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到以往高冷酷炫的大都督低眉顺眼道歉的模样,苏暖心里无语失笑,又有些莫名的心疼,再看到他微微颤着的睫毛,她便是忽然伸手握住他的手。

    这只手白皙修长又骨节分明,只是因为受伤和失血而有些冰冷。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她缓缓开口。

    白承泽怔怔抬头看她,她抿唇看着他,认真的,一字一顿说道:“应该是我道歉,把他错认成你。”

    白承泽愣住了,眼底那片沉郁像是骤然结冰,僵硬而又有些滑稽。

    苏暖笑起来:“我喜欢的是那个陪我逛遍长安城大街小巷,我作画他题字的人,陪我放花灯看烟花,偷亲我,给我买糖人儿心疼我的人,不顾自己的性命也要护着我的人……那就是你啊,白承泽,是我没认出你,是我该说对不起。”

    白承泽已经呆愣在那里,接着竟是有些无措的想要移开视线,却被苏暖倏地伸手捧住脸不准他躲避。

    “亲都亲了,还不止一次,你想赖账啊?”她咬牙。

    看到她恢复以往两人相处的模样,再不把他当成那个可怕阴暗的特务头子,白承泽幽深的眼底浮出些许亮光,可紧接着,他眼中的神采又是骤然沉了下去,随即便是紧抿薄唇不发一语。

    苏暖将白承泽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有些疑惑,朝他面前凑了凑,试探性道:“白承泽?”

    不说话是几个意思啊?

    话音落下,她就听到白承泽淡淡道:“你唤白承意也是这么连名带姓?”

    苏暖微怔,接着就是失笑:“哦……你想让我叫你……承泽?”

    白承泽不说话,面容依旧冰冷,耳根的红晕却又浓郁了几分。

    苏暖几乎要忍不住笑出声了……这位大都督,一直以来对她可从来没客气过,现在揭了面具,却忽然变得这么纯情。

    高冷阴森的西厂大都督,眼前这个红着耳根的淡漠男人……

    “承泽……”她正要开口,忽然就看到白承泽刷的抬头朝一旁看去,眼神凌厉,同时一把将她按进怀里。

    下一瞬,一队黑衣人从旁边的山林中飞掠出来,看到他们两人,顿时眼神一亮,接着就是单膝跪地齐声告罪:“见过大都督,属下来迟,望大都督恕罪。”

    苏暖这才知道,这群鬼气森森的黑衣人,就是传说中的西厂暗卫。

    白承泽在唐皇身边护驾,自然不能带自己暗卫,他又是临时离开,可这么短的时间,这些暗卫就找了上来。

    果然是盛唐第一特务机构的杀器。

    四六四九在最前面,下意识抬头看去,却对上自家主子骤然冷下去的眼神,四六浑身一震,一只手将四九还有些呆愣的脑袋按下去,另一只手恭敬奉上白承泽大都督的特制披风。

    白承泽接过,手一抖,便将苏暖严严实实裹了进去,然后才是凉测测出声:“我以为你们等着来给我收尸呢。”

    四六顿时满身冷汗,后边一众西厂三处暗卫也具是毛骨悚然。

    就在他们以为自己这次不死也得掉层皮的时候,却猝不及防听到自家主子的语调忽然又变的柔和起来。

    “起来罢……外边现在什么状况?”

    四六一滴冷汗低落,连忙抹了把额头,站起来恭敬回答:“陛下也遇刺了,这是次有预谋的行动,陛下与其他人已经在御林军的护卫下离开骊山返回京城……”

    白承泽看了眼缩在他披风里面更显娇小的小女人,蹙眉,终是没有开口提及太子白承意。

    有了西厂三处的暗卫,苏暖知道他们不用再担心安全问题。

    在西厂暗卫的护送下,她与白承泽坐着马车出了骊山朝长安城驶去……而这时候,唐皇等人已经返回了皇宫。

    苏暖不知道白承意有没有派人找她,只不过她知道,现在问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

    成与不成,对白承意,她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情。

    再跟三八确认了白承泽的伤势不太严重后,她终于鼓起勇气。

    “三八,要不……查询下好感度?”

