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暖一路走来,好奇的四处打量着这个传说中盛唐最黑暗阴森可怖的地方,然后就是暗暗叹息。

    谣言误人啊。

    哪有什么阴森可怖,这西厂的花园,除了规格略小以外,比起御花园的景致来也不差什么。一路上繁花绿柳,明媚艳丽,就是……没见什么人。

    等她被四六带着七拐八绕终于看到白承泽的时候,那一瞬间,她竟是有些晃神。

    老梅若雪,君子若仙……白承泽一袭月白锦袍,姿态随意坐在梅树下,白皙修长的手指捻着茶杯,一手握着书卷,洒脱而又淡漠……抬眸朝她看过来,狭眸微挑。

    苏暖愣在那里,她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画面。

    高耸入云的山峰上,梅花树下,男子白衣若仙,抬眸看她,眼神温润柔和至极,白皙修长的手指轻捏着她的手,引她落子在棋盘上……

    苏暖一个激灵清醒过来,连忙晃了晃脑袋,然后就看到对面,白承泽原本就淡漠的狭眸中毫不掩饰的冷意。

    放下手中茶杯,白承泽微眯眼。

    她刚刚透过他……在想谁?

    白承意吗?就那么喜欢一个心不在她身上的男人?

    不期然就想起那一晚在东宫的唇齿纠缠,白承泽抿唇,随即抬眸,凉凉道:“太子妃大驾光临,有何要事?”

    能感觉到白承泽神情中的冷漠,苏暖没有在意,笑眯眯朝他走去:“那日大都督舍身相救,我是来道谢的。”

    白承泽凉凉垂眸给自己添茶:“举手之劳,谈不上舍身。”

    苏暖几乎被噎住,然后就是继续厚着脸皮:“那也要谢的。”

    看到白承泽不说话,只是凉凉看着她,一副“你打算怎么谢”的神情,苏暖眨眨眼看着他:“大都督自然什么都不缺,我就没带什么东西,不如……我来替大都督画幅画吧?”

    白承泽微怔。

    她作画的本事他是见过的,而且,据他所知,东宫书房里面,有很多画,都是她替白承意画的。

    看到白承泽淡漠不语,苏暖试探性问道:“大都督不愿意的话,那……就不勉强啦,只要大都督知道,我是真心来道谢的就好。”

    这人阴晴不定,带不带面具完全是两个做派,撩起来比较有难度。

    就在她悻悻准备离开的时候,白承泽语调冰冷,意味不明的声音响起:“所以,太子妃说的感谢,就是来嘴上说一说?”

    嘎?苏暖诧异抬头,就看到白承泽扭头吩咐身边人:“去准备东西。”

    四六躬身退下,一时间,整个花园里,能看到的人就只剩下她和白承泽两人。

    不过苏暖是知道的,这是西厂,西厂最不缺的就是各种明卫暗卫。

    也许是看她探头探脑打量四周的样子太过上不得台面,白承泽淡淡提醒:“现在这里只有你我两人。”

    苏暖呵呵干笑两声。

    看她远远站在那里,白承泽几不可察挑眉:“你怕我?”

    苏暖刷的从旁边一株从未见过很是好看的花上收回视线,看着白承泽,摇头:“没有啊。”

    只是没带面具的白承泽,她有些摸不准,总是要试探着来嘛。

    安全第一。

    看到她嘴上说着不怕,却远远站着没有丝毫要靠近的迹象,白承泽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眼底的郁色。

    他想到在东宫时她靠在他怀里,拽着他袖子恨不得长在他身上的模样。

    只是,她当那是白承意罢了。

    纸笔很快就取来了,四六低眉顺眼将执笔替她摆好后躬身退下,苏暖笑眯眯朝他道谢,而她现在还不知道,眼前这个清秀白净的小哥哥,正是西厂三处排名第一的杀手,

    极擅长暗杀,也擅长护卫。

    看到白承泽定定看着她,苏暖笑眯眯朝他摆摆手:“大都督您随意就行,不用管我。”

    看到她恣意张扬的笑脸,白承泽淡淡收回视线。

    他以前从来都不理解,那老头子之前为什么这么宝贝这个园子,把园子传给他后还不舍的喊了好久,说可惜了这一园子的奇花异草,都留给了一个不解风情的冰块。

    的确,他从未留意过这园子里都有什么花草,开得好不好看,亦或是香不香……这园子和整个皇宫一样,就像是一潭死水,从没入过他的眼。

    可刚刚那一瞬,他却忽然觉得,眼前的园子整个都亮了,就好像被人扯走了一层纱,让整座园子真实清晰的呈现在他眼前。

    原来这园子里有这么多颜色各异的花草,风中还有一股沁人心脾的淡香,花丛中有蝴蝶时不时起舞……他从未觉得,这个园子是如此鲜活的。

    万紫千红都是背景,那一抹最显眼的颜色就在他眼前不远处。

    苏暖极为专注,时不时抬头看一眼气定神闲的大都督,然后又是刷刷挥毫……

    白承泽手中的书大半天都没翻页,等他意识到,准备翻页的时候,就听到那边长长吁了口气。

    “好啦……”

