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暖看着白承意,看到他赤红的眼圈和不断颤抖的模样,心理平静无波,甚至还有闲情雅致感叹。

    说到底,他以前也不过是个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孩子罢了。

    两人如此,就算扯平了吧……

    她轻轻推开白承意的手,温和道:“承意,我们就这样吧,你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

    话音未落,她便是被白承意一把拽进怀里。

    死死抱着她,将她勒得骨头都疼了,白承意咬牙切齿:“不好,你休想,我不会再放过你,我不能放过你。”

    下一瞬,他便是发誓一般:“暖暖,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你相信我,我以后会对你好的,我发誓我会对你好的,你再信我一次好不好,我不能没有你,我真的……不能没有你啊……”

    话到后边已经满是哽咽。

    想到没有她的东宫那一个个冷冰冰的孤单黑夜,他就觉得自己像是要被淹没了一般充满绝望。

    他好不容易再见到她,怎么能再让她离开。

    感觉到怀里的人想要挣脱,白承意的手臂收的更紧,抿唇不发一语,就是不放手,可就在这时,他听到她无奈的声音。

    “可是,承意,我有喜欢的人了……”

    白承意蓦然一僵,怔怔松开,双手却是依旧紧紧捏着她的双肩,将她禁锢在眼前,俯身与她平视着,不敢置信:“你,说什么?”

    苏暖直直看着他:“我说,我有喜欢的人了,我们回不去了,我不喜欢你了。”

    一步步的刺激,刀刀入肉,她知道,白承意必定会失态。

    白承意脑中轰然一声响,双眼顿时充血变得赤红,声音一改之前的暴躁,倏忽间变得阴沉沉一片:“谁?”

    苏暖抿唇不语,然后就看到白承意赤红着双眼,却是倏地笑出来:“怎么,怕我伤了他,你的心上人?”

    苏暖努力想摆脱肩上的桎梏却根本动也动不了,白承意的眼底透出疯狂的冷光:“你就这么不想呆在我身边?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找他,嗯?”

    苏暖忍不住咬牙:“你捏疼我了?”

    白承意像是忽然间失去了所有力气,松手,低声道:“暖暖,对不起……”

    苏暖连忙趁机后退半步,抿唇有些警惕的看着眼前低着头不知神情的男人,却见他缓缓抬头,眼神阴沉疯狂:“暖暖,对不起……”

    苏暖松了口气:“你不用道歉,我们以后就……”

    她话未说完,忽然就是一声低呼,下一瞬,她便是被白承意蓦然打横抱起大步朝离间的床上走去。

    这才是他说对不起的原因。

    一把将她扔到床上,白承意欺身上来按住她,眼底满是痛苦:“暖暖,对不起……别恨我,我不能没有你。”

    下一瞬,他便是带着满身疯狂不顾一切的朝她压了下来。

    朝思暮想的人儿近在咫尺,在他身下,他能感受到她的柔嫩馨香,可她眼中的惊骇与恐惧太过刺眼,刺的白承意心口撕裂一般疼的抽搐。

    她以前从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他,她只会依恋着他,唤他承意,可是,她现在却告诉他,她喜欢别人了。

    “暖暖,你只能是我的女人……你恨我也罢,我只是,不能没有你!”

    男女体力悬殊,白承意又是习武之人,他狠下心禁锢,苏暖根本无从反抗。

    撕拉一声响,便被他直接扯开衣衫,苏暖原本疯狂的挣扎也顿时一僵。

    眼前是极致的美景,白皙圆润的肩膀,纤细的锁骨,半隐的柔软弧度……白承意强力克制着自己想要将她疯狂占有的粗暴,吻上她肩头,哑声哄道:“暖暖,你好美……”

    可回应他的是她颤抖破碎的声音:“承意,你别逼我恨你。”

    白承意闭眼,满心苦涩:“那就恨吧……”

    心里一狠,他的手下滑到她腰间去扯她的腰带,哑声安抚:“别怕,暖暖,我会轻轻的……”

    她的衣衫随着衣带被扯开,瞬间散落,这一瞬,白承意竟是有些孩子气般的满足。

    他也是第一次……他们完整的属于彼此!

