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暖与萧承泽回到盛京,半月后大婚,就在他们成亲那天,唐皇驾崩,太子白承意即位,年号永安。

    同样的时辰,白承意踏上玉阶,受百官朝拜,苏暖走上红毯,对面,是一身艳红,含笑看着她的萧承泽……

    听到下首百官口诵万岁,白承意却忽然觉得自己耳边出现了另一个声音,极清脆欢喜的在唤他。

    “承意……承意……”

    从今日起,他便有了这全天下,然而,却再也没办法拥有她。

    没人知道,那一夜,他带着伤,骑马追她出城门,一直往辽军方向追去。

    龙卫数次劝阻,他却置若罔闻,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很愚蠢,一旦他被辽军发现,后果不只是死亡这么简单。

    可他更加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最后能把她找回来的机会。

    他想着,哪怕她真的这么爱白承泽,爱到可以为他不顾生死,他也认了,他不在乎,只要能将她找回来,以后,还有后半生的时间,他可以努力,像以前她对他那样,好好待她。

    所以他一直追,追了好久,直到看到前面的辽军军营……然后,他被龙卫打晕,强行带了回去。

    再睁开眼的那一瞬,他觉得,以前的白承意已经死了。

    那个白承意,追在她身后离开……再也没有回来。

    后来得到她坠崖的消息,那时,他正在快马加鞭赶回长安城。父皇病重,他必须回去主持大局……听到她坠崖的时候,他整个人懵了一瞬,然后就只记得自己坠下马,再然后就是一路烧得昏昏沉沉回到长安城。

    迷迷糊糊中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好笑。

    她在身边时,他眼里只有别人,将她送走时,只是有些茫然,却没想到,竟成为毕生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如今……还要矫情的与她一起离开吗?

    他知道莫轻尘一直在身边照顾他给他治病,硬生生将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睁开眼的时候,看到莫轻尘,他几乎没认出来来。

    那个淡雅清高的神医,怎么会是面前这个面颊凹陷神情落魄的可怜虫。

    两人只剩相顾无言……

    再然后,便听到辽王立太子萧承泽……没多久,又听到萧承泽要娶太子妃,太子妃名字,便是苏暖。

    他不顾一切动用了大辽埋藏许久的探子,只为确认那人是不是她。

    在得知她还活着的时候,他竟是瞬间觉的,自己也活了过来……然后便是忽然笑开。

    也好,也好!

    各人自有去处,她终归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那便是好的。

    苏暖知道白承意即位,因为,在他即位前一晚,也就是她与萧承泽大婚前夕,她收到了白承意的信。

    很简单的一句话,只有四个字:唯盼卿安。

    那四个字,力透纸背……信纸角上,有几不可察的一处水渍。

    收起信纸,她缓缓叹息。

    每次攻略任务中所谓的渣男,不知道是不是也有什么前情……只是,她现在自身难保,终归,还是什么都没办法改变。

    辽王萧邺的身体迅速衰败,这是大辽机密,只有几个得信任的重臣与萧承泽知道,而萧承泽也终于对当年的事情有了更多的了解。

    萧邺当初并未对自己妹妹起恶念,即便是再倾心却也有理智,只是被前皇后也就是太后陷害,想用锦澜公主给他身上背上永远无法抹去的丑闻。

    萧邺登基当天晚上,锦澜公主去世……那一晚,他一夜灰白了双鬓。

    萧承泽对自己的身世慢慢释怀,苏暖也知道了二十多年前那三个人之间的爱恨纠葛,听萧承泽讲出来的时候,她在他怀里紧紧抱着他,想要给他多一些,再多一些爱和守护。

    那些前人之间的纠缠,萧承泽他是最无辜的。

    她甚至有些感激那个怯弱却又坚强的女子,感谢她内心那般温柔又强大,愿意将萧承泽生下来。

    她想一直陪着他,守着他,可她也知道,自己终归要离开了。

    她的身体状况是在冬至那日被萧承泽发现不对的,那日,她亲手包饺子,整个东宫就只剩下他们两人,她动手,萧承泽打下手,就像无数平凡夫妻一般。

    她看着萧承泽笑着坐在桌前等她的饺子,然后就发现自己的手忽然间没了力气,将托盘上两人辛苦包好的饺子摔落到地上。

    太医来了又走,每个都是战战兢兢。

    她隐约听到萧承泽在外边满是阴戾暴虐气息的声音,听到那些太医告罪讨饶……等到他进来的时候,却又是满脸温柔笑意。

    “太医说你是身体太弱,以后好好调理好好休息就好。”萧承泽将她揽在怀里低声说道。

    其实太医说的是,她之前坠崖伤了内府,却不知怎的,伤势并未爆发,时隔大半年,忽然间内里器脏同时开始衰败……药石无医!