    苏暖笑眯眯放下笔,俯身轻轻吹了吹纸上还未干透的墨迹,再抬头看了眼白承泽,然后就是满意点头。

    “真不错。”

    四六躬身站在旁边,听到她自夸,暗暗撇嘴。

    这个太子妃也真是一朵奇葩了,哪有人这么对着自己的画啧啧赞赏的。

    “来,这位小哥哥,拿去给你家主子瞅瞅。”苏暖笑眯眯朝四六道。

    四六被她的称呼弄得惊了惊,小心翼翼看了眼自家主子。

    他并不知道,如果他没有这张俊秀的脸蛋儿,苏暖对他的称呼就会变成……这位小兄弟。

    带着些好奇走近,四六抬眼看了眼,可只是一眼,他就有些愣神了。

    他不懂画,却也能立刻分辨出,这画,果然是画的极好的。

    泼墨老梅,树下男子温润中透着淡漠,垂眸,案上是茶杯与书卷……清风霁月,仿佛不食人间烟火。

    那衣襟袖口,眼角眉梢,无一不逼真传神,只是……四六有些好奇

    在这位太子妃画中,自家主子似乎温和了不少呢。

    就在这时,感觉到一道不善的视线,四六一个激灵,回头就看到自家主子意味不明的视线,他连忙躬身将画呈了过去。

    白承泽淡淡瞥了眼,随即收回视线淡淡道:“还成。”

    苏暖笑眯眯也不计较他的态度,更没有理会自己染了墨迹的纱裙,拎着裙摆旋身:“谢礼送到,我就不打扰大都督了,再会。”

    染了墨迹的纱裙在花丛中滑过一道彩色的影子。

    四六在白承泽的示意下送她出去。

    就在苏暖与四六的身形消失后,原本神情淡漠,看都没多看一眼那幅画的白承泽,忽然放下手中的书卷,视线终于落到那画上。

    看到画中的自己,他瞬间有些愣神。

    并非只因为逼真传神,和四六一样,他有些诧异这画中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

    淡漠疏离是真,可除此之外,那股温和恬静……似乎,在作画的人眼中,她所画的,是一个她很了解,也很亲近的人。

    在她眼中,他的冷漠只是表象,而真正的他,在她心中,是温和柔软,甚至……亲近的。

    难道……她知道是他?

    不可能!

    白承泽伸手,白皙修长的手指拿起那幅画,他眼中经年不化的寒冰终于松动,透出些迷茫来。

    他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他甚至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闯进他的视线当中。

    手指缓缓收紧,薄唇紧绷成一条直线,直到指节泛白,他都没有半点损伤到那幅画……半晌后,他缓缓松开手指。

    他第一次知道迷茫是什么感觉。

    刚刚,在她知道是他那个念头浮出来的第一瞬,他甚至没能分辨出来,自己究竟想不想让她知道。

    可缓缓的,眼底的迷茫再度回归成一片沉郁。

    他对她,只是因为不知哪一瞬间浮出的那种诡异感觉。

    而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她爱那个人到愿意为他去死……她甚至不知道他们有过交集。

    更何况,在她心中,自己只是一个可恶的,会欺负她,把她手打肿的……宦官!

    白承泽的手指缓缓收紧,终于,那幅画在他手中变得皱起……最终,被他揉成一团。

    将手中纸团扔出去,他起身离开,身上气息瞬间恢复成以往的冷然……

    苏暖这次一回去,就再也没见过白承泽。

    戴面具的不戴面具的都没见过……一来二去,她有些忐忑了。

    “三八,好感值查询一下呗。”

    三八依旧是淡漠至极的语调,开始实时播报:“反派白承泽好感度,60;渣男白承意好感度:80;渣男莫轻尘好感度:5。”

    苏暖无语叹息……革命还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啊!

    可第二天,她就得到了一个消息:唐皇要去骊山皇家猎场狩猎了。

    皇室狩猎是常事,可让苏暖傻眼的原因是……按照原剧情,这次狩猎中会发生意外,最重要的转折就是女主苏落受伤,白承意趁机将她带回东宫治伤,将她与太子妃苏暖掉包,让神医莫轻尘给苏暖下药让苏暖失去了记忆……然后将苏暖远远送走。

    在原剧中,这也是这个可悲的太子妃最后一次露面,因为,在那之后没多久,她就病逝了!

    苏暖坐在那里有些傻眼……坑爹的狩猎啊,这次,她得玩儿大的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