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雁门关是盛唐与大辽之间的屏障,也是盛唐最重要的边城,这里世代由穆家军镇守。

    一次大辽来犯还是二十多年前,那时候,如今穆大将军的父亲穆老将军,带着重病亲自上城墙督战,为穆家儿郎鼓舞士气,等到穆家军得胜归来时,却发现穆老将军已经没了气息,可即便如此,他依旧在城墙上站的笔直,身体被他用了几十年的长枪支撑着。

    到这一辈,穆大将军更是只剩下一个独子,穆少将军。

    穆少将军上次被俘受尽折磨,还被压到两军阵前肆意鞭笞羞辱,后来被白承意救回来,却成了残疾,再也无法站起来,脸也被毁了。

    穆家满门忠烈,如今又值多事之秋,唐皇为嘉奖安抚,将最宠爱的九公主嫁给慕少将军,穆家感念皇恩浩荡,早就布置好了喜堂等候公主凤驾。

    进入雁门关城,街上行人面上都有些恓惶,却没有苏暖想象的那么混乱。

    很明显,对于大辽的进犯,雁门关百姓都早有心理准备,并且,对于镇守雁门关的穆家军,百姓们也是全心信任。

    他们认为,辽人根本不可能打进来,他们这些百姓只需要安分守己,为守城将士们提供一个安心的后方就足够了。

    一队车马随着白承意往将军府行去,九公主坐在马车里,透过车窗看到红绸灯笼布置的穆大将军府,她的心便是一紧,不由自主握住旁边苏暖的手。

    苏暖蹙眉看着她,缓缓将手抽出来,九公主便是有些窘迫悻悻缩回手,低声道:“皇嫂,我、我就是有些紧张。”

    苏暖无奈提醒:“我不是你皇嫂,你叫我名字就好。”

    九公主立刻顺杆爬靠过来有些忐忑道:“苏苏,你说我能不能逃婚啊,我好害怕,我不想嫁给一个残疾,我知道他是大英雄,我这么想不对,可是,我真的害怕,我……”

    说着,一向娇蛮的公主眼圈有些泛红,又是绝望坐了回去低声道:“父皇说,我既然享受了公主的尊贵,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父皇说穆少天是忠良英豪……”

    苏暖嘴巴张了张,想说话,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她也说不清楚,穆家的确是忠良,白子鱼的确是皇家公主,可是,她也只是个小姑娘,会对未来的夫婿抱有美好的幻想。

    然而她更加知道,这里不是现代社会,没有那么多的理所当然。

    他们进大将军府的时候,穆老将军与夫人亲自来迎接,九公主便是再怎么娇蛮,该懂得礼数还是懂的,对方怎么样都是老将军,是长辈,她自然不会拿捏着,迅速下了马车恭敬上前行礼。

    苏暖与莫轻尘躲在后边不着痕迹,回头看到男装打扮的苏落,她便是愣了愣,然后朝苏落轻笑了笑。

    苏落眼中也是温和笑意,朝她点点头,然后与一干将士一起离开。

    自始至终,白承意的视线都没离开过苏暖,好像生怕她又忽然消失不见了一般。

    见完公主,穆老将军又带着好奇又复杂的心理与白承泽互相见礼。虽然对这位年轻的西厂大都督早有耳闻,知道对方是盛唐暗地里的一柄利器,如今更是奉命带着黄泉铁骑前来帮助他破辽军的阵型。

    半晌下来,终于该走的礼节都走了一遍,穆老将军这才让人带这一行人去休息,然后又是亲自与太子商议婚礼的事情。

    路上有人想要绑架公主的事情白承泽已经让人隐去细节告诉他们,只说是冲着九公主来的,穆大将军心知必定是大辽探子所为,因此,便是又将婚礼朝前提,定在了三日后。

    与穆大将军确定了九公主的吉日,白承意便是被穆大将军催促着让他快回房间让莫神医看看伤。

    大辽将慕少将军绑在阵前叫阵,是白承意拼死将穆少将军救了回来,自己也受了伤。

    白承意也的确想早点离开,只是并非为了治伤,而是为了见他心心念念了许久的人。

    他想要回去换了衣服快些去见她,又有些担心见了她该说什么,她现在不记得自己,只会对他那么恭敬、疏离。

    白承意失落的推开门,随即眉头紧蹙:“小九,你在这里干嘛?”

