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颖城,云巷,小小的益生堂店铺外边,排着一溜长队。

    说起来,这些客人心里也觉得憋屈,总觉得自己花银子买东西,偏生还要受这窝囊气,来排队。

    可是没办法,谁让拗不过家里的。

    一开始,人们也只是觉得这小店铺的汤味儿鲜,价钱也公道……可没多久,他们就发现了功效。

    喝了大半个月后,失眠的老爷不失眠了,面色蜡黄的夫人变得肤色红润了,原本没精神的老太君变得红光满面……听说那个因为房事不得老婆满意经常挨打的刘员外,最近老婆对他也温柔了许多。

    最出名的就是知府家的小姐。

    谁都知道那小姐生了一副玲珑心肝又清雅不凡,唯一可惜的就是娘胎里不足,是个病恹恹的病美人儿。

    益生堂开张免费品尝那天,她的丫鬟想到自家小姐近日胃口不好更显消瘦,便是跟着旁人一块儿领了一盅汤回家。

    谁知,那小姐喝了汤,第二天便嚷着还要喝。

    小丫鬟来买的时候,顺嘴说了自家小姐体虚的症状,那店铺里俏生生的小姑娘便给她换了一盅汤,交代她每日一盅,给她们家小姐备上。

    原本知府家人都当这是这小店的噱头,也没在意,可近十天过去后,就发现一向没胃口也睡不好觉的小姐忽然像是换了个人。

    饭吃的多了,晚上睡下去,也是一觉到天明……起初他们还以为是大夫的药起了效用,直到一日大夫来复诊的时候,恰好遇到小姐正在喝汤。

    那大夫原本就对小姐身体忽然有了好转的迹象而惊奇,再闻到那汤的味道,便意识到什么。

    大着胆子讨了小半碗,尝了尝,便是神情大惊,直道好东西。

    这时,知府家人才知道,这小小一盅汤里面,竟是有十余种药材,而这些药材正是针对小姐的病症。

    小姐身体虚不受补,一般的营养品根本补不进去,这汤里的野味的确是大补,原本小姐的身子是受不住的,可偏生,又加了温和的药材平衡。

    这样一来,既能满足口腹之欲,又能补气益体。

    那大夫临走前郑重交代,这汤不要断,对小姐来说,食补更是好过药补……

    知府家人登时就上心了,哪怕是没几日这益生堂的汤就涨了价。

    有人抗议,说是小小一盅汤怎么能卖这么贵。可人家店里的小姑娘说了,前期是给大家试用,算是打开知名度,她们是不挣钱的,现在,要做生意,自然不能不挣钱,所以,自然要涨价。

    可不等他们再抗议,人家小姑娘又说了,不光涨价,以后每日只开门半日,到了午时便要关门了。

    这里的人还没有什么饥饿营销的概念,只是听到又要涨价,还只开半天,都嚷嚷着,再也不来了,还惯了这小商贩的毛病了。

    可谁知,第二天一大早,小店铺刚开张,比以往更多的人就围了上来。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他们回家后,一说这边涨价还只开门半日,太气人,不光顾了,家里的就闹开了。

    老人家拐棍敲得咚咚响,只说最近好不容易睡得好了,不孝子就不愿意花银子了;媳妇儿则是做饭的时候都开始摔摔打打,嘴上没说,可怨气都在脸上,只说嫁了个汤都不舍得给她喝的窝囊废。

    家里如花似玉的姑娘直接就哭了,道是这几日刚刚气色红润身姿窈窕能比过小姐妹了,父母就不愿再花银子,这样哪儿能找个好郎君啊。

    反正最后的结果就是,那些喊着再不光顾的人,不情不愿的前去买汤的时候,就发现,人家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

    再一问,好家伙,卖完了!

    这下坏了,回家没法儿交待啊,他们悻悻往回走,路过昨日一起说着要晾晾这小店的朋友家,却发现人家里老人夫人姑娘家,一人一盅汤,正喝得香。

    再看到他目瞪口呆的模样,那昨日还叫嚷小店欺人的朋友便是嘿嘿搓手笑着,只说是人家知府家的管家都带人一次性买了十盅汤,必定是好东西,兴许人家真值这个价。

    对这种饥饿营销的小手段,苏暖心里有数,可叶家兄妹就有些傻眼了。

    他们做的汤不比以前少,可以说,是以前的两倍。

    因为人手不够,还收留了个小乞丐当伙计,这才能勉强忙的过来……原以为这么多,必定不好卖了。

    可谁知道,价格涨了一倍多,准备的汤多了一倍多,却卖的比以往还快了许多,不到半日铁定卖完。

    笙笙目瞪口呆翻着账本,怔怔看向苏暖,张口结舌傻傻道:“苏姐姐,你有钱了……有很多钱了!”

    苏暖好笑点了点她额头:“是我们有钱了。”

    算起来,再过点时间,攒的钱就差不多能租个大店面了……只要店一开,那就算是稳定了。

    就在苏暖与叶家兄妹低价盘下了一处倒闭的饭馆的时候,远在数百里之外的盛京,一处高墙大院气氛森严的花亭中,一个富商模样的人战战兢兢跪在地上,看着对面那些满身杀气腾腾一看就知道惹不起的人,惊得抖若筛糠。

    “大人,诸位大人,小人真的没有说谎,这玉,是小的从一个当铺里面收的,这材质不算顶级,只是这雕工不错,小人才瞧上了,小的说的都是实话啊……”

    头磕的咚咚响,他压根没想到,自己一个安分守己最多耍奸溜滑赚点昧心钱的商人,怎么会惹到这样的主儿。

    就在这时,他听到一道清冽低沉的声音响起。

    “在什么地方?”

