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围人都惊住了,白承泽身后是孔雀翎的暗卫和亲卫兵,孔雀蓝在后边,看到被苏暖,登时眯眼,然后才想起来,她们,以前见过。

    她,就是太子殿下一直在找的人?

    而这时,赵冲已经一刀削断了弩箭,将自己的手拔了出来,捂着被洞穿鲜血淋漓的手掌,他身后的颖城兵士回过神来后便是刷刷拔出武器围了上来,硬着头皮与白承泽的人直直对上。

    能看出自己带的人少,不是对方对手,赵冲一边捧着伤处,咬牙切齿冷笑一声:“阁下是什么来头,不妨报上姓名来。”

    没想到这小娘子竟然真的有后台,可……那又如何,这里天高皇帝远,就凭这么点人,也敢在他的地盘上闹事。

    这些人若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今日……便不用走了!

    他话音落下,孔雀蓝便是皱眉,上前一步冷声开口:“不想死的,现在就滚!”

    赵冲面色顿时更加难看。

    可看到眼下的情势,自己不是对手,僵持下去的话少不了要吃亏……他便是冷笑一声:“好、好……好本事,有胆子的话就在这儿等着。”

    说罢,便是径直转身,收了自己的人,带着满身杀意朝外走去……分明是要回去调兵遣将,不打算善了。

    苏暖原本还想让他赔偿店里损失,可眼下看到白承泽明显还有些苍白的面色,感受到他紧紧抱着她不放松半分的手臂,她低低叹息一声,便再没了别的任何心思,伸手环住他,低低道:“我等了你好久呢……”

    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句话隐含的深意。

    白承泽的手臂再度收紧几分,又收紧几分,仿佛只有这样,只有紧紧将她抱在怀里,感受着她的体温,闻到那熟悉的馨香,他才终于能确定。

    这次,不是做梦,她真的回来了。

    许久,苏暖便听到一声仿佛从灵魂深处发出的叹息:“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

    不等苏暖回答,他又是自言自语一般:“我再也不会离开你。”

    没人知道,他这两个月是怎么过来的。

    身上的伤都是其次,更多的是心上的。

    只要一想到,她生死未知,一想到她是如何被人追杀着坠落断崖,跌入无回江,他一颗心便是疼的抽搐。

    想到她没了记忆被白承意送走时他竟狠下心肠不去找她,任凭她流落神医谷,与一群瘟疫病患一处,还被人欺负。

    想到她看到他是满心欢喜,却被他要送回到白承意身边,那一路她大胆却又小心的靠近,频频示好,更是被他视若无睹甚至刻意疏远、羞辱……他就无比痛恨自己的软弱。

    甚至连后来被俘,知道自己身世后,他第一个念头都是要瞒着她,哪怕再也不见她,让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他怎么就这么混蛋,这么自私自以为是,就因为自己的缺陷,自己对未来那可笑的不安与畏惧,还有那没有任何意义的自尊……就那么一直将她朝外推去。

    他有多后悔,就有多痛恨自己。

    没人知道,在看到那块玉的时候他内心的惊涛骇浪,他又是惊喜又是害怕,生怕随之而来的是她的死讯。

    而当他知道她还活着的时候,更是没人知道他内心铺天盖地的庆幸和感激。

    那一瞬,他无比感激老天,感激神明,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世、经历,还有身体的缺陷,他都不恨了……只剩下感恩,感恩她还能活着,还能回到他身边。

    白承泽恨不得立刻就要将她带回盛京,苏暖却是有些无语将他生生按的坐到桌边。

    “你气色很难看,吃点东西休息一天再走吧。”没有别的任何多余的话,他们自然而然极了,就好像从未分开过。

    看到她浅笑低语的模样,白承泽觉得自己满心的惊涛骇浪似乎也被瞬间安抚下来,抿唇,极为听话的坐下来。

    苏暖便是回头交待笙笙,让厨房去准备吃的,左右今日也不营业了。

    笙笙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眼身边的哥哥,确认他没有大碍,便是脆脆应了声,拎起裙摆朝后边跑去,临走前还不忘偷偷看了眼白承泽。

    少女心里有些失落。

    这个男人真好看啊,看起来气派极了,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这就是苏姐姐的心上人……难怪,自己哥哥可差的太远了。

    少女吐了吐舌头,暗想着:“苏姐姐这心上人看起来也是有钱有势的,不知道能不能比得过赵将军。”

