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盘梅子放到马车里的小桌上,苏暖也正好趴在小桌上,看到那还铺着冰块的梅子被放到她眼前,蹭的就坐直了,然后就是眼巴巴看着。

    白承泽余光看到她的模样,那看梅子的眼神果然和之前看他的时候没太大区别。

    鬼使神差的,他故意装作没看到她眼巴巴的模样,极为矜雅的伸手,拈起一颗梅子,送进自己嘴里。

    他清楚的看到旁边那小女子目送着那颗梅子,咕嘟,吞了口口水。

    看到白承泽自己开吃,苏暖的心定了定,安慰自己……他现在冷言冷语,但总不至于抠到连个梅子都不舍得给她吧。

    于是,白承泽就看到,一只素白的小手,悉悉索索伸到他眼皮子底下,小老鼠一样捏起一只梅子迅速缩回去。

    经过第一次的试探,看到白承泽没有反应,苏暖也大胆了,坐在那里,白承泽吃一颗,她就吃一颗,绝不多吃,也绝不少吃……到最后,盘子里面就剩下一颗,她刚拿起来,就看到白承泽漂亮修长的手指也伸了过来,然后停在那里。

    苏暖捏着那颗梅子,怔怔抬头,就看到白承泽也淡淡转过来,看着她。

    一颗梅子引发剑拔弩张,她呵呵干笑一声,将手里那颗朝白承泽口边送过去。

    白承泽蹙眉有些嫌弃的后仰,看着那只伸到眼前的手,白皙若玉的手指被汁水染了紫红的颜色,更显得白皙的通透……鬼使神差的,他又是缓缓坐直,张口,将那颗梅子叼进嘴里。

    指端与柔软的唇瓣轻触,只是一瞬,苏暖又是蹭的眼神晶亮,一把揪住白承泽。

    “男女授受不亲,你亲了我手指就得负责,我不管……”

    白承泽仿佛早就料到她会这样,听她说出来,挑眉,睥睨着她,视线下移,凉凉瞥了她一眼,苏暖这才看到,自己这么一抓,手上的梅子汁将白承泽银色的衣摆染得让人不忍直视。

    她连忙缩回手悻悻眨眼装无辜,就听到白承泽悠悠道:“吃我的东西还想讹我,你不会良心不安吗?”

    苏暖便是一本正经摇头。

    白承泽一副懒得跟她再多说的架势,悠悠收回视线道:“离我远点。”

    苏暖握拳,愤愤哼了声,屁股朝旁边挪了一丝丝,然后就是扭头背对着白承泽看着外边,一副颇有骨气的模样。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白承泽眼角带笑。

    到了下午,太阳快落山的时候,终于凉快了些,队伍恰好在一处山道上,不远处就有山里流出的河水,白承泽便下令,让全速前进了一日的队伍停下来,原地稍作休整。

    九公主那边几乎已经闷得喘不过气了,听到有河流,跳下马车带着宫女和侍卫就朝河边走去。

    那些侍卫检查确认安全后便是四处散开警戒,背对着那一段河水,让那几个宫女陪着九公主在河边稍作梳洗顺便凉快凉快。

    莫轻尘好不容易能脱身,下了马车便朝白承泽那辆漆黑的马车走去,可还未靠近,就被冷着脸的四七抬手拦下,莫轻尘向来温雅的面孔也不禁透出些恼怒来。

    他既然不打算与苏暖相认,又何必这般,孤男寡女共处那狭窄的马车中,就不为她的名节考虑吗?

    他压根没意识到,这队人马是黄泉铁骑加西厂暗卫的组合,在白承泽的全权掌控下,九公主那些送亲的侍卫直接可以忽略不计当成摆设……这样的地方,白承泽又怎么会担心什么闲话。

    就在莫轻尘犹豫着要不要出声喊苏暖的时候,马车里响起白承泽淡漠的语调。

    “那边有条河,你不要去看看?”

    苏暖看着白承泽,撇撇嘴:“不想让我在你面前晃就直说……”

    白承泽不发一语看着她,眼底意味分明:你既然知道,还不离开?

    苏暖冷哼一声,扭头朝马车外钻出去。

    倒不是她退缩了,只是的确热得慌,她是真的恨不得钻进河里去滚上几圈。

    刚下车就看到莫轻尘在前边不远处,苏暖走过来眨眼低声问道:“莫神医,你怎么样,公主有没有欺负你?”

    看到她一切如常,莫轻尘的心放了下来,轻笑着摇头:“未曾欺负我?”

