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二天,天还未亮,城外辽军战鼓咚咚敲响……

    大将军府中所有人都匆忙起来,而大将军则已经点兵点将要安排出城迎敌。

    白承意气色比昨日好了些,昨晚与白承泽联手安排清理城内大辽奸细,虽休息的时间少,可一想到如今雁门关城内算是干净太平了,他一直紧绷着的心也稍微放松了些。

    总算是不用担心在外边应敌的时候还要应对后院失火了。

    不得不说,白承泽的手腕真是到了极致,也那怪他轻描淡写便能一手掌控整个让人闻风丧胆的西厂。

    谋划的时候盘丝剥茧般细致,动起手来又是金戈铁马般强势……有这样的臣子,盛唐未来几十年都无惧大辽。

    白承泽站了出来,提出让一小队黄泉铁骑混在穆家军中一起出城,自己站在城门上观战,好了解辽军作战规律,为后边黄泉铁骑上战场做好准备。

    他们安排好一切的时候,大将军府中众人也出来了。

    看到苏暖,白承意便是骤然眼睛一亮,只是强忍着没有上前。

    他怕自己太过急切,将她吓到,眼下又是紧要关头,所以他才能生生按捺着没有太过急切,只是每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去看看她。

    而白承泽则是看都没朝那边看一眼,视线淡淡扫过,似乎压根没有看到苏暖一般,然后便是开始安排战事。

    九公主面无表情跟在穆少天身后出来,淡漠疏离朝白承意行礼,然后便是继续站着,不发一语。

    不期然的,视线忽然对上白承泽身后那名已经打扮成侍卫的四七,看到四七的眼睛骤然亮起来,九公主便是冷冷移开视线,视若无睹。

    她余光看到那少年露出些疑惑和失落的神色,心里冷漠笑了声。

    蠢货……想什么呢!

    那些人朝外边走去,苏暖站在那里定定看着,等到白承泽走过的时候,她下意识上前一步想要开口,可与此同时,白承意却走了过来,恰好挡在她面前,低头看着她温声道:“你会不会担心我啊?”

    苏暖连忙后退半步警惕的看着他。

    白承意心里发苦,面上却是浑不在意,只是轻笑摇头:“以前嘴那么甜,现在,却是半句好话也不与我说了。”

    苏暖蹙眉垂眸:“殿下,民女告退!”

    说罢便是急急转身离开。

    她一来是懒得再与白承意浪费时间,二来,她意识到,白承泽在战场被俘的时候很快就要来了。

    她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好好计划准备。

    这一日的战事只是因为大辽在雁门关的奸细被连窝端了,辽王暴怒之下泄愤性的一次进攻,两边也都不是真心对战,所以不到半天,双方便偃旗息鼓各自回营。

    而这时候,大将军府中,苏暖正与莫轻尘在一起,因为,她有“不理解”的事情想要问莫轻尘。

    “……这就是我不明白的地方,当初是承意不愿我再占着太子妃的位子,让你带我走,可如今,他又是一只盯着我做什么,难道他怀疑我还想回去继续霸占他的东宫?”

    三八冰冷不耐的按照她的要求,在白承意来了的时候提醒她:“人到了。”

    苏暖眼底闪过一种赌徒才有的厉色,然后便是抿唇求助的看着莫轻尘,低低说道:“你知道的,我现在心里有人,况且之前是他弃我,我不可能再回去的,所以,你能帮我劝劝他吗,不要再盯着我,我真的没打算再回去霸占那个位子了……”

    莫轻尘听得满心苦涩,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是不是该告诉她,是我们合伙给你下药,太子以为你没了记忆,却又想让你回去,所以才会如此小意靠近。

    他不知要怎么开口,怎么告诉她,自己也是当初迫害她的人之一。

    就在这时,莫轻尘的余光看到一道身影,他倏地抬头,看到从苏暖身后一步步走出来的白承意。

    待看到白承意满眼的不敢置信与可怕的冷光,莫轻尘蹭的站起来想要拦住她:“承意你听我说,我……”

    话未说完,他便被白承意一把掐住脖子。

    咬牙,死死看着莫轻尘,白承意一字一顿,字字阴沉:“若不是我听到,你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嗯?”

