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炮灰女配大逆袭 > 影后,影后!005
    这边,苏暖接连被拒绝,总算是见识到原主鸡嫌狗不爱的境遇了,撇撇嘴将电话放回包里,她意识到,还是得靠自己。

    那边,郁湛已经回到了家里,家庭医生被满脸郁色的保镖就差拎着衣领,小跑着进大门,上楼,进了郁湛房间。

    半晌后……医生才是松了口气。

    “虽然不知道您是怎么做到的,可充血情况的确缓解了很多,暂时的无知觉是正常的后遗症,过几天就好了。”

    面对老板一脸要杀人的漆黑,家庭医生小心翼翼开口解释。

    刚开始他就看出来了,这必定是中了什么不入流的下作手段了,再一想到,以这位爷的身份,能给他下药的人,如果下药,铁定不是什么好处理的药。

    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可检查下来,心里却又觉得有些奇怪。

    这种药是国外新研制出来的,药效极强,即便是有女人,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退的。

    可郁总分明没用女人,也没有自己纾解,但是却又神奇的让充血消退,真是有些奇怪呢。

    医生叮嘱了自家老板好好休息不用担心后,留下药小心翼翼出去,几名保镖也识趣的退出去关上门,房间里就只剩下郁湛和他的心腹阿宽。

    郁湛靠坐在床上,冷冷咬牙,一字一顿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明天之前,我要找到那个女人!”

    看到自家老板面上几乎按捺不住的杀意和暴虐,阿宽立刻点头,咬牙切齿:“老板您放心,我一定把那个女人抓出来,让她生不如死!”

    平心而论,跟了郁湛八年,阿宽从未见过自家老板如此狼狈窘迫的时刻。

    即便是满身冷厉杀气,却也改变不了他大晚上躺在床上让人检查大鸟的窘迫经历。

    而这份窘迫,就是因为一个不知死活的女人。

    阿宽已经想到了不下一百种能将那个女人折磨的生不如死的法子。

    正在咬牙切齿磨拳霍霍,忽然看到自家老板面无表情撇过来的视线,阿宽连忙又是挤出讨好的笑,然后,在郁湛一脸戾色中悻悻退出去,关上门。

    关上门口朝外走去,阿宽一张脸上登时满是凶狠,咬牙朝身后的保镖交待:“把那个女人的所有信息调出来给我,立刻。”

    房间里,郁湛满脸冷光,死死看着自己如今蔫儿蔫儿的可怜吧唧的小弟,缓缓咬牙。

    那个女人,他要是不把她揪出来,先涮掉三层皮,再让她生不如死,他就不姓郁!

    满眼的凶戾,尽是狂暴因子,就在这时,他眼神忽然闪了闪……然后就是倏然变得平静下去。

    “算了吧,今天是我大意,原本也是你半路强掳别人。”

    原本满眼戾气的郁湛忽然便得一片淡然,甚至可以说温和……那双眼睛也因为不同的气息而变得柔和起来,刚刚还满身煞气的人忽然变得温文尔雅,声音也变得平静。

    话音落下,他面上的神情又是忽然一变,又是满脸戾气,冷笑一声:“既然知道是你的错,就不要干涉我,你做好你自己的事就好,我的事,与你无关!”

    那个温和的郁湛再没有出现,似乎是有些无奈,不愿再与这个暴虐的郁湛争执。

    而这时候,苏暖终于拦住了一辆车。

    准确来说,是她好不容易看到这辆车后,直接伸手横在了马路中央。

    没办法,再拦不到车,她估计就要在这荒郊野外过夜了,她不想这样,只好豁出去。

    那车在距离她差不多二十米的时候猛地一刹车,接着她就看到副驾打开,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站起来朝她恶狠狠咒骂。

    “臭婊子,不想活了是不是,还不给我滚开,再不让开老子撞死你……”

    看到那大花臂,她顿时一个激灵,然后便是有些欲哭无泪的怂怂的朝旁边移去,一边心里想着。

    她今晚一定是不宜出门,点儿背透了。

    然而,下一刻,她就知道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了!

    只见,那停下来的车后门忽然被打开,一个人影猛地跳下车,撒丫子朝她这边狂奔过来,接着她就看到,那家伙手还被绑在身后,嘴上沾着胶布,下了车,直接撞过副驾那个大花臂就朝她这边冲过来。

    一边跑,还一边呜呜叫着分明是在向她求救。

    苏暖顿时惊呆了,猛地回过神来,她低咒一声,掉头就跑。

    这是碰上绑架了,她这是目击者,一个搞不好就要被杀人灭口的……这家伙有毛病吧,她这么细胳膊细腿,从哪儿看都不像是个能路见不平的好吧,自己被绑架了还不够,还要搭上她一条小命不成。

    早知道刚和大反派车震得了,总好过一个不留神曝尸荒野……

    顷刻间,这处荒郊野外的情形就变成了她撒丫子狂奔,后边被封住嘴的可怜家伙呜呜叫着追她求救,再后边,副驾与驾驶座的壮汉大吼着追上来。

    而这时候,苏暖也终于意识到了这个原主的身体素质。

    她觉得她拼了老命,跑的必定是风一样快,然而,没多久,她就看到那个被绑着双手的可怜家伙呜呜叫着追上来……还超过了她。

    接着就是那两个壮汉。

    那两人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极为嫌弃的将她一把推开,让她差点跌坐到地上,然后就是看都不看她一眼,朝那呜呜叫着的家伙追去。