    “那就好。”苏暖拽了拽衣服:“我去河边乘凉。”

    莫轻尘嘴巴张了张,有些无奈,又加上身体还没恢复,只好回到马车上休息。

    河边,看到她走来,那些侍卫没有动作,放她过去和九公主他们一起。

    然而,九公主却没这么好说话了。

    苏暖朝河边走来的时候,九公主正惬意的坐在河边稍微平坦光滑的石头上,不顾形象弯腰将河水撩到脸上,然后便是凉爽叹息……下一瞬,看到苏暖朝这边走来,九公主顿时挑眉,随即眼底露出坏笑,朝两边宫女挑眉示意。

    苏暖看到了九公主,天热懒得理会,她便是朝旁边几个石头走去,想要保持点距离……然而,她刚要过去,一名小宫女蹬蹬蹬跑过去,占了。

    她挑眉,似笑非笑,再转身,果然……另一个能坐人的地方又被占了。

    九公主身边四名宫,极为灵敏迅速的将这一片能坐人的地方都占了,九公主坐在中间,一边将手泡在河里降温,一边挑衅的笑着看过来。

    苏暖也不生气,只是意味深长瞥了眼,然后便是索性朝上游走去。

    那处有个大石头,只是太大了,坐在上边够不着洗脸洗手……她也不介意,走过去,径直脱了鞋袜,爬上石头坐下,满脸悠悠然将嫩生生的小脚伸进河里。

    凉飕飕的感觉让她不由得眯眼叹息,然后就是歪歪头眨眼笑眯眯看着九公主。

    九公主先是一愣,下一瞬,猛地回过神来,嗖的就从水里抽出手来,刷的站起来指着苏暖咬牙娇喝:“放肆,本宫在下游坐着,你敢在上游沐足,你……大胆!”

    苏暖歪歪脑袋挑衅的看着她:“谁让你把地方都占了,我不上这儿上哪儿,这河又不是你的,我爱洗手洗手,爱洗脚洗脚,你管得着吗?”

    九公主鼻子都要气歪了。

    果然,这个女人娇纵可恶透顶了,即便是离了皇宫,没了太子做靠山,竟然还是这么嚣张……下一瞬,九公主又是瞬间了然。

    对啊,她现在没了太子做靠山,怕什么!

    想到这里,九公主顿时冷笑起来,几步从石头上跳下来,带着那几个宫女就朝苏暖走过来,满眼不怀好意,将苏暖团团围住,便是示意宫女过去推她。

    知道苏暖根本无路可逃,九公主满眼都是幸灾乐祸的笑。

    周围都是侍卫,等苏暖这个讨厌鬼被推进水里湿漉漉成了落汤鸡丢尽了脸面,看她还能不能嚣张的起来。

    然而,想象中的画面没有出现,讨厌鬼没有被推进河里,反而是她的四个宫女,一拥而上还笨手笨脚,被苏暖站在巨石上,左一脚右一脚,接二连三踹进河里,尖叫着湿漉漉爬起来只剩下哭的份儿了。

    九公主目瞪口呆,就看到苏暖赤着脚抱臂站在巨石上睥睨着她,懒洋洋抖腿:“白子鱼,有本事你自己来啊,难不成你是缩头乌龟吗?”

    被直呼大名着挑衅,九公主气的什么都顾不上了,一拽裙子,挽起袖子咬牙就朝苏暖所在的大石头上爬过去,想要爬上石头将苏暖推下去。

    她笃定,反正苏暖也不敢像踹宫女一样踹她,等她爬上石头,就要让刁蛮苏好看。

    然而,下一瞬,在看到那只伸到眼前的赤脚时,九公主就愣住了。

    她上半身趴在石头上,抬头,看到已经抬起脚的苏暖,又是惊吓又是愤怒,恶狠狠咬牙:“你敢……啊……救命!”

    等到那边的侍卫听到声音喊着“公主”朝这边冲过来的时候,苏暖已经下了石头,满眼担忧将九公主从水里拽起来,无比关心道:“哎呀,公主您怎么不小心啊,瞧瞧这,成了落汤鸡,啧啧……”

    九公主又惊又怒,气的手指颤抖指着苏暖咬牙:“你、你……”

    苏暖看着她,眼睛眨啊眨。

    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怎么回事?”