    商人怔怔抬头,就看到眼前两个黑衣人分开,露出后边一道身影。

    一袭紫袍,就那么静静坐在那里,神情平静到温和……可不知怎的,看到这人,他就觉得自己全身的汗毛瞬间竖了起来,一时间竟是忘记开口。

    接着就看到那紫衣贵人微蹙眉……

    只是一个细微至极的动作,他登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急忙开口:“颖城,在颖城!”

    颖城不大,但也不算小,那个小小的益生堂,开了不到两月后就小铺子一关换成了大店面,还是引起了一震轰动的。

    几乎整个颖城都知道了,这个益生堂卖药膳,只要不是什么大病,日常的不舒服不爽利,那汤喝下来,不光美味而且汤到病除,回头客基本都成了死忠粉。

    也是因此,店面开张的第一天,听说有优惠,店里直接被挤了个水泄不通。

    知府家小姐莫锦书因为这汤整个人来了个大变样,原本一脸病容愣是生出了几分红晕,精神也好的不得了,一听说益生堂开张,直接带着丫鬟就来捧场了。

    还有的其余一些忠实客户也早早就来贺喜。

    苏暖没精力,她一直只是幕后,叶家兄妹加上收留的小乞丐阿成也忙不过来,又雇了几个人,这才能按照他们的原计划正常开张。

    等一开张,前来捧场的人就发现,这里的经营,不光有汤,还有别的药膳。

    具是野味加药材的烹饪,色香味俱全,关键是还大补,虽说价格着实不低,可现在益生堂的名声已经打了出去,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真材实料的药膳,趋之若鹜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嫌价格贵。

    开张没两天,对面的望春楼便开不下去了。

    第四天,便有人在益生堂门口扔死鸡死老鼠。

    莫小姐带着丫鬟来的时候,听笙笙说到门口被扔死鸡死老鼠,顿时就有些他们紧张起来。

    因为知道益生堂的药膳确实有用,再加上自己也因为这个身体好了许多,莫锦书便是忍不住压低声音提醒笙笙:“对面那望春楼可是赵将军的小舅子开的。”

    而赵将军,则是颖城的守将。

    望春楼以前没少干这种事,笙笙他们盘下的这个饭馆儿就是因为被望春楼排挤下黑手,干不下去了,所以才以那么低的价盘给了他们。

    原以为益生堂就是卖个汤,莫锦书也不便多言提醒,可现在知道他们也有菜色,和对面有了竞争关系,知道这事恐怕还有后续,便忍不住出言提醒。

    笙笙这些日子赚钱赚的恍若在梦中,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乍一听到这个消息,飘在半空的魂儿便给一棒子打的落地了。

    再没见识也知道,连知府小姐都觉得不敢轻易得罪的守将,绝不是自己一个刚赚了点小钱的小老百姓惹得起的,她便是六神无主去找哥哥商量。

    可看到哥哥眉头皱起便要去摸旁边杀鸡宰兔的刀,笙笙便知道,哥哥也靠不住,没办法,她只好去后院找苏姐姐。

    苏暖这些日子一边调理自己的身体,想方设法让自己看起来与常人一样,一边心里默默计划着后边要怎样与三八一起蒙骗那位主神,时不时再关注下白承泽的动静。

    笙笙冒冒失失冲进来的时候,她被吓了一跳,等听到小姑娘战战兢兢说他们惹了“大麻烦”的时候,苏暖便是不由失笑。

    安抚的拍了拍小姑娘,苏暖温和道:“放心,你们以后好好经营,安分做生意,便没人找麻烦。”

    笙笙还没被安抚到,却是极为敏感的捕捉到她的言外之意:“我们?那苏姐姐你呢?你不愿意与我们一起吗?”

    苏暖被她敏感的心思弄得失笑,却见少女仿佛想起什么,咬牙再三,终于忍不住开口。

    “苏姐姐,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你有本事,懂医术,还会赚钱,长得又好看,性子也好……”越说越觉得自家大哥没戏,可小姑娘还是忍不住想试试,眼巴巴看着苏暖小心翼翼。

    “苏姐姐,我哥哥他木讷,又不聪明,长相也只是一般英俊,可是,我知道他喜欢你,只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不敢表露……但是苏姐姐你放心,如果你将来成了我嫂嫂,我哥一定会对你很好,什么都听你的,你说一他绝不说二,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经营店铺赚钱……”

    少女说着说着,看到苏暖挑眉似笑非笑的样子,便知道是自己贪心了。

    悻悻耷拉着脑袋低声道:“苏姐姐你别生气,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就是太喜欢你,我哥哥也喜欢你,所以才贪心想让你做我嫂嫂……”

    少女心思单纯,苏暖自然不会往别的地方想,只是好笑揉了揉她的脑袋:“我有心上人呢。”

    笙笙立刻抬头:“谁?在哪里,怎么不见来寻你?”

    苏暖笑了笑:“就要来了。”

    她没有刻意去联系白承泽,便是给自己调理身体的时间,否则,一见到他,立刻就会被发现自己身体的状况。

    她想与他最起码有一段美好的记忆。

    笙笙又是好奇又是失望……外边,恰好走到院子里的叶凡愣了愣,面上露出几分黯淡,转身退了出去。

    就在这时,在外边大堂打点的阿成连滚带爬的冲进后院。

    “叶大哥,笙姐姐,不好了,店里来了一群当兵的,把客人都赶出去了!”

    笙笙顿时面色大变,下意识看向苏暖。

    苏暖则是有些错愕,接着便是无奈。

    她满心以为,等白承泽来后,便没人会来找麻烦了,却没想到……这麻烦来的这么着急,颇有种迫不及待往刀尖上撞的架势。

    ------题外话------

    承泽要来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