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到苏暖的声音,莫轻尘只觉得自己脑袋嗡嗡作响,就好像有人大热天兜头一大盆冰水浇到他天灵盖上。

    苏暖在皇宫呆了那么久,不可能没见过白承泽,不可能不认识白承泽。

    可她现在却在问……他是谁?

    这只有一个解释,她忘记了白承泽。

    而他当初给她用的药,让她忘记的,是她心爱的人。

    莫轻尘呆滞在那里,怎么都不敢相信,苏暖当初喜欢上的人,竟然是……白承泽。

    这个盛唐名声最臭,最阴森可怖,况且都不能算作一个正常男人的……宦官!

    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

    可当他看到白承泽的眼神时,却再度怔然,然后便是意识到,无论他信不信,这,是事实。

    苏暖当初喜欢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宦官,这个阴森的特务头子……而白承泽,分明也是对她有情的。

    否则,怎么解释他的眼神。

    白承泽的名声里面,阴森、可怖、不近人情、喜怒无常、手段很辣行事乖张……任凭如何翻来覆去,也绝找不出温柔和无奈这样的字眼。

    然而,他很确信,白承泽的眼神中满是柔软无奈,即便是已经在倏然间化作一片冷漠,可那一闪而过的柔和,在他那堪称盛唐噩梦的面孔上,尤为刺眼。

    莫轻尘的手缓缓握紧,抿唇看向苏暖。

    苏暖自然没有忘记白承泽,只是,她知道自己必须是忘了的。

    所以,她看着白承泽,有些愣然问他:“你是谁?”

    那一瞬,她在白承泽眼底看到了狂风骤雨惊涛骇浪,可又在一瞬间归于平静。

    他缓缓放开她,后退半步,垂眸,淡淡道:“白承泽。”

    莫轻尘站在那里怔怔看着,苏暖背对着他,看不到神情,他却分明听到,她心情很好的样子。

    “白承泽,很好听的名字……你是皇子吗?”

    做戏要全套,她知道白氏皇族,再听到这样的名字却不为所动的话,分明有些可疑。

    果然,白承泽淡淡道:“不是。”

    “哦,难怪……”苏暖眨眼:“我们,以前见过吗?”

    不等白承泽回应,她便是笑眯眯:“我觉得以前好像见过你一样,看着眼熟、面善。”

    白承泽缓缓抬头,看着她,眼中已经一片冷然,后退半步,淡淡挑眉:“并未见过。”

    看着她眼底满是怔然,看着她原本贴在他胸口的手愣愣停在半空,看着她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他,欣喜而又茫然,白承泽深深舒了口起。

    既然已经决定,就不应该再有任何纠缠。

    他知道,白承意已经后悔了,这次请他顺路将莫轻尘与她一起带去雁门关,看似是为莫轻尘,其实根本是冲着她的。

    经过这一次,白承意自然会将她视若珍宝,回到白承意身边,她便是太子妃,以后还会是皇后,普天下最尊贵的女人,有着帝王深深的宠爱……若是跟他,那她……又算什么。

    他们的开始原本就是因为误会,那是他偷来的,如今,权当是还回去了罢。

    知道曾有一个姑娘真心恋慕他,不因为他的身份而厌恶,不因为他的缺陷而轻视,对他来说,那就够了。

    她应该是最华贵娇艳的那支牡丹,盛开在皇宫最高处,而不是他那个漆黑阴森的院子里。

    淡淡瞥了眼苏暖,下一瞬,白承泽便是毫不留恋甚至极为冷淡的移开视线,似乎还带着些不加掩饰的嫌恶。

    看向莫轻尘,白承泽眼神示意,身后,新的暗卫四七将一封信递出来。

    莫轻尘狐疑接过,撕开,看到是白承意的笔迹,一眼扫过,他蓦然蹙眉,捏着信纸的手指缓缓收紧。

    看到莫轻尘的小动作,白承泽眼底闪过冷光。

    对于助纣为虐帮白承意下药的莫轻尘,他没有半分好感,而现在,发现莫轻尘对苏暖存了不该有的心思,他更是满心冷厉。

    “莫神医,信看完了?”他冷冷开口。

    相比较莫轻尘,他更宁愿苏暖回到白承意身边。

    毕竟是她喜欢了那么久的人,而且现在白承意也意识到自己对她的心,以后定然不会再让她吃苦。

    而这个所谓神医,人在江湖,自身难保,配不上她。

    听到他凉凉的语调,莫轻尘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再看白承泽的时候眼神便有些复杂了。

    “敢问,大都督可知道信中所言?”

    太子受伤,请他前去雁门关疗伤,还特别提到要他带着苏暖,这份心思,一目了然。

    太子后悔了送她离开了。

    可白承泽呢?

    莫轻尘已经知道白承泽便是苏暖当初的心上人,知道白承意后悔了,要将苏暖找回去,那……他的态度呢?

