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城墙上,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那个队伍只剩寥寥几人,可怜至极的落在辽军的包围圈中,仿佛已经认命,可就在这时,所有人就看到那个已经明显力竭累瘫在地的人,忽然用剑支撑着站起来,剑尖直指辽王。

    战场上还在拼杀,那一处天地,却仿佛忽然寂静到诡异。

    苏暖怔怔看着那一幕,整个人都有些晃神。

    她以前只知道白承泽不会死,却从未想过,在这样的情形下,白承泽是怎么活下来的,她以前从未想过。

    辽王分明没有认出他,后来认出他……那在这之前,他究竟都遭受了些什么?

    她看到辽王从手下手中接过剑朝白承泽走过来,抬手,白承泽与他一个交手,便被击飞了手中长剑。

    而辽王手中的剑下一瞬便要朝他劈过去,白承泽旁边却忽然弹出一道身影挡在他面前,那个人,被辽王一剑刺穿,却还想要举剑刺向辽王,然而,他们都已经是强弩之末,还未靠近辽王半分,便被一脚踹翻在地上,再也没能爬起来。

    距离太远,她看不见那人是谁,只是知道,在那人被一剑穿胸而过的时候,旁边,九公主忽然发出一声呜咽。

    苏暖没有心思顾及别人,只是眼也不眨看着那边……距离还是太远,她看不太清楚人,只好找三八求助。

    三八不耐冷哼一声,下一瞬,她便觉得眼前视线一变。

    那遥远至极的情景,瞬间近在咫尺一般清晰。

    她甚至能看清白承泽嘴角不断溢出的血沫。

    辽王手中的剑还在白承泽那个暗卫的尸体上,手中没有武器,却是依旧似笑非笑看着白承泽,苏暖看到白承泽缓缓举起手中的剑……可就在这时,辽王身后,西门战忽然拉弓。

    在白承泽手中长剑即将劈到辽王头顶的时候,一道箭矢嗡的一声撕破空气……直直射进他胸口,将他整个人带的倒飞出去。

    苏暖蓦然低呼一声,脑中嗡的一声响,眼前顿时像是涌出一片血色,而下一瞬,那一处的辽兵已经围了上去,将辽王紧紧护在中央,然后,挥起手中的武器,朝那几个正从地上拼力爬起来的人身上砍去。

    天地间只剩下拼杀声,苏暖觉得自己脑中有些乱哄哄的嗡嗡作响,似乎能听到那一处,钝刀入肉的声音……然后她忽然听到一声呜咽。

    怔怔扭头,就看到旁边,九公主看着战场方向,哭的泪人一般。

    她张了张嘴,终是什么话都没能说出来。

    这时,辽军已经潮水般退离……

    军阵被破,辽军大败,盛唐大获全胜,城门吱呀吱呀打开,迎接将士归来。

    随着活人的离去,雁门关外的荒原上,便只剩下一望无际的尸体,滚滚的浓烟,插在地上的长矛刀剑密林一般一眼望不到边,还有插在长矛上,仰面向天,旗帜一般的将士。

    黑云压城……

    她看到白承意怔怔从战场上收回视线,朝她看过来,眼神怔忪,嘴动了动,却什么话都没能说出来。

    下城墙的时候,苏暖看向面色惨白眼圈通红的九公主。

    九公主却是一改之前在城墙上的脆弱绝望,脊背挺得笔直,朝她笑了笑,然后便是昂首挺胸走下去。

    街上,到处都是在运送伤员和物资,来来往往的人身上多多少少都带着血迹。

    苏暖忽然拦住一名神色匆忙的将军,问他:“辽王身边那个中年将军,右眼有块胎记那个,是谁啊?”

    那将军愣了愣,原本有些奇怪她的问题,可在听到她的描述后便是骤然咬牙。

    “叛贼西门战……有朝一日,定让他血债血偿!”

    苏暖点点头:“哦,知道了。”

    她转身缓缓朝大将军府走去。

    回到房间,却看到,原本应该在外边扫尾的白承意坐在那里,身上还是铠甲,静静看着她。

    看到她极为平静的收回视线,白承意抿唇,沉声开口:“不是我要他死。”

    他知道,如果是他自己,可能都不会相信。

    可事实就是这样,那一刻,针对营救白承泽那一队人的命令,穆大将军的人没有执行。

    战场上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除非,那几个原本负责配合白承泽突围的人,提前就被交代过了。

    他已经想过,唯一的可能,就是长安城那位直接给穆大将军下的令。

    可他想不出来原因。

    而且,这些话他也没办法对苏暖说。

    看着她无比平静,平静到让他有些心惊的神色,白承意便是再度开口:“你安心休息,这边扫尾结束我们便离开,至于今后你要去哪里,我不会干涉你。”

    在他看来,白承泽死了,她也无处可去。

    只要他不像之前那样强逼她,而是在她身后护着她给她时间忘记,她还是会回到他身边的。

    可他话音刚落,苏暖便是淡淡抬眼:“他留下的人呢?”

