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雁门关是盛唐与大辽之间的要塞,常年重兵把守,因为唐皇深知辽王的狼子野心。

    两国一向关系紧张,直到二十多年前,大辽锦澜公主和亲到盛唐来,那一年,是两国关系最缓和的一年。

    可好景不长,不到一年,锦澜公主诞下龙嗣时难产,一尸两命,从那以后,两国关系再度回归冰点。

    这次,大辽在酝酿二十几年后,终于发起战争。

    就在雁门关陷入战事的时候,苏暖已经跟着莫轻尘回到了莫轻尘的神医谷。

    这处世外桃源般的山谷让她一时间竟生出恨不得在此隐居的念头,当然也只是一闪而过。

    在知道白承意的好感度已经满值的时候,她就猜到了,自己费尽心思留下的那些东西一定发挥作用了。

    书房里的画和字,还有那只被她用小米驯化的饿起来就喊白承意的鹦鹉,更重要的……是白承意的习惯。

    人呐,最怕的就是睹物思人!

    只是,白承泽的好感度却略有下降。

    不过她也没有着急,毕竟……她知道,白承泽情况特殊,急不来的。

    他如果太好攻陷,反而奇怪,再说,眼前还有个需要攻陷的对象来着。

    莫轻尘原以为这位娇娇女到了他这荒山野谷中一定会受不了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欣赏这样世外桃源的生活,尤其是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惯了的贵女。

    可让他诧异的是,苏暖到了这里后却适应的异常之快。

    他还以为,以这位性子娇纵的出了名的,到了他这里一定会给闹个天翻地覆,他都想好了,她要是真折腾狠了,就给她药倒了让她没力气折腾。

    可正好相反,苏暖不但没闹,而且还异常安静,潜心跟他学起了医术。

    莫轻尘起初以为她只是一时热度,可没多久,发现她一直都很专心,且越来越能上手,甚至可以帮前来求医的人配一些治伤风着凉的简单药方后,他终于相信,这位娇小姐,是真的在好好学医。

    这都不算,她非但没有在这里露出任何娇纵的迹象,反而异常淡然坚韧。

    无论是与他上山采草药,亦或是晾晒烘焙草药,还是替病人诊治,她都淡然从容,没有半点千金小姐的娇气。

    两人慢慢熟悉,莫轻尘一次终于忍不住提及她以往给人的印象。

    苏暖心里暗暗好笑……对她的事情有好奇心了,这就是个好迹象,要知道,这位心里只有医术的人攻陷起来,也是需要点方法的。

    这也是她这些日子潜心钻研学习医术的原因之一。

    听到莫轻尘隐晦的提及她以往娇纵蛮横的事情,苏暖便是摇头轻笑:“当初是为了吸引承意的视线,总是觉得自己要与众不同……年轻的时候,谁还不犯点傻……”

    看到她像是追忆又分明释怀的模样,莫轻尘竟是瞬间觉的心里也轻松了几分。

    这些日子以来,他已经看出,苏暖绝不是传言那般仗势欺人蛮横无理的人,可见,真如她所说,只是不谙世事的少女为了吸引心上人而用错了方法。

    就在苏暖的医术一日日进步的时候,雁门关的战况传了回来。

    神医谷距离雁门关只有数百里,没多久,就听闻因为战火而逃难的难民在一个叫做永州的县里引起了瘟疫。

    疫情很凶,没几日,便蔓延了整个县城……朝廷下令发兵直接将那不大的县城给封了,许进不许出。

    听说,那县城里面的尸体一日比一日多。

    莫轻尘在得知这个消息后沉默了半晌,然后又是独自离谷,三日后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憔悴了一圈,刚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一夜……等到第二天一大早,出来的时候,手里便多了张方子。

    苏暖正一身月白长裙,在花园里穿梭着摊晒草药,就看到莫轻尘疾步走来兴冲冲道:“我有医治瘟疫的方子了。”

    苏暖也是一愣……看着莫轻尘那憔悴的模样,难得的露出真心的笑意:“莫神医真是厉害呢。”

    莫轻尘被她夸得有些不好意思,然后又是有些担忧:“只是这里面有几味药引不太好找,最近我可能得一直上山,神医谷就交给你了。”

