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炮灰女配大逆袭 > 影后,影后!035
    唐楠很快将人送走,回来接了苏暖后直接叫了代驾回到别墅。

    下了车,直接将苏暖打横抱上楼,进门,放在沙发上,小奶狗又是忙前忙后冲蜂蜜水。

    苏暖其实没有喝醉,只是有些头晕,看到小奶狗满脸焦急的模样便是有些好笑。

    第二天一大早,拍摄继续进行。

    随着《锦绣凰途》的收视节节攀升,网上越来越多的评论开始倾倒,从原本的大女主戏,变成了双女主。

    慕容流珠个性鲜明,前期爱的时候轰轰烈烈不顾一切,后期恨得时候也是心狠手辣,关键是坏的真性情,毒辣的像一朵食人花,再加上她身边病态的爱慕着她的慕容青,竟是让她紧紧揪住了观众的眼球。

    逐渐有评论开始指出女主卫锦绣太圣母,而且有白莲婊的嫌疑,嘴里说着不爱庆帝,却每次都不拒绝,偏生还总是一副被迫无奈的模样。

    等到后来与庆帝冷战,被打入冷宫遭到迫害,偏偏还对迫害她的人心一再心慈手软秉承什么以德报怨,结果害得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宫女惨死。

    网上对卫锦绣“太包子”“烂好人”的呼声也越来越多,然后就是“白莲花”“圣母”之类的声音,更是有人直指,卫锦绣对于一直迫害自己的人都能做到以德报怨,为什么偏偏面对慕容流珠的时候,却是一副敢爱敢恨的果敢,说断绝关系就断绝关系,说反目成仇就反目成仇。

    难道对她有救命之恩,还被她背叛过的好姐妹,都不如一个迫害她的嬷嬷,她对恶毒嬷嬷心慈手软,却对慕容流珠是针锋相对睚眦必报。

    当然,这样的呼声也有人反对,说卫锦绣不对付皇后就无法在后宫立足。

    反正网上的状况就是各执一词,越吵越火,这部剧的收视节节攀升,竟是成为收视第一。

    而与此同时,苏暖也瞒不下去了。

    顾家老爷子知道她竟然骗他打着去支教的幌子去演戏的时候,头一次因为她发脾气,还气的摔了茶杯。

    顾锦城拼命的劝阻安慰,又拿出苏暖的确给贫困地区捐钱建学校,找老师,而且也有计划自己去支教,才让老爷子的气稍微消了些。

    然后又被老爷子逼着每周都去探一次班,说防止苏暖和别的乱七八糟的人搅在一起学坏。

    顾锦城自然是连连答应。

    知道了自家宝贝孙女儿竟然进了娱乐圈,从来没有关注过这一类新闻的老爷子接下来几天都是在网上搜索有关苏暖的新闻,自然而然的,就看到了关于顾锦城,苏暖,还有陆小染的三角恋绯闻。

    这一次,老爷子比知道苏暖进娱乐圈还生气。

    等顾锦城不明所以从公司匆匆赶回家的时候,就看到老爷子坐在红木太师椅上,双手撑在拐杖上,冷冷看着他,吐出两个字:“跪下!”

    顾锦城不明所以,却是毫不犹豫依言跪下,随即就是老爷子狠狠一茶杯扔过来。

    他没有躲,直接挨了一下,被砸破了额头。

    老爷子眉心跳了跳,压下眼底的心疼,拐杖跺得咚咚响。

    “我知道你胡闹,想着你年纪还小,不想太过约束,没想到,你竟然胡闹至此,还牵连暖暖!”

    “外边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别想回家!”

    顾锦城连连点头,他本来也没往这儿想过。

    “从现在开始,你给我收心,不准备再乱搞男女关系,再被我知道,你就滚出家门!”

    顾锦城不发一语。

    “你去给暖暖认错,好好哄她,如果她能原谅你,你们两个就择日订婚,如果她不原谅你,那从今往后你就不准再靠近她!”

    顾锦城下意识准备点头,可回过神来,猛的就僵住了,脑中嗡的一片空白,仿佛当头被雷劈了一般,整个人瞬间陷入懵逼状态。

    订婚?和暖暖?

    他惊呆了,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忽然会让他和暖暖订婚。

    爷爷不是一直将暖暖当成亲孙女,不允许他靠近的吗?

    他永远忘不了,那天晚上的书房,打在背上的戒尺,疼入骨髓,还有爷爷眼中愤怒又厌恶不齿的神情,就好像,他肮脏无耻的连一坨狗屎都比不上,说让他再不准靠近暖暖。

    可现在……订婚?

    “为什么?”他怔怔问出来。

    顾老爷子顿时又想砸茶杯,生生忍下来,气的手指哆嗦:“以前你年纪小,暖暖更小,我怕你不懂事胡来,伤害暖暖,让你们保持距离,谁知道……谁知道,你这个兔崽子,你竟然给我,竟然给我在外边这么胡来……那些女人,你还让他们找到暖暖眼前去,你以后怎么跟暖暖交待,啊?”

    顾锦城整个人僵在那里,面色越来越白。

    顾老爷子还在发怒,想要训斥,却忽然发现自己孙子面色不对,而且越来越难看。

    顿时,对孙子的担心战胜了心里的怒其不争,老爷子连忙开口:“阿城……你起来!”

