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莫轻尘淡笑:“放心,那药只会让她失去对最爱之人的记忆,对身体没有伤害。”

    白承意沉默片刻,像是忽然回过神来,怔怔点头:“那就好,用完药……你就带她走吧,远离这里的一切,替我,替我好好照顾她。”

    莫轻尘做出个与出尘气质极不相符的撇嘴耸肩:“我可不会照顾人……”

    说罢,便是转身走了出去。

    此时,苏暖正在东宫寝殿安慰一群围着她抹眼泪的太监宫女,捏了捏小桃嫩生生的面颊,她有些无奈又好笑:“御医都说了我没事,别哭了啊,乖。”

    小桃抽抽搭搭抹眼泪:“娘娘受苦了,一定很疼的,呜呜……”

    就在这时,外边太监通报:“莫神医到。”

    苏暖挑眉,挥了挥手让花鸢带着小桃他们下去,随即便是准备演好在这皇宫里的最后一场戏。

    莫轻尘端着一碗药走进来,就看到太子妃苏暖一身素衣,披散着头发倚靠在床边,再无往日盛装华丽的模样……低垂着眼眸,看起来脆弱又可怜。

    仿佛是听到他的脚步声,她抬头看过来,前一瞬,眼中还是脆弱迷茫,可下一瞬就是骤然涌出亮光,随即便是起身朝他迎上来。

    “莫神医,承意他怎么样啊,是不是伤的很重,我想去看看他可他们不让我进去,是不是他伤的很重啊……”说到后边,她就红了眼眶,有些无措又失落的垂首:“如果我会武功多好,我就能救承意了,他对我好,我却救不了他……”

    饶是一向知道这个太子妃娇纵蛮横却对白承意痴心不已,可此时看到她赤着脚,分明自己也很虚弱,却心心念念都是白承意,莫轻尘依旧有些感叹。

    这就是世人所谓的情之一字?

    幸好他不谙此道,否则一定会徒增许多烦恼。

    “殿下没事,他让我来看看你……这是治伤的药,娘娘喝下去后好好休息休息。”

    他将手里的药递过去。

    苏暖看着递到眼前的药,眼底闪过暗色。

    “三八,你确定我喝了没问题?”如果喝下去她也见鬼的傻缺了,那就太可笑了。

    三八的声音冷冰冰有些不耐:“请宿主放心,系统会将药效屏蔽,你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苏暖嘴角抽了抽,面上却是一片温顺,接过莫轻尘手中的药,一饮而尽,抬头,抹了抹嘴角,有些不好意思的朝莫轻尘笑了笑:“我什么时候能去看承意?”

    莫轻尘神情一片温和:“等您睡醒后。”

    就在她喝下那碗药的时候,四九已经回到西厂,见到了刚处理好伤口的白承泽。

    看到自家大都督少有的苍白虚弱,一想到那女人急不可耐不顾自己的伤去找白承意还被拒之门外的模样,四九就气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头脑一热,不等白承泽问他,便是立刻噼里啪啦带着满满的怨气将苏暖是如何迫不及待的跑回东宫,如何不顾自己的伤焦急的去看白承意,如何被白承意拒之门外后失魂落魄的情形全部说了出来……

    说着说着,没听到自家主子回应,四九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的太多了,有些忐忑的抬头,就看到自家主子沉默安静到有些诡异的面孔和后边不断给他使眼色一脸无奈的四六。

    四六对自己这个兄弟很绝望……他当初是怎么被选拔到三处当暗卫的,他就该去黄泉铁骑冲锋陷阵去,妈的智障啊!

    “主子,四九脑袋不太好使,您不要听他在那里……”

    四六忐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白承泽抬手制止:“你们退下吧。”

    那两人小心退出去,白承泽缓缓垂眸,随即便是自嘲勾唇……

    苏暖知道,按照原剧情,原主苏暖喝了莫轻尘的药后直接昏睡了三天三夜,醒来的时候就忘记了白承意。

    按照这个设定,饶是在三八的帮助下,苏暖没有被那药影响,可她还是选择让身体昏睡过去。

    她这一睡就是三天,可急坏了东宫一众太监宫女,与此同时,一个消息也很快传遍了长安城:骊山遇刺中,太子妃重伤,少将军洛舒为保护太子殿下被刺客杀死,整个长安城都被笼罩在阴霾之下。

    原本有人不信,可紧闭的东宫大门,还有东宫那些宫人脸上的愁云惨淡,都在坐实这个消息。

    等到第三天,苏暖还在昏睡中的时候,苏落终于从重伤昏迷中清醒过来。

    按照白承意的安排,苏落苏醒,也就意味着苏暖就要真正离开皇宫,而带她离开的,正是要回神医谷的莫轻尘。

    莫轻尘身份特殊,他的马车里面藏一个人也比较容易。

    苏暖还在昏迷中就被搬上了马车……马车离宫前,莫轻尘又去见了白承意一面。

    “她……怎么样?”白承意也受了伤,加上这几日的劳神,神情有些憔悴。

    莫轻尘挑眉,点点头:“还不错,只是还没醒来,等醒过来就好了。”

    仿佛担心白承意还不放心,他认真道:“等她醒来,会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你不用担心了。”

    白承意也不知道是松了口气还是什么,重重点头:“那就好……”

    顿了顿,他又是道:“她昏迷前……可有说什么?”