    苏暖挑眉:“一个人怎么行,万一受伤或者被困都没人知道……神医谷这几日先空着罢,我和你一起去。”

    莫轻尘下意识道:“这日和以往不同,要去的是深山无人之境,你一个姑娘家……”

    苏暖微笑着看着他:“早点找齐草药,也许能多久很多人的性命呢。”

    莫轻尘顿时愣住,呆呆看着她。

    以前在宫里,她再怎么盛装打扮的样子他都见过,却从未多看一眼,可如今,这个穿着普通月白长裙衬得黑发如墨,没有任何装饰的女子……他却觉得她亮眼许多。

    末了,他终是点头:“好,只是,进了深山,你要听我的,不可莽撞。”

    苏暖自然点头应允。

    接下来几日,两人都是早出晚归,为了行动方便,苏暖换上了利落的男装,长发高高束在头顶的玉冠里,和莫轻尘一样,身后背着背篓,手里拿着小镰刀,一日日在深山密林中穿梭。

    两人都不怕苦累,没多久便要将方子需要的药引找齐了,只剩下最后一味,也是最难找的一味……赤灵芝。

    按照莫轻尘所说,赤灵芝喜欢阴冷潮湿的地方,所以他们找的都是深山的背光面,越是偏僻阴凉的地方越是往里面钻。

    好在他们随身带了药膏,能防蚊虫蛇蚁,因此,除了累坏了,还没有别的伤。

    苏暖一双脚早就疼的刺骨,只是她咬牙忍耐着,在莫轻尘脚步放缓的时候稍作休息……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天下午,他们找到了。

    看着那株艳红色的赤灵芝,苏暖叉腰龇牙咧嘴喘粗气……小妖精,看你还往哪里躲!

    莫轻尘也很高兴,放下背篓握着镰刀就要过去,就在这时,苏暖视线中忽然看到什么,下一瞬就变了面色。

    “小心……”然而已经晚了,莫轻尘镰刀伸过去的一瞬,那条盘横在灵智根部与泥土融为一色的黑色小蛇,宛若一道黑箭,嗖的就朝他激射过来。

    苏暖想也不想,一把将莫轻尘推开……她只感觉到自己脖子下面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下意识想低头,却发现自己脖子已经麻了,然后她看到了莫轻尘不敢置信的惊骇面孔,下一瞬……她便失去了意识。

    在失去意识前一瞬,苏暖有些无奈自嘲。

    这一次,她还真不是为了攻陷。

    毕竟,那么多人等着莫轻尘救命,她出事总好过他出事!

    “三八……救命……”这是她最后的意识。

    莫轻尘一镰刀将那黑色小蛇砍死,接着就是神情惶急将苏暖扶起来,看到她已经变紫的嘴唇时他的脸也有些发白。

    他刚刚太兴奋以至于忘记了,灵草旁边向来有毒物……而且是剧毒。

    看到她锁骨处两个尖尖的黑色小眼,莫轻尘顾不上许多,摸出一枚小小的匕首,轻划开那处……看到漆黑的鲜血流出来,他给自己和苏暖各喂了一把解毒丸,然后就是心一狠,附身。

    接连吐了几十口黑血,看到那伤处流出的血色开始变红,他紧绷着的心才终于有些许放松。

    没有停顿,他从背篓里面挑出拔毒的草药,嚼碎了后敷在苏暖伤处先拔毒,然后又是轻轻包扎起来……做完这一切,他才是将两人的草药倒进一个背篓里,将背篓挂在胸前,背上苏暖,缓缓朝山下走去。

    直到这时,莫轻尘才终于有了心思想别的。

    想到苏暖刚刚推开他的动作,还有她软软倒下的模样,他便是有些茫然。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终于,气喘如牛的将苏暖背下山,背到了神医谷后面能治病的药泉那里……莫轻尘刚一停下来就觉得自己的腿软了。

