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依旧是那个阴暗的房间,白承泽与老都督玉知雪对面而坐,旁边站着的是暗卫十一。

    玉知雪依旧在摇椅上慢慢晃着,看着对面的白承泽,视线瞬间有些恍然,就像是透过他,看到了当年那个神采飞扬艳绝天下的女子。

    “你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你和她没有结果的。”玉知雪缓缓开口,声音依旧温和。

    所有人都知道这位老都督温和的表面下是多么的阴森可怖,只有在面对大都督白承泽的时候,他的温和才是真实的,有血有肉的。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毫不留情的将白承泽最可怖的伤疤血淋淋的撕开。

    白承泽的面色苍白,睫毛颤了颤,白皙修长的手指缓缓缩紧,骨节发白:“她……没有介怀。”

    从一开始,在她眼中,他就是那个阴森可怖的……宦官,可是,她没有另眼相待,连一个异样的眼神也未曾有过,他知道的。

    哪怕她心里最喜欢的是白承意,可是,对他,她从未有过任何轻视。

    白承泽抿唇:“我信她的。”

    玉知雪眯眼,随即便是缓缓摇头。

    “也许一时之间她对你的心是热的,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可以后呢,长年累月,你怎么知道她不会后悔?不会想要孩子?不会对你心生怨怼?

    到那时候,你在她眼中比不上任何一个男人,感情姑且不说,很可能,到了那时候,你连最起码的尊严都会被践踏……与其如此,为何不让一切停留在最美好的时候,让你自己至少拥有最美好的记忆和念想,这样……不好吗?”

    说着,他的眼神变得悠远起来,仿佛那个灿烂夺目的女子再次出现在他眼前。

    可白承泽却因为他的话,浑身一僵,面上的血色再度消退几分。

    他知道,这是事实。

    一时的爱意也许是真的,可不久的将来……她看到别人夫妻恩爱生子,阖家幸福的模样时,难道就不会后悔,不会怨怼。

    “莫轻尘给她用了药……”玉知雪缓缓开口。

    白承泽猛地一僵:“你还瞒了我什么?”

    他要知道的事,都能知道,如果还有不知道的,那就只是因为,眼前这个老人,不想让他知道。

    玉知雪缓缓摇头:“那是让她忘记心爱之人的奇药,若是她心悦你,那如今,她便已经忘记了你……”

    顿了顿,他再度开口:“若是她没有忘记你,那她,便不是真心待你。”

    看着白承泽面色越来越白,玉知雪缓缓道:“孩子,我不逼你,你好好想想我说的话……如果你还执意要将她追回来,我不会阻拦。”

    白承泽沉默了许久……

    东宫里,苏落因为身体底子好,一日日恢复的很快,气色也越来越好。

    她其实有些忐忑,忧心着一些无法启齿的事情。

    按照白承意以前对她表现出来的赤裸裸的占有欲,她有些担心,自己一旦恢复,如果他真要做些什么……那她要用什么借口来拒绝。

    她已经答应,用自己的妥协换国公府和妹妹的安然,可一想到这里,她还是觉得有些滑稽。

    所幸,这几次白承意来见她的时候,似乎都比较平静,连关心的时候也透着一股子以前都少有的客气和……疏离。

    她能看出来,白承意似乎有心事,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事。

    白承意也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对劲,但是却说不上来为什么。

    起初他以为是因为东宫忽然变得安静,想着过些日子习惯了就好。

    可谁知道,一日日过去,非但没有习惯,他甚至有些幻听了,总觉得听到苏暖的笑声在哪里,在他回头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

    “殿下……?”

    苏落的唤声将他从失神中拉出来,他怔怔抬头,就看到苏落带着些异样的神色看着他:“殿下有心事?”