    九公主紧抿着嘴唇憋泪,看到他,扑通一声跪下来。

    “太子哥哥,太子哥哥你帮帮小九好不好,小九不想嫁,真的不想嫁啊……”

    白承意微愣,接着就是有些无奈揉了揉眉心,上前想要将她扶起来:“起来说话。”

    “我不起来,除非太子哥哥答应我。”九公主哭着哀求:“太子哥哥,父皇不要我了,母后也不管我了,只有你了,你要是再不管我,我怎么办啊?”

    白承意无奈低声哄她:“三哥知道你委屈,可是你相信三哥,穆少将军是真男儿大英雄,你见了说不定会喜欢呢。”

    “你也骗我!”九公主哭喊着一把会开他的手:“谁不知道他残废了,父皇想要安抚穆家,就用我来补偿,可是凭什么啊,我是个活生生的人啊,我不是个物件儿啊!”

    白承意无语一把将她拉起来:“小九,皇家公主,不是这么好当的,当初大姐嫁去北藩的时候你也看到了,父皇最疼她,还不是说嫁就嫁,你别闹了,乖。”

    “我不要!”九公主一把推开他,看着白承意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悲伤、不敢置信,又绝望,最后变成不顾一切的疯狂,她看着白承意恶狠狠咬牙。

    “太子哥哥,你如果不愿意帮我,我就把你东宫的事情捅出去,太子妃流落在外,东宫有人李代桃僵,这件事一旦……唔……”

    她的话没说完,白承意蓦然眯眼,原本面上的疼惜骤然间消失,一把捏住九公主的脸让她说不出话来,随即俯身语调阴沉一字一顿:“小九,你太让我失望了,我原以为你只是任性了些,但什么话不该说你还是知道的……”

    九公主被他眼底的戾气吓得再也说不出话来,惊惧的看着面前这个满身戾气陌生至极的人,她这才想起来,母后以前告诉她,让她不要惹太子的原因。

    面前这个可怕的男人,真的是她那个爽朗温和的太子哥哥?

    看到九公主被吓住,白承意吸了口气,缓缓缩回手,语气再度柔和下来:“回去吧,小九,别忘记你公主的身份。”

    说罢便是淡淡站在那里。

    九公主愣了愣,然后才是爬起来,踉跄着夺门而出。

    九公主捂着脸呜呜哭着跑走,苏暖这边,莫轻尘正在给她诊脉,即便是她认为自己能为自己把脉,莫轻尘依旧不放心。

    看着莫轻尘安静坐在那里,白衣如雪眉尖微蹙,半晌,才是缓缓开口:“你身体有些虚,我给你开方子调理调理。”

    那一本正经的模样让苏暖刚刚几乎以为自己得了不治之症,听到他的话便是噗嗤笑出声来:“让生死人肉白骨的神医莫轻尘替我开调理方子,会不会太兴师动众了,要是被外边那些请不到你的达官贵人知道了,一定会嫉妒死的。”

    她笑眯眯,莫轻尘却是缓缓垂眸,轻声道:“如果能一直给你调理照顾你,我也是愿意的。”

    他多希望回到当初两人一起在神医谷生活的日子,可是他知道,那些他偷来的时光,再也回不去了。

    苏暖的笑顿了顿,抽回手:“好啊,那说好了,我以后没地方去了就去神医谷找你,你可得收留我。”

    莫轻尘蓦然抬头定定看着她,认真道:“那说好了。”

    “好。”苏暖笑眯眯。

    想起什么,莫轻尘又是抿唇,睫毛颤了颤:“如果以后,你发现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怎么办?”

    苏暖微怔,接着便是意识到,他说的是给她喂药的事情,她虽然没有受到影响,可原剧情中原主的死亡却是和他有一定的关系的。

    眼底的光冷了冷,面上笑容不变,她看着莫轻尘挑眉:“那也要看是什么事啊,如果可以挽回,我就原谅你,如果挽回不了……”

    她的话没说完,莫轻尘却是蓦然愣住,然后就是有些慌乱的起身:“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煎药……”

    莫轻尘背影消失,苏暖收回视线,语气平静问道:“三八,查询下好感值。”

    三八的语调依旧冰冷至极:“反派白承泽,好感值90。渣男白承意,好感值100,渣男莫轻尘,好感值90。”

    刚说完,三八便是接着不耐烦道:“有必要一直查询吗,好感值满不满宿主自己心里没数吗,好好做任务比什么都强,你如果连这么简单的任务都完成不了,也别想着再活过来了,你说呢?”

    苏暖似笑非笑:“好啊。”

    那个冷冰冰的声音消失,她面上的笑意也跟着消失。

    她说好啊,并不是在回应那个尖刻的三八,而是在回应另一个声音。

    “宿主,请决定是否开启任务模式。”

    她说:“好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