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黄泉铁骑将这客栈各个出口都守住,远远的又有暗卫盯着各个路口,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可苏暖跟着白承泽他们入住后,这客栈便是飞出一只苍蝇,也是有人过目的

    客栈不小,但是却也不大,房间有限,九公主听到后蹭的就亮了眼睛,不容反对的宣布要与苏暖住一间房间。

    苏暖皮笑肉不笑,九公主被她欺负的都生病了,现在分明是想打击报复。

    可房间数量的确不够,再加上白承泽与莫轻尘各有心思的缘故,结果反而是一致同意她与九公主住在一起。

    吃饭的时候,一应食物都被西厂擅毒的人细细查验了一遍,没有任务异样后一众人才是简单吃了晚饭,然后回房休息。

    西厂一众习武之人还罢,九公主与她身边几名宫女连日在马车上摇摇晃晃,一身骨头早就散了架了。

    四名宫女住了一间地字号房,唯一的那间天字号是给九公主与苏暖的。

    九公主因为伤寒整个人头疼欲裂,到了房间看到床,甚至都顾不上还想折腾苏暖,让四个宫女伺候着迅速洗漱后就想瘫到床上,可就在她迫不及待朝床走去的时候,另一道身影比她迅速的多,蹭的就爬上床,不容分说占了里面一大半,抱着被子躺下。

    只有一张床,苏暖没打算自己睡地,又担心晚上白子鱼睡够了起来给她使坏,所以便是抢先占据了有利地形,然后死死抱住其中一床被子。

    九公主顿时急了,快步朝床上爬去,担心整张床都被苏暖霸占了,爬上床,看到剩下的一床被子没有苏暖怀里抱着的那床新,又是不罢休扑上来。

    “我要这个,给我……”

    “想得美!”

    苏暖抱着被子没有手,干脆躺到床上用脚蹬着九公主的胸口不让她靠近。

    九公主顿时急了:“你敢用你的臭脚蹬我,我……”

    下一瞬,九公主咬牙切齿,干脆也是躺下伸脚过去,狠狠一脚蹬到苏暖腰上,苏暖顿时龇牙咧嘴,狠狠咬牙后抬脚,一脚踩到九公主脑袋上将她朝外推去。

    一时间,两个人在床上扯着同一条被子,你蹬着我我蹬着你,咬牙切齿龇牙咧嘴,谁也不愿意先放手。

    就在这时,苏暖忽然觉得身下一轻,瞬间意识到不对,她连忙下意识将九公主朝外踹去……可九公主还没反应上来,只当是她还在攻击,没有后退,反而朝她扑了上来,一瞬间,咣当一声,两人眼前一片黑暗。

    咕咚咕咚,抱着被子翻滚着滚过一个通道,眼前一亮的时候,苏暖下意识将抱着的被子垫到身下,可即便如此,依旧震得她闷哼一声……下一瞬,背后猛地一沉,九公主尖叫着砸到她背上。

    “啊……”九公主落地后便是失声尖叫起来,可苏暖早在前一瞬就听到头顶轰然一声。

    是她们落下的洞口被封住了,九公主的声音根本传不出去。

    苏暖咬牙爬起来,看到几双腿走过来,还没抬头,就听到身后九公主冷喝一声就要开口……她不及反应,回头就是反手一巴掌甩过去。

    九公主直接被她抽的蒙圈了,捂着脸愣愣看着她。

    苏暖咬牙:“叫什么叫。”

    话音未落,就听到身后响起一声轻笑,接着就是一个媚意十足的声音响起。

    “哟,这么大气性……这位一定就是公主殿下了?”

    苏暖抬头,就看到一个袅袅婷婷的女人,身穿紫裙,浓妆妖媚,眼中带笑,却又满是危险气息。

    后边还有几个紫衣蒙面的男人,可苏暖立刻就判断出来,这个女人是带头的,而且……看这样子,是冲着白子鱼来的。

    此时,九公主也回过神来了,看到这漆黑的像是山洞的地方,再看看对方那架势,再神经大条,她也回过神来了。

    听到那紫衣邪气满身的女人提到公主,她就是身体一抖,捂着被苏暖甩了一耳光的脸,讷讷缩在苏暖身后不敢出声。

    此时,苏暖心里已经意识到,这次怕是遇到硬茬了。

    对方能在白承泽眼皮子底下动手脚,必定是做了十足的准备,而且,一定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

    感受到白子鱼紧靠在她背后全身瑟瑟发抖的可怜模样,想到她被自己推下水还害了风寒,苏暖认命的舒了口气,回头,将腿伸出来一边揉着崴到的脚脖子,一边朝那紫衣女人挑眉:“你找本宫有事?”

