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身边是个叽叽喳喳的女孩子一边给她喂药一边同她说话,她安静听着轻笑着,等到少女出去,便躺下,闭眼,下一刻,回到那个虚无的系统空间里面。

    坐在沙发上,对面是一团云。

    面面相觑,寂静半晌,那团云终于出声:“宿主,想好要怎么做了吗?”

    苏暖眯了眯眼:“你确定你把那个冒牌货处理掉了?”

    三八哼了声:“就是个冒牌货,已经被我吞了,多亏了你在最后关头将攻陷白承泽的奖励给了我。”

    苏暖安静下来,半晌没有出声。

    许久,三八忍不住再度开口:“你的记忆我是暂时偷回来了,等到主神闭关出来,他立刻会发现的,我们必须在他发现前将你的记忆还回去,还有,后边应该怎么办,我们也要想好,做好准备。”

    苏暖抿唇抬头看着那朵云:“你也确定,他们……都是同一个人,对吗?”

    三八嗯了声。

    苏暖再度陷入沉默。

    一切算是有了点眉目,三八之前差点被毁掉,是她付出自己前几个位面的记忆,它才能得以保留一缕意识,却什么都不能做,如今,它代替了那个冒牌货,将那冒牌货吞噬的只剩一缕来代替它,可以说,现在三八与那冒牌货完全换了位置,而只要它能演好戏,就能偏过那个所谓的主神。

    至于这个快穿设定,她已经确定,这是一个阴谋,只是还不知道是针对她,还是针对那个每个位面中的反派。

    总是,这一切,和那个主神有关。

    她目前只能判断出来,那个主神想要的,是她攻陷位面中的反派与渣男,然后再抛弃他们,让他们尤其是那个反派痛不欲生。

    他不想看到的是她与那反派真的在一起。

    这也是这个快穿系统的设定。

    而根据三八所说,它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在几乎被毁灭的时候,想起了一点东西,那就是,这个系统被篡改了。

    剧情要求,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只是它目前只知道这么多。

    还有的就是,当她攻陷反派与几个渣男的时候,得到的奖励金币,可以帮助三八强大,继而就能找到真相。

    而问题就是,目前,他们的能力还不足以与主神对抗。

    虽然那个主神干预系统的话,自己似乎也会受到惩罚,可是,他分明不介意,如果她与三八都恢复神志的事情被主神发现,这一次,三八必定在劫难逃,而她……也会像上次一样,被强制清洗记忆,成为没有记忆的任务者,彻底陷入这个阴谋循环。

    所以,他们必须想办法,既能瞒着那个主神,同时也能让三八强大起来,而且更重要的是,要一步步寻找真相,想办法掌握主动权。

    “我的记忆能坚持到这次任务结束吗?”苏暖缓缓开口:“不是还有莫轻尘的奖励没有拿到,也就是说目前也可以不算任务结束,对吗?”

    莫轻尘如今的好感值是95,也就是说,如果她愿意继续攻陷,那此次任务便不算结束。

    其实她自己知道,她只是想再见见他。

    她在他还是慕枭的时候与他分开,而这一次,之前她都没有任何记忆,到后来,更是为了尽快完成任务,设定成任务模式。

    在他因为自己的缺陷不愿耽误她而纠结痛苦的时候,在他被人陷害,受尽酷刑的时候,她想的,却只是攻陷他。

    她知道自己现在是心疼了,可是却也知道,不能再像上个任务位面一样冲动意气用事。

    否则,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悲剧,她再也记不起来他们的曾经,而彻头彻尾成为一个任务者,让他一次又一次痛苦。

    她还想见见他,真的对他好,只是,绝不能冒险。

    三八仿佛知道她的想法:“主神这次干预太多受伤,再加上他以为自己留下了那个冒牌货,这次任务位面万无一失,所以,在这次任务结束前,他应该不会出现。”

    不等苏暖开口,三八便又是急忙道:“但是我也不能全然保证,所以,我们要时刻准备好应对他,决不能掉以轻心。”

    苏暖松了口气,沉沉点头,半晌,她忽然开口:“一旦他再出现,你立刻拿走我那部分记忆还回去,不要让他怀疑……在这之前,我想暂时留着那些记忆……”