    苏暖嗯了声,没有说话。

    她自己自然知道,那强行留下的一抹生机,还有被她自己用猛药催出来的生命力,已经要枯竭了。

    三八已经做好了她随时结束任务的准备,可她总是觉得舍不得,哪怕一日日消瘦枯萎下去,一日日变得难看,却总想要再多陪他一天。

    能多陪一天就多陪他一天。

    没多久,莫轻尘忽然来了,她知道,是萧承泽将他找来的。

    看到她的时候,莫轻尘眼圈瞬间红了,她却有些无奈又好笑自嘲。当初没有记忆的时候,无论对白承意还是莫轻尘,她是没有花费半分真感情的,只觉得是他们先动的手。

    如今看到这么云淡风轻的人在她面前红了眼圈,却又生出歉疚。

    好像,人人都有身不由己的事情。

    莫轻尘给她诊脉的时候,萧承泽就在旁边看着,神情紧绷,眼也不眨的看着莫轻尘面上的神情。

    莫轻尘诊脉诊了许久,半晌没有松手……还是苏暖自己将手腕从他手中拿出来,淡笑着看着他。

    莫轻尘便是骤然鼻子一酸。

    他拼命想在她的脉象中寻找生机,却发现……根本没有半点办法,他是神医,却不是神仙。

    第二天,萧承泽便遣散了驻扎在东宫的那群太医,然后带着苏暖上了一辆华贵舒适的马车……游山玩水去了。

    莫轻尘与侍卫们不远不近跟在后边,前面的马车里,只有苏暖与萧承泽两人。

    苏暖忽然就想起当初赖在他马车里,一起往雁门关去的那段路途……明明也过去没多久,却仿佛已经遥远的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太子白承意已经成为新的唐皇,而太监头子却成了大辽的太子,未来的辽王……她,也恢复了自己的记忆,并且和三八重聚,甚至密谋造那个主神的反。

    瞧瞧,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萧承泽以前从不信佛的,可这次一路走来,他却是逢庙必拜,银子一堆一堆的捐献给庙里,惊得那些和尚尼姑心惊不已。

    苏暖有些好笑,假意责怪他:“别把咱们的钱都给出去了,好歹留点儿给我买新衣服啊……”

    说完才想起来,便是撇撇嘴:“估计现在穿什么都不好看。”

    对方却是伸手将她轻抱进怀里,亲了亲她发顶。

    “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美的……”

    视线忽然看到她枯草般的头发里面一片灰白,蓦然间,他便是毫无预兆红了眼圈,却又生生忍住。

    他们又去了颖城,大半年,益生堂已经又换了地方,成了两层。

    他们没有下车,只是在新店铺外边停下来,掀开车帘看了眼……她看到那莫小姐已经是妇人打扮,在柜台后边正帮忙记账,间隙,还不忘给叶凡倒了杯茶。

    看到笙笙笑吟吟招呼客人,熟稔至极,再无半分往日怯弱模样,连那个小乞丐阿成似乎都张开了些,露出少年模样。

    她笑了笑,收回视线放下帘子……

    一日,他们中途停在一个景色很美的地方下车休息,一家人坐着马车路过,她不期然和里面掀开车帘的小孩子对视。

    那小孩呀的低呼一声连忙放下帘子,像是被吓到了。

    苏暖听到他给自己娘亲说:“那个婶婶好吓人……”

    她怔怔愣住,这才意识到,自己好久没照镜子了……凡是她在的地方,没有任何能反光的东西。

    那小孩的嘴似乎被母亲捂住了,然后她就感觉到萧承泽身上骤然涌出凛冽的杀意,她连忙抱住他胳膊,朝他笑着:“我们回去吧。”

    忽然想到自己的样子可能有些吓人,她又是连忙收起笑意。

    萧承泽将她搂进怀里,半晌,才是闷闷嗯了声。

    这一日,他们启程回去……他们都知道,总不能让她在路上……

    他们恰好赶在除夕那日回到了盛京。

    这一日,普天同庆,深宫中都能听到外边盛京城里的欢声笑语,还有时不时炸裂漫天的烟花。

    苏暖在路上已经时常陷入昏睡,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可这天晚上,精神却格外的好,甚至不用萧承泽扶她,都能健步如飞。

