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炮灰女配大逆袭 > 影后,影后!039
    看到陆小染的电话竟然摔坏了,张丽哇的就哭了。

    所有人都急了,连忙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又是拼命止住哭声说苏暖被赵襄扣在包房了。

    牧若昀知道赵襄的丑名,面色一变,直接起身就朝外走去,钟导也连忙跟了上去。

    而此时,赵襄的包房里……

    苏暖迎着赵襄色眯眯的眼睛,笑着朝那边走去,走到桌边,顺手拎起一瓶酒,旁边康贝贝忽然觉得她的样子有些不对,可还没回过神,就看到苏暖手中酒瓶挥起来,狠狠抡到了赵襄头上。

    破碎的玻璃,瓶子里面的酒从赵襄头上伴着鲜血一起流下来……包厢里顿时陷入一片诡异的安静,几秒后,赵襄才反应过来,捂住脑袋,尖声咒骂。

    “臭婊子,我弄死你……”

    话音未落,包厢门砰得一声被踹开,一道身影带着满身戾气大步进来,一把将苏暖扯进怀里,抬脚就将赵襄狠狠踹了出去,正踹在胸口。

    苏暖心里发笑,面上却是刷的一白,抬头对上郁湛满是戾气的面孔,她直接扑进他怀里死死抱住他,小身板发抖,可怜至极控诉:“他想欺负我……”

    赵襄砸翻了一张椅子,呻吟着爬起来就准备咒骂,可下一瞬,就发现包厢里面的氛围不太对。

    那几个狐朋狗友已经迅速退到墙边,面色都很难看,赵襄下意识看向郁湛,却不认识。

    “你他妈是谁,敢管老子的闲事!”

    康贝贝也意识到了不对,她到底比赵襄有脑子,知道京城这地界儿,尤其是承德山庄,可不是他能随意横的地方,连忙就朝赵襄使眼色。

    赵襄却没看到,还沉浸在疼痛和屈辱当中,冲着郁湛冷笑咬牙:“臭小子,识相的话,把这个臭婊子给我留下来,我就给你留条腿走路!”

    苏暖清晰的感觉到郁湛身上骤然涌出杀机,立刻的,她抓着他袖子埋头到他胸口抽抽搭搭:“他欺负我,还骂我……”

    赵襄还想说话,阿宽已经带人追了上来,看到包厢里面的情形,便是有些想骂娘。

    好不容易的,这些日子老板没再找苏小姐,他两个人看起来也恢复了以往的“正常”,可好死不死的这是怎么回事……再看看缩在郁湛怀里的那道纤细背影,阿宽便是认命了。

    可他还没开口,赵襄却是认出了阿宽。

    他知道阿宽是郁氏集团下很有分量的一个管事的,不敢得罪阿宽,又不愿意吃瘪,便是冷哼一声抢先到:“宽哥,不是我赵襄在这里惹事不给您面子,是这个臭小子……”

    阿宽疾声厉色:“闭嘴!”

    赵襄猛地一愣,就看到阿宽朝那个“臭小子”躬身,有些忐忑的请示:“老板,怎么处理他?”

    老板两个字,让赵襄的脸顿时僵住,下一瞬,他就听到那“臭小子”面无表情:“今天开始,我不想看到他在京城还有生意。”

    阿宽立刻躬身:“是。”

    他知道,这还只是表面上的,这个赵襄,能保住命也保不住腿了!

    赵襄全身一僵,下意识就想反驳:让他没生意?凭什么,他大舅子可是席家的。

    可紧接着他就想起来,连阿宽都对这个人这么恭敬小心……阿宽可是郁家人。

    老板?

    赵襄顿时一僵……连头上的伤都忘了!

    对于那个神秘的财阀集团,他不够了解,却也能知道郁家的分量,更何况,意识到眼前这个恐怕就是郁家那个出了名的神秘的掌权人,年纪轻轻就手腕老道狠辣将郁氏集团牢牢掌控在手中的年轻掌权者,赵襄的面色瞬间一片苍白。

    回过神来,他忽然扭头看向康贝贝:“贱人,你故意害我!”

    他要是知道这个苏小姐是郁家这位的人,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胡来,可是,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他做不出当众跪地求饶的事,或者也知道求饶无用,赵襄心里唯一的侥幸就是回去后让姐姐求求席家。

    而这时候,牧若昀和钟导那些人也冲过来了。

    看到缩在郁湛怀里的苏暖,牧若昀便是连忙上前:“苏小姐,你……”

    看出来她没事,他后半句话吞了回去,免得被有心人士做文章。

    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外边走廊已经被穿着黑西装的保镖挡住隔离了,没人再能靠近。

    而下一瞬,牧若昀就认出来,这个抱着苏暖的男人,就是那天晚上送她去医院的那个。

    他原本提起的心定了定,这时,外边再度响起喧哗声。

    是顾锦城和席朗他们过来了,有顾锦城电话的不止陆小染一个人。

    郁湛被怀里的小女人死死钻在他怀里,冷冷看了眼面无血色的赵襄,懒得跟这样的货色多费唇舌,收回视线便是直接将她打横抱着朝外边走去。

    顾锦城和席朗冲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苏暖缩在郁湛怀里,可怜唧唧的小模样,他顿时就急了。

    “暖暖,不怕,来二哥这儿……”他伸手,却被郁湛身边的阿宽上前一步挡住,而与此同时,他也发现,缩在郁湛怀里的苏暖看了他一眼,低低叫了声“二哥”,然后便是再度朝郁湛怀里缩进去。

