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边,九公主从白承意房间跑出来,一路狼狈哭着,跑到大将军府后花园桥上,忽然看到下面的人工湖,猛地愣在那里,下一瞬,她便是咬牙,不顾一切飞身朝湖里跳下去。

    她哪怕是死也不愿这么没有尊严的像是一件物品一样被拿来安抚别人。

    闭上眼睛一头扎进水里,下一瞬,冰冷腥臭的湖水尽数朝她口鼻中涌来,她没有防备呛住,然后就是猛地挣扎起来,瞬间就后悔了。

    不行,她不能这么死,淹死的话多难受,多难看,她不能这么死。

    九公主拼命挣扎着,可身上繁复的宫装吸了水沉甸甸的将她向下拖去,她满心绝望想到,要死的这么难看了吗?

    就在这时,腰间忽然一道大力袭来,她还没反应过来,下一瞬,便被人抱出水面,飞身落到桥上。

    九公主剧烈咳起来,然后才看清救了她的人。

    是白承泽身边那个黑衣服冰块脸。

    她后怕不已,又担心被人看到,连忙朝冰块脸道:“送我回房间。”

    冰块脸微蹙眉,看了她一眼,随即,抱着她轻飘飘掠起……等到将她送回房,冰块脸便是径直转身准备离开,九公主连忙喊住他。

    “喂,你叫什么名字?”

    那声音也像冰:“四七。”

    下一瞬,他的身影直接消失。

    九公主这边,四名吓得魂飞魄散的宫女手忙脚乱替她准备热水换衣服,而此时,她的事已经传到了白承泽二中。

    懒得理会这种金枝玉叶可笑的闹剧,白承泽抬手让四七退下,片刻后,他才是起身出了房门打算去找穆大将军。

    那个半路上劫走公主的幕后黑手还在暗中,而九公主与穆家少将军的婚事在即,这样的特殊时节,必须做好准备,一着不慎,很可能改变雁门关僵持着的战局。

    刚出门,却看到一道身影从旁边游廊走来,两人四目相对,都是顿了顿,接着又是倏地恢复如初。

    白承泽迷了眯眼,便打算冷着脸与她擦肩而过,可谁知,对方在看到他后就是迅速收回视线,然后以比他还快的速度径直转身离开了。

    白承泽有一瞬间的怔忪,却是迅速恢复如初。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九公主这三日也是异常安静。

    她觉得自己已经认命了,反正死也死过了,还是想活着,那就只能认命。

    她努力让自己放松面对即将到来的婚礼,只是时不时好奇的看看外边。

    最近怎么不见那些黑衣冰块脸了。

    四七?好奇怪的名字,难道还有四八四九?这算哪门子的名字!

    又想到苏暖,九公主便是抖了抖,撇撇嘴……也不知道苏暖知不知道太子哥哥另一幅面孔,那么冷酷无情。

    心里还是有些后怕,她想着,自己也没打算真的出卖讨厌苏,毕竟她救过自己。

    成亲就成亲吧……

    九公主穿上嫁衣被宫女扶着,沿着长廊朝喜堂走去的时候,心里依旧在这么安慰自己。

    自己是公主,只要天下还是盛唐的天下,她便还是公主,便能好好活着。

    一阵风吹来,盖头给轻轻扬起,她看到讨厌苏歪着脑袋再看她,九公主便是恶趣味想到,讨厌苏的模样看起来蠢兮兮的。

    然后她又看到了冷冰冰不像活人的白承泽,看到了他身后那个面无表情躬身立着的黑衣冰块脸,四七。

    四七敏锐的感受到她的视线,抬头,却在对上她的时候愣了愣,九公主原本想对他笑笑,可还没来得及笑,对方就已经迅速低下头去。

    她撇撇嘴,这时候,红盖头也落了下来……她好像听到噗得一声响,有什么溅到了她的盖头上。

    九公主愣愣伸手想去碰触,然后就听到了惊恐的惨叫声。

    动手的是已经在大将军府为奴好几年的人,那几人平日里根本看不出来什么,甚至是属于憨厚老实的,其中一人还救过将军夫人的命……也是因此,他们才会在今日的婚礼上被允许近身伺候。

    然而,就是那几个人,一出手,端的是凌厉至极的杀招,分明是是训练有素的刺客。

    一名将军府侍卫被割了脖子,鲜血迸射出去溅到九公主盖头上,与此同时,另外两名刺客手持寒光凛凛的软剑从身后朝九公主直刺过来。

    一切发生在瞬息间,九公主还蒙着盖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与此同时,另外几道身影倏地从四周围了上来,不容分说见人就杀……其中一道最为凌厉的身影直直朝苏暖刺了过来。

