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后边,苏暖看着白承意骑马离开,闭眼,深呼吸……

    “三八,我尽力了,这要都还不行,那我认栽!”

    三八冰冷的声音响起:“请宿主以任务为重,切勿轻言放弃。”

    看似在安慰,实则冷冰冰全无半分情感。

    “我……”苏暖动了动,发觉后背钻心的疼,有热流缓缓流下。

    她倒吸了口冷气,扭头想要看,却根本看不到,又看了眼在地上擦得满是伤口的胳膊,只好求助三八:“三八,我后背怎么回事?”

    三八继续冰冰凉:“你落下时砸到了尖石头上,背部被刺伤。”

    苏暖到吸着冷气低声咒骂自己愚蠢。

    就在这时,前面传来沙沙的声音,她刷的抬头,顿时傻眼了。

    几个黑衣人持刀包抄过来,看到她,两人对视一眼。

    “杀不杀?”

    “留着也没用,杀了。”

    “别啊,有用有用,我是太子妃,你们可以绑架我换银子的……”

    苏暖顿时急了,下意识就想替自己争取一下……可就在这时,眼前一花。

    她甚至还没看清楚,走在最前面的两个刺客就僵在那里,然后,脖子上出现了一条血线。

    噗嗤,血液迸射出来的时候,她才看到那张熟悉的银色面具。

    “承意……”她连忙挣扎着想要扑上去,随即就是咬唇:“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演戏就要全套!

    那些黑衣人先是因为忽然出现的人愣住,接着在听到苏暖对他的称呼后,更是有些奇怪,可紧接着,那些人就是互相对视,随即,小心翼翼持刀再度朝这边围了上来。

    白承泽冷冷看了眼那些人,然后就是转身,轻轻将苏暖拉起来单手揽在怀里,另一只手一抖,刷的一声,手里就多了一柄软剑,冷光乍现,婉若游龙。

    苏暖紧紧抱着白承泽的脖子闭着眼睛躲在他胸前,尽力让自己一动不动,不给白承泽增添负担。

    她早就知道白承泽身手好,却不知道,他身手如此之好。

    等到那七八个黑衣人都倒在地上的时候,白承泽终于停下来,苏暖睁眼,就看到他抱着她的手臂上,大臂处一道狰狞血口。

    这是刚刚为了护住她被割的。

    “承意……”苏暖小声开口。

    白承泽只当她是吓坏了,却不知她此时心里的五味陈杂。

    对白承意与白承泽,她一直都是怀着攻陷的目的,谈不上几分真心,而且,说到底,到目前为止,她自认为也没对白承泽真正做过什么,即便是那些不足挂齿的,也是撩而无心。

    可他……现在却这么护着她。

    “别怕,我在。”白承泽的声音依旧低哑,是为了隐藏他原本的嗓音。

    苏暖嗯了声,乖巧伏在他胸口。

    可就在这时,她忽然发觉白承泽的肌肉猛地紧绷起来。

    有状况!

    下一瞬,一道黑色影子鬼魅一般轻飘飘出现,看了眼地上黑衣人的尸体,那黑影抬头,凉凉开口:“杀人,偿命!”

    话音未落,剑光已至。

    这一次,苏暖清晰的发觉白承泽有些勉强了。

    之前一边护着她一边以一敌众,他尚且游刃有余,可如今对上眼前这名此刻,却分明不同。

    这个黑影与之前的刺客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苏暖感觉到白承泽虽然能抵挡,却因为要护着她而被逼的不断后退……就在白承泽一剑刺出,招式老了的时候,对面的黑影鬼魅一般忽然在半路改变招式,举剑朝她刺了过来。

    几乎是一瞬间,白承泽想也不想,一个侧身……那黑影一剑刺进他肩膀,噗的拔出,带出一捧血花。

    苏暖顿时愣住,那黑影也有些错愕。

    趁着那黑影没反应上来,白承泽抱着苏暖,转身便是轻飘飘飞掠出去,没多久,身后有追来的动静,而与此同时,呈现在他们两人面前的,是一处断崖。

    这是到了骊山边缘了。

    后有追兵,明显不是对手,苏暖正要开口让白承泽放下她,就在这时,她却看到白承泽面具后边的眼睛直直看过来。

    “抱紧我。”

    苏暖下意识怔怔揽住他脖子……下一瞬,失重感猛地袭来,她张大嘴……却没能发出声音,只在心里哀嚎着。

    她只是个可怜的柔弱女人啊,不经摔啊!