    顾锦城顿时愣在那里,直到郁湛抱着苏暖离开,他才惊醒过来,想要去追,却又生生忍住。

    郁湛的人跟着他一起离开,这边的氛围才是一松。

    陆小染从人群后边挤出来,来到顾锦城身边,忐忑问道:“暖暖没被他怎么样吧?都怪我,电话好死不死摔坏了,幸好有那位先生救了她……”

    牧若昀下意识挑眉看向陆小染,又是似笑非笑看向顾锦城。

    他就不信,顾锦城这么长时间了,都没发现陆小染心口不一的做派。

    顾锦城其实压根没听陆小染的话,而是上前一步,忽然拦在包厢门口,挡住了正想灰溜溜离开的那些人。

    赵襄自然认识顾锦城,面色难堪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忽然,就看到了顾锦城身后的席朗。

    他也是急糊涂了,竟是朝席朗求助:“阿朗,你看,这就是个误会,咱们一家人……”

    话没说完,席朗就是冷笑一声:“谁他妈跟你一家人,你又是那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东西!”

    赵襄面色一僵,随即便是忽然指着康贝贝:“是她,是她撺掇我欺负苏小姐的,我真不知道,真不知道她是郁家的人啊,我要是知道……”

    话没说完,就被顾锦城一脚踹出去:“谁他妈给你说她是郁家人!”

    康贝贝见势不对,都快哭了,战战兢兢走到席朗旁边想要伸手拽他:“阿朗,我不是故意的,我没……”

    她话没说完,席朗看也不看就是反手一耳光,康贝贝顿时愣住,捂住脸不敢置信看着席朗。

    席朗连控诉的机会都不给她,看着她冷笑着:“你他妈有本事,我这还是第一次打女人,你能耐啊,上次是看在我的份儿上苏儿没跟你计较……你倒还记恨上她了!”

    从小道大,他们一起玩儿是玩儿,要说欺负也是他们发小之间的情谊在那里,这女人又算是哪根葱!

    此时,周围人看到顾家席家两个二世祖都开始揍人了,便是下意识缓缓散开。

    这茬可不是他们能参与的。

    钟导认识顾锦城,上前好生劝阻,顾锦城本来也不想把事闹大担心影响苏暖,从瘫在地上的赵襄身上收回视线后便是看向席朗。

    “你自己解决。”

    姓康的女人毕竟和席朗有点牵连,他给自己兄弟面子!

    等到顾锦城一行人离开,包厢里的人才灰溜溜逃走,而这时,剧组的人才发现,顾锦城走的时候竟然没理会站在旁边的陆小染。

    陆小染拼命用淡然的外表掩饰自己的难堪,正想跟剧组人离开,就听到身后康贝贝尖声喊她:“陆小染……”

    陆小染一个激灵,假装没听到,快步跟上剧组人一起朝回走去。

    而自始至终,宁泽深站在人群后边,看着苏暖缩在那个人怀里,柔顺乖巧的模样,缓缓握拳。

    她还是这样,她永远是这样,寻找着一个又一个更有钱有势的人依附上去。

    这时候,苏暖已经被郁湛带回了他自己的房间。

    奢华的暗黑系装饰房间,她被郁湛直接放在桌上,放下她,郁湛便是后退两步,看着她,抿唇,视线幽深,不发一语。

    苏暖看到他刻意远离的模样,猜到原因,便是朝他笑着伸手:“过来。”

    “干嘛?”郁湛满眼警惕。

    他不能再靠近她,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取代,然后眼睁睁看着那个人对她做那些原本应该只有他能做的事情,却束手无策。

    他无法接受。

    “我已经知道了,上次用枪指我的不是你,救我的才是你。”她依旧笑着,毫不在意郁湛的躲避。

    郁湛猛地一僵……他知道,她已经安全明白了他身上隐藏的秘密,可亲眼看到她没有丝毫芥蒂,就好像他和别的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不是个异类,也不是怪物,甚至还因为之前错怪他而歉疚的模样时,他便是几乎无法控制想要靠近,想要和以前一样,抱着她。

    而他也终于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改变主意,将他们的秘密吐露给她,而不担心她会说出去。

    那个人想必也和他一样,轻易就能看出来,她没有恐惧,也没有视他们为异类,更没有丝毫要将这个秘密吐露出去的想法。

    那个人,想必和他一样,也因为这个发现而惊喜,所以……才会生出想要借他靠近她的念头。

    他终于忍不住,走近她身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她忽然拦腰搂住。

    他顿时一僵。

    这是她第一次主动亲近。

    “谢谢你救我啊……”苏暖看着他,笑眯眯:“我冤枉你怪你,你还送我别墅,送我去医院,今天还专程来救我……”

    郁湛耳尖泛红,干咳一声,扭头,不自然道:“别墅是卖给你的,今天也只是恰好路过。”

    “哦……”苏暖撇撇嘴:“好吧,那是我自作多情了,还以为你看上我了。”

    郁湛咳了声,视线越发游移,不自然道:“你不是心里只有你那个青梅竹马吗,少在这儿冲我发浪,爷不吃这套!”

    苏暖挑眉:“真不吃?”

    伸手,拉下他脖子,仰头,将自己的红唇送上去,低低问道:“真……不吃?”

    郁湛咬牙,下一瞬,低咒一声,一把掐住她的腰,低头附上去。

    乍一碰触,他才发现这段时间的刻意远离,让他有多想念这味道,可紧接着就感觉到不对,拼命咬牙想要抵抗,却终归无力抵抗,最后的意识,他只来得及将她推开。

    苏暖被猛地推开,愣愣抬头,就对上一双幽深的眸子。

    她不满咬唇:“我知道你在介意什么,你在介意你身体里面的那个人对吗……我不喜欢他,这只是对你!”

    下一瞬,她就听到一道似笑非笑的声音:“哦,是吗……听你这么说,我可真伤心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