    “也没什么。”莫轻尘轻描淡写:“就问什么时候能看到你,我告诉她,等她睡醒后。”

    说罢,莫轻尘便是有些不耐的摆摆手:“好了别啰嗦了,我在你这里耽误够久了,神医谷的草药都快枯死了……就这样,我走了。”

    说罢,莫轻尘一甩衣摆,转身……头也不回朝白承意挥挥手。

    片刻后,一辆马车缓缓驶出皇宫。

    就在那辆马车朝皇宫外驶去的时候,回来继续盯苏暖的四九咬了咬牙,随即轻飘飘转身朝西厂方向掠去。

    虽然他很厌恶这个女人,可主子让他来盯着,他就必须据实汇报。

    可就在四九刚进西厂的时候,却被一道鬼魅般的黑影拦住去路。

    看到那道黑影,四九先是一愣,接着就是恭敬行礼:“老师……”

    黑影是老都督身边的贴身暗卫十一,也是当初创立西厂的元老之一,是他们这批暗卫的老师。

    很多时候,十一都代表的是原本手握西厂让整个天下闻风丧胆的那位老都督,玉知雪。

    “老都督找你有事。”十一淡淡开口。

    四九有些狐疑,下意识道:“能否等属下先替大都督传过消息后再跟老师去见老都督。”

    他们是大都督白承泽的暗卫,虽然老都督地位非凡,可他们的主子是大都督。

    十一隐藏在黑色斗篷下的眼神闪过一抹寒光:“现在就去,大都督的消息,不急。”

    四九有些无奈,只好跟着十一朝老都督玉知雪所在的院子走去。

    漆黑阴森压抑,这是所有到过这个房间的人内心一致的想法,而坐在躺椅上悠悠然摇晃着的那个鹤发童颜的老者,则是比这黑暗阴森的房间更加让人压抑的存在。

    只看到他鹤发童颜满面祥和的模样,加上他那雅致的名字,没人会把他和世间最阴森可怖的特务机构联系起来。

    可偏偏就是他,在唐皇的指示下,一手组建了西厂,并且迅速让这个特务机构成为世间最可怕的存在,也让盛唐在其他各国的眼中,除强大之外,又多了一重神秘的面纱。

    “见过老都督。”四九单膝跪地,恭敬至极。

    他低着头,却分明能感觉到自己被一道冰冷至极的视线锁定……缓缓抬头,对上的却是老都督玉知雪看起来温和无比的视线。

    “是个好孩子……”玉知雪缓缓开口。

    四九不明所以,不敢接话,然后就听到这位老都督继续道:“知道你对那小子忠心耿耿……所以,自然也是想着他好的,对吗?”

    四九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就看到那位坐起来跟他说了两句话的老者又躺回了躺椅上,闭上眼睛悠闲地摇着躺椅。

    “回去吧。”

    直到回到西厂,四九耳边还回响着老都督那轻飘飘的话。

    老都督……是要他瞒着大都督太子妃被送走的事情?可是,他怎么能隐瞒主子呢!

    可接着他又想起老都督说的话。

    对大都督忠心,想着他好……四九微愣,眼前忽然浮现出前几日大都督回来时身上的伤,还有他听到那太子妃忧心太子的模样时安静到诡异的模样。

    是了,自从遇到那太子妃,自家大都督就有些怪异,不光受伤,甚至还多了很多多余的情绪。

    这对他来说,不好,很不好,更何况,那个女人……根本对他家主子不是真心的。

    一位是太子,而这边,他主子虽然手握重权,可……谁都能想到的,那个女人不会是真心。

    他不能放任自家主子再被骗了!

    四九面上神情时而紧绷,时而放松,不断纠结犹豫着,就在这时,耳边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你在干嘛?”

    四六走出来就看到自家兄弟一脸便秘的神情,不由得有些无语:“你能不能给我学机灵点,你这猪脑子,还贴身呆在主子身边,我每天都要替你的狗头担忧啊你知不知道?”

    看到四六苦恼无奈的神情,四九愣了愣,抿唇,没有出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