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清苏暖的模样时,九公主先是一愣,眼底闪过浓浓的震惊和不可思议,然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怔忪过后便是满目了然,等到最后,具是变成满眼幸灾乐祸的讥讽。

    难怪,难怪东宫这阵子那么奇怪……原来如此。

    真是天道轮回啊,苏暖竟然也有今天,看她以后还怎么仗着太子妃的身份在她面前作威作福。

    一时间,九公主甚至忘记了畏惧白承泽的事情,就那么好整以暇站在马车旁边等着,等到苏暖跟着白承泽过来的时候,似笑非笑朝苏暖扬扬下颔。

    “这位是?”

    白承泽直接忽视了她,压根没有理会,而苏暖,则是看了她一眼后又低头不语,像是受惊了一般不着痕迹朝白承泽身后躲了躲。

    莫轻尘只好朝九公主温和有礼道:“这位苏姑娘是在下的徒弟,与在下学医的。”

    苏暖心里有些好笑。

    的确是学医了,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可莫轻尘话音落下,九公主便是露出了然的笑意。

    果然不敢承认身份,那简直太好了。

    下一瞬,九公主便是笑眯眯道:“莫神医的徒弟啊,那太好了,本宫呢,近日赶路,身体颇有不适,正好就遇到你徒弟了,就让她来我马车里伺候吧。”

    这女人,害她好几次丢脸加受罚,这次,没了太子妃的身份,她就不信治不了这个苏暖,

    九公主话音落下,苏暖淡淡挑眉,不着痕迹瞥了眼,而莫轻尘则是面色微变。

    他知道九公主认出苏暖了,虽然不担心九公主会乱说什么,可眼下看来,九公主是要针对她了。

    “公主,我这徒弟还未出师,恐耽误公主病情,不如还是由莫某人来替公主诊治吧。”

    九公主瞬间就冷了脸:“怎么,一个徒弟本宫都用不得了,再说,她是女人,不光能替本宫治病,还能近身伺候着本宫,莫轻尘你能吗?”

    公主凤体高贵,自然不是一介外男可以近身的,莫轻尘眉头紧蹙,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这个刁蛮公主。

    苏暖似笑非笑。

    想让她伺候,没问题啊,只要到时候这位公主殿下别后悔就成。

    就在她准备“乖乖”上前的时候,一直面无表情的白承泽冷冷出声。

    “还需要人伺候,看来,公主身边那几名宫女都是废物了……”

    随即,他便是朝身边侍卫淡淡道:“将那几个宫女拖出去处理了,然后请九公主上车。”

    说罢,白承泽便是看也不看转身朝自己的马车走去,与此同时,两名侍卫凶神恶煞朝九公主的马车走去,要将车里的宫女拖下来。

    九公主顿时就惊了,连忙大喝一声:“谁敢!”

    话音落下,白承泽停下脚步,回头,眯眼淡淡看过来,被他那一眼一看,九公主登时一个哆嗦,原本想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干巴巴故作强势道:“不准动我的宫女,这个苏……这个女人,我,我不需要了。”

    白承泽瞥了她一眼,冷冷收回视线继续往前。

    苏暖坏笑的看了眼九公主,看似低眉顺眼,实则暗含挑衅。

    没办法,有九公主这么个超级助攻,她这一路上攻陷白承泽应该会多很多机会。

    在九公主咬牙愤恨中好整以暇收回视线,她扭头看了看,然后就是回头拽住莫轻尘,跟屁虫一样追着白承泽过去,等到莫轻尘上了车后她也不客气的跟着爬上去。

    车边的四二、四七面面相觑,具是有些不知所措。

    主子没发话,他们也不知道该不该赶……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是第一次见有人不畏惧自家主子,热火朝天主动爬上车的。

    苏暖掀开黑帘子,就看到光线昏暗的马车里,白承泽一双眼凉飕飕瞥过来。

    她也不介意,像是看不懂人家的冷脸,笑嘻嘻钻进去顺带拍马屁:“大都督,你的马车真大啊……”

    莫轻尘在后边有些无奈又有些心酸。

    她在他面前从未有过这样生动的神态和毫不掩饰的热情。

    想到这里,他原本不太想进白承泽马车的初衷也变了……有他在旁边看着也好,否则,面对她这样的示好,稍微正常点的男人都会动心,更何况原本就对她有意的白承泽。

    可就在莫轻尘准备跟着钻进去的时候,白承泽凉凉抬眸看过来:“莫神医不用去为公主诊治吗?”

    莫轻尘顿时愣住,下一瞬,后颈一道大力袭来,他被外边的四七直接拎了出去朝九公主的马车走去。

    看到莫轻尘被一个黑衣冰块脸拎进马车,九公主顿时惊呼一声:“大胆,你在干嘛?”

    四七垂着眉眼恭敬却冷淡道:“大都督请莫神医来为公主侍疾。”

    九公主下意识反驳:“我好好的,谁需要……”话没说完,想到白承泽之前那个凉飕飕的眼神,再看看眼前这个冰块脸,九公主又是将后半截话吞了回去。

    咬牙半晌,才是恨恨朝四七挥手:“退下吧,莫神医留下。”

    四七恭敬退下,马车里,九公主与莫轻尘大眼瞪小眼,然后又是同时移开视线,眼中皆有种被欺压的无奈。

    好在马车华贵而巨大,车里还有四个宫女,不用担心被说闲话,也不用担心拥挤。

    九公主怒气冲冲坐在那里,只觉得自己一定是与苏暖犯冲,暗暗发誓,找到机会,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她。

    而这时,苏暖已经将九公主抛到脑后,坐在那里眼巴巴看着白承泽。

    白承泽看着窗外,眼角余光扫到苏暖的眼神,他就想起以前她走在街上看糖人儿的时候,似乎也是差不多的亮晶晶,眼巴巴。

    极为期盼的模样。

    只是他并未理会,依旧从窗口看着马车外边的景色。

    苏暖好奇的凑上去:“白承泽,你看什么呢啊?”