    三八嗯了声,她便是再度道:“你别担心,我不会再冲动了……等到这次任务结束,你就将记忆收回去,等到下个位面,我不要记忆,我们直接用任务模式……”

    她眼神坚定,不知道是给三八说,还是给自己:“我们不着急,我们要耐住性子……总有一天,我们能找到真相的。”

    无论这个阴谋是针对她,还是针对那个反派,他们都只能一步步来,有些痛苦是必须经历的,只有忍受过那些痛苦,才有可能走到真相面前。

    三八被她鼓励到了,原本萎靡不振有些茫然的心绪似乎也振奋起来。

    “对,宿主,我们两个演技派的,一定能胜利的……我们不怕。”它振奋的朝苏暖保证:“我以后也不虚荣了,拿了你的奖励,我不会再愚蠢的用到让自己变人形上,我会让自己先强大起来……宿主,你这么相信三八,三八不会让你失望的!”

    苏暖笑着拍了拍它。

    三八蹭了蹭她的手心,又有些担忧:“宿主,你跌落悬崖,本来是活不成的,我强行给了你生命力,可这生命力不属于这个世界,你坚持不了多久的。”

    苏暖无谓笑了笑:“没关系,足够我见到他就好。”

    若是她就这么死去,他一定一辈子都过不去这个坎儿了。以后每个世界他们都还会再见,她很可能还要伤害他不止一次,那眼前这次,就让她对他稍微好一些吧。

    而且,趁着这段她还有记忆的时间,也好好的理理思路。

    毕竟,她可不再只是单纯的做任务,而是要面对一个她一无所知并且强大无比的敌人,每一步,都必须做对做好,她不想永远做一个一无所知的傀儡,就必须往前走,没有退路。

    离开系统空间,她回到现实中,就听到外边叽叽喳喳的女声和一个沉稳的男声。

    “哇,哥哥你好厉害,三只兔子两只野鸡,我们就能换钱给苏姐姐买药了……”

    那男声有些无奈:“笙笙,你那么大声音会吵醒苏姑娘的。”

    少女的声音立刻低了下去。

    苏暖是被这对兄妹救了的,兄妹两人相依为命,哥哥叫叶凡,妹妹叫叶笙,两人靠着哥哥打猎生活。

    听着外边兄妹两人低声说话的声音,她忽然就想起末世时遇到的陈钊兄妹……这世上,总是好人多的。

    她在落水时就因为那巨大的冲击力而重伤,又在水里浮沉许久,原本应该已经没有生机的,是三八强行给了她一些生机维系着,所以,即便是她现在看似在缓缓恢复,其实却根本已经没有希望。

    只是她并不在意。

    自己给自己诊脉后确信还能有一段时间,她松了口气,从床上爬起来走出去,外边,兄妹两人正在跟一个收野味的贩子讨价还价。

    这里是山上,兄妹两人分明又没什么见识,三言两语就被那贩子说服,用极低的价格买走了那些野味。

    笙笙分明有些不忿,可是又没办法,她与哥哥什么都不懂,这里又离能吃的起野味的城里很远,哥哥要是自己去卖东西,一天肯定是回不来的,她一个人又不敢住在这深山里……所以,每次即便是能意识到这些无良贩子再刻意压价,却又没办法。

    可怜巴巴的点着手心那几个铜钱,回头,忽然看到前边多了道身影,小姑娘先是一愣,接着便是立刻高兴的跳起来。

    “苏姐姐,你起来了,感觉怎么样啊……我就说吧,你肯定没事,那赤脚郎中胡言乱语,还说你没救了来着。”

    苏暖有些好笑。

    再赤脚的郎中,也是能看出来一个人的死活的,只是她与别人不同罢了。

    “这么多天,一直昏昏沉沉,还没谢过两位救命之恩。”苏暖轻笑着,她话音未落,笙笙便是急急摆手:“不用谢不用谢,我们也没做什么,也没钱给你买好的药材,我与哥哥还担心耽误了你,想着攒钱送你去城里看大夫,可惜……”

    小姑娘有些害羞又有些愤愤的:“那些奸商心太黑,哥哥打的猎物,每次都只能卖一点点钱。”

    苏暖有些好笑,看了眼默不作声站在妹妹身后的年轻男子,又看了看分明没什么见识,却灵动善良的姑娘,她心里一动。

    “你认字吗?”她问笙笙。

    笙笙先是一愣,接着便有些不解又羞赧道:“认得一些简单的字,不多……”