    顾锦城怔怔抬头,看着自己爷爷,神情怔怔的,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他有些茫然:“爷爷,你不是说……暖暖是妹妹……”

    顾老爷子意识到有什么不对,终究忍住,没有再发火,而是无奈叹息:“你那时候年纪小,还对暖暖做出那样的事,爷爷担心……担心你胡来,担心暖暖年纪小不懂事吃亏,你怎么就……”

    顾锦城垂眸,不再开口。

    周嫂进来,看到这边状况,顿时惊了。

    “这是怎么了,老爷子怎么动手了,二少爷都流血了,老天,二少爷快起来,给我瞧瞧……”

    顾锦城失魂落魄全身僵硬被周嫂扶起来,转身就朝外走去,刚迈出一步,就被老爷子呵斥:“你干嘛去?”

    顾锦城身形顿了顿,没有开口,下一瞬,大步离开。

    出了顾家,上车,电话拨通,对面是席朗的声音。

    “怎么了啊顾二?”

    “出来,陪我喝酒……”顾锦城面无表情,整个人像是陷入魔怔。

    他忽然想笑,觉得太过滑稽可笑,可还没笑出来,眼眶又有些发烫,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是十九岁时被掐断的情怀,还是如今二十六岁的惊醒。

    因为知道再没有可能,所以自己生生斩断一切后路,可如今,却忽然告诉他,那就是他的,他可以的,那早就被自己熄灭,因为撕扯的时候太过鲜血淋漓,所以不得不生生摧毁了身体一部分的东西……如今,却告诉他,一直都在那里,他可以的。

    “阿朗……”喧闹的KTV包房里面,顾锦城一手搂着席朗,在震天的音乐声中,眼眶发红:“你说,为什么会是这样?我……想不明白,你给我说说!”

    席朗这是第一次听顾锦城敞开心扉说当年的事情,听完后,他也有些愕然。

    难怪,以前他分明觉得顾二是喜欢家里那个小姑娘的,可不知什么时候,忽然之间,就变了。

    好像就是他们十九岁那年,顾二无缘无故消失了大半个月后。

    原来那时候,他是被老爷子打了,在养伤!

    那次回来后,以往出去玩儿的时候从来不碰女人的顾二,忽然比谁都玩儿的开了。

    原来,是因为这样。

    一个陪酒小妹扭动腰肢过来,嗲声嗲气就要开口,还没说话,就被席朗冷眼呵斥:“滚开。”

    小妹委屈唧唧走开,席朗一手扶着顾锦城,满心都是无奈。

    他这时候竟是有些文艺的感触……其实顾锦城的事,要说怪谁,谁都不怪,只能说因为他没有父母,或者再直白一些,他十九岁对心动的女孩子有冲动,一时没控制好的时候,没人给他正确的引导,他也没有自己认识的机会,就被老爷子撞见,然后……生生用最严苛的方式遏制。

    如果那时候老爷子没有恰好撞到而恼羞成怒,如果顾锦城有自己反省的时间和机会,亦或是老爷子看到后能给他正确的引导,而不是面对豺狼一般那么严苛的对待他,让他觉得自己是那么不堪肮脏恶心,也许……如今的顾二,会是另外的样子。

    可事情已经发生,老爷子只有老一辈人想法,只知道棍棒教育,却不知道,那次的阴影,十九岁的少年,原本就内疚羞愧额时候,被那么对待,会给他的心理造成怎样的影响。

    想到顾锦城这些年万花丛中过,看似多情实则无情的模样,席朗就觉得有些心疼。

    他们这些人,面对别的人都是高高在上或虚与委蛇,可对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绝对都是掏心掏肺。

    他没有任何嘲笑的感觉,只是替顾锦城心疼,猛地惊醒过来,又是连忙提醒他:“老二,先别忙着难受,你得赶快好好理理思路,你如今对苏儿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还有那个陆小染……”

    顾锦城因为醉酒面色泛红,听到席朗的话,睁开眼,有些怔怔然:“我告诉暖暖,让她乖乖的,做个好妹妹……”

    席朗嘶了声:“那她怎么说的?”

    刚问出口,他就想起前一阵在承德山庄遇到的时候,苏暖看到顾锦城和陆小染在一起,没有再闹,而是乖乖巧巧的模样。

    心里有些想骂娘,他拍了拍顾锦城:“顾二,你现在得好好想清楚,你究竟怎么想的,要是你真的想让苏儿当妹妹,那咱就把以前的事儿忘了,跟老爷子面前认个错儿,以后该咋地还咋地!”

    说完,看着顾锦城的神情,他又是缓缓道:“可如果你以前是把自己逼得狠了,连自己都骗了,现在知道了,还有别的心思,那咱就得合计合计……你要怎么跟苏儿说,说你以前那些女人和现在这个女人的事儿……”

    听到席朗的话,顾锦城忽然就想到,那晚,他从陆小染那儿过夜后去找她,她不让他碰触,满眼嫌恶膈应的模样。

    心里忽然又难受起来,他仰头灌下一杯酒,看向席朗,低声认怂:“我……不知道!”

    他整个人,全都乱了……

    席朗无语哀叹,头一次有些庆幸。

    还好,真心这个东西,自己没有……

    苏暖从三八那里知道了顾老爷子让顾锦城和她订婚的事,她有些好奇,顾锦城会怎么做。

    同时,也有些惋惜。

    毕竟,她可是已经准备好好好扮演一阵子婊里婊气的“妹妹”膈应陆小染的,希望顾锦城不要太轻易做决定才是。

    谁知,还没来得及发挥,就被老爷子给强行打断了。

    而陆小染自然不知道这回事,她这一阵子的所有心思都被网上关于她和苏暖的“双女主”言论给占据了。

    尤其是那些将慕容流珠和卫锦绣比较后,说慕容流珠更像一代皇后的说法,让她心里的火几乎要压不住。

    她是生生忍着,不想影响演戏,毕竟,剧还没拍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