    太子妃当久了,扮演起公主来绰绰有余。

    “呵。”紫衣女人轻笑一声,很有兴致啧啧赞叹:“果然是皇家公主,光是这份临危不惧的气度,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白子鱼轻咬嘴唇缩在苏暖身后,心里又是害怕又是茫然。

    果然,苏暖才是真正彪悍的那个,她连这些刺客都不害怕,可见是真的嚣张,不像自己,就是个纸老虎。

    可一想到苏暖现在顶了她的身份,白子鱼又是满心复杂,然后安慰自己,没关系的,白承泽在这里,他很厉害,很快就会找到她们的。

    苏暖自然不知道白子鱼的内心活动,她坐在地上与那紫衣女人四目相对,没有丝毫退缩,暗地里却在与三八说话。

    “有危险你也不提醒我?”这系统会不会太坑。

    三八则是一如既往的高冷淡漠:“你也没说需要我提醒啊。”

    苏暖好悬一口老血没喷出来,暗暗咬牙,她便是朝那紫衣女人道:“你们是什么人,抓本宫有何目的,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便应该知道你们的行为是不明智的,外边被黄泉铁骑围的水泄不通,如果伤了我,你们插翅难逃……”

    顿了顿,她又是试探性道:“如果你们有什么目的,不如说出来,也许我们可以商量商量,换种方法呢?”

    “哈哈哈,有意思,真是有意思……”紫衣女人笑的张扬至极,下一瞬又是眯眼冷声摇头。

    “老天真是太过厚待白氏皇族……区区一个公主都能有这份胆色气度。”说到这里,她忽然又是话锋一转。

    “既然公主开口了,那我也就直说了……雁门关穆家杀了我的人,我原本抓了穆家少将军穆少天,想要将他折磨的生不如死替我的人报仇,无奈,穆少天被你哥哥白承意救回去了,啧啧……”

    紫衣女人扭头看过来,笑的阴测测:“所以,我要的东西很简单,穆家人让我不爽利,我嘛……也就想给他们添点堵。”

    苏暖还没反应上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听那紫衣女人朝身后人道:“拿出来。”

    紧接着,一颗紫红色药丸被送到苏暖面前。

    闻到那药丸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味道,苏暖眉头紧锁。

    她跟莫轻尘学了药理,虽然不敢确定,却也大致能猜出这药是要做什么的,然后也立刻明白了那紫衣女人的意思。

    什么叫给穆家人添堵,穆家世代忠烈,穆少将军更是因为守城被俘虏残害,可即便是被凌虐到不成人形,都没有吐露半点雁门关军事机密。

    唐皇将九公主下嫁穆家以示皇恩浩荡,可如果这公主在半路失贞,而且是被人大庭广众之下看到……还能有什么事,比这个更让穆家蒙羞,让盛唐蒙羞的。

    这紫衣女人,一看就不是个好鸟。

    苏暖暗暗咬牙,只能寄希望于三八。

    “不吃?”紫衣女人抬手,手中袖箭指向苏暖身后的九公主,挑眉:“公主可是要饮自己宫女的血来送药?”

    “我吃。”苏暖咬牙低喝,然后就是将那药丸接到手中,眉头紧蹙顶着那药丸,片刻,抬头朝那紫衣女人道:“给我水啊,我干吃咽不下去……”

    紫衣女人被她直接气笑了,正要再威胁,苏暖便是梗着脖子:“白家人宁可被杀绝不受辱,连这点要求都做不到,你们杀了我好了。”

    紫衣女人定定看着她,接着便是倏地挑眉笑开,挥手,让身后人去要水。

    好一个白家人宁可被杀绝不受辱,待会儿就要看看,这小公主变成荡妇后还能不能硬气起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