    那人蒙着脸,露出一双格外妖媚而又阴森的眼睛。

    苏暖抿唇快速后退想要避过要害,而这时,正朝九公主掠去准备救九公主的白承意看了那柄刺向她的长剑。

    稍有身手的人都能分辨出那柄剑上的凌厉杀意,白承意蓦然咬牙,竟是直接放弃了救九公主,闪身便朝这边掠过来。

    而此时,刺客剑锋已到。

    然而,就在这时,一股大力袭来,她直接被扯进了一个怀抱。

    白承泽一把将她扯回来,手臂来不及收回,便被那刺客一剑划了上去,登时血光四溅……可几乎是同时,他手中的长剑也送进了那刺客的肩膀。

    那刺客依仗的就是身形极快,分明没想到白承泽竟然比她还要快……被刺中后便是蓦然咬牙向后飞掠,捂着肩膀,眯眼,深深看了眼白承泽,随即,毫不犹豫转身飞掠离开。

    而这时候,九公主已经被四七救了下来。

    她怔怔靠在四七身边,看着片刻就多了几具尸体的院子,整个人都懵了,随即又是满满的悲凉。

    刚刚那一瞬,除了侍卫,竟是没人管她。

    白承泽,甚至她亲哥哥,都选择的是救别人……只有身边这个素昧平生以前被她看不起的冰块脸,救了她。

    九公主以为自己会悲愤,却发现并没有,只是在四七松开她以后,抬头看着这个五官秀气却冷若冰霜的……少年,她扯了扯嘴角:“谢谢你救我。”

    四七似乎对她姿态的改变有些疑惑,几不可察蹙眉,然后恭敬退下。

    西厂的暗卫已经迅速处置了场中刺客,唯一逃跑的就是白承泽手上受了伤的那个,有人追着那个逃跑的杀手离开

    因为早有准备,所以混乱很快就平息了,与此同时,大将军府的一众下人都被带走。

    婚礼要继续进行,白承意上前不容分说一把拽住苏暖,在她呆愣错愕的视线中再三打量确认她没有受伤,才终于松了口气,继而朝白承泽点头:“多谢大都督。”

    可他话音刚落,就被苏暖发力挣脱开来。

    看到她蹙眉看了眼自己,接着便是缓缓朝白承泽身后躲去,分明不想再与他说话的样子,白承意眼底便是涌出暗色来。

    只是要去婚礼,现在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他只能强行按捺下来,深深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白承意离开后,其余人也跟着离开前往喜堂,很快,鼓乐声再度响起,就像是刚刚的刺杀事件根本不存在一般。

    苏暖没有去看婚礼,而是亦步亦趋跟在白承泽身后。

    旁边的四七想要给白承泽包扎,却被白承泽单手推开。

    苏暖就那么跟在他身后看他捂着胳膊快步朝房间走去,她连忙小跑两步,可就在这时,白承泽忽然停下来蓦然回头,看着她的眼神满是不耐。

    “我上次说的还不够清楚?”

    话音落下,便看到对面的小女人微怔,随即红了眼圈,抿唇垂眸,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他受伤的手臂。

    白承泽一向凉薄的脾性也不由得有些烦躁了:“那你还跟着我做什么?”

    话一出口,就看到对面那小女人被他喝得浑身一震,眼泪立刻就要涌出来,偏生又想强忍着,努力吸着鼻子就那么看着他,可怜极了。

    白承泽只觉得如果再看她一眼,自己生平所有的自制力都要溃于一旦,深呼吸,他冷笑一声:“难不成你以为我这是舍身救你?”

    毫不停顿便是自己回答道:“我这是拿你们所有人当诱饵懂不懂?包括你在内,你和他们别的所有人来说,没有任何不同,明白?”

    这次,她终于开口了,只是说话前先吸了吸鼻子,想努力强硬却依旧可怜:“你刚担心我,用自己手臂替我挡了,我看到了。”

    白承泽嗤笑一声:“如果知道你会因此又黏上来,我刚就不那么做了。”

    果然,话音落下,便看到那小女人面色顿时白了几分。

    他定了定心神,朝她嗤道:“还不走?你还有没有点羞耻心了?”

    说完就看到她眼圈又红了几分,抿唇咬牙,末了,双手握拳闭眼豁出去了一般:“我就没有了,怎么样,反正我不管,我就是喜欢你,我知道你也喜欢我,你自己皮开肉绽也要护着我,你敢说你不喜欢……你凭什么这么欺负我?”

    白承泽终归再也硬不下心肠说狠话,只是面无表情道:“太子殿下对你的心意,你应该明白的,何苦纠缠我。”

    “要你管!”苏暖咬牙:“我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谁都不能拦我逼我,不然我跟他拼命!”

    狠话没说完又满是哽咽:“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不信你不喜欢我,反正我赖上你了,你不同意也没用!”

    说罢,便是眼泪汪汪死死看着他,恶狠狠的看着他,吸了吸鼻子,一把抹掉眼泪转身离开。

    白承泽定定楞在原地,想到她刚才小奶猫发威一般的模样,倏地笑出来,笑意未达眼底,却是蓦然红了眼眶。

    薄唇紧抿,深深吸了口气,他转身回到房中。

    恨不得将她拉进怀里紧紧抱住,再不欺负她让她委屈,可是,连胡搅蛮缠的模样都让人忍不住想疼惜,这么好的她,不该被他耽误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