    她有些忐忑,因为她知道,如果现在还没拿下白承意,那她这次回去后就要面临着被送走的结果,也意味着,她攻陷白承意,宣告失败。

    果然是因为没见过真正的龙子么?皇子的脑回路难不成和普通男人不一样?

    是她把三八口中的任务想的太简单了。

    下一瞬,她就听到三八那机械冰冷的声音。

    “实时好感度,白承泽:85;白承意:85;莫轻尘:5”

    苏暖怔了怔,随即便是开始计划。

    85,比她想象的要好,现在就差临门一脚……她有八成的把握,等她离开后,这个数值,极可能会上涨。

    男人,尤其是这种出身高贵,拥有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理所应当的龙子,他没有尝到过失去的滋味,所以很难明白珍惜是什么。

    一旦将她送走,很可能,太子殿下就要给自己上这一课了。

    想到任务已经完成超过一半,苏暖一直提着的心不由自主松了些……直到这时,她忽然才意识到什么。

    怔怔扭头,直直对上白承泽那双狭长的眸子。

    他的眸子似乎比别的人都要深邃,面无表情的时候,让人感觉像是万年不化的寒冰,不敢直视。

    可当他专注看着你的时候,那深邃的眸子,便会在顷刻间让人陷进去。

    “在想什么?”白承泽淡淡开口。

    她的神情时而紧张时而欢喜又时而轻松……分明是走神了,而他现在就在她身边,她自然想的不会是他。

    那除了他,还有谁?

    想到她一次次在他面前娇软的唤着“承意”,那些不设防的依恋模样,还有那一次次乖巧柔顺的亲昵……白承泽的心便是隐隐下沉。

    苏暖正沉浸在回宫后的计划当中,满心的跃跃欲试,连背后那火辣辣疼着的伤口都忽视了,更加没有留意到白承泽的神情,只是干咳一声移开视线。

    “没什么。”

    等到他们回到宫里的时候,整个皇宫都守备森严,到处都透着股压抑的气氛。

    想想也是,唐皇遇刺,这可不是小事。

    不过他们却没怎么受盘查,白承泽的大都督牌子亮出去后,两旁的守卫立刻恭敬放行。

    等到到了东宫大门外,苏暖就发现,东宫的气氛相比起整座皇宫来,似乎又压抑了几分。

    想来,这个时间,应该是苏落重伤,白承意正在让莫轻尘为苏落治伤,如果她没猜错,这次回去,她就要被用药,让她失去关于白承意的记忆,然后被送离皇宫了。

    离开皇宫是攻陷白承意的契机,可是离开后要如何继续攻陷白承泽,这也是个问题。

    苏暖一路都在构思着后续计划,看到马车停在东宫外,下意识准备下车,一动,才反应上来什么,便是回头朝白承泽笑眯眯挥手:“承泽,你快些回去治伤,我回头就去找你啊。”

    “嗯。”白承泽盯着她看,抿唇点头,顿了顿,再要开口的时候,苏暖却已经跳下马车,裹着他的披风朝东宫小跑过去。

    她身材纤细,裹在披风里,朝东宫跑回去的时候,墨蓝的披风在她身上抖动摇晃着,反射出黝黑的颜色来,衬着地上的青砖,显得格外果决。

    她始终没有回头。

    白承泽垂眸,白皙修长的手指放下车帘,片刻后,淡淡开口:“回西厂。”

    皇家围场遇袭,作为盛唐的特务机构,西厂的氛围比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压抑凝重。

    白承泽回到西厂,脱下身上湿漉漉的衣衫,露出偏瘦却肌理分明的上半身,一边任凭西厂五处的医师给他治伤,一边面无表情听着各处的汇报。

    一处到目前为止搜集的情报,三处的暗卫对刺客的追踪,还有黄泉铁骑对皇宫目前的守卫……细致严谨又冰冷苛刻。

    而这时候,苏暖已经回到了东宫,抓住一个太监问了白承意的所在,不顾那小太监带着哭腔求她先去治伤,一路朝那处偏殿奔去。

    那的确是原剧中白承意安顿苏落的地方。

    暗中被白承泽派来护送她的四九,看到她急切的模样便是冷冷撇嘴不屑。

    这个太子妃,果然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之前还装的对他们大都督一副亲密模样,如今,刚回到东宫,就是这幅亟不可待的样子要去找太子,连自己的伤都不顾。

    别人都说太子妃娇纵蛮横任性,如今看来还少说了一点:见异思迁!