    白承泽不会没给她留人,可那些人至今未见,只有一个原因。

    果然,白承意看了她一眼后便是移开视线缓缓道:“他的人不能用了,你放心,我的人也是一样,只要等这边处理完,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说罢,他起身准备出去,一步迈出,却忽然顿了顿:“这几日还没有平静,在城里安稳下来之前,你且安心呆在屋里不要出去。”

    说罢,他便是走出去。

    看到白承意离开后门外多出来的守在门口的两道身影,苏暖缓缓收回视线,过去,将门关上。

    天还没黑,九公主便来了。

    白承意只说不让她走,并未阻止别人看她,所以九公主直接进来,没多久,便又离开出去。

    出去前,外边的守卫将九公主带的丫鬟细细查看了好几遍,确保没有将屋里的人偷天换日。

    九公主离开后,过了半晌,守卫又看到太子身边那个进来很受信任的舒将军来了。

    “太子让我带话进去。”

    两名守卫对视一眼,只得放行。

    苏落走进去,便看到自己妹妹神情平静坐在桌边静静看着她。

    没有半分她以为会看到的惊慌、委屈之类,而是平静的让她都觉得有些心惊。

    再次见面后这么久,两人却是第一次面对面,苏落走过去坐下:“二妹,公主说你需要我帮忙?”

    苏暖看着她,笑了笑:“或者可以说……互相帮助。”

    苏落微怔,看着眼前这个笑的一脸平静再无半分以往单纯娇憨模样的妹妹,片刻,心里便是沉沉叹息。

    “有什么事你说吧,只要姐姐能帮得上你,一定帮你。”

    苏暖心里微暖,神情也缓和了许多,看着苏落,缓缓出声:“我要扮成你出城。”

    苏落顿时愣住。

    苏暖笑了笑,接着开口:“等太子发现我不在,城里必定会混乱一些时间,很短,可是,只要你能抓住机会……就能和你的上官将军一起,远走高飞。”

    苏落猛然僵在那里。

    她与上官策的事情,她从未告诉过任何人,上官策更不可能告诉别人,二妹她是怎么知道的?

    看到她的神情,苏暖只是轻笑着:“不要问我,我不会告诉你,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愿不愿意帮我这个忙,也算是帮你自己。”

    她也不催促,只是说道:“姐,你应该知道,此次战事过后,上官策一定会封将,到时候,你们再想要掩人耳目可就难了,除非……你能眼看着他娶别的女人。”

    苏落幽幽叹息一声:“你都不打算告诉我你要去干嘛?”

    不等苏暖开口,她便是追问:“这与我们的计划无关,纯属是一个姐姐对妹妹的关心。”

    苏暖一直紧绷着的情绪忽然就因为这句话而猛地一震,她面上掩饰性的平静褪去,强笑了笑:“我要去找一个人。”

    苏落蹙眉:“不能说是谁?”

    苏暖摇头。

    苏落便是长长叹息……起身,走到苏暖身边,伸手将她缓缓抱进怀里。

    “那你向姐姐保证,你会照顾好自己。”

    苏暖明知道自己不是她妹妹,可眼下却是忍不住有些贪恋这样的感觉,她反手环抱回去,靠着这个世界的女主,认真点头。

    里面的人进去的时间有些长,外边的守卫眉头蹙起,对视一眼,转身,便准备敲门。

    就在这时,门从里面打开,舒将军出来了。

    两人看来了他一眼,又朝屋里看了眼。

    看到屋里那位不躲不避就面对门坐着冷冷白了他们一眼,两人这才悻悻收回视线。

    听到舒将军语气不善说道:“殿下交待了,他来之前,不要让任何人进去打扰。”

    两名守卫点头应是。

    此时,白承意正与穆大将军坐在将军府中书房里。

    面对他的质问,穆大将军犹豫了片刻后便是不得不点头承认,的确是他交待的,没有执行配合白承泽突围的计划。

    而原因,便是白承意猜测的那样。

    猜想被印证,白承意心情却是越发沉重。

    他了解长安城那位,他的父皇,他的君王,那绝对是位雄才大略又心机深沉手段很辣的君王,否则当初也不会杀了那么多兄弟登上皇位。

    可是,白承泽,再权势滔天,也不过一名宦官……又哪里需要这样不光彩的手段。

    而且是在他为盛唐在战场拼杀的时候。

    白承意的心里异常不舒服。

    他厌恶白承泽,白承泽是死是活对他来说无关紧要,甚至,死了更好,可是……绝不是以这样的方式。

    可如今已经成为定局,再说什么都于事无补。

    他起身朝外走去,没有像往常一样与穆大将军告别。

    穆大将军深深叹息一声,竟是有些怀疑,自己这么做是不是对的?可又有什么办法,他是臣,便只能奉命行事。

    白承意出了将军书房,顾不上去换铠甲,便是再度朝苏暖所在的房间走去。

    看到里面亮着的烛光,看到门口两名守卫,他的心才定了定。

    原本满是冷意的眉眼中骤然涌出柔和的光彩,连步伐都轻柔的许多。

    无论如何,以后,他会照顾她的。

    他再也不会再心急犯蠢欺负她了,他们会回到东宫,回到以前的日子,他给她讲故事,她陪他批奏折。

    他还是那个太子,她,依旧是长安城人人羡慕的最受宠爱的太子妃……真正的宠爱。

    他今后会将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她,补偿她以前受的委屈。

    他会好好疼爱她,呵护她,再也不分开……

    伸手推开门,白承意的刻意摘下头盔想让她能放松些:“暖暖,累不累?”

    坐在桌前的人缓缓抬头看过来,视线复杂。

    白承意先是一愣,下一瞬,眼底的柔和尽数化作刺骨寒冰。

    看着眼前这个他原本以为自己恋慕许久的人,他的语气中再没有半分情意,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一般。

    “她在哪里?”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