    一想到刚刚他们进来不发一语就射穿了赵将军的手,笙笙又是满心担忧的想到,若是这苏姐姐的心上人不如赵将军的权势大,恐怕他们不光这店开不下去了,人也落不了个好了。

    可是看苏姐姐的架势,分明没有半点担忧,还在那里关心心上人的气色不好,可见,应该是不用担心赵将军了吧。

    笙笙交代了后厨一声后便是不放心朝前边走去,而前边,被赵将军的人掀翻的桌椅已经被白承泽的人很快扶起来,除了那些被打坏的,其余的已经放回原地。

    莫锦书扶着叶凡坐在旁边的桌上,有些好奇又畏惧的打量着苏暖这边。

    苏暖正搭着白承泽的手腕给他诊脉。

    即便已经过去两月,却依旧能看出他之前的伤势有多重,幸好已经在恢复中,没什么大碍,他的面色不好也是因为心急赶路,她揪起的心才松了些。

    她诊脉的过程,白承泽就静静看着她,眼也不眨,眼神中再也没有半分阴郁,全然是一片温和柔软,看着她都不舍得眨眼,像是生怕这个美梦会醒过来。

    苏暖有些好笑,却也是满心柔软,她知道自己要离开,却也知道,他们还会再见,只是他不记得而已

    一想到后边为了对抗那个主神,她可能还会伤害他,她心里便是有些低落,不由得暗暗期盼着,既然他也是每个位面都会出现,那他,有没有可能也能有以前的记忆。

    正在愣神,手被捏了下,她下意识抬头,就对上白承泽隐含哀怨的眼神,分明是在责怪她走神。

    看到露出这般哀怨委屈模样的大都督,苏暖又是新奇又是好笑,压根没想到,他还会有这么示弱的时候。

    这时,她又忽然想起来,他现在应该是叫萧承泽了。

    萧承泽……似乎比白承泽要好听一些呢。

    脑袋里一片乱七八糟,她眼角眉梢却都是笑意,萧承泽看着她的模样,神情一片柔软,而后便的孔雀蓝就觉得有些刺眼,只是看了眼萧承泽,终归是没敢出声。

    赵将军是在他们饭都快吃完的时候带兵回来的。

    外边街上,附近的人都已经吓得躲到了远处,看着赵将军直接带了近千兵士,将这益生堂围了个水泄不通。

    看到外边的阵仗,苏暖有些无奈看向萧承泽,他却是无辜摊手:“我来就带了这么些人。”

    莫小姐便是连忙起身急急道:“我回去找我父亲,赵将军总不能这么无法无天吧……”

    她刚起身,孔雀蓝就开口了:“莫小姐,知府大人即刻便到,你不用去了。”

    莫锦书便是诧异至极。

    这些人怎么知道她是谁的,苏暖从头到尾可没提啊。

    不等她奇怪,外边就响起赵冲冰冷充满杀意的声音:“这里面的人是盛唐奸细,本将军是来捉拿奸细,不相干人等速速出来认罪,否则,视为通敌……”

    紧接着他便是一生冷喝:“弓箭手,就位!”

    叶家兄妹与莫小姐同时面色大变……下意识看向苏暖这边,却看到,苏暖正在给身边那位夹菜。

    就在这时,原本已经陷入一片诡异寂静的店外,一道沙哑颤抖的声音忽然响起。

    “微臣,颖城知府莫文杰……拜见,太子殿下!”

    店内一众人瞬间惊呆了!

    笙笙目瞪口呆……太子?这个好看的不像话的公子是太子?那苏姐姐呢?她是……太子的心上人?未来的太子妃?

    莫锦书也愣住了。

    她听父亲无意间提起过这位刚册封没多久的太子,言语间满是钦佩尊崇,却没想到,她就这么,和太子殿下坐到了一张桌上……

    而外边的情形比店里还要滑稽。

    赵冲在看到莫文杰面无血色赶来的时候,还是满心不屑,也没打算卖这个父母官的面子。

    他的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那就要有人受到惩罚!

    他已经做好了莫文杰无论说什么他都不予理会的准备,却没想到,莫文杰连滚带爬从轿子里下来,冲过来,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是直直对着那店门拜了下去,然后他就听到莫文杰的称呼。

    太子?

    赵冲愣了愣……下一瞬,面色血色尽失,刷的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那紧闭着的店门……

    ------题外话------

    妖的快穿每个篇幅似乎都是比别的作者大大的要长一些,可能想写的东西太多,总觉得短的没办法把我想写的都写出来,下来再研究研究看能不能精简,要是不能的话,就抱歉了宝宝们……还是想按照自己的心意写,大家随喜结缘就行……

    对了,明天结局……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