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西门战话音落下的一瞬,所有人就看到,一直一动不动,让人怀疑是不是已经死了的人,终于动了。

    他缓缓抬头看向西门战,面色煞白,没有半分血色,甚至不像个活人。

    他的眼神却很平静,衬着他全身上下皮开肉绽的可怕模样,那平静,让人不由得心里发寒。

    西门战心里也有些发寒,却犹自稳住,咬牙冷笑着。

    大都督,又如何,如今还不是生不如死。

    就和穆少天那个不知好歹的东西一样……他们不是看不起他,说他没骨气叛国么,那他就要看看,他们这些人骨头又能有多硬。

    穆少天直到被打断了双腿都没背叛,可西门战坚信,若不是白承意将人救走,穆少天叛国也是早晚的事情。

    而眼前这个宦官,低贱的阉人……更不用说。

    装什么男人!

    萧邺对西门战其实是满心的不屑,可他也有些好奇,这个骨头硬的出奇的小子,这时候会怎么办?

    所以他静静看着,看到那体无完肤惨不忍睹的人抬起头来……然后,他瞬间愣住,神情变得一片僵硬。

    在战场上,他已经见过白承泽,只是,那时候他从外边厮杀一路,面上只剩下沙尘血污,根本看不出模样,当时,他只是觉得那双眼睛有些似曾相识。

    可这一瞬,白承泽边上的血污被那三盆水尽数清洗,露出他原本的模样,只是因为失血过多和虚弱,显得比以往瘦削。

    可即便如此,萧邺依旧一眼就认出了这张脸,与让他魂牵梦绕二十多年的那张脸极为相似的面孔……尤其是那双眼睛,分明是狭长上挑应该充满媚意,却又因为那眼神而显得格外清冷。

    像极了的脸,像极了的眉眼……

    萧邺蹭的站起来,面色大变就欲开口,下一瞬,回过神来便是蓦然沉声。

    “都出去。”

    西门战愣住了,孔雀蓝也愣住了……可没人敢忤逆辽王,所以,他们都出去了,只留下那两个人:最尊贵的皇帝,与最惨烈的囚犯。

    萧邺一步步缓缓走近,眼也不眨的看着这张面脸,嘴唇动了动,然后就是冷冷出声:“你……母亲是谁?”

    白承泽淡淡看着他,眯眼,却依旧没有出声。

    就在这时,一道暗影忽然出现,手中呈着一封信:“陛下,有个刺客送来的,人……没留住。”

    萧邺原本根本无暇顾及,可眼角余光不经意扫过去,就看到信封上的字,那无比熟悉的字迹让他眉心重重一跳:锦澜绝笔。

    锦澜……你一定狠毒了寡人罢!

    盛唐长安城,皇宫,承明殿内,唐皇白世城独自一人坐在御案前,闭眼……长长嘘了口气。

    我也不想的,我给了你儿子活路,我也给了他权力,他原本可以好好过完这一生的,可是……

    唐皇蓦然咬牙,方正的面上骤然涌出类似于狰狞的神色。

    可是……有人不愿意安分!

    “带他进来。”唐皇冷冷咬牙。

    片刻后,门被推开,一头白发的玉知雪缓步走进来,双手笼在袖子里,脊背佝偻着,不像是威慑天下的前特务头子,更像是个风烛残年的可怜老者。

    不再假扮忠心耿耿,玉知雪抬头看着上方的王者,懒懒提了提嘴角,随后,索性直接坐到旁边的地上。

    “为何背叛朕?”唐皇冷声开口。

    玉知雪顿了顿,接着便是轻笑出声:“陛下当初赐她毒酒的时候,问的,也是这句话吧?”

    唐皇蓦然一震,眼前不由自主便涌出那天的情景……无数次午夜梦回让他惊醒的情景。

    他问她,为什么要背叛,她却只是笑着看着他,连辩解都没有半句,就那么笑着……是因为他可笑吧。

    他一个残杀过手足的人,却竟然会对她动了真心,为她,与敌对近百年的大辽握手言和,可不就是可笑么。

    而她呢,以残破的身体嫁给他,他发现了,却假装不知道,依旧对她掏心掏肺,封为贵妃,意欲宠冠六宫……可她呢?