    看到兄妹两人狐疑的视线,苏暖笑了笑:“我教你做药膳吧。”

    山中最不缺的便是野味与药材,教会他们些东西谋生,权当是报答了……

    兄妹两人没见识,却也不笨,苏暖愿意教,两人自然学的认真至极。

    他们没有纸笔,苏暖便用木棍在地上写,跟着两人进山,教他们认草药……十来天过去,她的身体缓过气儿了,兄妹两人也将基本的草药认得差不多了。

    她手把手的教,笙笙也能像模像样的用草药与野味炖出色香味俱全还有药效的汤来。

    苏暖眼见时机成熟,便提出让他们离开这里,到城里去落脚。

    再多的本事,在这个穷乡僻壤,也没办法施展。

    兄妹两人起初还有些犹豫,她也没有催促,让他们自己决定……好在一顿饭的功夫,兄妹两人便下了决心。

    “哥哥说,树挪死,人挪活,我们不离开就一辈子只能守在这个地方。”

    苏暖看了眼那个沉默至极的叶凡,有些赞赏。

    能有这样的想法,也注定他不会永远被困在这里。

    既然决定,第二天,三人就收拾东西,将那房屋直接换给不远处的邻居,得了一头毛驴,两个姑娘坐在小毛驴车上,叶凡在前面赶车,朝距离这里最近的颖城赶去。

    天刚亮他们就出发了,一路上,山间小路的景致绝美,耳边具是鸟语,鼻尖尽是花香,苏暖瞬间竟有种想法。

    若是一生能这样过,那也很好了,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平平淡淡,内心静谧祥和……

    等到下午,他们终于到了颖城。

    叶凡还来过几次,而笙笙似乎只有三年前来过一次,面对着不同于山中的繁华,兄妹两人似乎都有些茫然。

    苏暖安抚他们让他们放心,然后便是寻了间当铺,将挂在脖子上贴身带着的那块玉拿了下来。

    这是当初她送给白承意却落入白承泽手中,后来白承泽又还给她的,她一直贴身戴着,这次九死一生竟然没有遗失。

    玉不是绝顶,却也能看出不是烂大街的货色,看到那人想压价,苏暖便是眨眨眼笑道:“这是盛京一位贵人送我的,说拿这玉可以提任何一个条件,盛京太远小女子实在去不了,这才忍痛典当,不求掌柜的加钱,只是别辱没了它应有的加钱就好。”

    看那掌柜的有些狐疑,她便是笑着:“掌柜的按常价给我,反正您也不会有损失,回头若真能遇到贵人,也算是意外之喜,您说呢?”

    那掌柜看着眼前这姑娘布衣钗裙,却分明自有一番气度,终是将那玉手下,给了她一百两银子。

    苏暖拿了银子,没有停顿,带着那兄妹两人,用了不到两个时辰便租了个小院子住下来。

    又拿出五两银子让叶凡去购置被褥等生活用品,她则是带着笙笙出去看铺子……到了晚上,便雷厉风行的租下了一处临街的小铺子。

    没几日,颖城云巷便多了个小店铺开张,还放了挂鞭炮挂了牌匾,上边写了三个字:益生堂,说是卖什么,药膳的。

    起初没人理会,可听说头三日是免费的,城里便有不少人奔着凑热闹的目的来,领了一盅汤回家去……

    眼看着准备了大半夜的材料做成的近百盅汤被人不花一文钱拿走,笙笙还心疼了大半天。

    叶凡倒是什么都没说,只是闷声不响,按照苏暖的交待,回到小山村去与原来的村民商量合作的事情。

    以后山民打的猎物挖的草药,他们全收了,比那些贩子给的价格高三成。

    第二天,益生堂正式开张,汤的价格不高,堪堪能回本……笙笙心里没价格概念,只是眼看着一盅盅汤卖出去,顿时就乐得不知如何是好。

    到了下午回去,也不嫌累,立刻准备第二天的材料。

    从一开始不敢杀野味,没过几日便像是变了个人一般,杀鸡宰兔全不在话下……没多久就轻车熟路,甚至都不需要苏暖在旁边指导……

    ------题外话------

    咳……写着写着发现可以拐到种田了,哈哈哈哈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