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炮灰女配大逆袭 > 影后,影后!008
    苏暖被猛地塞进车里,大力摇晃下让她本来就有些发晕的脑袋瞬间更是晕眩,有些茫然的睁大眼,就听到一声凉飕飕的嗤笑。

    那笑声让人毛骨悚然,她瞬间就清醒了几分,连忙抬头,就看到,灯光有些昏暗的车厢里,一个男人懒懒靠在哪里,冷笑着看着她。

    分明是好看极了的眉眼,可那双眼,还有那眼中的暴虐与毫不掩饰恶意,却让人不由得毛骨悚然。

    郁湛!

    苏暖一个激灵,蹭的坐直,满眼警惕:“你想干嘛?”

    “啧……”郁湛低笑一声,缓缓前倾靠近,看到对面女人警惕防备后仰躲避,他便是似笑非笑:“你以为还能逃?”

    只是一晚,苏暖料定他那里还没恢复,即便是面对这个看起来危险级了大反派时有些忐忑,她依旧强逼自己晕乎乎的脑袋冷静下来。

    “你别乱来啊我告诉你,我的手法你也见识到了,除了我,可没人能救你,你要是惹我,我就不帮你治疗,让你一辈子不举!”她故意磨牙嚯嚯。

    可谁知,她话音落下,便听到对面男人又是一声嗤笑:“啧,不举啊?”

    下一瞬,他便是玩味的悠悠然道:“难道你没听说,身体有缺陷的人,一般心里都会扭曲,你说,我要是一辈子不举了,囚禁着你……会对你做些什么事呢,嗯?”

    他一边悠悠说着,一边缓缓靠近,一张原本俊美到精致的面孔,带着邪恶的笑清晰的出现在苏暖面前。

    看着对面这张极度邪恶的面孔,苏暖顿时愣住,然后便是恓恓索索偷偷掏手机。

    可刚碰到手机,眼前一花,就被一把握住手腕连同手机一起拽了过去,然后就看到郁湛慢条斯理去拿她手机。

    “你不说我都忘了……还有这笔账。”

    苏暖拼命捏着手机不给,郁湛便是龇牙笑,手下发力……她顿时痛呼一声松手,手机就到了郁湛手里。

    看到郁湛解锁,然后左右滑着……又是“啧”了声,然后,反手打开车窗便将手机扔了出去。

    苏暖顿时惊住,连忙去抢,却始终晚了一步。

    眼睁睁看到手机被后边的车碾碎,她一愣,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扑到郁湛身上……下一瞬,便是咬牙低头狠狠一口咬下去。

    郁湛原本软玉温香抱满怀,神情有些僵硬,下一瞬,耳朵上剧痛传来,他也顿时急了,伸手就去拽她。

    “你他妈属狗的啊,爷给你牙全敲了你信不信!”

    话音未落,只觉得耳朵上的牙齿力道更大,他疼的倒吸气,再也顾不上许多,一把掐在她腰上……果然,她瞬间松口低呼一声就想躲避,却已经被郁湛冷着一张脸按了下去。

    耳朵上火辣辣的疼,郁湛知道,必定是见血了。

    再看到眼前被他按到座位上的女人眼圈发红凶恶的看着他的模样,郁湛便是咬牙冷笑:“本事挺多,待会儿给你一嘴牙全拔了看你还怎么咬……”

    原本就晕乎乎的,再一看到眼前这张带着说不出的邪恶神情的面孔,苏暖有些急了,生怕这对她好感负值的大反派真给她做点什么出来。

    情急之下爬起来就想跳车,却听到咔哒一声,车门直接锁死,下一瞬,就感觉到被郁湛的手按住。

    “再让你逃了爷就不姓郁!”

