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边,西门战忽然暴起伤人,所有人都没有料到,愣是被他忽如其来的暴起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些辽将都看不起西门战,平日里也素来没少明嘲暗讽的羞辱,可每次,西门战都是生生按捺,不与他们计较。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一个叛将,原本就为人所不齿,在大辽又全无根基,少不了要忍辱负重。

    因此,这些辽将素来在他面前是口无遮拦的,却没想到,他竟然忽然发作,暴起伤人。

    西门战之所以能入辽王眼,便是因为他那一身功夫,力大无穷偏生还身手不凡,也是因此,他一暴起,周围好几人便遭了秧。

    可到底都是武将,起初被打了个猝不及防,很快便回过神来,也懒得与西门战在那里较量,好几人同时围上去便要将这个两姓奴才捉了送去辽王那里伏法。

    可没想到的是,乍一动手,这些平日里韩勇无比的猛将便发现自己的手脚都不得劲儿了。

    这边,一众辽将轻飘飘的使不上力气,而西门战却已经更加暴怒,双眼赤红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像是一头野兽。

    片刻间便又是几人在他手下受了重伤。

    帐外两名守卫听到不对,进来查看,刚露头,就被西门战挥刀直接削掉了两颗脑袋,下一瞬,外边巡夜的守卫便是朝这边围上来。

    这时,辽将中终于有人低呼一声:“不好,有诈!”

    此时,发了好一阵子彪的西门战已经气喘如牛,动作也慢了下来,可偏生一张脸却是充血一般涨红,鼻孔朝外滴血,整个人状若疯魔,挥着贴身的长刀狰狞喝骂着眼前的空气,分明神志不清。

    这是中毒了?

    有人第一个猛地看向从进来后便几乎一直坐在角落不发一语的那小子。

    从头到尾,这里就只有这么一个变数。

    果不其然,他们就看到那小子忽然起身,似笑非笑走来,走到西门战身边。

    西门战大喝一声就想朝那小子挥刀,可只是虚晃一招,整个人便小山一样向后仰倒,轰然砸到地上。

    一众辽将手脚疲软,满眼惊惧。

    他们竟然集体着了道了!

    这小子独自一人,他们又没与她有任何接触,何时被算计的……在辽军军营动手,这小子莫不是找死!

    然后他们就看到那小子弯腰,捡起西门战那把刀,两手在手里掂了掂,随即双手握住。

    看到她握刀的姿势,有人终于发现不对:“他不是洛舒!”

    这小子握刀的姿势分明就不会武功!

    不会武功却敢闯辽营,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苏暖冷笑看着已经缓缓恢复神智的西门战,看到他怔忪后回过神来又变成满脸惊恐的样子,她冷冷一笑:“就凭你,也配看不起白承泽?”

    下一瞬,咬牙举起刀,猛地双手劈下去!

    不知是想到了这个无耻小人在旁边放冷箭,将白承泽穿胸而过,还是想起他刚刚说的,用在白承泽身上的那些酷刑……亦或是想到他对白承泽的羞辱!

    按照计划,她现在应该直接趁乱逃走的,可事实却是,她就像是吃错药了,只想着将这个人杀了报仇。

    哪怕她知道,白承泽并没有死!

    然而……力道太小,又没有准头,两手握刀劈下来,没劈到脖子,却劈到了他下巴。

    一声让人牙酸的钢刀入骨声,她有些呆愣的看被自己一刀劈开的下巴,猛地回过神来,连忙扔了手中长刀,面色瞬间一片煞白。

    刚刚动手的时候她竟是有种莫名的兴奋和熟悉感,可回过神来,看到这么可怕的情形,想到自己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她便又是满心惊骇。

    踉跄着下意识就要朝外奔去,可听到外边已经围上来声音,猛地却像是忽然有了急智,一把拽起之前一个看起来地位最高的将军,将那软踏踏的将军扛到肩上朝外走去,顺手捡起一把匕首顶在他腰眼上。

    迎面对上冲过来的侍卫,她便是嗷的一嗓子。

    “快去抓人,西门战忽然叛变伤人……”

    那人低咒一声“我就知道这两姓家奴”,随即便是朝她道:“快扶大将军去治伤”。

    那大将军被苏暖一把刀抵着腰眼,愣是没敢开口,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扶”去治伤,计划着只要一有机会,他定要暴起反击,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活捉,非扒下三层皮不可。

    就在这时,迎面又是一队侍卫围上来,这大辽将军便是心一狠,想要趁机发难。

    不料,他还没来得及动作,便觉得腰间一凉,然后便是一阵剧痛,竟是被苏暖一匕首戳进去还搅了一圈。

    他终于忍不住一声痛呼,还没来记得开口,就被一把捂住嘴,然后就听到身后的小子大呼一声:“大将军,您怎么样?”