    苏暖回头,看到已经将被她污染了的银袍换成绛紫锦袍的白承泽,眼睛眨一眨,下一瞬,扭头就朝白承泽扑过去。

    白承泽下意识想要闪避,可看到她扑过来的势头完全是没收力,他躲开的话她定然要扑到地上,无奈只好站在原地将她接住……下一瞬,就听到扑到他怀里的小女子闷声委屈道:“九公主和她的宫女欺负我。”

    白承泽下意识蹙眉抬眸看去,却在看到一脸懵逼湿漉漉站在水里被宫女挡住的九公主时,又是瞬间回过神来。

    她是连召集小混混拦路暴打尚书府小姐的事儿都做的出来,什么被欺负……六个人只有她一个人干净清爽,其余五个都成了落汤鸡,她也好意思说别人欺负她?

    可看到九公主那副随时准备爆发的模样,白承泽便是凉凉开口。

    “公主金枝玉叶,欺负你你也得受着,诉什么委屈。”

    说罢,便是在九公主目瞪口呆的视线中准备将她带走……一步迈出,蓦然蹙眉,看着她一双赤脚可怜巴巴被裙摆堪堪遮住,脚趾小心翼翼蜷缩着。

    白承泽便是有些无奈,下一瞬,抬手……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朝马车旁走去。

    九公主眼看着白承泽“大公无私”的将罪魁祸首打横抱走,急的咬牙切齿却躲在宫女身后没法儿出来,后来在那个白承泽身边的冰块脸皱着眉头扔过来几个披风后,才灰溜溜与宫女回到马车里面梳妆换衣服。

    等到莫轻尘再度一脸无语被九公主传唤“侍疾”的时候,九公主正一个接一个打喷嚏,看起来可怜至极。

    原本闷热,忽然跌入冷水中,身娇肉贵的九公主这下真病了。

    可即便是病了她依旧斗志满满,在莫轻尘给她诊脉的时候还不忘打探消息。

    “苏暖和白承泽什么关系啊?”

    莫轻尘眉心跳了跳,几不可察垂眸淡道:“并无干系,顺路护送而已。”

    可九公主瞬间就回过神来,蹭的坐起来满眼不敢置信:“难道我三哥后悔了,又要让她回去当太子妃了?”

    想到这里,九公主一张脸顿时满是灰败绝望,心里暗想着,这下完了,她还没能报仇,如果讨厌苏又成了她嫂子,岂不是以后又要牢牢被她压一头。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她堂堂公主,被送给个残废成亲也就算了,凭什么还要让一个下堂妇给欺负的死死的!

    九公主这边满心绝望,那边,白承泽车厢里,却是一片安静外加好整以暇。

    看着苏暖还装模作样委屈巴巴坐在那里,白承泽冷眼嘲讽:“在人家上游洗脚,你怎么就这么缺德呢?”

    苏暖梗着脖子辩解:“白子鱼以前老想欺负我,当时我还想做她嫂嫂来着,都没让她给欺负了,更不用说现在我又不想嫁进她们家了……干嘛忍气吞声!”

    白承泽被她的理直气壮弄得反而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下一瞬,就看到她再度凑上来得意道:“在我与公主之间,你保护我,还说不喜欢我?”

    她碎碎念着:“嘴里说着不要,身体很诚实嘛……”

    白承泽便是蓦然蹙眉。

    “你从哪里学的这种话?”

    苏暖眨眼:“哪种话?”

    白承泽深呼吸,索性继续扭头看车外……他有些无奈,因为他发现,当她脸皮厚起来的时候,他完全拿她没办法了。

    天色渐晚,前面就是一处客栈。

    原本他们并不打算投宿,可九公主病了,闹得厉害,没办法,白承泽不好对公主太过不敬,便是让暗卫提前去安排。

    远远的,悦来客栈的旗子迎风猎猎……

    这里地势偏僻,悦来客栈是唯一的一间还算可以的落脚处,所以不管人多人少,从来没有空着的时候。

    白承泽率先踏入客栈的时候,店小二正熟练的在客人中间穿梭招呼,老板娘正用毛笔戳一个店小二的脑袋,似乎是钱收错了的。

    看到他们这一行人,老板娘原本尖刻的面孔倏地笑成一朵菊花,摇曳生姿的走过来,娇声招呼着。

    “诸位客官快些里面请,是打尖儿呢还是住店啊……”

    老板娘一边骂店小二一边热情招呼客人,熟络自然无比,看着白承泽一行人,略粗糙的面孔笑成了一朵菊花,

    不枉她付出万般心血,这位与她齐名的盛唐特务头子……入瓮了。

    ------题外话------

    三更是个大肥章,么么哒,大家嗨起来,明儿继续搞事情……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