    她将他的真心弃如敝履,践踏在脚下,非但如此,为了瞒住他,生下与那人的孽种,她说了那么多伤透了他的话,只为与他决裂,独自一人住在惊澜殿,不允许他踏入半步。

    他只当她不甘心被他强逼着娶来,总想着,再硬的心,长久下去,也该被他捂热了……直到一日终于忍不住进去探望,却看到她隆起的小腹。

    他们只有一晚,而且时间也不对,这不可能是她的孩子。

    那一瞬,他在她面上看到了惊恐、绝望、悲凉……唯独没有对他半分歉疚与情意。

    她跪下求他,求他说孩子是无辜的,说只要让她生下孩子,她愿意以死谢罪!

    呵……以死谢罪,她将与那人的孩子,看的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

    她想到了一切,却从未想过,他会不会伤心,会不会难过……她看到他,就像是看到了一个可怕的刽子手,一个恶魔,她要小心翼翼的在他这个魔鬼手下,护住她与那人的孩子。

    所以,他成全她,她宁愿死,那就死吧……

    他答应她放她的孩子一条活路,可是,却没答应别的。

    所以,贵妃难产而亡,一尸两命……而她真正的孩子,被他让太监带去了冷宫,猪狗不如的长到五岁,然后……送去了西厂。

    她淫荡不知羞耻,那便让她的儿子,今生都无法人事!

    这是他当初带着满心怨毒做的决定……直到那孩子一日日长大,越来越像她。

    皇宫当初见过贵妃的人屈指可数,皇后更是后边才入宫,除了一些伺候的老人都被他处理之外,再没人知道,自然也没人发现,西厂那位一年比一年位高权重的年轻人,与当年艳绝天下的锦澜公主的容貌,如出一辙。

    白世城当然不承认自己后悔了,只是,那个年轻人在他的眼皮子下面一年年成长,成长成为最符合他心意的模样,除了太子,他的儿子中竟然再没人能及的上他。

    他看重他,可是……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会背叛。

    先是刺杀太子,后是在骊山企图弑君……这样的狼子野心,再加上西厂,他……如何能容得下。

    玉知雪静静坐在那里,以往红润的面色变得苍白萧索。

    那些事,其实都是他瞒着白承泽做的。

    他千算万算,却没算到,白承泽竟然会亲自出城上阵,更没想到……白世城,会如此下作,在战场上断了他的后路,哪怕他是在为盛唐拼杀,为这个对他从未有过真心的皇帝厮杀!

    当初答应过她,要照顾好她的孩子,终归……食言了。

    玉知雪觉得自己喉咙涌出腥甜,强咽下去,他抬头,看着上首那个至高无上的君王。

    他原本想将这盛唐的江山夺来给那个孩子,如今是不能了,可是……眼前这个罪大恶极的人,又凭什么继续坐拥万里江山。

    玉知雪忽然笑了笑,然后便是在唐皇极为阴鸷的眼神中缓缓开口:“她若是知道你会如此待她的孩儿,必会后悔当初不顾一切背井离乡嫁到盛唐来寻你……”

    唐皇蓦然一怔,随即便是不屑冷笑一声,分明没有相信他的话。

    玉知雪仿佛早就预料到,也不着急,只是用可怜可悲又可恨的眼神看着唐皇,沉声道:“当初你们三人在一起那么长时间,我英明神武的陛下,难道你就未曾发现萧邺对她的心思?”

    白世城猛地一愣,忽然便想起三人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长安灞桥画舫,他站在船头,忽然就看到一袭明媚到极致的身影闯入眼帘。

    少女美的让人移不开眼,新奇又紧张的站在岸边拎着裙摆,忐忑的想要跨上前面的画舫……身后,高大英武的男子护着她,鼓励她不要怕,看着少女小心翼翼的模样,好笑又满眼宠溺。

    白世城当时就无法从那少女面上移开视线了,只当那是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儿,满心惋惜艳羡,直到听到那少女跳上船后回头欣喜的唤道:“哥哥……”

    两个字,将白世城黯淡的眼神瞬间点亮……相识后,便成了两男一女形影不离。

    他知道她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知道她喜欢长安的灞柳,苏杭的丝绸,知道她看似胆小如鼠却又狡黠灵动,知道她很多东西,更加知道……自己已经深深沦陷。