    白承意立刻摇头:“没有……”顿了顿,他又是道:“你不要想太多,你是为了救孤受伤,好好养伤便是,别的都不用担心。”

    苏落淡淡垂眸:“太子殿下是储君,保护殿下是莫将的分内之事。”

    她依旧改变不了以往的习惯。

    可就在她话说完时,却发现白承意又走神了。

    在苏落接连几声“太子殿下”“殿下”的唤声中,白承意才忽然意识到什么。

    好久没人叫过他的名字了。

    以往,他的耳边每天都是那个娇蛮女人的声音,高兴时软糯的唤他“承意”,生气了便是张牙舞爪的喊他“白承意”,极为放肆。

    那时而乖巧软糯时而娇纵蛮横的声音不断在他耳边回响,白承意蹭的站起来,看到苏落愣住的神情,面色僵了僵,随即便是朝外走去。

    “你好好休息,我忽然想起来有些事情要去处理。”

    白承意越走越快,越走越烦躁……明明四周都是空荡荡的,连一个多余的人都看不到,也没有任何声音,可他就是烦躁,越来越烦躁,总觉得憋了一口气。

    走到东宫寝殿外的时候,他忽然听到极低的啜泣声。

    顿时,白承意眼前一亮,几大步跨进去急急道:“暖暖……”

    话音未落,便看到一个小宫女满脸泪痕,惊恐的看着他,然后扑通一声跪下。

    “殿下恕罪,奴婢,奴婢……”小桃惊骇的不知如何是好,只是瑟瑟发抖趴在地上头都不敢抬。

    白承意面上激动的神情缓缓沉了下去,认出这宫女就是之前苏暖贴身伺候那个,似乎很得苏暖的喜欢。

    顿了顿,他抬手:“起来罢……你在这里哭什么?”

    苏落被他以太子妃要静养为由安顿在偏殿,这主殿内现在根本没人,一个小宫女躲在这里哭,的确有些奇怪。

    看到太子殿下似乎没有怪罪的意思,小桃松了口气,然后又想起了以往自家主子说太子殿下脾气好、对人好的那些话,慢慢放松下来,才是有些不好意思低头告罪。

    “回殿下,奴婢……奴婢就是这么些日子没见到娘娘了,有些想她……娘娘身上那么多伤,她又一向怕疼,这些日子一定受罪了,所以奴婢才,才……”小桃说的断断续续,到最后,声如蚊讷。

    白承意怔怔道:“你们……不怕她?”

    小桃有些诧异的抬头:“怎么会怕?”

    随即又是抹了抹眼泪认真道:“咱们宫里的下人都知道,娘娘就只是嘴上吓唬人,她从不欺压我们这些做奴才的,最气的时候也不过就打了几板子,过后还赏银子呢……大家都说,娘娘是咱们见过的最善良最好伺候的主子,咱们都心疼娘娘……”

    白承意缓缓道:“你说,她伤了……伤在哪里?”

    小桃有些奇怪,但是还是乖乖回答……

    安静的东宫里,太子静静坐在那里,地上跪着的小宫女一边说着又要抹眼泪,看到上首的主子,又是连忙忍下来,到最后,看到太子殿下不发一语朝外走去,有些奇怪,又不敢多问,只好跪在那里目送他离开。

    白承泽缓缓朝书房走去,脑中想的都是刚刚那个小宫女的话。

    苏暖受伤了,他知道的……她根本不会骑马,那日却趴在马背上,笨拙的想要救他,哪怕被甩下马背都没松手。

    山上乱石嶙峋,她就是那时候后背被刺伤的吧,那么重的被摔下去,她一定疼坏了……他当时着急救被拖走的苏落,都没去看她,有没有哭。

    她那么娇气,他把她一个人扔在那里,她那时候一定很害怕的。

    他虽然派人去找她了,可其实当时心里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那么多杀手刺客,她不可能活下来的。

    他抛下她去救苏落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的,怎么就……把她扔在那里了!

    一想到苏暖捡回一条命被送回来,不管自己身上的伤,第一件事就是找他,他却都没见她一面……白承意便是暗暗咬牙。

    他应该再见见她的,毕竟,那是最后一面了。

    所以他这是内疚吗?一定是的,她毕竟为他做了那么多,他却都没见她最后一面就将她送走,一定是内疚。

    所以他这些日子才会魂不守舍。

    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白承意这么告诉自己。

    ------题外话------

    忽然看到,小熊熊升会元了啊……写文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有会元,嘻嘻,原谅某妖没见识,哈哈哈,么么哒小熊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