    扑通一声,他直接跪倒在地,背上的苏暖也直接摔落……他连忙又是爬起来去扶她。

    这一扶,才发现刚刚的磕碰碰碎了她的玉冠……被他扶起来,姑娘家浓密柔顺的长发揉揉披散下来,衬着她无意识的面孔,可怜无害至极。

    莫轻尘愣了愣,回过神来便是连忙让她靠到泉水边的石头上,随即,在泉水中净手,然后便是拿出一个布包,打开,长短粗细各不相同的一排明晃晃的银针。

    在苏暖的头上,肩上,后颈及双手手背上各扎了几根银针,接着他便是伸手去脱她的鞋袜,准备在脚上开口放毒。

    之前只是紧急处理,现在才是真正的拔毒。

    拿起姑娘的脚,莫轻尘顿了顿,然后就是告诉自己……紧急关头,顾不得什么男女大防,救命要紧。

    可当他拖下鞋,去拉她的袜子的时候,却发现有些阻力,下一瞬,就看到她脚底板处隐现的血污和被粘住的袜子。

    莫轻尘顿时愣住了……她的脚受伤了。

    苏暖悠悠转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全身都没了知觉……睁开眼,就看到对面一个侧影正坐在那里,捧着她的脚!

    刺痛传来,她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还好还好,还有知觉!

    只是,这莫轻尘……捧着她的脚……干嘛呢?

    “莫神医……”她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气无力,紧接着,她就看到莫轻尘侧影一僵,回头看她,神情有些不自在。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苏暖不让他转移注意力:“你……在干嘛?”

    莫轻尘神情僵了僵,低头看了眼放在他腿上上药的那嫩生生的小脚,又看向黑发披散,一脸苍白虚弱的姑娘,正在抹药的手放也不是,收也不是。

    末了,他只能讷讷道:“我,在给你上药,你的脚受伤了……”

    苏暖了然,然后又是想看看伤得怎么样,便是有些艰难的想要抬脚。

    感觉到她的动作,莫清澈下意识松开她的脚后仰……可他身后就是药泉,这一后仰,重心不稳,顿时就要栽倒下去,情急中,他一把抓住了苏暖的脚踝,苏暖也是忙拼力将他拽了回来。

    有气无力,再这么一发力,她眼前有有些发黑,而对面,莫轻尘已经愣住了。

    感受到手心那纤细的过分的脚踝传来的柔腻光滑的触感,他像是被烫到了,嗖的缩回手,耳朵顿时红了,连忙朝苏暖解释:“抱歉,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抱歉。”

    苏暖懒得理会他,闭着眼睛喘了几口气后才睁眼,有些担忧:“莫神医,我的毒还有救吧?”

    莫轻尘还在无地自容,就看到对面姑娘长长的黑发下更显小巧苍白的面上露出的忐忑,还有一副“我觉得我还有救”的神色,他顿时就笑了。

    “有我在,你自然不会有事。”

    苏暖这才松了口气。

    莫轻尘开始给她拔针,先拔她头上的针,苏暖眼珠子不断往上翻,拼力想要看到自己脑袋扎满针的可笑模样,脑海中是一只刺猬的形象。

    莫轻尘居高临下看到她滑稽的样子,顿时有些失笑:“别看了,我的手不会抖。”

    等到拔她手背上的银针时,莫轻尘终于意识到,这些日子以来,他以为的坚韧,原来都是伪装。

    她的确没有娇气的大呼小叫,可是,那紧绷的嘴唇和咬紧的牙关,还有死死看着他动作的眼神,无一不告诉他:我怕疼,你轻点。

    莫轻尘轻笑着,一边手下快速而又轻柔的拔针,一边轻声道:“疼了你就说,不用装坚强,毕竟……你可是娇气出了名的。”

    他原本只是打趣,却不想,姑娘抿唇垂眸,笑了笑,低低道:“有人在乎才会娇气,没人管你了,自然就知道娇气没什么用……总要让自己成长起来,一个人哭唧唧的只会让自己更可怜。”

    莫轻尘的手一僵,抬头,对上姑娘苍白笑脸上那双沉静而又坚定的眸子,莫名的,心里便是紧了紧。

    沉默片刻,莫轻尘一边继续拔针,一边状若无意道:“怎么没人,这里不还有我么,我不是人啊?”

    苏暖心里给自己的演技鼓掌,轻笑促狭:“你是神医啊,你要救的是天下人,我可不敢劳烦你。”

    莫轻尘收了银针,然后上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她:“那现在,在救天下人之前,我得先把你弄回去吧。”

    说罢,便是俯身弯腰……直接将姑娘打横抱起。

    姑娘家的长发和赤脚随着他的步伐微微晃动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