    白承泽心里微动,忽然就想起她软软的叫他“承泽”时候的调调,糯糯的,拖着点小尾巴,嫩生生的像是带着小勾子勾着他。

    眨了眨眼,他没有回头,只是淡淡道:“没看什么。”

    苏暖撇撇嘴:“没看什么你眼都不眨的,也不说话,就看着外边……外边有我好看吗?”

    语气中满是哀怨,然后她就看到白承泽回头睥睨着她,语调凉飕飕的:“我只是给自己找点事做,免得太过无聊打扰到别人。”

    苏暖顿时愣住……这是说,她打扰他了?

    特么的,这家伙怎么说话这么气人,牙尖嘴利的。

    她这边垮着脸愤愤缩回去坐到另一边,时不时剜一眼白承泽,可对方却是好整以暇,似乎对她变得安静挺满意。

    伴随着马车摇摇晃晃,闻到白承泽身上那股让她感觉安心的淡淡冷香,苏暖开始打盹儿,脑袋一点一点像是大鹅啄食,咚的一声撞到车壁上,疼的蹭的坐直,不由自主朝白承泽身边靠了靠,没多久,接着打盹儿。

    白承泽把一切看在眼里,眼底带着几不可察的笑意,没多久,就看到苏暖朝他这边歪过来。

    可因为距离太远,她倒下来必定又是磕到车厢上……白承泽蹙眉,倏地伸手,直接点到她后颈,随后在她软软倒下的时候,伸手将她接进怀里。

    不用再担心她醒过来看到,白承泽收回视线,眼底神色顿时变得一片柔和,低头看着她,心中被冰冷压抑的柔软潮水一般浮上来。

    不是对你绝情,只是……你不该属于我这样的人,你值得更好的东西,你值得世间一切美好。

    既然忘了,那就再也不要开始。

    附身,缓缓在她眉心落下轻轻一吻……相碰触的一瞬,这些日子以来明知她在何处却只能日思夜想的煎熬仿佛在刹那间得到慰藉。

    伸手让她轻轻靠在自己肩上,却再不敢有更多碰触。

    他担心自己会贪心,不舍得再放开。

    苏暖是在马车的摇摇晃晃中醒过来的,乍一醒来就感觉这一觉睡得无比满足,只是因为天气太热,感觉有些闷。

    她原本可以在睡着的时候让三八帮她清醒的,好看看白承泽的反应……可不知为何,她总有些莫名其妙的排斥三八,不想与它多做交流,哪怕是需要帮助。

    能不找它就不找,这是她现在的感觉。

    顿了顿,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正靠在别人肩膀,她心里一振连忙抬头……就在她抬头的瞬间,白承泽恰好也低头看,不经意间,彼此都感觉到与对方柔软唇瓣轻擦的那一瞬。

    苏暖蹭的睁大眼指着白承泽:“呀,你亲我,被我抓到了,你得负责,快点快点生辰八字告诉我我给咱们合个黄道吉日……”

    她话没说完,就被白承泽用食指抵住额头缓缓推开,并且毫不掩饰眼中的嫌弃。

    她顿时苦了脸,认真又眼巴巴的看着他:“我是认真的,白承泽,我心悦你,想跟你在一起,直接嫁给你也没问题的……”

    白承泽眉眼清冷:“苏姑娘对一个刚认识不到一天的人说这种话,未免太过随意,难不成你对谁都如此?”

    他话音落下,就看到对面小女子顿时满脸受伤。

    “怎么可能,我只对你这样。”

    白承泽几乎忍不住要将那委屈的小狗一般模样的小女人揽进怀里,他强迫自己移开视线。

    “以后还是矜持点的好,免得让人轻视。”他看着马车外边,语调淡漠。

    苏暖闷闷坐回去:“你轻视我了吗?”

    白承泽看着窗外不说话,她便是委屈巴巴:“你别轻视我嘛,我只是看到你心里觉得欢喜,想跟你在一起罢了……你不喜欢我不烦你就是了。”

    白承泽掀开帘子的手指不由得紧了紧,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不去想她那眼巴巴让人不忍心再欺负的模样。

    她上辈子一定是只宠物吧,还是毛茸茸那种。

    再三受挫,苏暖索性趴到旁边继续打盹儿,可偏生天热,马车里面又闷,越是趴着越是觉得头晕闷热,迷迷糊糊不舒服的哼哼唧唧,一边想着,白承泽那么正襟危坐,怎么不见他闷热。

    她这边热的难受,另一辆马车里,九公主也比她好不了多少。

    马车两边的帘子都掀开通风,身边的宫女两边给她打扇子,九公主又热又烦躁,最后索性直接将脑袋伸到外面。

    就在这时,她看到刚刚将莫轻尘拎过来的黑衣冰块脸捧着一盘紫红色水灵灵的梅子快速闪过。

    那梅子下边是冰块,腾着白汽,看起来凉爽可口急了……九公主连忙招手。

    “诶,诶,喊你呢……”

    那黑衣人像是没听到,头也不回,却是骤然加速,逃一般飞快掠到白承泽那黑漆漆的马车上,将盘子送了进去。

    九公主顿时垮了脸,气哼哼扔下车帘。

    算了,也不指望白承泽能有这个觉悟了……哼!

    ------题外话------

    二更……哈哈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