    下落的感觉猛地一顿,她怔怔睁眼,就看到白承泽一把拽住了山壁上的藤蔓,不知道什么藤蔓,上线满是尖刺,他却像是没感觉一样,紧紧握住,没有丝毫放松。

    苏暖看到,有血迹从他指缝流出来。

    扭头,怔怔对上白承泽的双眼,她就看到那双眼中一片淡然,有些僵硬朝她道:“别怕。”

    她连忙点头:“好。”

    白承泽的眼中清晰的滑过一丝笑意,接着,蹦蹦几声,藤蔓终于吃不住,接连断裂,两人径直朝下方坠落下去。

    苏暖终于尖叫出声,紧接着她就看到了下方的水面……不等她回过神来,忽然就感觉自己被白承泽揽着在半空猛地一转,下一瞬,砰地一声,白承泽在垫在她身下,两人一起砸进水中。

    咕嘟嘟的吐着泡泡,苏暖觉得后背钻心的疼……她拼力划水,却发现,白承泽开始缓缓下沉。

    刚刚砸落的冲击力太大,他又受伤了,被那么一震,直接晕了过去。

    苏暖暗暗咬牙,一把拽住白承泽。

    拼尽全力,终于爬上岸,接着就是狗一样吐着舌头呼哧呼哧喘气。

    到底是身体底子好,等她终于缓过气来的时候,就看到白承泽缓缓睁开眼。

    看到面具后沉静的眼睛,她朝面具伸手……却被白承泽忽然捏住手腕。

    两人就那么大眼瞪小眼,没人说话。

    片刻后,上方隐隐传来声响,苏暖顿时愣住,回头朝白承泽急急道:“追来了?”

    白承泽眼底闪过暗色,接着就是缓缓出声:“你走吧,找个地方躲起来。”

    苏暖顿时急了:“那不行,我不能扔下你。”

    白承泽愣住,视线落到她紧紧拽着他袖子的手上,忽然安静下来,一瞬间,眼底深处风起云涌。

    在苏暖不解的视线中,他缓缓抬手……终于将那银色面具掀开,下一刻,他就看到眼前的小女人瞬间惊呆在那里。

    “大……大都督?”

    苏暖的确是被他忽如其来的动作惊到了,她没想到白承泽会在这个时候掀开面具。

    对上那张阴柔带着阴戾的面孔,还有那沉郁的狭眸,她有些不知所措。

    “怎、怎么会是你?”

    看到眼前小女人的惊骇,还有那几不可察后退想要远离的小动作,白承泽眼底的暗涌缓缓下沉。

    早就猜到了,不是吗。

    一个是高贵的太子,未来的唐皇,一个是只能生存在阴暗面的鹰犬头子,还是世人眼中的……宦官!

    呵,他一定是鬼迷心窍了,才会有这些可笑的期待。

    “为什么骗我?”苏暖开口,然后又觉得好像演的有点过,人家也没说过自己是白承意啊,她连忙又是话锋一转,指着他腰间的玉佩:“这怎么会在你这里?”

    一直沉默不想做任何分辨的白承泽终于开口:“它一直在我这里。”

    你送的人根本连看都不看就扔了的……这些话他当然不会对她说。

    苏暖有些意外白承泽的沉默。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竟然不替自己做半点分辨的,仿佛无论她怎么指责辱骂,他都会这么沉默下去。

    他的气息依旧冰冷,可苏暖却忽然意识到,在这副吓走了不知多少人的冰冷下,其实是一颗有些单纯的倔强的内心。

    她暗暗叹息……这呆子自己不分辨,她只好引导他,教教他,该怎么把妹。

    神情怔忪,她看着白承泽,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当初,陪我赢到玉佩的……是你?”

    白承泽僵了僵,半晌,才淡淡嗯了声。

    是了,是不是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对她不同的?还是……更早?

    在她张牙舞爪其实胆小如鼠的将他拦在御花园当他是白承意的相好的时,被他恐吓,分明委屈胆小,却又故作凶悍,就像是一只炸毛的小奶猫。

    苏暖抿唇,有些不敢置信,试探着继续道:“陪我放河灯,看烟花的……是你?”

    白承泽薄唇紧绷,狭眸沉郁。

    他想起那个承载祝福的莲花灯,漫天的烟火流光……还有,烟火下那精致的侧脸。

    眼中原本沉下去的波涛再度有翻涌的驱使,白承泽抿唇,再度嗯了声。

    苏暖心里暗笑着……感觉自己像是在诱拐面冷心纯的纯情少年。

    她又靠近了些许,直直看着白承泽沉寂的狭眸,轻声道:“给我买糖人儿,哄我喝药的……”

    “是我。”白承泽终于主动开口,抬头看了她一眼,随即又是移开视线。

    苏暖穷追猛打:“我落水,你也是因为是我才主动救人的?”

    谁都知道,西厂大都督可不是个助人为乐的主儿。

    不等白承泽开口,她再度道:“我落水后每天陪我的是你?教我骑马的也是你?还有……一直对我亲来啃去的,都是你?”

    白承泽面容依旧阴冷且紧绷着,只是耳尖却不受控制的浮出几丝红晕。

    苏暖停下来,霎时间,两人面对面,陷入诡异的安静。

    苏暖觉的有些神奇,她还没想象过,和这个曾让她毛骨悚然的特务头子还有这样大眼瞪小眼的时候。

    半晌,白承泽终于开口了,声音依旧沉静。

    “这次回去后,我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苏暖愣住,直直看着他:“就这样?”

    话都说开了,难道不应该以后继续没羞没臊嘛……

    白承泽明显误会了她的意思,看着她,抿唇,半晌,终于挤出三个字:“对不起。”

    他以为她要的是道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