    一把将莫轻尘扔开,白承意冷声道:“你走吧,别逼我对你动手。”

    下一瞬,他便是蓦然扭头看向怔怔看着他,起身后退着想要离开的苏暖,闭眼深呼吸,然后便是一把将她拽进怀里,咬牙,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接着便是将她一把打横抱起来,直接踹开旁边她的房门将她抱了进去。

    莫轻尘扑上来想要阻拦,却被凭空弄出现的龙卫控制住无法靠近半步,然后他就听到房间里面传来她有些颤抖,分明畏惧却强装镇定的声音。

    “承意,你……你怎么了,你先放开我,你捏疼我了……”

    几乎能想象如今白承意满心的愤怒与杀意,更能想象她害怕的样子,莫轻尘后悔的恨不得杀了自己,可他知道现在即便是杀了自己也没用,咬咬牙,他转身朝外奔去。

    现在只有那个人能救她。

    房间里面,苏暖被白承意禁锢在胸前,她想要挣扎却挣脱不了,再看到白承意双眼赤红的样子,便是咬唇低声哀求:“承意,你放开我,疼。”

    任务模式的好处就是,演起戏来,行云流水一般,甚至不需要心理暗示,更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一切都是以完成任务为宗旨。

    “疼?”白承意红着眼咬牙:“能有我疼吗?你知不知道我想你想的心要疼死了,看到你却不敢靠近,怕你害怕,只能忍着,看着你对我客气、疏离,你知道我有多疼,嗯?”

    看到她因为自己的震怒而畏惧着想要远离的样子,白承意便是满心痛苦:“你以前从不怕我的,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却要装失忆,装忘记我,让我这么难受,为什么!”

    苏暖心里冷笑。

    药是你让人下的,若不是她有三八,那此刻到底是才是受害者。

    满心冷然不屑,她面上却是一片怔忪:“承意,你在说什么?什么失忆?我没有假装失忆,是你不要我,是你送我走的,我知道你一直不想要我,所以……我才尽量远离你,我……”

    白承意猛地愣住,下一瞬,脑中便是轰然一声响。

    他这才想起来之前莫轻尘欲言又止的神情。

    他没有骗自己,那药,确实有作用了,然而,她没有忘记自己,那只能说明……她忘记的,另有其人。

    白承意觉得自己像是瞬间如坠冰窟,他怎么也无法相信,他的暖暖,喜欢的不是他,而是别人。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她明明一直在东宫的,她看着他的眼神,唤他时依恋的声音,她不顾自己的性命想要救他……还有书房里面的画,不可能的,她喜欢的是他,只能是他,没有别人!

    对,没有别人!

    反正她已经忘了,那就永远忘了吧,最起码她还记得他的,他还有机会,有机会的。

    白承意眼底有狰狞的冷光,死死握住她的肩膀逼她看着自己,一字一顿发誓一般:“暖暖,我没有不要你,跟我回去,我们回到以前,我发誓,我发誓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我发誓,我们回东宫,就我们两个人,好不好……”

    他越说心越下沉的厉害,因为,他在她眼中看到了追思,看到遗憾、迷惘、无奈……却唯独没有情意,再没有那种她以前看他时亮晶晶的东西。

    她看着他,就像看着别的任何一个人。

    白承意觉得自己会被她这样的眼神杀死,不死也会被逼疯,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暖暖,我……”他的语气带着哀求,可刚开口,就听到她缓缓出声。

    “承意,我们……回不去了。”

    白承意顿时就急了:“怎么会回不去,你也爱我的,你记不记得,你、你为我庆生,送我礼物,亲手给我做菜的……”

    苏暖垂眸低低开口:“可是你根本没吃,礼物……你也早就扔了,不是吗?”

    白承意蓦然僵住,他下意识想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可他却无法反驳。

    那的确是他做的,是他。

    “我以前是喜欢过你,不对,是爱过你的。”他听到她低低说道:“我爱你胜过爱自己的性命……”

    白承意眼睛顿时一亮,可接着又是刷的变得一片苍白,然后就听到她轻声说:“我送你礼物,你不屑一顾;我受伤,落水,那时候你不知道我多疼,多害怕,可是,你没有管我,你看着我下沉,然后救走了姐姐……”

    白承意整个人开始颤抖,他想说话,嗓子却堵得根本没办法出声,只听到她有些茫然道:“可能,从那时候起,我对你的爱就停下了脚步罢……”

    白承意只是怔怔摇头,却看到她倏地笑开:“承意,我知道你喜欢的是姐姐,我也明白的,她那么好,我也喜欢她的。”

    她分明是笑着的,可眼睛一眨,眼泪便是大颗大颗滚落下来:“所以,你再一次把我扔给刺客选择救她的时候,我告诉自己,不要怨你,本来就是我霸占了那个位子,你本来就不喜欢我的,怪我自己……”

    白承意心里涌出浓浓的绝望与恐慌,就听到她深吸一口气,像是解脱一般说道:“所以,你送我走,我也不怨你,我们开始就是错的,能结束也好,我不怨你,真的,承意,我不怨你,只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