    这样跟个野生动物似得女人,他不好好收拾出了那口恶气绝不罢休,反正答应了他不违法乱纪,可没答应别的。

    可下一瞬,郁湛就发现被他按住的女人忽然转身,然后……猛地抬脚就朝他踹了过来。

    那尖细的高跟鞋跟凶器没什么区别,寒光琳琳就朝他踹过来,郁湛便是一声低咒,倏地抬手,瞬间将她小腿钳住,却看到另一只脚又踹了上来。

    车厢空间狭小,不好动作,他只好咬牙直接将她的鞋给拽下来,可还没缓过气儿,那女人直接闭眼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胡蹬乱踹过来,饶是郁湛身手不错,可在这么个狭窄的空间里,被泼妇似得胡蹬乱踹,他也有些应接不暇。

    眼看那女人闭着眼手脚扑腾着的凶恶模样,郁湛便是咬牙冷哼一声,一把钳住她一条腿,一拽,便将她拽了过来,随即,附身直接压了下去。

    他原本只是要确保她不会再发疯,可刚一压下去,前面感觉动静太大,阿宽将挡板降了下来不放心回头看,一眼看过来,看到他将那女人按到身下的模样,顿时就愣住,随即,僵着一张脸慢慢回头,再度将挡板升起。

    郁湛还没顾上呵斥,忽然就感觉手臂一疼,这才发现,那女人被他按住动弹不了,竟然还不死心,扭头一口咬到他手臂上。

    “你他妈是属狗的吗!”他一只手捏住她下巴迫使她松口恶狠狠低咒,可下一瞬,就感觉手上有湿热的感觉,他又是一愣。

    这时,才发现那女人已经哭得红鼻子红眼。

    原来刚刚是一边哭着一边与她拼命的……

    从未见过这么强的求生欲,郁湛忽然又觉得有些好笑,可不等他笑出来,就听到身下那女人竟是哇的一声,直接哭了。

    “呜呜……你个恶棍,我都没报警抓你你撞坏我的车,想强奸我,强奸未遂还来找我报仇……我拍你照片早就删了……那么丑的谁稀罕留着,呜呜……你杀了我好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嗝儿……”

    郁湛正听到她说“那个丑东西”而有些咬牙,又听到她哭的恶狠狠的换不过气儿忽然打了个嗝,他顿时又有些呆愣,接着就发现身下刚刚还十项全能一样撒泼的女人忽然安静了下来,再一看,才发现,竟是睡着了。

    不对,是醉过去了!

    他顿时有些傻眼。

    刚还闹得要死要活的,这就……醉过去了。

    他早已经调查清楚,这野生动物就是以前那个苏家的遗孤,偌大个苏家正房就剩了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又加上当初苏老爷子托孤,可以说,她是原本亲近苏家的那一众京圈儿老一辈共同的掌上明珠。

    虽然并不忌惮,可他也的确没打算将她如何,就是想要吓唬吓唬,可谁知道,现在竟然就在他这儿睡着了。

    按照调查,她以前是住在顾家,前几年又在国外,这次回国没多久却是偷偷回来的,还没查出住在哪里。

    郁湛有些头疼,嫌弃的松开,又将她朝远离自己的方向推了推,然后才是满脸嫌恶的收回手,自言自语。

    “这个野生动物留给你处理吧,我不管了……”

    下一瞬,他的眼神忽然变得温润清明,随即,声音都柔和起来:“仇报了?”

    瞬间,声音又变得暴躁不耐:“报了报了……这怎么养的,完全就是个野生的。”

    没怎么报仇,还被咬了两口。

    温润柔和的声音再度响起:“你不用管了,我来处理。”

    那暴躁的声音与暴虐满是戾气的眼神消失,忽然变得温和淡漠的郁湛连坐姿都变的不太一样。

    不再是之前慵懒松垮的模样,他坐的笔直一丝不苟,看着旁边醉酒过去的女孩儿,蹙眉,随即便是有些无奈。

    很久以前,他们就有了明确的分工,他负责明面上的生意,而另一个他,则是负责黑暗中的东西。

    两人一个在明处将郁家的商业王国迅速扩展,一个在暗处保证他们不会被有些人暗地里的手段干扰。

    这么些年下来,一个翻手光明,一个覆手黑暗……这可是第一次,黑暗郁湛让他来处理烂摊子收尾。

    车停在郁家楼下,阿宽恭敬的打开车门,待看到出来的人,顿时就是一愣,然后就是迅速调整了面上神情,恭谨:“老板。”