    苏暖有些傻眼,停下来,看看那边还在猫捉老鼠的三人,再回头看看停在路中央的车,眨眨眼,她忽然便是掉头朝回跑去。

    发车声响起的时候,那两个大花臂终于反应上来,回头看到她坐到车上,那两人顿时怒了,一时间竟是顾不上那个呜呜叫着的可怜虫,掉头就朝车这边跑来,一边跑一边咒骂着。

    苏暖龇牙恶狠狠笑着,一脚油门踩上去。

    那两人惊呼着朝两边扑出去躲避,汽车轰然驶过,然后她就看到那被绑着手粘住嘴的可怜家伙跑到了路中间,又蹦又跳朝她呜呜叫着……苏暖看了眼后视镜,然后就是一脚刹车。

    片刻后,汽车终于驶出了那段荒郊。

    苏暖专心开车,旁边,那可怜虫已经扯开了脸上的胶带和被绑住的手,一脸后怕满眼感激不住朝她道谢。

    苏暖瞥了眼,然后就发现,是看起来乖的不行的小鲜肉。

    “你这是什么状况?”她挑眉看向身边的小鲜肉。

    小鲜肉的脸立刻红了,然后便是讷讷解释,他开车路过,那两个人拦车求他捎带一程,结果,就被绑了。

    苏暖便是满心无语。

    就是因为这样消费善良的渣滓的存在,才导致她这种有真正需求的人拦不到车。

    不过说起来,这小鲜肉是不是胆子有些太大了,也不看看人家的体格,就敢做好事,还好是遇到劫财的,万一是劫色的呢,那结局该是多么的惨不忍睹。

    “小孩子,还是要知道社会险恶的好。”她慈眉善目,小鲜肉登时脸更红了。

    “姐姐教育的是,我以后知道了……姐姐叫什么名字啊,我回头请姐姐吃饭感谢你啊。”

    要不是小鲜肉面上的羞涩太明显,她几乎要以为自己遇到的是一只大尾巴狼呢。

    “大恩不言谢。”她信口胡诌,余光忽然扫到什么,便是挑眉:“你的车?”

    小鲜肉害羞的嗯了声。

    苏暖乐了:“你叫张美娥?”

    小鲜肉的脸更红:“我、我偷开我母亲的车出来的……”

    “哦……”苏暖点头,有些好笑这小鲜肉对自家老妈这么隆重的称呼。

    “那你母亲生你挺早的。”

    三十三岁的母亲,孩子看着至少有十七八岁了吧……

    小鲜肉面红耳赤。

    她没再逗弄,到了市区后便是下车将车还给小鲜肉,然后自己打车回家。

    身后,小鲜肉眼巴巴看着她的背影,眼神亮晶晶。

    她的住处是在一个高档小区,三室的公寓装修的简洁雅致却又明显能看出很是用心,她换了拖鞋,打电话确认拖车,然后去洗澡。

    洗完澡,躺到床上,她才是习惯性的开始思索这个位面的任务。

    今天算是一次性把人见齐了,哦,除了那个男主段凭,其余几个,反派郁湛,渣男顾锦城和牧若昀……都见到了。

    顾锦城与牧若昀的性子基本都看了个差不多,就是那个郁湛……想到昏暗的车厢里,那双饿狼一般充满掠夺气息,同时又满身暴虐危险感的男人,她揉了揉眉心。

    等到大反派发现自己暂时“不举”,估计会恨惨她了。

    好像说是有黑道背景,啧……也不知道会不会来报复。

    临睡前,她有些好奇目前的好感值:“三八,查询下好感值。”

    她知道三八很高冷不耐烦,也做好了被奚落的准备,却没想到,这次,三八却是没多说一句话,只是冷冰冰的给她播报了攻陷对象的实时好感值。

    “反派郁湛:—40,渣男顾锦城:30,渣男牧若昀:0。”

    苏暖咂舌,摇摇头,拉过被子蒙着头沉沉入睡……

    第二天没她的戏,她不用去片场,直接一觉睡到自然醒。起床后,看着简雅的卧室,微微晃动的窗帘,窗外的阳光,空气中淡淡的清香,她竟是有一瞬间的恍惚,片刻后才想起来自己在哪里。

    鸭绒被极轻巧,掀开被子赤脚踩到床边地毯上捡起滑落到地上的睡袍,套在吊带裙外边后才是打着哈欠朝卫生间走去洗漱。

    镜子里的姑娘因为睡饱了,原本就娇嫩的脸蛋儿更是透着健康的粉白,还有些惺忪的睡眼亮晶晶的,睫毛根根分明卷翘……赏心悦目。

    正在刷牙,门铃被按响,她便是挑眉。

    外边是顾锦城,面色很不好看。

    昨晚直接没理会苏暖,等送了陆小染回去后又是直接蒙头大睡,到了早上才忽然想起来苏暖那出戏,随口问了家里的司机。

    司机老郑却是一脸茫然:“苏小姐没给我打电话。”

    顾锦城微蹙眉,然后紧接着就接到了4S店的电话。

    苏暖这一类的东西直接都是留的他的电话。

    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她昨晚是真的被扔在半路了,而且,是荒郊野外的半路。

    连忙就是一个电话打过去,谁知道,直接没接。

    再怎么心大也会担心那么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大晚上在荒郊野外会不会遇到什么,他一边给警局的朋友打电话,一边驱车朝苏暖的公寓驶去。

    确认了昨晚没有什么案件,他也到了门外,直接按门铃。

    门倒是开了,看到穿着睡袍正在刷牙的女人,顾锦城便是无语咬牙,正想质问她为什么不接电话,结果,门内的人比他变脸变得还快。

    “你来干什么?”

    扔下一句冷冰冰的话,直接就给他关到门外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