    直到很久以后,三人互相知晓了彼此身份,再然后,盛唐与大辽交恶……

    他求她留下,她却怎样都不肯,只说名不正言不顺,若是他真喜欢她,便明媒正娶,她等着他。

    他满心信以为真,却不想,等来的是她断绝关系的信,说她另有了心上人。

    没人知道他那时候的境遇,父皇垂危,手足虎视眈眈……他甚至已经做好了放弃身份远走天涯去找她的打算,却不想,等来的是她那般决绝的言语。

    没人知道他经历了什么,背负着残杀手足的骂名登上皇位,铁腕强权迅速让盛唐恢复秩序,而那时,大辽正处于内乱……盛唐大兵压去,大辽无奈求和,他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要她。

    大辽锦澜公主。

    即便是恨她绝情,却也带着几分期许。

    他以为一切都会过去,一切都会变得越来越好……他以为自己会得到救赎,却不想,走进了更深的地狱。

    已经决心尘封的往事被强行拽出来,唐皇一向清明凌厉的视线疏忽间变得茫然。

    然后他就听到玉知雪诡异笑着:“当年,她回到大辽后就求她母妃,她想嫁给你……这自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她最后无奈,想要自己逃走,逃回来找你……”

    玉知雪笑着指了指脚踝:“她那里有道伤疤你应该知道吧……想翻墙逃出来寻你的时候摔的,你知道,她没什么武功的。”

    唐皇怔怔看着玉知雪……然后就听到他平静说道:“她被抓回去了,萧邺强要了她。”

    那个素来为所欲为的疯狂的男人……对她,他的亲妹妹,做出猪狗不如的事情。

    玉知雪抬头看着唐皇:“她母妃身份低微,萧邺是辽太子……你说,她能如何?”

    殿中陷入诡异的平静……玉知雪嘴角有黑色的血液涌出,他却呵呵笑着。

    眼看着唐皇的面色一份份变得苍白,他却视若无睹。

    “她到你身边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庆幸,她也想过要将一切告诉你,可不等她找到机会开口,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玉知雪苦笑摇头:“一边是你,一边是她在大辽孤苦无依的母妃,一边是唐皇,一边是刚即位正疯狂的辽王……你知道她素来胆小没什么主意的,她怕事情败露,你们会和以前打架一样,为了她打仗,也怕自己母妃会被牵连,她甚至不敢再幻想与你一起,只是……想躲在你身边,寻求一份庇护罢了……”

    玉知雪缓缓抬头,仿佛看到了当初那个纯真善良却又柔弱无比的姑娘,看到她求他,以后如果可以,帮她照顾孩子。

    对她来说,孩子是无辜的,她也以为……世城更答应了,便会容得下她的孩子。

    她能守着那个肮脏的秘密死去,能让自己的孩子,自己的母妃安然,不因为自己而发生战乱牵连无辜百姓,这……便够了。

    哪怕,是她唯一爱的,前来寻求庇护,却将她更进一步推入地狱的人,亲手将毒药递给她……

    玉知雪嗬嗬笑着,气息越来越弱,满眼冷厉看着上首面色雪白的君王。

    “你说过要待她好的……她竟信了,她……真傻……”

    玉知雪后仰着倒下,最后一刻,他想着,自己是没脸见她了,只是,萧邺那个疯子知道了当年的一切,知道自己的孩子被唐皇送到他刀下,让他杀了自己的孩子,他一定不会罢休的。

    她为别人,为这天下,那般委屈自己,就让这天下,为她的孩子,一起陪葬吧……

    玉知雪缓缓闭上眼,他没看到,坐在上首的那位不可一世的唐皇,额头青筋崩现,神情已经一片狰狞。

    他双手握拳死死撑在案上,眼眶赤红,双眼直勾勾看着眼前虚空某处,忽然,哇得一口鲜血吐出来……

    而这时候,苏暖已经走进了大辽营地,她穿着苏落的软甲,脊背挺得笔直,被几名辽兵带着走进了辽王萧邺的王帐。

    一步走进去,便看到那正坐在案前沉思的中年男人,下一瞬,他抬起头来,骤然眯眼,就像一只正在打量猎物的雄狮,看着她,半晌,忽然笑开。

    “真是有意思,已经被刺客杀死的盛唐洛将军,竟出现在寡人的王帐里……”

    ------题外话------

    恭喜云墨微凉,幽灵飘飘入梦来,两只小仙女晋升举人……撒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