    苏暖在三八的提醒下已经知道了四九的存在,心念微动后,一个计划初步形成。

    而这时候,她也到了偏殿外,接着就看到,那偏殿大门守卫森严,滴水不露。

    偏殿内,莫轻尘正在给苏落治伤……苏落露出的半个肩膀白皙纤瘦,沾染着血污。

    看到她双眼紧闭小脸苍白,再无一丝往日英姿飒爽模样,白承意便是紧紧抿唇。

    他遇刺的时候,她原本可以自保的,却选择留下来与他一起应对,在最后关头,更是替他挡了那支原本可能致命的弩箭,结果却让她重伤。

    莫轻尘说,那弩箭如果再偏上半分,神仙来了也没救了。

    这……让他怎么能不动容。

    外边响起太监战战兢兢的声音:“殿下,娘娘……她回来了。”

    白承意蓦然一愣,下意识要转身,可视线触及床上还在昏迷的苏落时又是顿住,随即,他便是沉声开口:“送太子妃回去,找御医给她看看……”

    “可是殿下,娘娘说她想见您……”小太监鼓起了几辈子的勇气才讲这句话说出来。

    没办法,他们家娘娘平日对他不薄,如今,娘娘那么可怜浑身是伤的站在那里想见见太子殿下,他豁出这条命去,也要替娘娘说出来。

    可下一瞬,白承意就是沉声咬牙:“滚出去!”

    小太监顿时一震,哆嗦着退下。

    白承意朝外边守卫沉声道:“让搜寻太子妃的人回来吧。”

    看到那哭丧着脸回来的小太监,苏暖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她心里无谓,面上却是满满的失落,伤心,脆弱……毫不介意的让自己可怜凄惨的模样暴露在周围一众宫人眼中,垂着头缓缓走回自己寝殿。

    殿内已经哭红了眼睛的花鸢和小桃看到她的时候,几乎是哭着扑上来的,在看到她一身狼狈满是血污的模样,小桃咧嘴涕泪横流哇哇大哭着。

    “娘娘,我可怜的娘娘,您受苦了,呜呜呜……”

    花鸢一边小心搀扶着她一边白着脸愤愤咬牙:“杀千刀的刺客,抓住了诛他们九族,娘娘您小心点儿,咱们先把这衣服换下来……小桃,去拿剪刀……”

    伤口处的衣服因为干涸的血污而粘在那里,稍微一动就疼的苏暖龇牙咧嘴,而这的时候,东宫偏殿,莫轻尘终于停了手中的动作。

    “好了,没有危险了,好好修养就好。”

    白承意原本紧绷阴沉的眼中骤然涌出亮光……他连忙走过去坐到床边,就在这时,身后莫轻尘悠悠出声。

    “如果你之前的计划还要进行,那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计划?白承意怔怔回头,直对上莫轻尘云淡风轻无所谓的神情:“洛舒将军为保护太子而死,太子妃为护太子重伤……这是最好的时机。”

    白承意这才猛地想起来,他找莫轻尘来是要做什么的。

    将苏暖关于他的记忆消除,送她离开,然后……让苏落代替苏暖。

    借着这次遇刺,可以替洛舒少将军的消失找一个完美的契机,同时如果今后有人质疑苏落与苏暖的不同,也有了解释的理由:这次受伤加上受惊导致。

    的确是……很完美的契机,最合适的时机。

    白承意顿了顿,接着就是忽然回过神来。

    他愣什么神,不是已经准备很久了么,这不是最好的时机吗……有什么好犹豫的?

    看了眼床上双眼禁闭面色惨白的苏落,他缓缓出声:“……去做吧。”

    莫轻尘依旧云淡风轻。

    这些王公贵族之间的恩怨原本就入不了他的眼,他之所以愿意出手,也是因为和白承意的私交。

    就在莫轻尘转身要出去的时候,白承意忽然开口。

    “你……不要让她受苦。”

    ------题外话------

    肥肥的一章……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