    下一瞬,砰得一声响,门从外边直接被踹开。

    白承意骤然眯眼满眼冷光,一把拉过旁边的被子将怀里的人裹住,冷冷回头:“你想死吗?”

    话音未落,便看到一道身影闪电般已经到了眼前,下一瞬,胸口被猛地印上一掌,白承意直接倒飞出去……他猝不及防之下被击飞,却没有狼狈落地,而是在半路强行改变身形,随即便是再度飞掠回来,满眼杀机。

    白承泽一掌击飞白承意,再看到床上裹着被子瑟瑟发抖的小女人,他便是抿唇,强行按捺住要杀人的冲动,朝她伸手,却看到她猛地一抖。

    用尽一切方法才坚硬的心肠在她咬唇死死憋着眼泪的眼神中溃不成军,手有些颤抖,他低声轻柔道:“别怕,我带你走。”

    “你想死!”白承意冷冷咬牙攻上来。

    白承泽看也不看,反手一掌迎上去,两人一触即分,白承意倒退几步又想上前,白承泽已经将苏暖连被子一道裹着抱起来,转身,四目相对,电闪雷鸣。

    “是你?”白承意忽然就安静下来。

    他怎么也想不到,她口中的心上人,竟然会是眼前这个。

    眯眼,随即轻哧一声:“一个宦官?”

    白承泽冷声开口:“让开。”

    这时,他怀里的苏暖开口了。

    她的声音嘶哑还有些颤抖的余韵,却又分明坚定异常,她看着白承泽:“如果你还是不要我,那就放开我,我自己会走。”

    白承意便是猛地一震。

    白承泽眼中满是无奈,然后便是长长叹了口气,低头看着她:“你……这是何苦,你明知我不会不管你……”

    两人的对话让白承意心里猛地涌出强烈的不安,他手一抖,刷的多了一柄软剑,看着白承泽冷冷咬牙:“放开她。”

    话音落下,嗖嗖几声,隐藏在暗中的五名龙卫出现,将白承泽围住。

    龙卫出现的下一瞬,西厂暗卫也出现了。

    无论是龙卫亦或是西厂暗卫,都是这个世间最顶尖的刺客,如今,两边冷厉对峙,气氛瞬间剑拔弩张。

    白承意上前一步,剑尖直指白承泽,一字一顿:“我说……放开她!”

    就在这时,缩在白承泽怀里的苏暖忽然抬头看过去。

    她看着白承意,眼神冰冷至极,再没有半分情意,甚至还带着冷恶。

    “承意,我总以为,我们好歹从小一起长大,也一起生活过那么长时间,即便是以后不在一起,也不至于到如今这种地步……”

    顿了顿,她缓缓道:“当初,是你不要我,不顾我的死活将我送走,如今……你还要逼死我吗?”

    白承意身体猛地一震,愣愣看着她,嘴巴张了张,却仿佛瞬间失声了,再也说不出话来。

    看着她缩在别人怀里眼神冷漠疏离还带着淡淡的惊恐厌恶,白承意的眼眶嗡嗡发烫。

    他以为他将她找回来了,他以为,还能回到过去的,他以为,东宫还会变回以前那个东宫,有她的东宫。

    “你、你不回去了,那些博异志怎么办,我还没给你讲完呢。”他像是终于找到了理由。

    苏暖淡淡摇头:“不听了。”

    “还有那些画呢,你给我画了那么多画,你嫌我没有时间陪你,以后我一直陪着你,真的,我保证……”

    看到苏暖平静淡漠的眼神,他又是急忙道:“还有小雪呢,你最喜欢它学你说话了,你不回去我就把它饿死,真的!”

    苏暖摇摇头:“不要了,都不要了,承意,你别说了,放我走吧……”

    白承意的眼圈瞬间通红,他双手握拳,看着她,额头青筋崩现,面容都有些狰狞,下一瞬,他忽然朝她吼道:“你走,现在就走,走,走啊!”

    苏暖垂眸,轻靠近白承泽怀里。

    白承泽深深看了眼白承意,随即便是抱着苏暖大步朝外走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