的好。”

    白承意猛地愣住,手指颤抖着掀开斗篷,就看到她衣襟上缓缓晕开的血迹。

    他顿时抿唇咬牙,眼中闪过浓浓的愧疚和心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