    他是郁湛的心腹,自然知道自己有两个老板。

    一个是看似温和实则淡漠的商业天才,一个是看似暴躁实则狠辣的黑道帝王。

    看到郁湛回头将车里那个迷迷糊糊的女人打横抱起,阿宽连忙低头跟在身后。

    怀里的小女人穿着一身酒红色的束腰礼服,那腰肢分明不盈一握,酒红色又衬得肤如凝脂,身上淡淡的酒味与清香融合,变成一股有些甜的味道。

    她皱眉嘤咛一声,然后忽然蹭着他胸口,又贴近几分。

    郁湛直接抱着她上楼,原本想将她直接放到客房床上,忽然视线又看到她手腕一圈红肿。

    意识到是黑暗郁湛之前大力捏出来的,郁湛又是一愣,恰好在这时,他看到怀里醉醺醺的女人忽然睁开眼,就那么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他几乎要以为她是装醉了,可下一瞬就看到她瘪嘴,似乎极为伤心道:“长得这么好看,怎么就是个恶棍呢……”

    郁湛便是微愣挑眉。

    也不与一个醉鬼分辨,走过去,直接将她放到了桌上,转身,从抽屉里拿出药膏,刚回头,就看到她点着脑袋要掉到桌下。

    他连忙上前两步,恰好在她要扑下来前接住,眼见她稳不住重心,索性让她靠到自己身上,然后拿起她的手腕涂上药膏。

    手里的手腕白皙纤细极了,靠在他胸口的小女人更是柔软馨香,可郁湛的眉眼神色却是依旧温和淡漠,没有半分旖旎。

    苏暖迷迷糊糊的,忽然感觉原本火辣辣的手腕凉凉的,很舒服,也不疼了,又感觉到自己似乎靠在一堵有温度的墙上。

    强撑着沉重的脑袋,抬起头来,先看到的是烟灰色的衬衫,再往上,男人淡漠的眉眼低垂着,看了她一眼,完全就是一个看醉鬼而不带分毫情绪的眼神。

    她忽然咧嘴,似乎极为开心,伸手,直接将他拦腰环抱住,侧脸贴上去,低声软软道:“我好想你啊……”

    郁湛手上动作一顿,挑眉,再低头,就看到她似乎又睡了过去。

    看了看抱在他腰间正在下滑的手臂,他有些无奈,索性弯腰,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放到床上,盖好被子后径直转身出去。

    阿宽守在门口,看到郁湛便是连忙垂首。

    与在黑暗郁湛面前不同,在光明郁湛面前,阿宽似乎也稳重了许多。

    “让人看着点苏小姐……”

    阿宽恭敬应道:“是。”

    下一瞬,刚走出两步的人又是忽然顿了顿,阿宽就听到有些淡漠的声音响起。

    “他不喜欢我劝他,以后他若要胡闹,你拦着点。”

    阿宽连忙应声。

    这边,顾锦城将陆小染送到医院楼下,陆小染再三感谢后便是头也不回朝医院里面跑去,看着女孩儿纤细可怜的背影,顾锦城便是有些感叹。

    他知道陆小染的状况,知道她家境一般,父母是个体户,家里有个弟弟在上高中,还有个多病体弱的奶奶。从大学起,陆小染便是自力更生几乎没问家里要过钱,自己更是时不时接兼职补贴家用。

    进了圈子后,没有名气赚的不多,可赚了钱也都是补贴了家里。

    可即便如此,有几个老板明里暗里暗示,她都没有接茬……顾锦城心里想着,如今,这样独立自强的好姑娘可不多了啊,不像家里那个娇生惯养……

    等等,也不知道席朗有没有将苏暖送回去。

    他打电话过去,席朗已经喝高了,无奈,又只好打苏暖的,可听到的却是无法接通……想了想,他便是拨通了家里司机的电话让司机去会馆那里接苏暖。

    刚好,多晾晾她让她知道他对她根本没心思,只当她是妹妹,兴许她能明白过来。

    他身边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即便只有一个,也不是他,她也总是要长大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