    御花园辽王在宴请百官,萧承泽没去,也没人打扰……只有他们两人和一众太监宫女呆在东宫。

    听到外边的鞭炮声,苏暖忍不住向往的看着天空,轻笑着:“还记不记得当初我们在长安城坐着画舫看烟花……”

    早就知道她恢复了记忆,萧承泽亲了亲她发顶,然后将她揽进怀里,纵身而起,直接飞掠出去,一直落到皇宫东北角的摘星楼上。

    俯视下去,整个盛京灯火璀璨美轮美奂的夜景尽收眼底……轰然的炸裂声响起,远处,烟花几乎笼罩了半边天空。

    苏暖静静看着,握着萧承泽的手,半晌……终于缓缓出声。

    “你不要太难过……”

    忽如其来的一句话,将两人这段时间来刻意回避的事情血淋淋的推到面前。

    话音未落,便被他忽然搂进怀里。

    又是半晌安静,终于,她忍不住,挣脱开来抬头看他,却看到一双赤红一片的眼睛……她从未在他面上看到过这样茫然又脆弱的模样,几乎是一瞬间,便将她所有自以为早有准备的平静打破。

    伸手环住他的腰,她才发现,这段日子,不只是她,连他都消瘦了许多。

    再没办法说出什么让他不要难过的话来,苏暖紧紧抱着他,低声开口:“你信不信我?”

    抱着她的手臂再度缩紧,听到他嗯了声。

    苏暖轻笑着:“其实我们好几世之前都在一起了,每次,我都能准确的找到你……”

    她扭头看他:“我是不是很厉害啊?”

    萧承泽亲了亲她头顶:“嗯,你最厉害。”

    “那当然……”苏暖得意笑着,然后又是正了面色,认真的看着他:“所以,你要信我,我们还会再见的,我发誓,无论你走到哪里,我都能找到你,然后再陪着你……”

    话未说完,便被他附身吻在唇上。

    无关半分情欲,只是浓浓的不舍与疼惜。

    然后,她就听到他缓缓道:“若是有来世,你不要寻我,就在原地等着,我去寻你……”

    苏暖顿时笑开:“好。”

    远处,盛京皇家护国寺的钟声响起,昭示着新的一年的到来……只觉得耳畔那钟声越来越远,苏暖紧紧握住萧承泽的手,低低道:“你可以难过,但是不要太难过,你太伤心,我会心疼……”

    听到他又嗯了声,越来越紧的抱着她。

    “你要坚强……”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后半句已经没力气说出来:我也会坚强,我们不要让坏人得逞,好不好?

    已经听不到他的声音,她知道自己要离开了,用尽最后力气,她喃喃道:“承泽,你要……好好的啊……”

    肩膀骤然一沉,握着他的手忽然松了下去,萧承泽身体猛地一僵,须臾,手臂颤抖着,将她紧紧的按进怀里……一动不动,就那么静静坐在那里。

    御花园,正在宴会群臣的辽王身边忽然多了一道暗影,俯身在他耳边快速说了什么。

    辽王端着酒杯的手顿了顿,然后便是无奈叹息一声。

    东宫偏殿,莫轻尘独自一人静静坐着……他一直替她诊脉,知道她的大限。

    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可当那钟声响起的一瞬,他整个人便是一僵,然后便是颤抖起来,深深俯身下去,抱着自己的头,捂住耳朵,想要逃避那仿佛能撞散他魂魄的钟声……

    他觉得自己像是一条干涸的鱼,无法呼吸。

    同一个时间,远在千里之外的长安城,同样是一片欢歌笑语……位于长安城最中央的皇宫,却没有像往年一样宴会群臣。

    已经是唐皇的白承意独自一人坐在以前还是太子的时候住过的东宫里……久无人烟的东宫,安静到诡异。

    他收到莫轻尘的信,知道她捱不过除夕……他只是想到,魂归故里,她是不是,也会回来看一看。

    看看这曾经住过的地方,看一看……曾经爱过的人。

    钟声响起的一瞬,他听到有风将窗纱扬起……伴随着那沙沙的风声,他隐约间听到那个娇嫩欢快的声音,似乎在外边响起,唤他承意……

    ------题外话------

    下一个位面,娱乐圈,卷名:影后,影后!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