    面对莫轻尘的问题,白承泽没有出声,只是淡淡看着他。

    答案一目了然,他,自然是知道的。

    看着白承泽原本就因为过分白皙而显得阴森的面上一片冷然没有半分情绪的模样,莫轻尘便是了然:白承泽没打算与苏暖相认,而且,他要亲自将她送回白承意身边。

    莫轻尘的心情有些复杂。

    他刚看到了白承泽的一瞬间来不及掩饰的眼神,也知道,白承泽对苏暖绝非无情,而现在他这么做,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选择让她回去。

    所以,是成全吗?

    莫轻尘有些茫然。

    他知道,相对于白承泽来说,无论是他的身份还是他本身……都不是好的选择,而太子,自然是最好的归宿。

    白承泽都能做出这样的选择,那……他呢?

    莫轻尘扪心自问,他想让她回去吗?是白承意不要她的,给她用药,将她送走,要和她姐姐在一起。

    现在,他后悔了就能反悔重来吗?

    想到那些两人一起在神医谷,采药,晒药,指导她学习医术,看着她因为进步而欢喜不已……还有她救了他,晕过去时长发披散宛若山中仙子的模样……药泉,玉一般的裸足,还有,这些日子不离不弃的帮助他治病救人,在他生病时照顾他……

    莫轻尘瞬间几乎生出一种不顾一切,要带她回神医谷的冲动。

    以后两人便隐居在那里,什么都不管不问,任它天下如何,两人超然世外过神仙般的生活……可几乎是下一瞬,他便是满心苦涩自嘲。

    他又凭什么不认可白承意,那碗药,还是他亲自给她的。

    所以,他又有什么资格奢求那么多。

    抿了抿唇,莫轻尘看向苏暖,低声开口:“苏暖,太子殿下在雁门关受伤了……请我们去疗伤。”

    苏暖心里冷笑,面上却是恰到好处的错愕,然后就是沉默,片刻后,才是有些无奈苦笑:“他,伤的重不重?”

    白莲花绿茶,吃着眼前看着锅里不就是这种操作:我不爱他,我只是关心他担心他,可我只当他是朋友的,我们是纯洁的男女关系,你们要吃醋的话可不怪我?

    果然,在她话音落下时,几乎是同时,面前两个男人便具是满心苦涩冒出同样的想法:她果然对他不是完全没有感情的。

    莫轻尘掩下眸中苦涩朝她笑了笑:“那我们去看看他吧。”

    既然如此,那就送她原本该去的地方……这些日子,本来就不该属于他。

    可他话音落下的时候,就看到苏暖眼巴巴看向白承泽,有些害羞又大胆问道:“白承泽,你也去雁门关吗?”

    莫轻尘连忙纠正:“这位是大都督,暖暖不可直呼其名。”

    既然他们注定不会再有关系,那就索性从一开始杜绝这个可能。

    白承泽淡淡看了眼莫轻尘,随意回道:“我奉命护送九公主前往雁门关成亲,倒是可以与两位一路……”

    眼看到苏暖眼神亮晶晶又要开口,他便是率先转身朝外走去:“可以走了。”

    那架势,仿佛生怕苏暖再黏上来多跟他说一句话似的。

    苏暖微微一怔,然后就是悻悻瘪嘴……心里却是有些无语。

    这位大都督,好感值分明没有下降啊,娘的,这是欲拒还迎啊……不信这个邪了还。

    她拎起裙摆朝莫轻尘问道:“走吗?”

    莫轻尘回过神来连忙迈步,与她一边朝外走一边状若无意问道:“你对大都督……似乎格外关注?”

    这些日子的相处,他已经差不多了解她。

    乖巧只是长相问题,其实她是随性极了的,也的确有几分娇蛮……却并非是个多热情的人。

    可只是这片刻,他便能看出她对白承泽的不同。

    下一瞬,便看到她有些微羞点头:“嗯……”

    “看到他就觉得莫名的欢喜,不由自主想要亲近。”

    莫轻尘微怔,就看到她抿唇,有些羞涩,却又坚定无比:“我好像,对他一见钟情了呢……”

    莫轻尘便是蓦然愣住,怔怔的看着她毫不掩饰的满眼亮晶晶看着白承泽的背影。

    因为瘟疫封城,九公主与送亲队伍都在城外,知道白承泽是去城里接莫神医,九公主原本就心情不好,左等右等更是焦灼,终于忍不住就要下马车,身边的宫女连忙小心劝阻。

    九公主便是冷笑着:“染病死了也总好过嫁给一个毁了容的残废。”

    宫女不敢接话,只好看着她大咧咧下车。

    刚跳下车,就看到城门开了,一行人缓步走出来……看到那一路上阴森森几乎从未搭理过她的白承泽,九公主下意识缩了缩脖子想要躲回马车上。

    可就在这时,看到白承泽身后一道纤细的身影,她下意识一愣,然后便是定睛看去……只是一眼,便是楞在当场……

    ------题外话------

    今儿三更,这是第一更,大家嗨起来,各种东东砸过来尽情蹂躏吧,妖受得住……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