    那队侍卫连忙冲过来,苏暖沾了血的手在自己脸上一抹,瞬间满眼悲愤指着一处帐篷后边的不存在的某处,怒声道:“快,抓住那刺客,他想刺杀陛下……”

    顿时,这一队侍卫便是喊着护驾朝那处冲了过去。

    苏暖连忙拽住一个最后边的辽兵急急朝他道:“我也受伤了,你帮我扶将军……”

    片刻后,她便是穿着那小兵的衣服钻出来,混进了一队正在缉拿“刺客”的侍卫队伍里,趁那些人不注意,捏着嗓子一指营门方向大叫一声:“刺客要逃!”

    不得不说,她运气太好,遇到的这一队恰好是一群新入伍的新兵。

    之前怀着满心跃跃欲试却一直被闲置着,猛地一听到能抓到刺客,这群新兵蛋子直接就沸腾了,大吼大叫着牵了马就要去捉拿刺客。

    苏暖混在其中坐在马背上,满心荒谬感的跟人一起朝营门奔去“捉拿刺客!”

    她是小手段暂时搅乱了场面,而营门处,守卫自然知道有没有人冲过来,直接便将这群人拦住。

    “起什么乱,不想活了……捉刺客有禁卫队,你们统统回去!”

    领头的少年不甘急道:“刺客朝这边来了,你们放跑了刺客担得起这责任?”

    营门值守的却是个老油条,一下就听出不对,立刻质问:“谁告诉你刺客朝这边来的?”

    想蒙混逃脱?

    下一瞬,值守人抬手,守卫便是齐齐围了上来。

    新兵营少年顿时愣住:“你们想干什么?”

    “蠢货!”那值守冷喝一声:“还不清点你的人!”

    那少年这才回过神来,猛地意识到什么,下意识就回头去看,想要找出那个陌生面孔……就在这时,他胯下的马一声嘶鸣,猛地朝营门处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另外两匹马都是忽然疯了一样朝前。

    苏暖死死抿唇跟在那几只被她戳了屁股的马后边朝前冲去,心里暗想着,若是被抓,她可是受不了刑的,到时该招些什么?不知道拉白承泽出来有没有用……

    想这么多都是白搭,眼看营门在前,她猛地咬牙,一拉马缰,急急朝三八道。

    “随便什么招,快使出来,任务还没完我可不能被抓了!”

    三八不耐烦冷哼一声:“宿主若是被抓,越是受酷刑折磨,反派就越是心疼后悔,对任务有益,因此系统拒绝提供帮助!”

    即便是一向知道这个三八冷血,可听到它的话,苏暖还是忍不住呼吸一滞,眼前,营门处已经被一人高的木栅栏死死挡住,封住了她的去路!

    就在这时,另外一道低微的声音响起:“宿主别怕……三八在这里!”

    苏暖心里猛地一僵,下一瞬,便觉得自己轻飘飘像是飞起来了一般。

    她胯下那原本恨不得三步就将她甩下马背的疯马,忽然间像是插上翅膀变成了天马,跃起到不可思议的高度,在四周那些辽兵不敢置信的视线中从一人高的木栅栏上越了过去,稳稳落地……随即便是朝远处狂奔而去。

    苏暖心里大惊,甚至顾不上背后追来的马蹄声。

    她听到冷血的三八呵呵狰狞冷笑着。

    “愿来你还有意识……真是愚蠢,你还敢出来……”

    随即便是吱吱的各种奇怪的声音。

    苏暖满心惊骇,不知如何是好,接着便是忽然出现了片刻的安静,然后她听到那个刚刚帮她的虚弱声音说道:“宿主,我这次可能真的不行了……快点,把你的任务奖励都给我。”

    苏暖不自觉的毫不犹豫回答:“都给你……”

    可片刻后就听到那声音虚弱道:“只有白承意的……可能,不够……”

    顿了顿,那声音便是再度艰难响起:“宿主,要是我真的不在了,你一定要坚强,你一定要反抗,千万不要被他得逞……”

    苏暖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又是凌乱的声音。

    她仿佛看到两团云正在歇斯底里的厮打在一处。

    跨下的马没了那说不清楚的力量干涉,没能再继续飞驰一般狂奔,很快就慢了下来……身后的追兵也越来越近。

    苏暖死死咬唇,一边听着脑中那凌乱的吱吱声,忧心到底谁能胜出,一边又不得不回头看身后。

    影影幢幢的黑影……追兵不知几何。

    她以为自己必定会被这阵仗吓得魂飞魄散,可真到了这会儿,却发现好像也就是这么回事,她似乎也没有肝胆俱裂。

    就在这时,她看到前方的光线有些不对……下一瞬就发现,竟然是断崖!

    ------题外话------

    第一次上传到阴婚了,失误,大家不要理会,我的错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